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刘仰
刘仰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5,006,032
  • 关注人气:242,77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大国崛起的综合生态

(2007-01-04 22:54:57)
标签:

大国崛起

分类: 历史
    大国崛起的主题无非是两个:财富和政治。今天,对这两个主题作一个简单的综合分析。
    财富的根本源头可以归纳成几类:自然环境里的植物、动物,和自然界里的矿物或其他物质形态(如水、空气等)。所有的精神财富本质上都是物质财富的积累。精神财富不能直接产生物质财富,只能间接改变物质财富的创造效率和方式(例如牛顿定律),或者造成物质财富的定向流动(例如电影)。
    地球上自然资源的分布状态不是绝对平均的,尤其是某些特定的物产(例如钻石、翡翠)更显示出鹤立鸡群的状况。但是,从全世界有人类居住的范围来看,自然资源综合性的分布大致还比较平均,因此,不同地点的人群所拥有的自然资源即使有差异,也没有严重失衡。例如,平原有农产,海岛有水产,山区如果没有矿产,人口密度就低。然而,西方大国崛起500年来,全世界相对均衡的自然资源所产生的物质财富,其流动状况却出现严重的失衡。到目前为止,全世界90%的财富掌握在西方大国手中。于是,我们看到,物质财富的产出和拥有之间有一个非常巨大的差异:产出的平均性和拥有的集中性。
    物理学有一个分支叫做热力学。热力学中有一条自然定律,叫做热熵定律。讲解这个定律有点枯燥,通俗一点的解释是,每个事物都有一个熵值,自然规律一定是“高熵值”向“低熵值”流动,自然熵值总是趋向于平均化。如果一个事物总是保持“高熵值”,一定是有外力作用的结果。举例来说,沙滩或者沙漠总是趋向于平坦,如果出现沙丘或沙坑,一定是特殊外力作用的结果。沙漠中虽然也有沙丘,但是从一个更大的视觉角度看,沙漠还是基本平坦的。
    按照这个定律来看当今世界的财富分配,作为财富的沙子产生于世界各地,但是,最终都在西方大国堆成了沙丘。造成这种财富的高度集中,以及防止财富沙丘重新变为平坦,都需要外力。沙丘堆得越高,高沙丘维持的时间越长,它所需要的外力就越大,而这个外力,就是武力和不公平的制度。从热熵定律来说,这种外力是违背自然的。
    造成一个社会财富集中的外力主要有两个。第一是能力,第二是武力或权力。每一个社会的个人之间,都有财富多寡的现象。对于一个理想的正常社会来说,造成个人之间财富多寡不均,应该是个人能力的结果,而不应该是特殊权利的结果。这个原则也应该适用于全世界各个国家之间。
    古代社会全球范围内财富创造能力不平等的现象主要是自然原因造成的,例如海洋和高山。因此,中国古代所拥有的丝绸、陶瓷等先进技术可以长期保持领先,不是中国人不愿意传播,而是客观条件限制了传播。西方大国崛起的早期,在创造财富的能力方面,几乎没有优势,直到工业革命之后,才有了超过其他国家的能力。迄今为止,西方大国在创造财富的能力方面依然领先,这是一个事实。但是,随着文明的交流和传播,创造财富的能力正日益趋向平均化。例如,中国完全靠自己的力量,从事核技术研究,已经获得举世公认的成就。针对这一现象,目前,西方大国正在利用他们的特殊权力,企图阻止这种平均化的发展趋势,例如技术封锁等。然而,不管西方大国在这个问题上如何设置阻力,平均化的趋势是不可抗拒的。于是,西方大国在保护自己的利益的时候,同时采取了武力和权力的手段。
    西方大国崛起的早期,由于缺乏创造财富的能力,因此,不顾道德的武力是他们最主要的手段。到了现在,以强大武力作后盾的权力成为他们保护不公平商业规则的主要手段。这一手段的目的就是长久保持他们那个财富的沙堆高耸入云。武力在当今世界的主要作用是保证西方商业制度的生存环境,也就是资源的获取和市场的开放,西方的武力和权力让西方的商业模式在全世界畅通无阻。当今西方世界的武力,不论从相对和还是绝对水平,都是人类有史以来最大的。这个现象从反面看,也可以认为是财富沙堆已经高得离谱,没有更大的力量就无法继续维持了。
 
    西方大国政治模式的主要特点是民主和自由。民主和自由有它的好处,但是,当前西方的民主自由也有严重的缺陷。
    首先,从国际角度看,世界的发展正日益显示出西方的民主自由只是少数人的民主自由。一个国家内部的民主自由常常会做出危害其他国家的决定。
    其次,从西方国内看,民主自由的表面化使得权力机构很容易操纵民意。例如,美国决定攻打阿富汗、伊拉克时,国内多数民意是支持的。现在,打了几年没有效果,国内多数民意又反对了,前后两个民意,到底哪个民意是真正的民意?再比如,一个总统选举的时候获得多数民意的支持,但是在执政的阶段内长期处于多数民意的反对状态,如果他还要第二次选举,又在选举时间点上获得多数民意的支持,而两个执政期内的综合民意却是少数人支持。严格来说,他的执政整体上是违背民意的,但是,表面化的民主制度却保护了这种违背民意的状况。这种情况其实经常出现,例如美国现任总统小布什,和中国台湾地区的领导人陈水扁。
    第三,民主自由的绝对化倾向正在伤害西方大国本身。例如,恐怖主义正是利用了西方的民主自由而频频得手,美国也不得不制定一系列侵犯公民权利的制度,以牺牲民主自由为代价,换取生命和财产的安全。
    民主的对立面是独裁。如果我们划一根横向坐标,可以把绝对独裁作为起点,绝对民主作为终点。作为起点的绝对独裁肯定是坏的,但是,作为终点的绝对民主(无政府主义)也不一定是好的。古今中外,从来没有绝对的独裁,也从来没有绝对的民主。一个社会总是在这两个极端之间找到一个结合点。
    当今世界,从全人类的角度,60亿人的民主如何与少数国家的集权获得平衡,是一个亟需考虑的问题。从一个国家内部来说,民主与集权是二八开,还是三七开、五五开,没有统一的标准,只有根据这个国家的现实而定。在这个问题上,既需要坚持民主自由的观念,也需要实施民主自由的智慧。这正是我们在总结了西方大国崛起的历史和现状之后,需要认真探索的。
    明天将完成这个系列文章的最后一篇。
 

相关文章:

海禁不等于闭关锁国

倭寇里的中国人

明朝后期海禁政策的反复

明朝对外开放的成果

清朝海禁与对外贸易

闭关锁国论的谬误

明治维新告诉我们什么

何必好为古人师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