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害群之马与教化

(2008-09-20 13:36:31)
标签:

害群之马

天性

道德

教化

自私

文化

分类: 杂文

    唐代诗人李益有两首诗入选《唐诗三百首》,他的诗是当时教坊乐工高价索求的对象,一写出来,很快就成为流行歌曲,例如《江南词》:“嫁得瞿塘贾,朝朝误妾期。早知潮有信,嫁与弄潮儿。”再如《夜上受降城闻笛》:“回乐峰前沙似雪,受降城下月如霜。不知何处吹芦管,一夜征人尽望乡。”李益还有一首《百马饮一泉》不太出名,诗是这样的:
    百马饮一泉,一马争上游。
    一马喷成泥,百马饮浊流。
    上有沧浪客,对之空叹息。
    自顾缨上尘,裴回终日夕。
    为问泉上翁:何时见沙石?
    这首诗的前四句,讲了一个小故事,有一百匹马在泉边喝水,有一匹马偏要跑到上游或泉水源头喝水,而且肯定不是在岸边,而是下到了水里搅和。于是,在下游的其他马只能喝浑浊的水。这样的马,用一个成语,就是“害群之马”。“害群之马”这个成语的出处是《庄子-徐无鬼》,意思是指危害集体的人。
    李益的《百马饮一泉》后六句也有一个典故。“沧浪”是古代的河,《孟子-离娄篇》有这样一个故事,一个童子在河边唱歌:“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我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我足。”缨就是系帽子的带子,这首歌的意思是说,水清可以洗洗帽带子,水浊可以洗洗脚。孔子也用这首歌来教育他的学生。明白了这个典故,《百马饮一泉》的后六句就明白了。一个外地人在泉边叹息,帽带上都是灰尘,想洗干净却不能,因为水都被“害群之马”搞浑浊了。“裴回”就是“徘徊”,他在泉边徘徊到日落。可能泉边住着一个老翁,沧浪客便问“泉上翁”,什么时候才能看到水底的沙石?意思是说,什么时候泉水才会清澈起来?可见“害群之马”影响有多大。
    这首关于“害群之马”的唐诗,可以用来评价近日发生的牛奶事件。一个害群之马(不仅仅单指一个人),危害了喝牛奶的孩子和其他人,危害了整个行业,也危害了整个国家制造业的信誉,更危害了人们的信任感。危害程度不可谓不大。
    对于“害群之马”,我们有时候也只能无奈。马是动物,没有经过教化,凭着动物的本性做事,做出危害集体的事情,似乎很难改变。除非所有的马都能接受教育,告诉它们一个基本规范,在河边喝水的时候,有上游、下游之分很正常,但是,大家都在喝水的时候,应该都站在岸边,不要下到水里就可以了。于是,我们就看到人与动物、禽兽的一个极为重要的区别:人是有教化的,或者说,人是必须接受教化的。没有教化、没有教养的人,等于动物或禽兽。而那些在牛奶事件里的“害群之马”,等于是没有教化、没有教养的禽兽。
    那么,那些人为何会成为没有教化,或者放弃教化的禽兽?人的本性与动物的本性还稍有不同,人组成社会后,某些动物本性的表现形式有人的特点。比方说,他不再只是简单直接地找吃的,抢吃的,而是在社会活动中追逐利益。追逐利益、自私自利是动物本性在人身上的另外一种表现。儒家说“义利”之分,就是要给人以教化。只追逐利益的人,叫做“小人”,与动物禽兽差不多。然而,中国传统对于教化的重视,早已被破坏殆尽。虽然我们现在的学校教育也试图给人以教化,但是成效很差。尤其是当这个社会营造了疯狂追逐利益的强大潮流,社会上所有的榜样只剩下财富英雄的时候,“义利”的天平已经彻底倾斜。
    道德教化有虚伪的成分的确不假,但是道德虚伪的存在并不是否定道德教化的理由。反观现在的社会,“范跑跑”一出来,高举着张扬人性的旗帜,以符合人的天性为荣,随声附和的声音从普通民众散布到理论界。过头了,没有了道德教化的制约,张扬人性就等于张扬人的动物性。动物性是不需要教的,人如果只按照动物性、天性做事,与动物、禽兽有何区别?动物性确实是真实的,难道就应该为所有的“真小人”喝彩吗?在我看来,如果赞成“范跑跑”做“真小人”,就必须接受毒牛奶这样的现实。因为,追逐利益、自私自利就是人的天性,毒牛奶事件是“真小人”泛滥后的必然结果。
    民主、自由之类的社会理论,忽略了一个重要的社会原则:人一定是需要被教化的,道德教化的重要性,远在民主、自由之上。没有道德教化,所有的人都是“真小人”,一群自私自利“小人”的民主,只能是一个小人猖獗的,自私自利的小人社会。即便真实,也是一种令人厌恶的真实。
    《百马饮一泉》这首诗,只说了有一匹“害群之马”,便将事情的结果闹得很严重。而一味主张张扬人性、主张按照人的天性享受自由的社会,“害群之马”决不只是一匹。“害群之马”几乎已经变得不重要,因为“害群之马”已经变成“一群害马”,这是道德教化被严重破坏的必然后果。早在2500多年前,孔子就指出,法律只能惩罚害马,但不能消除产生害马的土壤。仅仅加强法制,加强对“害马”的处罚力度,也并不能保证“害马”未来不再出现。处罚了一匹白马,将来还会有黑马、红马、花马产生新的危害,最终变成法不责众的尴尬局面。民主与法制之上,还应该有道德教化。没有道德就没有文明,破坏道德教化,就是自毁长城。
    道德教化的内容很多,它需要教育,需要榜样的力量,需要制度的引导,需要对反面形象的道德谴责、法律惩罚,需要大张旗鼓地树立正面形象,并给正面形象以适当的现实利益。李益的诗最后说:“何时见沙石”,面对当前商业领域中真小人自私自利动物性泛滥的局面,我们借用一下李益的诗句,问一问:何时见诚信?何时见将心比心?何时见恻隐之心?何时见“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何时见“己所不欲,勿施他人”?何时见“我为人人,人人为我”?

    但是,当一个社会把人全部逼到必须做小人,必须自私自利的时候,错并不全在个人,而在社会本身。没有道德教化,民主、自由也无法改变这种局面。用中国古人的话来说,民主、自由只是“术”,而道德教化是永恒之“道”。“道”之下,可以用各种“术”;没有“道”,任何“术”都没有用。随着人们对世界事物认识的不断增加,道德的具体内容和规则确实有改变的需要,否则,旧道德的某些内容很容易变成虚伪。但是,道德教化依然是实现和谐社会最低成本的最有效手段。
    有人也许会说,凭什么让你来教我道德?还有民主吗?还有自由吗?还有平等吗?似乎教育除了传授固定知识以外,不再具有其他功能。但是,道德难道不是民意的产物?道德并不是某一个人脑子里凭空想出来的规则,而是最大范围综合民意的结果。道德与民主并不相悖,有道德必然有民主,有民主未必有道德。道德教化之后的民主,才是有益的民主。没有道德教化的民主,往往是有害的民主,是一群真小人、衣冠禽兽的民主。

 

 

相关文章:


为何风骚只有三百年

欧洲贵族与中国贵族

皇帝、外戚和太监

假如皇上变了心

中国历史上有奴隶制吗?

夏朝是否存在?

宫廷政治不等于历史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