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穷小子与富小姐

(2007-04-27 23:27:40)
标签:

正义

雇凶杀夫

李少波

张少红

分类: 故事

    今天的两个电话让我颇不平静。一个电话告诉我,9年前的冤案终于获得了公正的裁决。另一个电话告诉我,对于这个昭雪最应该感到宽慰的人,去年已经离开了人世。这一事件的原委,我已在去年的一篇文章《相信正义》中大致说了,今天还想再完整说一遍。


    李少波是广东省普宁县人。1984年参加武警部队,在深圳服役。1987年退伍,在深圳打工谋生。同年,他认识了深圳的一个富家小姐张少红。也许是因为李少波相貌英俊,富家小姐张少红看上了他。李少波的父母都是普宁的农民,而张少红家族在深圳有众多产业。因此,这场恋爱遭到双方家长的反对。但是,爱情的力量能够战胜很多困难,1988年,两人毅然结婚。面对生米煮成熟饭,双方的家长也只能接受现实。李家拿不出什么像样的东西,张家为了不亏待自己的女儿,送给这对新人一家饭店,成为他们共同事业的起点。


    几年后,夫妻俩转让了饭店,自己办起了公司,到1995年,李少波自己建了一栋6层的楼房,当时价值300万元,李少波的全部资产已超过千万。也就在这几年中,富家小姐张少红每年生一个孩子,连生了五个,终于生出了一个儿子。超生的罚款对于他们来说不算什么。由于担心一个儿子将来难以继承父亲的事业,他们又领养了一个男孩。


    也许是生孩子太多了,张少红能够给与丈夫的温情越来越少。也许是有钱了,李少波沾染了一些坏习气,于是,夫妻俩开始有了矛盾,经常吵架。在双方感情不错的时候,看对方总是顺眼,感情一旦出现危机,翻旧帐就成为最致命的伤害。双方以前地位差别的悬殊,成为张少红义愤填膺的充分理由。按照张少红的说法:没有我,哪有你的今天!李少波在张少红眼中成为忘恩负义的人。而心情郁闷的李少波开始借酒消愁。


    如果矛盾仅仅停留在这里,两人要么想办法重新和好,要么离婚。但是,张少红做出了多余的动作。1997年,李少波要做一笔大生意,需要将那栋6层楼房抵押。等他拿到房产证,大吃一惊,房产证上不是李少波的名字,而是张少红和她的弟弟张辉然的名字。李少波对张少红说,作为夫妻,房产证上如果只是妻子张少红的名字,他也没有意见,但是,为什么会有张少红弟弟的名字?难道是已经在做离婚的准备,打算在财产分割上多占便宜?对此,张少红没有解释。从此以后,李少波多次借着酒精的力量,动手打老婆。


    1998年4月的一天,李少波再次打了张少红,张少红一气之下离开了家,住在弟弟家。从此以后,张少红再也没有回过家。张少红就是在这个时候,开始设想报复李少波。张少红与她弟弟张辉然的感情很好,但是,张辉然没有劝阻姐姐,而是火上浇油,使得张少红终于决定雇人杀掉李少波。我始终不明白的是,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张少红有没有想到自己与丈夫所生的5个孩子?


    在张辉然的帮助下,他们找到了愿意动手的人。张少红拿出了15万元人民币。但是,第一次杀人由于杀手胆小没有成功。张少红收回了15万元。让弟弟张辉然另外找人。他们找到一个名叫潘金强的人愿意动手。张少红给了他10万元。潘金强找了自己的堂弟潘国全,给了潘国全3万元,让他去干。拖延了一段时间后,张少红亲自约见了潘国全,当面再次给了他3万元,要求他尽快动手。


    1998年10月29日,李少波很早就起床,送孩子出门。他先把大孩子送到小学,再送小孩子到幼儿园。就在幼儿园的门口,潘国全和另外一人骑着摩托车靠近李少波的汽车,向坐在驾驶座上的李少波开了一枪,然后逃离。李少波被送进医院,抢救无效死亡。此后,张辉然又给了潘国全一笔钱,让他赶紧逃往外地避风。


    千万富翁李少波被人当街击毙,顿时成为深圳的轰动新闻。深圳警方动作很快,迅速抓获了潘金强,潘金强供出了张少红和张辉然以及其他杀手,张少红、张辉然被捕。但是,杀手潘国全在逃。


