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关于中国电影   与陈斌的对话(下)

(2008-09-12 12:15:21)
标签:

电影

大片

娱乐

分类: 个人信息
    主访人陈斌:第一次听说百花奖大概什么时候

    谭飞:很早,看大众电影就知道百花奖,因为我小时候,我妈妈是小学语文老师,我也是看了很多电影,大概没有一千场也有八百场,我记得我看那个《奴里》…都看了30多遍,看了很多电影,那个时候大众电影发行量非常大。好像说达到了600万册,比现在的《读者》还厉害,那个时候大众电影百花奖应该说是影响非常大。

    主访人陈斌:你投过票吗?

    谭飞:没有投过,但是我看到过很多次票,因为它都是当电影的内页。

    主访人陈斌:你把它剪下来。

    谭飞:对,剪下来然后说打一个勾或者是怎么样?我记得(陈冲)是拿过百花奖。

    主访人陈斌:百花奖当时是挺辉煌的,现在相对冷清了,您觉得是什么原因?

    谭飞:我觉得肯定是跟我们能选择的触媒增多有关系,比如说我们现在不可能再生活在只有一个杂志的时代。我们现在有很多种电影杂志,有很多种电影,比如说电影频道,关于电影的电视台、电视栏目甚至网站,我觉得这样多的触媒情况下,那么单一靠一本杂志的承载一个奖项,必然会出现关注度下降的情况。再加上我觉得因为现在中国改革开放进程,让我们的视野开拓了,我们不再局限于从一本杂志中获得资讯和营养。第三,我觉得其实也跟中国电影在这种娱乐市场上的多元化有关系,因为可能有很多人看电视剧、足球比赛,他不一定看电影。以前的话我们可能只能看电影,甚至只能去看露天电影,这个肯定是不一样的。

    主访人陈斌:现在各个奖都有颁奖典礼,还有直播晚会,您希望在百花奖颁奖典礼上,倡导一些新的什么东西?

    谭飞:上次不知道谁写了一个东西。我觉得应该,我们中国的奖项最缺是向老一辈致敬的传统,我觉得我们为什么不给终生成就奖。

    主访人陈斌:有。

    谭飞:我记得有一届长春电影节开幕前,我当时还给新浪一个朋友打电话,因为当时是一个长影厂的老演员过世了,我说为什么不设一个专门的环节来缅怀他。

    主访人陈斌:这次长春电影节也有。

    谭飞:那我觉得这是人性化的进步,我希望看到更多的我们对从事电影的人的人本关怀,而不是只是把他们当成一个符号,上台去代表谁来接受什么,他其实代表就是人自己,我们一定要把人这个概念发挥得更充分,比如说我讲的缅怀环节,讲了这种对老一辈真正怀念的环节,讲了对新人的真正奖励的环节,但是我希望这种奖励不是一种虚假的,大家觉得是排排坐分果果那种,就无趣了。

    谭飞:我希望真正从电影的成绩里面来获得我们繁荣的感觉。

    主访人陈斌:猜一下今年五部提名影片当中,大家最后会选哪一部?

    谭飞:我觉得应该是《集结号》,因为《疯狂的石头》还是感觉太老了一点,因为那个是06年世界杯了,《集结号》确实给人的感觉更近,而且它的成就更大。当然从电影发展来说,《疯狂的石头》也有它非常重要的指向标意义。但是我觉得《集结号》确实是代表着一个国家大片的一种转型,我觉得这个是很好的。

    主访人陈斌:我的问题完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