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歌剧《图兰朵》丑化中国,却让多少中国人甘之若饴!

(2018-08-08 00:37:58)
标签:

图兰朵

普契尼

丑化中国

萨义德

分类: 文化艺术
歌剧《图兰朵》丑化中国,却让多少中国人甘之若饴!

    昨天很偶然地在网上搜了一下“歌剧图兰朵”。这个剧经常在世界各地演出,有的在剧场剧院,有的在露天搭台演出。20年前来过中国,破天荒地享受了在紫禁城太庙演出的极高规格待遇,张艺谋也展现了自己歌剧导演的处女作。那时因票价巨贵(一千米元以上),我没去看。张导演后来还在鸟巢演出《图兰朵》,还到欧洲各地巡回演出。中国国家大剧院以及国内一些地方剧院也上演过《图兰朵》。据说乐视还要将《图兰朵》拍成电影。我搜到的是2017年7月在奥地利布雷根茨音乐节上,在号称最美水上歌剧舞台演出的新版《图兰朵》,便好奇地看了一下,结果让我对此剧由来已久的鄙视又加深了一层。

    《图兰朵》号称是意大利音乐家普契尼最重要的作品之一,也是他最后一部作品,1924年,普契尼没写完就去世了。1926年在意大利首次演出时并没有结尾,后来的结尾是各种各样人物“狗尾续狐”的结果。不管人们多么吹捧普契尼,就因为他的歌剧《图兰朵》,我就很不喜欢此人。其实,对于任何西方大师、伟人,我向来没有点滴崇拜之情。
    歌剧《图兰朵》的故事不复杂:中国公主图兰朵让所有来求婚的外国王公贵族猜三个谜,猜中就结婚,猜不中就砍头。故事说,前一年砍了6个脑袋,去年砍了8个,今年已经砍了13个,结果来了第14个勇敢者。这个名叫卡拉夫的人猜中了三个谜题,但中国公主图兰朵还是不想嫁给他。卡拉夫说:天亮之前如果你能知道我的名字,我就去死。图兰朵下令满北京城地打听他的名字,宣布若打听不到就杀全城的人民。结果发现卡拉夫有一个中国女仆柳儿,女仆爱上了卡拉夫,不愿说出他的名字,自杀殉情(等于宁愿全城的百姓都死)。普契尼的故事到此为止,后面被别人续上的故事说,一个亲吻,中国公主爱上了卡拉夫,爱,化解了一切,大团圆结局。说实话,这种烂故事我都不想吐槽。
    普契尼出身平凡,为商业演出拼命赚钱人所共知,写中国题材不过是他赶时髦,胡编一个中国故事,满足西方人对中国的偏执想象而已。《图兰朵》来自波斯的民间短篇故事。三百多年前,一位法国作家到伊朗德黑兰收集了很多当地故事,模仿《一千零一夜》,将故事集命名为《一千零一日》,图兰朵的故事就在其中。因此,这个故事从波斯民间到法国作家笔下,已经有过修饰、润色、改编。
    再深究一下,波斯图兰朵故事的直接源头是中亚地区的蒙古王公。波斯因为曾经遭受成吉思汗军队的屠杀,因而对蒙古人就有不满,自然在故事中会带上嘲讽的贬义。图兰朵故事的真实原型是蒙古王公海都的女儿。传说海都的女儿是个力大无比的摔跤手或武士,于是便有了一个“比武招亲”的老套故事。但是,海都的女儿比武招亲的失败者并不要被砍头,而是赔100匹马。传说海都的女儿只此一招就赚了一万多匹好马,也就是说有一百多个求婚者败在她手下。注意,没有人被杀。波斯因为讨厌蒙古人,与蒙古人有仇,便将这个真实原型歪曲夸张为砍头。海都的所在地并不在波斯,而是在新疆附近的中亚,距离波斯不近。从海都在世的时间到法国作家收集民间故事,时间相距已经四百多年,故事在流传中的走样很正常。
    再说,海都是成吉思汗第三个儿子窝阔台的孙子。成吉思汗死后,大汗的传位原先在窝阔台系,后来转到了成吉思汗第四子拖雷系,海都对此一直很不满。忽必烈任大汗及元朝皇帝后,海都与其他一些蒙古王公反对忽必烈,发动叛乱战争。海都等蒙古王公叛乱的理由之一是:忽必烈改变了蒙古人的习俗,接受了中国文化,而海都等人要求保持草原游牧文化。
    由此我们看到,波斯人描述的图兰朵只是对中亚地区蒙古传统的泄愤,其中图兰朵说她的女祖先曾经被其他部落抢走,所以她杀“外来人”是为了替女祖先报仇。在波斯人那里,这个情节是影射成吉思汗年轻时的原配正房曾经被人抢走,后来又被成吉思汗抢了回来。中国文化中,若替祖先报仇,基本上只有男性祖先,没有女祖先一说。因此,这个由波斯人编造的残忍故事其实并没有多少中国文化的色彩。但是七百多年后,到了普契尼那里,这个故事居然成为在北京城发生的中国故事,因而,一个与中国基本无关的胡编故事,成为普契尼笔下中国专制统治极其残忍的证明,甚至还带上了孔子。这种以讹传讹如果不是故意,就是无知。而我看到今天有些中国人还写文章替普契尼辩护说:普契尼说的对,中国从来就是这么残忍!这些中国人有多贱啊!
