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面对中国,悲观还是乐观?

2017-02-14 22:30:15评论 乐观 自信 中西方 了解世界
   聊天时朋友问我:你对今天的中国是悲观还是乐观?我说:乐观。他又问:为什么?我说:我看到了今天中国的年轻一代。
   我们的上一代大多数是在新中国成立之前度过青少年时代,又跨越了新旧社会,总体上说,精神层面比较复杂。但是,马克思主义有一条始终是适用的,即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那个时候中国社会的经济基础有目共睹,因此,关于中国,落后、愚昧等描述深入人心。在试图改变中国的努力中,上一代人虽然采取了不同的方法,走上了不同的道路,但他们所接受的思想观点,几乎都是半个多世纪前的价值体系。半个多世纪以来,中国社会一波一波的变化也影响了他们,但年轻时的印记难以从根本上消除。于是,我们今天看到一些八、九十岁,甚至更老的老人,在观念上几乎完全回到自己二十岁时的懵懂状态,仿佛半个多世纪的新中国历史对他们毫无影响,或者只是一个可以抽掉的历史插曲,可以被诅咒的历史错误。他们在耄耋之年奋力继续着自己二十岁时的幼稚理想,全然不顾中国的现实已经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虽然这样的人只是少数极端,但这种现象在我们的上一代那里,尤其是上一代知识分子那里还是有普遍性的。只不过他们因为已经年迈而远离了实际工作,只能在言论上兜售他们年轻时读拜洋人书的潦草笔记,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他们拍打笔记时扬起的消化不良的灰尘。
   我们这一代的精神状态比上一代要简单,其中有一个大趋势影响甚重。十年动乱造成一代人信仰坍塌,一批人不想再受思想精神的折磨,直接投入改革开放大潮。在价值观上接受来自西方的整套理论,在行为上以拜金主义、享乐主义的方式招摇过市。以我自身的经历而言,上个世纪80年代上大学时,每一本西方名著的出版都能畅销,都能引发一个新的主义流派。昨天还在说黑格尔,今天就已经在“力比多”面前落伍了。明天,有人会拿起巴门尼德显示他的西方深度。然后还有法兰克福学派、芝加哥学派,韦伯、科斯、三哈等等。从思想观念到科学技术,再到经济管理,西方的教科书即便没有完全落地,至少也是未来不变的指路明灯。最为关键的是,这一代人在中国经济两位数高速增长的年代里,成为了社会中坚力量,几乎占据了社会各个重要的岗位。他们基本上只有一个标准——学习西方!就改革来说,西方的今天就是我们的明天,仿佛是不言而喻的共识。我们这一代人中,虽然也有反思、探索的,但他们是少数,是孤独的,是被潮流边缘化的,他们的声音被点钞机的哗哗声响完全掩盖。说实话,他们即便反思、探索,也因为在西方的思想围栏里打转而没多少像样的、足以抗衡西方价值观体系的成果,他们是不愿服输又只能被淘汰的牺牲品。
   我儿子是90后,中学时参加中美共同举办的夏令营,在美国的一个家庭里,与真正的美国人一起生活了一个月。回来后对我说:美国不怎么样,东西太难吃了。一个中学生还很难将诸多问题上升到思想文化高度,然而,90后亲历美国,对美国食物的感受,与我年轻时北京前门第一家肯德基开张时的火爆相比,已经是天壤之别。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当今中国80后、90后、00后,是自鸦片战争以来,最为自信的一代中国人。客观地说,这一代年轻人的自信也得益于他们数代前辈的不懈努力,我们必须承认,如今年轻人日益凸显的自信,其实是前人栽树后人乘凉的结果。但还是应验了马克思“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的论断。当初的经济基础决定了前几代人在上层建筑领域难有新的建树,如今的经济基础将必然导致今天以及未来中国人在精神层面、上层建筑领域将产生重大突破。
   下一代年轻人对于世界、对于西方的了解与我们和上一代在整体上有很大不同。我们以及我们的数代前辈,绝大多数对于世界、对于西方并不真正了解。魏源、林则徐对于世界和西方的了认识并不完整,也不准确。有着严复那样经历的人不多,而且,当时的中国现实使得严复那样的人也容易偏激。那时候的普通中国人要么是对世界和西方茫然无知,要么是通过胡适之类的人物接受了西方的二手货,要么是在书本里看到一个想象中的世界和西方。如今,无数的年轻人亲历西方,其感受和认识要真实得多。即便很多年轻人没有去过西方、游遍世界,互联网上丰富的咨询和快捷的传播,使得他们不再像祖辈父辈那样坐井观天。书本里、想象中的西方终于显出海市蜃楼的底板。他们很容易就从观念、价值、习俗、礼仪,哪怕美食等诸多方面开始对比中西,质疑西方,寻找能够产生自信的所有元素来装备自身。例如,在我认识的年轻人中,汉服控大有人在,甚至有年轻的公务员每天着汉服上班。一位朋友的孩子还在上中学,便穿着汉服在上海与着普通服装的父母一起逛街。他父母与我同龄,面对路人的目光,母亲只能解释说:这是为了拍电影!这一幕充满了极为丰富的文化心理解释。如今,我们甚至需要小心翼翼地防范下一代自信变为自大的可能。
   一百年前,梁启超曾经说:少年强则中国强。这句话今天依然有效,然而,强弱的现状一百年来已大为改观,对于“强”的理解也已经悄然发生了变化。近二百年来,中国最为可喜的是,如今以及未来的中国年轻人,文化心理开始了朝着真正强大发展的过程,自信如浩然之气徐徐充盈,这种强大才是真正可贵的。它将使未来的中国人不再膜拜西方,而以平常心对待世界,以平视的角度观察西方。超越西方,对于他们来说并非遥不可及、难以想象,其实就像家常便饭一样简单。连仇视西方都因为其中包含了过于看重西方而变得没有意义。伴随着西方社会日益显示出自身难以解决的根本难题,我们的前辈以及我们这一代所接受的西方知识和价值观,实际上都已经显示出面对现实的无力感。因此,未来的中国年轻人将按自己的方式解释世界、理解世界、组织世界。这就是我对中国的未来充满乐观的根本理由。

    注:本文是去年写的。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作者文章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