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脸谱与偶像

(2007-05-27 19:00:37)
标签:

脸谱

偶像

艺术商品

分类: 文化艺术

    昨天看了一点关于昆曲的材料,想到一个有趣的问题。
    昆曲与欧洲近代戏剧诞生的时间相差不大,中国伟大的戏剧家汤显祖与英国的莎士比亚基本处于同一年代。但是,东西各方对于戏剧的一个具体的“细小”差别,导致了各自的戏剧形式在现代的不同结果。这个差别就是,当昆曲开始走向成熟的时候,便出现了“脸谱”,而欧洲近代戏剧种,“脸谱”即使偶尔出现,作用也不是很大。使用或不使用“脸谱”,造成东西方戏剧在现代社会的不同发展结果,这个说法多少有点夸张,但也确实值得分析一下。
    脸谱的第一个作用是方便观众对剧中人物的理解,由此,观众的注意力会更多集中在演员的表演上,而不是角色的性格分析上。因此,最初的时候,脸谱的出现,使得戏剧更具有娱乐化成分,而这种娱乐化当中所包含的道德说教也比较清晰。比方说,曹操是个大白脸,观众一看就知道这是个坏人,便不用在看戏过程中,仔细分析曹操的每句台词究竟是什么意思,注意力会集中放在演员表演的曹操这个坏角色是否准确。脸谱化使得观众看戏的过程比较轻松。比较而言,哈姆雷特的性格要复杂得多,理解哈姆雷特需要比较高层次的修养,对于文化层次较低的观众,由于缺乏脸谱化的标志,完整理解哈姆雷特就有一定的难度。
    但是,脸谱化在方便观众理解角色的时候,也确实影响了观众自己对角色的判断。既然曹操的大白脸已经公认为奸臣相,要在舞台上为曹操翻案就有较大的难度,莫非翻案的曹操要改成关羽那样的红脸?而没有脸谱化的哈姆雷特则很容易在不同的演出中实现演员或导演个人的演绎。因此,在东西方戏剧产生的时候,东方的脸谱化首先就表明了它是一种供大众娱乐的艺术。昆曲的发展第一个阶段是所谓“家班”,就是家庭自己的戏班,后来才发展成主要面对大众市场的职业戏班。脸谱化就是在职业戏班出现后开始形成的。欧洲的近代戏剧较长时间都是宫廷艺术,更具有个人性,而非大众艺术。
    脸谱化另一个特点是,它突出的是剧中的角色,而非演员本人。演员的作用主要是演绎已经确立的角色,演员即使要展示自己,也是展示自己的基本功,而非自己的个性。一代代演员在脸谱的后面,用自己的付出,丰富着一个固定化的角色,更容易使这个角色达到艺术的高度。然而,脸谱化的本意是方便大众理解,但是,却只是适应它所产生的那个年代。随着现代社会的发展,固定的脸谱化渐渐不再适应现代社会。现代社会由于商品化的需求占主导地位,艺术品少而精的方式逐渐被淘汰,很快发展出多而滥的取向。以前适应大众的固定脸谱化终于被淘汰,突出角色变为突出演员个人,塑造角色更多变成塑造偶像。在这一点上,西方的戏剧艺术更能适合现代社会的艺术商品需求。
    现代社会艺术商品多而滥的现象,使得偶像成为大众方便辨认的标志。但是,在艺术商品极大地普及到大众群体之后,原先的老问题再次出现:即使大众能够方便地辨认偶像,不等于大众能够方便地理解角色。大众艺术商品的娱乐性不希望观众在理解角色上有丝毫的障碍,因此,现代大众艺术借鉴了东方脸谱化的做法。但是,这种脸谱化不是东方以前的固定的脸谱化,而是将脸谱化与偶像结合在一起,出现了比较宽泛的脸谱化。比如,好莱坞娱乐商品最突出的特点之一就是,作为英雄人物的男女主角一定是俊男美女,作为反面人物的一定就是那种坏人相。这种现代脸谱化甚至延续到演员的生活中,某些时候,对于偶像来说,它不得不在演出之外,在大众面前扮演一个与偶像相符的社会角色,这种扮演的脸谱化生活,并非完全与他本人的生活一致。
    对于固定的脸谱化,一个演员演绎一个角色可以花一辈子的时间,虽然他自己已经50岁,但仍然可以通过脸谱来表演20岁的角色。这种方式容易造就演员表演的炉火纯青,但也容易造成艺术作品不多。而对于偶像来说,市场生命比较短暂,所以他就要借助不同的道具、服装、场景,尽可能多的在短暂的偶像生涯中制造商品。相比较而言,演绎一个脸谱化角色,甚至可以在一辈子里,都使用同一套服装,同一套简单道具。如果某个偶像个人才华还不错,过了偶像的年龄后,他就必须转换形象,这无异于一次重生。有的成功,有的失败。但是,这种方式保证了艺术商品数量的绝对丰富。
    脸谱化和偶像化都是针对大众娱乐产生的,但是,前一种方式侧重于艺术品市场少而精的要求,同时也是一种节约成本的方式。后一种方式侧重于多而滥的要求,同时也是一种大量浪费的方式。现在的艺术商品市场,虽然已经部分结合了这两种方式,但是,偶像的成分依然占据主导地位,因此,借助脸谱化最多只是方便观众理解角色,能否对产生艺术精品起到作用,是令人怀疑的。其中还有一个原因是,艺术精品的评价标准也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一个现代表演艺术的成功,已附加了太多的内容,不完全取决于演员自身。那些靠大量金钱造就的附加手段,已经可以在很大程度上取代演员个人的基本功。

    如果说靠演员的基本功是一种一本万利的生意,那么,现代高投入、高回报的艺术商品就是财富堆砌的一次性消费,是对于社会资源浪费型消耗、产出的模式。艺术商品获利的观念和手段不同,造成这两种大众艺术命运的不同。而且,我们并不能武断地说,哪一种艺术方式能给人带来更多的艺术快感和愉悦。

 

 

相关文章:

阿布-格莱布的鬼影

文明的邪恶基因

《300勇士》严重歪曲历史

文明深处的丑恶

第三只眼看奥斯卡

《达芬奇密码》简要看读指南

喀布尔的两个孩子

伯格曼的电影世界

美国电影分级制度

 

与帕瓦罗蒂近距离接触

毛笔PK铁达尼

姜文:内心矛盾的怀念

唐季礼、陆川为何叫板

《秦始皇》的情色根源

中国电影浮夸风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