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爱它才批评它——论06年超女降温真正原因

(2006-10-02 09:33:20)
分类: 娱乐精神
    “谭飞先生,我去年看过您写的关于超级女声的文章。很喜欢。今年是第一次看到。但令我非常失望。的确,就象您自己说的。您真的是太久没看超女了。今天也只是心不在焉地看了几个片断,就在这里武断下结论。我认为,作为一个文字有影响力的人,实在不该如此不负责任。如果您今年真的不想加入关注超女的行列,就请不要只是为了应付而做您不想做的事、写您不想写的文章好吗?这即是对您自己负责,更是对读者负责。
    今年超级女声的生存环境已经被搅和得够乌烟瘴气了,并不缺您这一份。请还我们热爱超级女声的人们一片清净的天空好吗?你们爱看别的节目的热闹,我们不会去捣乱。我们爱看的节目,也请不要来打扰好吗?
    您根本没有领略超级女声的精神所在,没有领略超级女声品牌的价值所在。难道您忘了去年是怎样爱上超级女声的吗?难道作为一个作家,也只是跟很多普通观众一样,选择欣赏一档节目只是为了凑热闹?难道大家都是如此喜新厌旧的吗?“凑热闹”、“喜新厌旧”,这的确是很多观众的收视行为习惯,也是广泛存在的社会现象。这其实也是为什么今年的超女看起来没有去年那么火的重要原因之一。您是作家,您应该更懂得社会学、心理学以及自然科学。如果您愿意花心思思考,应该不难分析出超女降温的真正原因的。
    客观地说,今年的超女其实做得比去年的精彩得多。但今年的社会口碑不会超过去年这是一个必然现象。因为“任何人的初恋都只有一次”、“如同天气现象,热到顶点一定会降温;冷到极点一定会升温一样。”、“本来整个社会众口一词就是一个奇迹”、还有很多自然规律、社会规律都可以解释这个现象。“
    ——上面几段振聋发聩的话,是一位匿名“普通观众”的博友留于我“8进6”超女评论文章后面的(http://blog.sina.com.cn/u/413eb1fa010005xf),说实话,我很感动。在时不时扔出“小谭飞刀”的一个让人欢喜让人烦的娱乐博客里,我见惯了非理性的“谩骂式”留言,偶尔看到这样有理有据有礼有情的“建设性”留言,心里自然涌起一种温暖。
    我先申明:我不是一个作家,虽然出过书,但大抵不值一提。我倒是喜欢坐在家中,翻翻闲书,看看球赛。坦率地讲,对《超级女声》以及其他一些选秀节目我最初并不怎么感兴趣,看它们也更多出于“职业需要”,从事娱乐行业,当然要对一些娱乐节目进行观察、研究,这道理就跟搞足球的必须看“中超”一样,不管喜不喜欢,它们都是工作的一部分。我也要澄清,虽然欣赏05超女的几位选手,但我既非“玉米”,也非“凉粉”“笔迷”,我对她们更多的是“喜欢甲的嗓子,乙的外表,丙的台风”,她们身处大众娱乐高地惹人注目位置,自然吸引了最大多数人的关注,我是这群关注者中的一员,仅此而已。
    诚如“普通观众”所讲,去年我曾为《超级女声》写下6篇评论,用极大热情“毫无保留”地称颂这一带动娱乐民主化潮流的节目,我可以负责地说,对《超级女声》这个节目的爱我从未稍减。但今年超女,我却远不象去年那样主动上阵鼓与呼,而是冷眼旁观,甚至时不时泼点冷水,于是,大家就有了不小疑问,以为我“喜新厌旧”了。
    但我想大声表白:“爱它才批评它”!我清楚《超级女声》品牌价值之所在,更清楚《超级女声》精神之所在。所谓“爱之愈深,责之愈苛”,在经历了去年为“超女精神”激赏的阶段后,2006年我必然要将关注重心转移到它的一些技术细节身上,这种“焦点转移”是正常且合情合理的。我批评它的出发点正是希望它更好,更完善,决不是希望它“王小二过年,一年不如一年”。一件事,一种精神经历过启蒙阶段热潮之后,必然面对“如何维持生命力”的考验,在此情形下,冷静跟反思大概比掩饰和逃避更有用,对技术细节的检讨,对运作方式的吹毛求疵,都将为下一次出发提供有价值参考。
