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英美法三种革命的民主

(2008-06-30 02:27:11)
标签:

法国

美国

英国

法国大革命

民主

拉法耶特

文化

分类: 历史

    昨天说到1792年,法国大革命进行到一半的时候,拉法耶特跑了,不再想革命了,为什么?从远一点说起。拉法耶特充满热情地参加美国独立战争,也可以叫做美国革命,是有道理的。美国革命的目的和成果,很大程度上借鉴了早先的英国革命,而法国大革命最终出现的结果,却是拉法耶特不喜欢的,所以他跑了。
    英国革命是怎样的革命?我们今天的教科书都突出它的民主,其实,英国的革命只实现了很有限的民主,而且是有钱人物希望的民主,并且也是有钱阶层希望的自由。英国革命后,从民主的角度看,与当年的《大宪章》很像。《大宪章》只是贵族阶层与国王的分权,与社会民主毫无关系,甚至根本没有触及到等级制度,反而由于国王权利减少,贵族权利增加,而进一步加强了等级制度。17世纪英国的“光荣革命”,只是在《大宪章》的基础上,在分权的队伍中,又加入了一些有钱的资本家
    因此,英国革命之后,选举权和被选举权完全控制在少数有权有势的人物手中,控制的重要手段就是财产,选举权和被选举权人都必须拥有某种财产资格,破产之后都会失去资格。这个道理很简单,穷人容易闹事、造反、革命,不管叫什么好了,站在有钱人的立场看,穷人希望破坏现行制度,把制度变成对穷人有利的制度,穷人对社会的影响大了,富人必然遭殃。当然,除了选举权和被选举权限制外,世袭和指定的上院的权力超过下院,是另一个办法。下院对社会有所开放,像是一个社会不满的排污口,但是,这个排污口地位的改变,是很久以后的事情了。原因嘛,以后再说。
    那么,限制民主的结果是什么?很显然,拥有民主权利的人群,自由程度加大,没有民主权利的人群,基本上没有自由。所以,英国革命之后,最自由的是有权有势阶层,颁布的所有法律,只对有权有势者有利,他们不用颁布保护劳工利益之类的法律,便可以尽情地压榨,而他们的财产权利,则得到充分的保护。举一个例子,在工业革命时期的英国,违反合同是要受惩罚的。如果劳工违反合同,惩罚是蹲监狱,如果雇主违反合同,惩罚是象征性罚款。如果雇主再能找点关系,就是另一回事了。他们对海外也不颁布公平贸易的法律,只颁布对自己有利的自由贸易法律。民主是属于财富的,自由也同样属于财富。
    美国独立,发表《独立宣言》,也具有革命的外在形式,后来也颁布了《宪法》,但是,美国革命更大程度上只是从英国统治下的分裂,美国独立后建立的制度,几乎就是英国制度的翻版,民主被严格控制在少数有钱阶层手中。而且,美国还具有自己的特殊性,这个移民组成的社会,等级制度不像欧洲那么根深蒂固,剩下的只有用财产来划分人群。美国开国元勋个个都是有权有势的人物,他们只关心启蒙思想如何对自己有利,并以此为充分理由向英国要权力,他们并不关心启蒙思想是否要贯彻到底,否则,我们就很难理解他们为何连这么明显不合理的奴隶制都不废除。美国的开国元勋们,很多人自己就是奴隶主,例如华盛顿。
    因此,美国独立表面上的启蒙色彩,民主、自由、平等之类,实际上只是与英国分裂的借口,并且只在少数人中分享。虽然后来这些表面上的借口,激励了世界上很多其他民族和国家的人民,但是,大多都被美国的表面欺骗了,以为像美国一样做到表面上的一致,就可以像美国一样国富民强。被骗者当中,甚至包括启蒙思想的发源地,法国。而事实上,美国的开国元勋们,一直避免启蒙思想家那种天真、绝对的价值判断,他们精心设计了自己的政治制度,避免穷人对政治产生影响。美国的两院制是模仿英国的典型之一,另外,以财产资格限制选举权和被选举权,也同样被美国的开国元勋们采用。当然,今天陶醉于美国革命的人们,很少会提这件事情。例如,美国《宪法》制定后,对于民主权利的财产限制,拥有被选举权资格的,在清教徒众多的马萨诸塞洲,为5000美元,在南卡罗来纳州为5万美元,等等。回过头来看,当时的5000美元,大概超过今天的500万美元。
    所以,我们就会看到,拉法耶特作为法国的贵族,作为法国的有钱人,他参加美国革命的热情,是要分享有权有势者的民主和自由,这一点上,他与华盛顿等人是完全一样的。这些人希望从独裁的国王手中,分到更多的权利,享受到更多的民主和自由,但他们并不希望这种民主自由让穷人也同时分享。拉法耶特最初的时候,以高度的热情投入法国大革命,也是同样的理由。
    法国大革命被赋予了很多理想化的色彩,这里先按照拉法耶特的轨迹,简单说一下。大革命开始后,随着《人权宣言》颁布,民主制度开始实施,在拉法耶特没有离开的那个阶段,法国人试图实现的民主,与英国、美国是一样的。所谓君主立宪,其实就是少数人的民主和自由。当时的法国,对于选举权和被选举权,设立了同英国、美国一样的财产标准。国民议会按财产、教育程度等条件,将法国人分成两种,一种叫“主动的公民”,另一种叫“被动的公民”,前者就是有权有势者,后者就是穷人。前者享受选举和被选举权,后者没有。说实话,贵族、教士、资产阶级在某种程度上都希望留有国王的权威,只要这个权威对自己有利。所以,我们就能理解,拉法耶特参加法国大革命,却不愿意废黜国王。