    事实上,幸亏普契尼死的早,否则,不知道人们会如何给他盖棺论定。普契尼死于1924年11月。在此之前,1921年墨索里尼成为意大利法西斯党领袖,1922年指挥“黑衫军”夺取政权,墨索里尼成为意大利内阁总理。墨索里尼曾经说普契尼加入了法西斯党,但普契尼的粉丝辩护说,档案中没有记录。即便如此,有一些事实是存在的。普契尼曾经希望墨索里尼的法西斯党能够重新恢复国家秩序,墨索里尼1924年便任命普契尼为议员,还给普契尼送去了荣誉证书,普契尼并没有退回。普契尼的好友托斯卡尼尼曾经警告过普契尼不要与法西斯合作,普契尼没什么反应。我对此的解释是,普契尼当年已66岁,健康状况下降,又投入精力写作《图兰朵》,没有多余精力参与法西斯党的政治事务,情感上、政治上是否有倾向或支持是另一回事。结果,《图兰朵》没写完就去世了。墨索里尼的确喜欢普契尼及其歌剧,亲自出席了普契尼的葬礼,称普契尼给意大利带来了“纯洁而辉煌的荣誉”。因此,如果不是普契尼死在一个恰当的时候,如果他的健康状况良好,他与法西斯党的关系究竟会如何,真不好说。毕竟,不管在意大利还是在德国,著名艺术家与法西斯合作的例子并不少见,普契尼会不会是又一个,只能是没有答案。
    普契尼的《图兰朵》实际上只是一个道听途说、以讹传讹的中国故事,但普契尼一方面将其变成中国专制统治极其残忍的标志,另一方面又让男主人公卡拉夫死心塌地、一往情深、不可救药地爱上了残忍的、没有人性的图兰朵的美貌。用今天的话说就是彻底不要心里美,只要外貌美,显示了一种极为原始的欲望冲动。这种好人非要爱上一个大坏蛋的原始欲望冲动实际上是很奇怪的,在现实政治中,它的真实动机又是什么呢?其实只是图兰朵所代表的中国财富。因此,卡拉夫一个劲地说:我会赢、我会胜。我们完全可以认为是占有中国财富的殖民主义欲望。
    西方列强中,德国和意大利属于姗姗来迟的后来者。德国1871年统一,建立了德意志帝国,成为现代主权国家。意大利于1861年实现统一,成为独立国家。因此,这两个列强国家都没有赶上鸦片战争对中国的掠夺和分赃,所以,作为后崛起的帝国主义国家比其他老牌帝国主义更加穷凶极恶、急不可待。尤其是统一比意大利还晚10年的德国在1897年凭武力强占了中国的青岛,意大利在中国还没有殖民地,立即想如法炮制地在中国身上也割一块肉。1899年,意大利照会清政府,要求占有浙江的三门湾。自鸦片战争以来,清朝政府史无前例地强硬了一次,回复意大利:不行!自鸦片战争以来,西方列强史无前例地窝囊了一次:清朝不同意,意大利就灰溜溜地没了下文。一年后,1900年八国联军向清朝开战,意大利派出的兵力不满100人,陆军只有5人!那一年,普契尼42岁。这些事情是否给普契尼留下耻辱的、不甘心的记忆,我不知道。但《图兰朵》中对中国公主的占有欲,完全可以看成是对中国这块肥肉的意大利式意淫。如果把中国公主的美貌理解为中国的财富,那么,不管中国公主图兰朵人品有多坏,男主人公排除一切劝阻,冒着极大的风险,死心塌地爱上一个杀人如麻的中国坏女人,就很容易理解了。
    普契尼的歌剧《图兰朵》中用了中国民间音乐《茉莉花》,还有其他中国音乐元素,便让某些中国人兴奋不已,仿佛中国被“西方大师”肯定了,仿佛中国文化已经走向了世界。事实上,只要理解了普契尼的《图兰朵》对中国的竭力丑化和殖民主义后起之秀意大利的贪婪,就会看到,《茉莉花》在歌剧中毫无美化、赞美中国的意思,完全被“逆用”,成为污蔑中国的帮凶。某些中国人因为《茉莉花》被“西方大师”采用而沾沾自喜,简直就像是宫女被皇帝临幸一样感恩戴德,就像今天某些中国女人,被外国人勾搭一下便受宠若惊,哪怕外国人始乱终弃,也成为她们炫耀的资本,自轻自贱的媚态、奴性令人作呕。说实话,《图兰朵》的音乐,除了其中《今夜无人入眠》的唱段还不错外,其他部分,若去掉所有的中国音乐元素,《图兰朵》的音乐价值,在我看来便只剩一支优秀单曲的价值。