    此后的审理却风云突变。由于潘金强、张辉然的翻供,声称刺杀李少波的策划完全是张辉然一人所为,与张少红没有任何关系,2000年,深圳市检察院对张少红做出免予起诉的决定。2000年6月,张辉然被判处死缓。由于李少波家属的上诉,2001年,张辉然被改判为死刑。2002年,由于张辉然在狱中揭发了一个贩毒团伙,属于有重大立功表现,又被改判为死缓。至此,李少波的家人痛苦万分。眼睁睁地看着元凶逍遥法外,却没有一点办法。


    我在2003年接触到这个案子,当时,被免予起诉的张少红状告死者李少波的父母,霸占其先夫的遗产,要求由她本人继承李少波的绝大部分遗产。我见到李少波父母的时候,两位老人每天以泪洗面,家中给儿子设立的灵堂5年都没撤,每天两位老人都要带着6个孩子,在死者的灵位前烧香祈祷,盼望正义的降临。我在他家的墙上看到很多孩子们写下的文字,都是诅咒母亲张少红的。


    张少红2003年要求继承遗产的起诉书中,原告是她本人和6个孩子。但是,这6个孩子联名给法院写信,不愿自己和母亲一起状告爷爷、奶奶。由于他们都还未成年,母亲张少红是他们的第一监护人,因此,他们呼吁没有任何效果。2003年,法院判决,李少波的遗产除了一小部分归李少波的父母之外,绝大部分归张少红以及6个孩子。由于孩子没有成年,归孩子的那部分财产也由张少红实际掌握。


    我当时就坚信,张少红不可能与谋杀李少波无关。我告诉李少波的家人,重新收押张少红只有从两个方面着手,一是让潘金强说实话。潘金强由于是中间人,没有判处死刑,而在狱中服刑。我建议李少波的家人通过潘金强的妻子、儿女做工作,让潘金强说实话,争取减刑。第二个办法是,督促公安机关追捕在逃的潘国全,只要抓住潘国全,就有可能使全案重新再审。


    2006年,潘国全果然被抓获了。随后不久,张少红也被再次逮捕。2006年底,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重新审理张少红一案。


    今天我接到的第一个电话是,法院判决已经下来了,张少红被判处无期徒刑。我细细地看了一遍长长的判决书。给张少红定罪,首先是因为潘金强的再次翻供。但是,导致潘金强翻供的,并不是他的家人,而是与他一起关押的其他犯人。同监舍的犯人揭发,潘金强曾多次说,主使其实是张少红,而非张辉然。而且,同监舍的犯人还多次看到相邻监舍的张辉然与潘金强互传纸条。犯人的揭发,最终导致潘金强向检察官说出了实情。给张少红定罪的第二个重要因素是潘国全归案,他供认,张少红曾经亲自给了他3万元。第三个因素是,张少红与潘金强见面给钱的时候,还有一个人在场,这个人作为参与者之一,在被警方抓获后,也供认了事实。4年前我对李少波家人说的话,基本上都应验了。


    作为一个记者,在自己的职业生涯中,能够遇到这样一个案例,也算没有白做记者。2003年,我还采访了最早为李少波家人辩护的律师,他叫王牧,退休前是中国法学会的会长。当年,王牧律师颇为激动地指出,对张少红免予起诉是非常不公正的,但是,王牧律师没能改变当年的判决。当我把最新的消息告诉王牧老先生时,他说:“我早就拒绝所有媒体的采访了,但是,这个事情你来采访我,我愿意再说一说。”


    9年了,李少波的家人终于得到了一份应有的公正。社会也终于实现了一份正义。此刻,我首先想到的是4年前我见到的李少波的6个孩子。当时他们对母亲满怀着怨恨,如果这种怨恨没有今天正义的反馈,我不知道在他们幼小的心灵中,会不会产生对整个社会的怨恨。我计划近期内到深圳去一趟,希望这次能够在孩子们的眼睛里看到光明。


    今天接到的第二个电话是,李少波的母亲在去年已经去世了。留在我脑海中的,是这位老人每天哭泣的面容,她没能等到这一天,实在是太遗憾了。这份正义还是来得太迟了。

 

 

相关文章:

相信正义

穷小子和富小姐

案件是否已经终结?

 

偷了世界名画怎么办?

英国王室何时废除

仪仗队能不能非军事化?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