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莫雅平律师的GLOB
莫雅平律师的GLOB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8,919
  • 关注人气:21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难的是四十八岁、五十八岁还能做一个诗人

(2007-08-21 23:24:54)
标签:

文学/原创

分类: 草民杂感
 

(最近获悉拙文《胡须、性感与政治》、《不可亲近的草地与可做内裤的国旗》、《伤疤:我的勋章》、《诡辩:逻辑是一条小狗吗?》将发表于《广西文学》9月号,编辑韦露女士来函说要写个创作简历什么的,于是我写下了以下文字。我深深感到,简单的东西有时写起来很难很难)

 

    八岁的时候,我开始把学过的古诗改头换面,并为自己的能耐颇感得意,好像自己是水泊梁山的好汉似的。

    十八岁的时候,我开始进行独立的诗歌创作,偶尔发现自己的某个句子与某大师的异曲同工,我有点相信自己可能是个伟人。

    二十八岁的时候,我搞翻译多于写作,当时我没有意识到我面临着变成一只鹦鹉的危险,因此我也失去了一个有趣的诗歌意象。

    三十八岁的时候,我发现自己过去的一些诗歌现在读来自己还不会脸红,于是又重新拿起了笔,努力写出再过五十年也不脸红的诗歌。

    难的是四十八岁、五十八岁还能做一个诗人。要是到那时我写不出诗歌、散文了,我会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因为“诗人”和“作家”都不是一种终生的标签。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