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莹or白夜
李莹or白夜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5,666
  • 关注人气:6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有微国学的日子》——12月《天津日报》发

(2013-12-09 14:42:42)
标签:

杂谈

分类: 报纸专栏

《有微国学的日子》——12月《天津日报》发

有《微国学》的日子

李莹

 

他叫张建云,第一次见面我客气地称他为张老师。饭桌上,旁人介绍说张老师是研究国学的,几年来每日坚持为朋友们发送一条国学短信,许多人不但自己读,读后还会转发给同事、朋友、家人,真正使国学影响了很多人的生活。那人恭维的态度颇令我反感,现在玩国学的人太多,都以为自己是大师。嘿嘿,我倒真想看看这个张老师到底几斤几两重。于是便随口玩笑着索读国学短信。

没成想,转天,短信真的如约而至。一日一句,一句一译,一译一评。发送的内容多是精选于古代经史子集。我本是个心怀不轨的看客,然而月余之后,倒真读出了兴趣。这个张老师很聪明,他从不自以为师,而是在干涩的古文之后,以智慧故事、名人轶事辅解古文之意,寥寥百字独具匠心。

至今,手机里还保留着一些喜欢的篇目。记得有一条是讲《论语·八佾》中的“子曰:成事不说,遂事不谏,既往不咎。”他在评说中娓娓道来这样一个故事:列车上,一位老者取物品时不小心把一只新鞋掉到窗外。周围的旅客都为他惋惜。不料老者立即把第二只新鞋也从窗口扔了出去。在众人吃惊的目光中,老人解释道:这一只鞋无论多么昂贵,对我来说也没有用,扔下去,谁若捡到一双,说不定凑巧能穿呢。故事讲完,又附上一句启示:既然自己得不到,就毅然选择放弃,既然选择放弃,就要让放弃变得有价值。

收到短信的那天很巧,我正要做一个选择。手里有两张很难买到的法国知名舞团的演出门票,遗憾的是我临时有事去不成。当时已是下午4点多,离演出开幕不过3个小时,这时候拿票送人,总觉得会落人话柄。若在平时,去不成也便任由它作废罢了。然而我恰巧知道,有个一直对我冷脸以对的同事很想去。舞蹈是她的专业,这场演出对她来说是极好的学习机会。我犹豫再三,最终还是决定把票送给她。她拿到票,果然很高兴,从此我们成了朋友。

人与人之间,需要很多交集才能够彼此熟识和热络吧。以前,同事冷脸以对,我总怀疑是自己哪里得罪了她,现在想想,也不过是因为不熟悉而彼此防备。一条短信,让我收获了一份友情。说来,还真要感谢张老师。

后来,因着一同赴京参加全国青年作家创作会议的关系,我和张老师有了频繁的交流。于是,我改变了对他的称呼,这个酷爱国学的70后,我想称他为兄。

《论语·子张》中孔子的学生子夏曾这样评价君子:“望之俨然,即之也温,听其言也厉。”建云兄也曾在《微国学》中如是评价:真正有强大气场的人,通常给人的感觉是不怒自威,或者威严中带着温和,温和里体现修养,谈起话来既有情又在理。

建云兄大抵就是这样的人。不过两日相处,已有故事让我记忆深刻。故事有二:一为吃,二为住。因为会议安排十分紧凑,大部分参会者都选择了在宾馆餐厅用自助餐。吃饭,之于这种会议而言,从不只是填饱肚子的事。天南海北聚来的,有些是许久未见的朋友,有些是可能成为新友的陌生人。作家性格大都内敛,纵有机缘围坐一桌,也大都淡淡地,只言片语地搭讪。我却因着建云兄的关系,有机会坐在了最热闹的一桌。除了我这个“鲁七”的学姐,这一大桌人都来自于鲁院第二十届高研班。建云兄是“鲁二十”的生活委员,这一桌人正是因应了他的号召,为了团聚而来。且不细说他们的种种,坐在他们中间的我,心里却多少有些嫉妒的。“鲁七”亦有不少同学来参会,见面时也会热络聊天,却没有谁想要将大家聚在一起。于是我想着,正是因为我们中间缺少一个像建云兄这样的人吧,我们都太看重自己的事,以至于错失了更多。

关于住的故事,则因午休而起。鲁院学员代表团并不住在京西宾馆,因此他们的午休成了难题。“鲁二十”有部分同学是作为鲁院学员代表过来参会的,为了他们中午能休息好,建云兄真真将这个生活委员做到了位。他逐一将同学安排到参会朋友的房间休息,就连我也被安排了一个。倘若换了别人,我应该会拒绝,但不知怎地,对于建云兄的嘱托,我却开不了口。面对一个以他人为先的君子,稍有私心也会让人脸红。

我不是个性格外放的人,甚至和很多作家一样,常常把自己封闭得太紧。和建云兄相处,却总令我自在轻松。这或许跟他奉行“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的做人使命有关;也或许是他深谙国学气场使然;更或许他的孜孜不倦,他的厚待旁人,他的天下皆友,让我渐渐深信他和他的建云牌《微国学》。

国学短信虽接收方便但保存不便。八年心血总算没有浪费,建云兄终于将他整理、编辑、注解、翻译、评说的国学短信由百花文艺出版社出版成书。《微国学》保持了它短小精干的身段,6本口袋书让爱书人可以随时带在身边。这又是一个非常张建云式的巧思!而最近,我每天爱做的事是在微信上读《微国学》,仍是一日一句,一句一译,一译一评。每每读来,仍有不同感受。

月余之前,我信心满满地答应要给建云兄的《微国学》写一点读书体会。然而一月之期已过,我却未能完成。纵使我有身染风寒脑袋好似一坨浆糊的借口,令我诧异的是,建云兄期间竟未有半句催促。我相信,这一定是因着对我的信任。而他的包容,也令我更想亲近国学。

 与建云兄相处,总让我想起《史记》中那句“桃李不言,下自成蹊。”我想我也会一直喜欢,有建云牌《微国学》的日子。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