    再说说张导演。1998年《图兰朵》在紫禁城太庙演出,那时没有自媒体,我想骂也没地方骂。歌剧《图兰朵》诞生时,西方对中国所谓专制的了解大都只局限于清朝,因而歌剧服饰、舞美上一般都是清朝样式或加上一些京剧服装、化妆。而到了张导演那里,《图兰朵》真正中国化了,几乎没有了清朝元素,取而代之的是明朝和唐朝的服装服饰元素,而且还是在紫禁城太庙中演出,彻底坐实了“中国人残忍”的观念。以前《图兰朵》演出中,卡拉夫很明确是个“外来人”,或者说是外国人,这也是波斯故事里图兰朵向外国人、外来人复仇的原意。但在张导演那里,卡拉夫完全是中国传统的装扮。因此,“中国人残忍”便从对外国人残忍发展到对中国人自己也非常残忍。洋人对中国的丑化和污蔑,便由中国人自己而又上了一个台阶,主动拔高了一层。
    虽然张导演版的《图兰朵》去掉了一些外国版《图兰朵》中残忍,例如,外国版的《图兰朵》几乎都有砍头后悬挂首级的舞台表现,张导演版里没有这个,但是,张导演版的《图兰朵》用了大量水袖、山水、庭院、书法、绘画,以及成群的小和尚与中国少女,似乎柔化了“中国人的残忍”,但是,有用吗?《图兰朵》本质上就是丑化和污蔑中国的西方文艺作品,对此,稍微知道点爱德华·萨义德的愤慨就会清清楚楚,它的本质就是用西方人对中国的认识、理解和解释,代替中国人自己的思考和认识,这种方式彻底将中国人变成西方价值观的奴隶!而某些中国人还兴致勃勃地在太庙、在鸟巢、在国家大剧院,在各地剧场乐此不疲地一遍遍演给中国人看,这是要有多下贱才能干出这种事?还出国巡回演出,这难道不是一遍遍向洋大人汇报洗脑心得——您说的对:我们中国人就是这么残忍!太下贱了吧!
    再简单说点历史。中国古代很早就规定,所有死刑都必须皇帝核准。皇帝可以不画勾,发回重审。法定重审多少次?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最多达七次!还不包括皇帝发善心,临时要求再审。即便皇帝画勾,死刑生效,还有可能大赦。后来觉得法定七次实在太多,减少了,改为五次!还不包括犯人随时翻供,只要犯人翻供,就得换法庭重审。相比之下,欧洲直到19世纪还在流行决斗,决斗的胜负与正义无关。美国到19世纪时,私自处死黑人奴隶还无需偿命。究竟谁残忍?谁野蛮?西方人当然把他们自己的残忍、野蛮都掩盖起来,装成文明、优雅的样子,然后把非西方国家都描绘成残忍、野蛮、落后,以显得他们统治非西方人是天经地义、顺理成章的。可怜多少非西方人,包括无数的中国人都接受了西方的这种伪造、歪曲和洗脑,心甘情愿地接受了西方对我们的大量污蔑、丑化,还对西方对我们的丑化感激涕零地膜拜不已,说起来真让人悲痛欲绝,愤慨难息。

    最后再说奥利地布雷根茨音乐节上的《图兰朵》。我认为这个最新版的《图兰朵》丑化中国、污蔑中国已经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

歌剧《图兰朵》丑化中国,却让多少中国人甘之若饴!
    长城原先并不在普契尼、张导演或其他版本的《图兰朵》中,现在成为清晰的标志,还成为杀人砍头的地点。

歌剧《图兰朵》丑化中国,却让多少中国人甘之若饴!

歌剧《图兰朵》丑化中国,却让多少中国人甘之若饴!

歌剧《图兰朵》丑化中国,却让多少中国人甘之若饴!
    舞台上布置了大量的兵马俑,群众演员统一穿上了中山装,戴上了面具,完全是798的某些现代派艺术风格。什么寓意?很明显——中国从秦始皇到现在,一直都是残忍的国家。每个群众演员中山装的口袋里藏着拖着红布条的匕首,群众演员挥舞着匕首,挥舞着红布条,在我看来就是寓意中国革命。

歌剧《图兰朵》丑化中国,却让多少中国人甘之若饴!

