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个人、国家与世界公民

(2010-01-13 14:26:34)
标签:

中国站起来

摩罗

个人命运

国家利益

文化

分类: 杂文

    摩罗先生的《中国站起来》一书出版后,引起很多议论。在这些议论中,有相当一部分离开了对于这本书本身的关注,而将目光集中到摩罗先生本人身上。在《中国站起来》的首发式上,刘震云先生的观点比较具有代表性。刘震云先生大致的意思是说,摩罗先生从十几年前一个关注底层社会个人命运的知识分子,在十几年后,变成关注和维护国家权益的民族主义者,这种转变是令人惊讶的。然而,刘震云先生有一点与很多人不同,他相信摩罗先生的转变是发自内心的,而不是受某种利益的驱使。刘震云先生说,他还需要认真理解摩罗先生这一转变根本原因和逻辑关系。
    与刘震云先生比较冷静的观点不同,一些习惯于摩罗先生过去形象的人,对于摩罗在《中国站起来》中所呈现的巨大转变,产生了较为激烈的反应。例如,徐晋如先生在自己的博客里,以一篇非常简短的文章宣布与摩罗绝交,大有“道不同,不相为谋”的姿态。另一个笔名为“崇拜摩罗”的人,显然对摩罗先生的这一转变有痛心疾首的感觉,写了一篇很长的文章,《精神界战士摩罗神经错乱了吗》,对于摩罗先生在《中国站起来》一书中表达的维护国家利益的民族主义的倾向大加批驳。在这篇文章的最后,“崇拜摩罗”写到:“让我们活的像个人样,比国家尊严、民族自信,文化自觉,要真实的多。”他的这个观点,在对摩罗的批评声中,也同样具有代表性。
    我认为,这样的对话是人们出自不同的关注点形成的不同结论。如果我们关注这个社会中的个人,尤其是底层的个人,我们当然会看到个人权利被伤害的各种情况。在某种意识形态下,关注受伤害的个人,它的对立面就是国家。因此,如果要保护个人,改变个人的命运,就必须反对国家、限制国家、批判国家,甚至包括这个国家的文化。这是摩罗先生过去给人的印象,也是很多人愿意接受的摩罗。这种关注个人命运一整套理论,还有一个现实的参照,那就是西方国家。个人命运在中国与西方国家的不同,常常是这种关怀的出发点和归宿,其最终的理想就是,中国人也能像西方一样,每一个人都“活得像个人样”,每个人都变成不分肤色、语言、种族的世界公民。
    我完全能够理解这种理想,也完全理解产生这种观念的现实基础。事实上,我在介绍黄纪苏韩德强先生的新作时,已经表达过这种关注。在与摩罗先生的沟通中,这样的视角同样是我们关注的。然而,我必须说,一个中国社会的个人,要成为世界公民,中间隔着一个国家。也许,对于少数人来说,他们可以方便地跳过这个国家,以获得绿卡、寻求避难等方式,快捷地成为世界公民。但是,对于这个国家的绝大多数人来说,这个国家是跳不过去的。这还不仅仅是中国政府不愿意,西方政府同样也不愿意。邓小平当年对美国政客说:把最穷的几千万中国人送到美国,让他们在美国过好日子如何?美国再也不接话茬。再极端一点说,我甚至希望中国与美国合并,中美变成一个国家,从此中国人都能直接变成世界公民,享受美国人所拥有的一切。但是,美国肯定不答应。换句话说,中国人要成为世界公民,不可能跳过自己的国家。
    那么,一个中国人应该如何对待这个跳不过去的国家?确实有人在这个国家内部,遭受了不公正。它要分两种情况,一是过去遭受的不公正,二是现在的不公正。事实上,很多过去遭受过不公正的个人,现在都过得挺好,但他们依然保持着反对国家的强硬姿态,也许是怕现在的好日子,将来可能会再失去。对此我想说,美国历史上遭受不公正待遇的人多了,那些奴隶的遭遇,比今天某些中国人曾经遭受的,要不人道得多,但这毫不影响美国人永远把美国的国家利益放在首位。我们甚至可以说,只有美国的国家利益充分扩大化,那些个人的境遇才能改变,并不再回到过去。否则,如果没有国家利益的最大争取和保障,被解放的黑人奴隶,充其量也就像废除种族隔离之后的南非黑人一样,在普遍意义上,也成不了世界公民。
    个人命运在中国这个国家的不幸,有一部分是这个国家自己的因素造成的,这无可否认。但是,当今中国很多个人命运的不幸,还有一部分是当今世界体系造成的,这同样不可否认。郎咸平先生曾经指出,中国的一个工人,消耗了中国的资源,为美国生产一个玩具,只能挣几分钱,永远停留在廉价劳动力的水平上。而这个玩具到了美国人手里,就能挣几块钱,这样的国际不平等,也是造成当今中国社会很多普通人不公正待遇的重要原因。面对这样的不公正,如果还是把反抗的目标局限在自己的国家,根本解决不了问题,而且很容易使国际上的不公正体系变得合法化。从这个意义上说,解决这一类不公正,只有使自己的国家强大,只有想方设法地维护自己的国家利益。
    在过去相对封闭的世界中,个人的命运也许可以更多地归结到国家的头上。然而,在今天已经较为充分的世界一体化环境中,个人遭受不公正命运的源头,绝对不是本国政府这一个对象。换句话说,在当今世界体系下,个人命运的解放,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不可能离开国家利益的最大化。以军队来说,如果每个人都能顺利地变成世界公民,那么,这个世界上便不再需要军队。然而我们看到,当今世界上个人命运较好的那些参照对象,他们的国家,毫无例外都拥有强大的军队。那么,中国需要军队吗?中国的军队需要强大吗?这个问题的答案似乎不必要再争论。这也就是在当今世界体系中,我们必然需要维护国家利益的根本原因。有人把当今世界称为“地球村”,似乎这个“村子”里的所有人都已经是一样的村民,这无论如何都属于一厢情愿。比方说,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这个村子的水源掌握在一户人家手中,这户人家并没有也不可能公平地分配水源。我们这户人家也许只有个别人可以到那户人家做一个受欢迎的客人,但是,我们这户人家不可能完全被那户人家接纳。因此,我们这户人家尽管内部有矛盾,但是,统一对外争取共同权益,是我们共同的命运。内部矛盾需要解决,内部团结同样重要。不管人们称之为“民族主义”还是其他,不管人们是冠以褒义还是贬义的称呼,国家利益是个人命运的保障,这在当今世界已经是一个非常肯定的事实。因此,反对民族主义或“国家尊严、民族自信”,无非出于两种原因,一是个人过去在本国遭受不公正后,对立情绪的延续,二是维护当今世界不公正的既得利益。而我和摩罗先生都认为,国家对于个人的伤害要反对,国家在世界体系中的利益同样要维护。这是当今中国的复杂之处,正是在这样的复杂中,有些人是糊涂,有些人是故意,从而造成人们观念上的混乱。
    因此,我认为摩罗十几年来发生的转变,是时代的必然,是合乎逻辑的。在此,我要再一次强调:任何事物都有两面性,对于处在从个人到世界公民路途之间无法绕开的国家也一样。在当今世界,我们既需要反对国家不合理地伤害个人利益,也需要维护国家的尊严和利益,以保护个人利益。归根结底,个人都是关注的重点,但是,如何维护个人,不能简单化。如何对待个人与国家的关系,同样也不能简单化。套一句辩证法的观点,个人与国家处在一个矛盾的统一体中。放在全球性的大视野中,也许更容易使人们看清这种关系。指望靠其他国家的力量来改变本国个人的命运,要么是少数人的幻想,要么就是天真,美国开国元勋华盛顿早已经批判过这样的幼稚。最后要说一下,有人看到“摩罗”这个名字,误以为他是外国人,其实,摩罗是一个土生土长的中国人。

