加载中…
个人资料
莫雅平律师的GLOB
莫雅平律师的GLOB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8,947
  • 关注人气:21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信鸽与鹦鹉

(2010-12-09 16:46:30)
标签:

信鸽

鹦鹉

鲁迅

鲁迅翻译奖

玄奘

严复

马丁.路德

杂谈

分类: 草民杂感

 

[博主按:不知是我操作失误,还是审查的原因,我原来发的本文突然消失,先前来访的朋友们的足迹也遗失了,深感遗憾,特此致歉!值此重发本文之际,特向朋友们致谢!]

 信鸽与鹦鹉

    《神采飞扬的脸庞》(法国)普维 . 德 . 夏瓦内作(选自人文版《魔鬼辞典》比尔斯著 莫雅平译)

     亚里士多德说过:“生活中有一种东西是必不可少的,那就是安排休息和玩笑的时间。”爱笑和会笑的人越来越少,失眠的人越来越多,人类的巨大退化和巨大进步都一样令人吃惊。

 

信鸽与鹦鹉

 

莫雅平

 

    前不久给二百来位本科生、硕士生讲了一堂课,漫谈外国文学、文化的学习和翻译,标题是《地球村的信鸽与鹦鹉》。今日作家、翻译家沈东子来电,谈及第五届鲁迅文学奖的翻译奖空缺以及坊间的纷纷议论,等等。窃以为,鲁迅文学奖翻译奖空缺,不等于中国目前没有值得奖励的翻译作品。即使有值得奖励的翻译作品,也未必能得到那个以“鲁迅”命名、但未必和鲁迅有关的翻译奖。因此,翻译奖空缺,不能简单地理解为翻译界的悲哀。为更好地理解翻译和鲁迅文学奖的翻译奖,我不妨还是从 “信鸽”与“鹦鹉”说起。

    鹦鹉是一种善于学舌的鸟儿,所说不外乎讨好或让人高兴的话,如“你好”或“恭喜发财”。由于擅长说“好话”,鹦鹉得以养尊处优,其最大功能是逗乐,谈不上有什么使命。而信鸽不同,它除了“报喜”之外,更重要的还是“报忧”,如传递十万火急的军情。信鸽要飞跃千山万水,历经苦辛,因此它没有养尊处优的命。信鸽的功能不是逗乐,而是完成传递重大信息的使命。

    若是用以上比喻来说鲁迅,他无疑是“信鸽”,不是“鹦鹉”。鲁迅是以批判精神著称的,他通过狂人之口揭露中国传统文化“吃人”的恐怖,这种前无古人的警醒之声,绝对不同于鹦鹉学舌!鲁迅理解了“优胜劣汰”的进化论,他发现中国受列强欺凌,根源在于中国人传统的民族劣根性,因此他塑造了阿Q等一系列“丑陋”的中国人的形象,旨在促进国人的觉醒。鲁迅当年弃医从文,正是为了完成救治民族精神的使命,他不讨好更不依附权势,因此遭受过多少谩骂和围剿,他和那为使命历尽风雨的信鸽何其相似!

    回顾这些年得到鲁迅文学奖的作品,有多少像鲁迅的作品那样揭露中国社会的丑陋面呢?看看那些获奖者,又有多少敢于像鲁迅那样剖析中国社会的症结呢?而涉及中国现实的丑陋面的作品,能顺利出版的有多少呢?出版了又有多少获得过鲁迅文学奖呢?很遗憾,我们数不出多少来。既然那个以鲁讯命名的奖与鲁迅本人在精神上距离遥远,它和鲁迅又有多少关联呢?既然那个奖在精神意义上的地位远不如在形式意义上那么崇高,是否获奖又有多大关系呢?

    回顾历史我们发现,中国文人大多难以保持独立的人格。“学而优则仕”,多少文人最终成了权力的附庸!人格系在权力者的裤腰带上,这样“入世”的文人的人格,当然难以独立,而不独立又谈何健全!而不少“出世”的文人,其实是渴求“明主”而不得,只好以自我陶醉或自我放纵了却残生。这种人常常佯狂纵酒,其人格多半有点扭曲,最典型的当数“竹林七贤”。

    鲁迅和这两类人都不同。他介入惨烈的现实人生,同时又始终着保持人格的独立。作为中国现代的一个文化先驱,他代表了中华民族不灭的正气与良知,向中国社会的腐朽观念和势力发起了英勇的挑战,尽管他的武器只是一支笔。索尔仁尼琴曾说:“对一个国家来说,有一个伟大的作家就等于有了另外一个政府。” 在中国现代文学史上,鲁迅也许是最贴近索尔仁尼琴的论断的人物。但鲁迅文学奖是一个官方奖,不合适套用索翁的论断。鲁迅伟大,不等于鲁迅文学奖伟大。因此,鲁迅文学奖中的翻译奖空缺,不值得翻译者们难过或气愤。

    中国古代最伟大的翻译家是玄奘法师,他去印度取经,行程几万里(很多情况下是步行),历尽苦辛。玄奘对佛经的翻译促进了佛教文化在中国的传播,可谓公德无量。中国近代最伟大的翻译家是严复,他的伟大不在于提出了“信、达、雅”,而在于他在中华民族的沉沦时期及时翻译了《天演论》,希望用“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进化论惊醒这个民族,为中华民族补点精神之钙。很多人看不起翻译和翻译家,以为是鹦鹉学舌,这是一种肤浅而可悲的误解。马丁.路德在西方文化史上享有崇高地位,最重要的原因之一是,他把《圣经》从希腊文翻译为拉丁文,打破了教会对基督教信仰的垄断与控制,为基督教宗教改革和西方人的精神独立奠定了基础。

    一个翻译者的最高使命,是把外语世界中最有价值的思想和文化传递给自己的同胞。伟大的先辈翻译家们的不朽业绩,曾经给二十年前的我以莫大的激励,让我有勇气和毅力去完成《魔鬼辞典》的中文首译本。这本深刻得近乎恶毒的书,以其逆向思维和批判精神在世界文坛独树一帜,也因我的译本影响了不少中国人的思维。我的译本一度被列为禁书,但也曾有素不相识的读者为这个译本请我吃大餐。这令我感到某种欣慰,让我有理由不在乎别人说翻译者是鹦鹉或者烤鸭。

    几年前,《魔鬼辞典》(增补本)也曾被推荐参加第四届鲁迅文学奖翻译奖的评选,结果是落选。据说落选的理由是:这个书以前出过,不是本评选期内首次问世的新书。这种理由很简单,也很雄辩。对这样的结果,我没有多作分析,更没有难过。假如为落选而难过,那就有点像笼中的鹦鹉为吃不到一颗小米而沮丧了。而我愿想象自己是一只要飞越千山万水的信鸽,哈哈!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