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顾长卫的白日梦

(2008-05-10 01:06:31)
标签:

立春

顾长卫

艺术

娱乐

分类: 文化艺术

    《立春》奇丑无比,司马南的评论,我完全同意。
    顾长卫通过这部电影,表达了一个残忍的观念:没钱,不要搞艺术。没才,不要搞艺术。没容貌,不要搞艺术。艺术属于有钱、有
才、有美貌的人。对于那些底层社会搞艺术的人,顾长卫没有多少同情,只有高高在上的艺术贵族的傲慢,他狠狠刺痛想搞艺术的穷人、丑人、凡人。他想让穷人、丑人、凡人断了搞艺术的念想。他告诉所有的穷人、丑人、凡人:艺术只是你们的白日梦。
    《立春》的对比极为强烈。流芳后世的梵高,美妙无比的意大利歌剧,抒情浪漫的电影配乐。但是,这些都是电影之外的。电影
里面,只有丑陋。丑陋的容貌,丑陋的嫉妒,丑陋的变态,丑陋的心灵。导演以现实的丑陋和虚幻的美丽,构成了自己电影的狂欢。他是要用所有的西洋艺术,反衬底层中国人的丑陋吗?
    影片中的那些搞艺术的人,不光言行丑陋,连心灵也是丑陋扭曲的。那么,是什么让他们变得如此丑陋?也许有一部分是他们天
生的原因,比如爹妈没有给他们留一份好遗产。但是,那些被反衬的艺术美妙,是否也是制造他们丑陋的源头?是谁把这些搞艺术的底层人弄得惨不忍睹?导演似乎想告诉我们,就是那些所谓的艺术。我按照导演的演绎,把这些人都称为“搞艺术”的,因为他们“搞艺术”的目的,只是为了功名。
    他们爱艺术吗?他们爱的只是艺术能够带来的功名,他们向往登上开往巴黎的列车,他们渴望在巴黎最高艺术学院画画,在巴黎
最华丽的剧场歌唱,他们无一不想离开自己的小城市,哪怕冒充癌症患者,欺骗广大观众,理由也是“出名太难了”。那个一心想当梵高的黄四宝,最终变成了一个不太可爱的正常人,原因是他发财了,但不是靠画画。所以,我们通过导演安排,终于知道,底层搞艺术的人们只是要发财,是不是通过艺术无所谓,当不当梵高无所谓,只要发财就好。于是导演似乎告诉我们,那些底层搞艺术的人,既然有别的发财路,何必还要搞艺术。搞艺术大概只能把自己搞成人不人,鬼不鬼的怪胎。这是一种在功名欲望下的丑陋。
    真正的艺术是什么?是那些能够给自己带来快乐的东西。我们在街边看到过扭秧歌、跳国标的人,我们在公园听到过票友吊嗓子
的歌喉,我们在广场看到过用清水书写的书法,我们听到过房门窗外传来的邻居的琴声、乐器声……所有这些人,只把艺术当成自己的快乐。但是,电影里那些搞艺术的人,有一点快乐吗?在这部电影里,在他们的艺术世界里,除了成名成家,没有任何快乐。因为,这个社会有一种榜样,只把艺术当成发财致富、成名成家的捷径。于是,顾长卫用这部电影,狠狠地给他们泼了一瓢冷水:艺术是你们这些人能搞的吗?
    但是,顾长卫给这部电影安了一个似乎充满希望的名字《立春》,是不是想说艺术的春天来了?尤其是西洋艺术,将迎来真正的
春天?既然在国外得了奖,也许外国评委就是这么认为的。但是,顾长卫对这个春天并没有多少把握,直到影片最后,给王彩玲安放了一个白日梦,电影便结束了。但是,这个白日梦也只在中国的首都,没有在王彩玲一心向往的巴黎。有人说《立春》表现了理想和现实的差距。如果是这样,这种只能成为白日梦的理想,有什么意义?
    所以,顾长卫在这部电影里也很矛盾,他一方面觉得那些底层艺术家没有希望,并用种种丑陋,砸碎了他们的白日梦。另一方面
他又像普希金一样安排了一个希望的春天。但是,他也不得不暗地里承认:这个被外国评委接受的春天,依然是一个白日梦。因为,“春天”里所谓的艺术,只是金钱的艺术。这个艺术是可以被金钱“搞”的,不是可以被穷人、凡人、丑人爱的。艺术的快乐只能由鲜花、掌声带来,鲜花掌声只能由金钱带来,否则只是白日梦。这样的《立春》,可能也只是一个春秋大梦的开始。

 

 

相关文章:

谢晋给当今导演上一课

海角七号:台湾自娱自乐

不负责任的《投名状》

顾长卫的白日梦

左右:以崇高的名义

贫穷也是一种娱乐?

《苹果》的滋味

姜文:内心矛盾的怀念

唐季礼、陆川为何叫板

《秦始皇》的情色根源

中国电影浮夸风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后一篇:距离之美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距离之美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