 

 

相关文章:

个人、国家与世界公民

大江大海的妇人之见

大力神功与轻功

萧红的《生死场》如何抗日?

政府与公司:为商业的学术

关于曹明华和她的新书

《大国游戏》:看懂洋人“窝里斗”

韩德强的《中国反思》

资本主义有多大前途?

读懂黄纪苏的“距离”

新书预告《中国没有榜样》

《中国不高兴》为何会热?

《新京报》请来高人,叫阵《不高兴》

萨达姆罪行的来龙去脉

未来会给萨达姆平反吗

头等强国,一个必然的结局

中国为何需要“大国策”?

《达芬奇密码》简要看读指南

《潜规则》与丑化中国

《潜规则》的背后心态

同宋鸿兵先生打一个赌

从《货币战争》看政商关系

我们需要怎样的政府?

自由何必挂羊头

自由经济如何无视道德

自由贸易从来不自由

易中天喜欢美国谨防太过

从福泽谕吉到当今中国

日本为何拒绝战争赔款?

柏杨是否也丑陋?

英国绅士的黑心导游

禁忌时代的爱情

欧洲人地理大发现只是“按图索骥”

 

美丽的中国人与丑陋的中国人

向美国学习

美国尊孔,难为中国

矿石间谍与内外大势

欧美将要起诉中国

热脸贴了冷屁股

洋奴害中国

壮志难酬孙中山

何必总是心怀恶意?

何必好为古人师

解放思想,不分左右

中国现代化的三角关系

中国人勤劳错了吗

老子与孔子的不同遭遇

全盘西化很可笑

美丽高贵的中国人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