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孔子令我温故知新

(2009-06-16 11:13:00)
标签:

孔子

普及教育

因材施教

岳麓书院

批评

郎咸平

文化

分类: 杂文

    一位朋友在大学任哲学老师,写了一篇关于孔子学习和教学的文章,想听听我的意见。文章写得不算长,一万多字,很快读完了。不是想提什么意见,而是通过读别人理解孔子的文章,重新让自己对一些问题又有了新的理解和感触,孔子说“温故而知新”,今天终于再次有了新的体会。本文简单从几个方面,结合现实和身边的事情,说说自己“温故而知新”的感受。
    孔子的教学有一个特点叫做“有教无类”,这是2500多年前,中国人关于普及教育的最早描述。孔子教学是收费的,是私人办学,与现在国家办普及教育的义务教育还不一样。但是,普及教育从私人到政府主导,孔子的实践是一个巨大的推动,他让西方人看到普及教育的好处和必要性,从而以政府之力,以义务教育的方式,让教育获得更广泛的普及。这是孔子对于人类的一大贡献。未来,当国家概念终于淡化,不再像今天的世界,在全球范围内回到2000多年前的中国古代,变成放大版的战国时代,而是恢复到中国古人主张的“天下”观念;当世界不再那么强烈地以国家来区分你我,普及教育不再那么功利,普及教育重新回到民间,回到自由的状态,也完全可能。
    孔子教学的另一个特点叫做“因材施教”,这一点在今天已经很难做到。今天的老师,大都是踏着准点进教室上课,下课铃声一响便与同学再见。老师对学生的了解非常有限。如果老师不能对学生的性格、爱好、才能、家庭背景等情况有清楚地了解,如何能真正做到“因材施教”?因此,要真正做到“因材施教”,首先就必须在师生之间形成亲密和紧密的关系。以孔子为代表的中国古代教育,的确做到了这一点。孔子每天都与学生吃住在一起,周游列国也带着学生,孔子的教学用今天的话说,是全日制寄宿学校。老师对学生的影响,不仅仅只是课堂上的知识传授,还包括大量日常生活的点点滴滴、一言一行。这就对教师个人的品德和修养提出很高的要求,至少所教授的一切内容,都必须以身作则。当岳麓书院号称自己是中国最古老的大学,某种程度上说的不错。中国古代以书院形式存在的教学机构,大都沿袭了孔子的教学方式,师生一体,言传身教。因此,当我们看到很多中国历史上的名人,如王夫之、魏源、曾国藩、左宗棠、郭嵩焘、刘坤一、唐才常、毛泽东的岳父杨昌济,以及毛泽东本人都与岳麓书院有关时,我们也许能体会,这一沿自孔子的中国传统教育方式,的确是非常有价值的。
    当然,关注孔子“因材施教”的问题,还有一个原因需要注意。中国古代教育以教“做人”为首要任务,学生的人格、品行、修养是教育首先要达成的目的。人与人之间的差异,使得这样的教育目的,就有必要实现“因材施教”。而现代社会由西方开始倡导的义务教育,从一开始就偏离了这个方向。拿破仑发展教育,以科技等实用技术为主,德国普及教育的主要推动者威廉一世说的非常明确,花钱搞普及教育,就是“为了我的长远收益”。因此,欧洲开始的普及义务教育,最初是为国王专制服务的,接受教育是国民的义务,而非政府给予教育的义务。在欧洲专制体制大致消失后,义务教育的目的也是为国家主权服务,增强国家的竞争能力,以达到区分你我的目的,这就是我们所说的政府主导的义务教育的功利性。在当今西方主导的主权国家至上的国际政治体系中,义务教育的功利性很难完全避免。但是,如果只注重功利,而轻视“做人”教育,这样的教育不能说是成功的。我们现在的很多教育,只重知识传播,尤其是数理化等科学知识,教学内容与考核方式完全标准化,“因材施教”只能退居其次,甚至被忽略不计。这种教育方式,容易导师揠苗助长,或者削足适履。教育的首要目的是将来找一个能赚钱的工作,而不是形成人格完善的个人。于是,教师也只要把标准化的知识教给学生,教师和学生都是重才不重德。一旦教育不能成功解决就业问题,“读书无用论”便强力抬头。