歌剧《图兰朵》丑化中国,却让多少中国人甘之若饴!
    他们用匕首刺破了白色气球,仿佛在说中国革命就是一个个泡沫。

歌剧《图兰朵》丑化中国,却让多少中国人甘之若饴!
    押解犯人的行刑人员的装扮,既有苏联的影子,也有克格勃的意味,目的就是暗示观众,中国与法西斯是一路的,杀害一个个无辜的优秀青年。

歌剧《图兰朵》丑化中国,却让多少中国人甘之若饴!
    而一群残忍的中国人在开心地围观。

歌剧《图兰朵》丑化中国,却让多少中国人甘之若饴!
    以前版本中卡拉夫的装扮都是东方化的,张导演直接将其变成中国化的。而在奥地利演出的这个版本中,卡拉夫的装扮直接变成了西方人,卡拉夫的女仆柳儿则清晰地是中西合璧。其中的寓意,在柳儿那里是:中国人只有跟着西方人当婢女,才能获得一颗美好心灵,为了保护西方主子而焕发道德和正义的力量,甘愿牺牲,丝毫不顾全城中国同胞的死活(抱歉,柳儿的形象忘了截图了,懒得再来一遍,一名中国女演员带着一顶西式贝雷帽)。在卡拉夫那里是:一个西方人用他的智慧和善良,轻而易举地改变了中国人的残忍,如上帝般点石成金。占有中国公主之后,残忍与否已经无所谓了,因为更主要的是占有了中国,占有了中国巨大的财富。

歌剧《图兰朵》丑化中国,却让多少中国人甘之若饴!
    剧中三个读书做官的丑角,服饰上也是忽中忽西,尤其是他们想辞官回家的那段,用西式服装表达了中西方对于知识分子价值的不同观念。热水瓶倒是很中国化,但年代意味很明显。

歌剧《图兰朵》丑化中国,却让多少中国人甘之若饴!
    地上放着被砍下的首级。他们准备处理它。

歌剧《图兰朵》丑化中国,却让多少中国人甘之若饴!
    手里捧着被放入玻璃罐的首级。而这三个读书做官的丑角工作的场景,既像是书房,又像是医学标本陈列室,摆满了各种被砍下的脑袋标本,意味着中国的知识分子就是恐怖、残忍统治的帮凶。

歌剧《图兰朵》丑化中国,却让多少中国人甘之若饴!
    中国皇帝出场,坐在轮骑上,寓意很明显,中国已经非常老朽。值得一说的是中国皇帝的装饰。以前的版本一般都华丽、庄严,怎么也得像个皇帝的样。但这个皇帝似乎很朴素,在我看来,它暗指孔子,与前面三个读书做官的丑角相呼应。再看给皇帝推轮椅的年轻人,一头齐耳长发,一袭灰布长衫,时代上属于乱搭。像谁?我就不说了,搜一搜湘江橘子洲头的雕像就知道了。

歌剧《图兰朵》丑化中国,却让多少中国人甘之若饴!
    这个新版的《图兰朵》对原作有一些改变,在皇帝出场的时候,背景图像既有像日本侵略战争时期的太阳旗,又有面目狰狞的龙。音乐上若有若无、似真似假地混入了《东方红》、《大海航行靠舵手》的元素。如此暗示中国从古至今的恐怖、残忍,其所指、其目的,难道不是呼之欲出吗?

歌剧《图兰朵》丑化中国,却让多少中国人甘之若饴!
    图兰朵供奉的女祖先,华丽外衣下的骷髅干尸。寓意也很明显。

歌剧《图兰朵》丑化中国,却让多少中国人甘之若饴!
    而在最后大团圆的情节中,皇帝的背景变成了什么?

    这么一个竭力丑化、污蔑中国的《图兰朵》,虽然是改编的,但不得不说是普契尼为其打下了雄厚的丑化、污蔑中国的基础。它在国外演出,我们只当没看见,不抗议也就算了。但是,奥地利演出刚结束不久,完整的高清版就在中国的网络上出现了,谁干的?这个高清版还配上了精致、准确的中文字幕。要知道,张导演最到位地堆砌了大量纯粹中国元素的紫禁城太庙版《图兰朵》,到现在网上也只有简单粗略的英文字幕版,而这个竭力丑化中国的最新版《图兰朵》几乎以最快的速度配好了完整的中文字幕,并在中国互联网上发布,其目的究竟何在?对于中国的文化颠覆行为,就这样登堂入室,如入无人之境,简直令人难以相信。
    最后,我认为,中国应该禁演《图兰朵》。

    身处一个臻臻日上的时代,
    见证一个国无宁日的荒诞。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