    分析06超女降温的原因,首先我觉得时机不对,06年根本就不该举办“超女”。经过去年史无前例高潮之后,今年超女肯定不可能继续维持如此高潮,强烈对比只会让人觉得今年精彩程度大幅下降。湖南卫视今年该搞的是《超级男声》,这样新鲜感会很强。当然,是否东方卫视先报批下来“好男”,湖南卫视不得已才搞“超女”,不得而知,但从王鹏着急宣布07年办“超男”然后又收回的“微妙”能看出些端倪。其次,06年超女选手素质下降,导致节目不如05好看。06选手水平单拿出来肯定不会差,但在个人魅力、类型多样方面就比05差得远,话说回来,歌唱得好,舞台风格又突出的女孩子全国就那么多,今年哪里再找得出来这么多特点迥异的“人气之王”?第三点,今年的选秀节目竞争非常激烈,导致观众群分散。今年的《梦想中国》比去年关注度下降,但东方卫视的《加油!好男儿》异军突起,虽然节目本身存在明显先天不足,但在赛程设置、噱头制造、评委帮衬上结结实实抢了“超女”风头。第四点,各地媒体配合也比05年差得多,宣传少,版面小,影响力自然打了折扣。
    以上四点原因属“客观”范畴,牵涉因素很复杂,可以说是“非战之罪”,主观原因更为致命。首先,06超女商业操作痕迹过重,导致比赛不流畅,悬念少。可能主办方从05超女里尝到太多甜头,于是06比赛的商业操作介入太早,用力过猛,捧谁不捧谁一早就“地球人都知道”,谣言漫天飞舞,真相若即若离。“超女”比赛改变了较自然的“爱唱歌女孩歌艺、魅力竞技场”的出发点,成了商业公司内部联欢会,比赛编排色彩浓郁。其次,由于今年选手特色较少,主办方在前期炒作上急于扩大个别选手知名度,采取的一些推广方式非常短视,急功近利,造成今年选手“美誉度”普遍较差,绯闻、丑闻、走光事件层出不穷,影响收视率。商业炒作肯定需要,“英皇模式”也值得借鉴,但这些都是20出头的女孩子,而且除极个别外还不能称为艺人,滥用这种模式会冲击多数受众道德底线,惹人反感。第三:轻敌。今年《加油!好男儿》声势颇大,赛程设计也很合理,但“超女”打响第一枪后也犯了“高高在上”的毛病,拿香港无线为例,它收视一直远比亚视高,但一遇亚视有什么火爆节目推出,无线这个老大也会及时“变阵”,加以对撼,可能湖南卫视一直将央视视为假想敌,其他频道都不太看得上。过于“以我为主”有时也容易反应不及。第四点,不重视危机公关。今年超女好象一直就没有一个以官方发言人身份出来辟谣的人,出了那么多乱七糟八的传闻,居然没有人来代表主办方澄清,再“疲于应付”都必须有这样一个正常机制在,否则很可能导致舆论失控。其他还有评委的选择,专业歌手过多产生的导向问题等等就不赘述了。我认为,商业运作是柄双刃剑,操控痕迹太重虽然使比赛更能在利益方控制范围内,但也会让比赛不自然、不流畅、不好看。事先定了结局的比赛更象例行公事,又怎能让粉丝们疯狂呢?
    因此,我不能认同“普通观众”下的“今年超女其实做得比去年精彩得多”的结论,我认为单纯用自然规律、社会规律来诠释06超女降温有点“文过饰非”。作为跟大家一样热爱《超级女声》的娱乐评论人,我更希望超女主办者能够心平气和的了解这些“颂歌外的杂音”,认真、理性总结得失,想方设法把下一次比赛办得更好。
爱它才批评它。——这种态度对《超级女声》这样一个“源于民间,成于民间”的优秀电视娱乐节目来讲应该是最可取的。因为在乎它才想通过客观批评促使它进步,这是我的真实立场,也希望以此与“普通观众”等《超级女声》粉丝们共勉。
    谭飞/文(作于9月18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