    在当今社会,我们不能说重视实用的功利教育不重要,但是,“做人”的教育同样不可偏废。在现代教育体制中,只有很少一部分是在模仿中国古代孔子式的“因材施教”的教育方式。比方说博士生导师制度。虽然导师制度大多也以知识为主,尤其在科技等学科,但是,导师制度的确有一点模仿孔子的教育传统。学生与导师的接触程度一般都超过普及教育、义务教育,学生与导师之间的相互了解程度也大大加深,使得言传身教、因材施教有了实现的可能。虽然导师制度也有较强的功利性,现在有些导师常常把学生当成工具,但也不能排除,确实有很多导师和学生,最终变成像孔子与他的学生那样的良师益友的关系。而且,我们也应该承认,孔子的教育也是有功利性的,他也希望他的学生能找到好工作,找到安身立命的手段。不同的是,孔子的教学始终把教“做人”放在第一位。因此,孔子所形成的教育传统,其生命力依然强大,直到今天,乃至未来,还将发挥巨大的作用。这是中国传统真正的魅力和价值之一。
    读了朋友关于孔子教育的文章,还有一个体会不得不说。孔子说,“攻乎异端,斯害也已”,意思是说,“批评其他不同立场的说法,难免带来后遗症”(傅佩荣《论语解读》,三联书店,22页,见文后注)。这让我反思自己时常忍不住对他人的批评,比方说前几天对郎咸平先生的批评。虽然郎咸平先生的很多观点在我看来确实是错误的,但是,过于严厉的批评对方,未必是件好事。也许,表达自己与郎咸平先生不同的观点就足够了。否则的话,很可能就犯了孔子所指出的毛病:“子绝四:毋意、毋必,毋固,毋我”。意思是说,孔子杜绝以下四个毛病:凭空猜测、绝对化、固执己见、自以为是。虽然现代社会确实有很多观点和现象需要我们的批评,但是,批评还是应该注意方式,才能对被批评者对自己都好。以前就读过这段话,但是,书面理解并不完全能落实到实践。通过读朋友这篇文章,再次看到这段话,结合自己的行为,真的有温故而知新的愉快。
    当然,现代社会很多人受西方二元对立思维观念的影响,经常犯“意、必、固、我”的毛病,乃至于社会上的很多批评方式,常常都是欲将批评对象置于死地而后快。在这样的普遍气氛中,我自己也受到影响,面对他人的“意、必、固、我”,忍不住以自己的“意、必、固、我”来反击。重读孔子,使我觉得,如此与他人一般见识,实在是降低了对自己的要求,今后真的应该注意。因此,在此声明一下,前几日批评郎咸平先生的文章,对于基本观点,我仍然坚持。但是,文章中的某些描述、用词,有对郎先生不敬的地方,特此表达歉意。前文似乎也不必改了,立此存证吧。2500多年前,孔子留下的简短数语,能让我今天再次获得一番感悟,不得不说,孔子确实伟大。顺便也感谢这位教哲学的大学老师。


附注:

有跟帖指出对“攻乎异端、斯害也已”的不同解释。此话出于《论语-为政篇第二》。对于这句话的解释确实很多,有些还相互矛盾。例如:

1、学习歪理邪说,危害很大。此处“攻”当“治”讲;

2、批评歪理学说,它的危害就会终止;

3、批评不同的观点,是有害的;

4、以偏激的观点批评别人,是有害的。

本文采用第三种解释,也就是傅佩荣先生的解释。

 

相关文章:

岳麓书院与当今湖南

林则徐的“十无益”

林则徐与儒家革新精神

什么是真正的勇敢?

“国学”把自己当成了土特产

关于幸福,我们知道什么?

 

跪拜礼的起源与改变

为什么要跪拜?

握手好,还是拱手好?

知识分子与政府的关系

学校师长与军队师长

民营私立学校第一人

独立知识分子的典型

中国人为何重亲情

中国人爱面子和舆论监督

土地与社会基本保障

中国衰落的转折点

越穷越光荣是哪里来的?

何必好为古人师

从教育看美国竞争力

郎咸平说文化=打肿脸充胖

郎咸平说文化——还是算了吧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