    但是,启蒙思想具有一种魔力,让群众很容易就激动起来,美国革命的模糊先例,让法国老百姓开始争取“人人自由”、“人人平等”、“人人民主”的充分体现,于是,拉法耶特不干了。当民众普遍化的民主、自由要求高涨的时候,身为国民自卫军总司令的拉法耶特下令向示威的民众开枪。这也是他2年到期后被解除总司令职务的一个原因。
    此外,还有一个现象更为致命。在英国光荣革命的时候,克伦威尔执政时期,英国清教徒中出现了一种政治要求:平分财产,主要是平分地产。站在资产阶级和贵族等有权有势者的角度,光荣革命的“光荣”就在于,把这种要求打压下去了,还没有造成大规模流血和冲突。在美国革命的时候,也有这种平分财产的声音出现,由于美国的特殊性,这种声音只是声音,没有变成克伦威尔时期的具体政治要求。但是,对于拉法耶特来说,英国、美国成功避免的平分财产的要求,看起来在大革命的法国是难以避免了。
    法国大革命初期,少数人将公民分成两类的做法,显然抵挡不了全体民众的暴动和反抗,民众要求享受自由、民主的愿望其实很简单,他们懒得理解思想家那么精深、奥妙、复杂的理论,对于他们来说,政治民主就是财产民主,就是“打土豪、分田地”。在这一点上,英国和美国真要感谢启蒙运动没有在自己的国家深入开展,广大民众还没来得及被启蒙思想唤醒,少数人得以成功地操纵了民主和自由。而法国作为启蒙思想的发源地,民众受影响太深了,法国因此而没有走上英国、美国的道路,法国大革命在自由、民主、平等的彻底性上,越走越远,一直想走到头。所以,眼看难以阻挡这一势头,拉法耶特离开了法国,他离开之后,法国国王路易十六上了断头台。法国大革命变成一场彻底民主、自由的全社会实践。
    暂时跳过法国大革命,看看拉法耶特后来的行动。拿破仑逊位后,国王复辟。拥有革命情怀的拉法耶特不喜欢民众的过分民主,也不喜欢国王的过分独裁。因此,1815年,当拿破仑逃离厄尔巴岛,重登权力宝座的时候,拉法耶特认为,拿破仑也许能够实现一个折中,他担任了议会的“副议长”。但是,拿破仑的复辟只有短短101天。滑铁卢失败后,拿破仑再也没能回来,拉法耶特算是失望了。
    波旁王朝独裁的全面复辟,对于拉法耶特来说,是不喜欢的。但是,全欧洲为了预防法国民众全面民主、全面自由的实现,以及启蒙思想在法国以外的广泛传播,都在支持波旁王朝,包括英国和美国。因此,拉法耶特也只能保持一点“自由”的倾向,比较低调地出现在政治活动中。直到1830年,波旁王朝的独裁统治再次激起法国民众的反抗,发动“七月革命”,推翻波旁王朝,拉法耶特才再次成为政治的焦点。这位革命老将军再次被任命为“国民革命自卫军”总司令,终于帮助建立了七月王朝,十几年后再被推翻,建立“法兰西第二共和国”(第一共和国是法国大革命时期)。
    看看七月王朝的民主成果吧:以财产为标准的选举和被选举权,再次被《宪法》确立。全法国2000多万人口,有选举权的约20万,有被选举权的不到10万(而在此之前,大约只有1万多人),又一个君主立宪制的成果。从法国大革命开始,法国就陷入了民主和集权的轮回之中。法国先后搞了大概14部《宪法》,这个曾经是欧洲最强大的国家,从此变成二流国家,再也没有了昔日的荣光。拉法耶特死后,埋葬他的泥土,也是从当年美国独立战争的一个战场上运来的,但是,拉法耶特没能使自己的国家变成第二个美国。
    我们简单回顾了拉法耶特的一生,简单对比了英国、美国、法国三场革命的异同,想说明什么?这三个国家的根本相同点在于,治国理论的出发点,都以财富为第一原则,不管民主还是自由,都必须为财富服务。凡是伤害财富的,都被尽量排除在政治权力之外。谁对财富保护得好,谁就是成功。谁对财富保护得不好,谁就失败。这样一个历史经验,其他国家有几个可以借鉴?
    回顾历史,有一个现象确实值得重视:如果没有工业革命创造的巨大财富,使得财富的普遍性极大地提高,不论是英国还是美国,至今可能都是少数寡头掌权的社会。同时,我们也很难说,工业革命、技术革命创造财富,必然可以由民主、自由带来,后来的德国就是一个相反的例子。一战、二战前德国的飞速发展,都与民主、自由无关。我们应该看到,后来的选举权、被选举权逐步扩大,到所有18岁以上的男女公民的普选权,与个人拥有财富增多的渐进历史是完全同步的。换句话说,没有财富,就没有民主和自由。没有广泛的财富,就没有广泛的民主和自由。当然还有教育。这是所有“成功”国家给我们提供的先例。关于这个话题,尤其是美国的“成功”特例,以后再说吧。

 

相关文章:

赚谁的钱与谁在赚钱

民主也是双刃剑

谁把卢旺达推入深渊?

卢旺达为何发生种族屠杀

美国怎么玩“普世价值

好人坏人都是美国

“普世价值”中的民主

有没有“普世价值”?

民主是道德吗?

工业社会与自由民主

普世价值的严重缺陷

卢梭理论的危害

崇拜断头台的年代

法国大革命结束了吗?

英美法三种革命的民主

两个世界的英雄:拉法耶特

美国如何对待法国大革命

英国为何没有《宪法》

一个美丽的政治童话

“普世价值”不靠谱

自由主义者应该反思

现实的人和概念的人

自由在哪里?

旁观《独立宣言》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