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超女该“雕”还是该“裸”?

(2006-10-17 12:31:17)
分类: 娱乐精神

超女该“雕”还是该“裸”?

某一天,在网上突然看见一尊草原小姐妹似的雕塑,定睛瞧,原来是李宇春和周笔畅,这尊雕塑让我想起国足十强赛出线后沈阳绿岛的庆功雕塑。人已老,雕还在,已泛青铜。又有一天,从杂志上看到一个叫邵雨涵的超女一组带有SM痕迹的性感照片,里面甚至说她应摄影师要求拍摄前一天不曾穿内衣睡觉。照片上,邵雨涵穿得很少,大腿、胳膊上似乎还有“在泥地上挣扎过”的印记。

我不是伪君子,更不是封建卫道士,但此前安又琪、林爽、叶一茜等超女的超性感照片,加上这次的邵雨涵,让我对超女们在部分媒体的露脸方式产生疑问;我本不打算当射“雕”英雄,对于带“行为艺术”色彩的新事物,我认为只要事主不闹事,我这外人也就没有多说闲话的必要,但两种印象叠加,我还是忍不住想问:要么“裸”,要么“雕”,超女难道没有比这更常规的未来吗?

我知道,“裸”在大部分情况下应以“原生态”视之,比如蒲巴甲拍电影。在我国相关清晰条款下,我们的“裸”还很难达到《花花公子》般低俗,因此并无污染眼睛之虞。但“性感”不应该成为超女们的主要招牌,她们普遍还小,一个人拍拍玩玩就行了,一群人争先恐后总有点不择手段。大学甫毕业,就拍摄有强烈“性暗示”意味照片,邵雨涵此番“大胆”得过了,我要是她家长,会严肃教育她,因为她还不算“熟女”,露得多了,多半会影响今后交个正经男友。

“雕”在一个并非罗丹“思想者”的国度,更象一次大肆张扬的“戴高帽”行为。因为在中国能上雕塑的公众人物显然不多,虽然树雕者辩称这是对超女的“反讽”,但反讽也好,褒扬也罢,都是一种“拔高”行为。超女意义虽然不比冲进世界杯决赛圈差,但超女的个体显然还不具备“树碑立像”资格,她们还那么小,为了她们的心理健康以及今后在演艺道路上的发展,没必要“捧杀”或“棒杀”她们。

其实,以上两种心态也折射了这个社会对超女的两种极端认识,要么彻底“原生态”,要么彻底“戴高帽”。超女并非一个组织,不是什么“哥老会”或“袍哥会”,它指的是参加过湖南卫视《超级女声》比赛的这样一群女孩子。超女们完全“原生态”,有超女个体自身原因,更多的是媒体单纯为吸引眼球刻意为之。因为“超女”跟“暴露”这两个关键词的嫁接会产生化学反应,当然会抬高销量。我并不反对正确的“裸”,但面对刚进入社会的无经验女孩,让她们更审慎面对“脱”“露”,意义会比“不让青春留白”更正面。

“拔高”超女,为个人树碑就更不可取。超女们的胜利是在一个正确的娱乐民主化机制中取得的,更应该被赞誉的是“超女”比赛的精神内核。而对超女个体来说,她们显然还是小孩,不是伟人,虽然上过《时代》封面,但那并不能说明更多。

请让她们冷静。对一群介乎20-25岁之间的超女来说,她们获得过我们这个时代最多的关注和掌声,但对社会来讲,她们仍然只是一群“新鲜人”。客观看待她们比利用她们青春的胴体或巨大的名气更负责任。

谭飞/文(载10月17日《燕赵都市报》娱乐奇谭专栏,题图照片为邵雨涵)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