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相信正义

(2006-12-14 21:23:56)
标签:

正义

李少波

张少红

雇凶杀夫

分类: 时事
    终于迎来扬眉吐气的一天。
    并不是我自己受了什么冤枉最终得到洗刷,或者遭遇什么不公终于得到伸张,而是我曾经亲身经历的一个黑暗,终于被放在了阳光下。2003年,我曾经采访过一起案件,根据当时的采访,我相信那是一个冤案。3年过去了,2006年12月,这个冤案已经看到了昭雪的曙光。

    事情要从8年前说起。
    1998年,深圳市发生了一起轰动一时的刑事案件,家产号称千万的商人李少波在光天化日之下被人用手枪射杀。案发时间是早上,李少波开车送两个孩子上幼儿园。两名凶手骑着一辆摩托车,在幼儿园门口,当着孩子的面,打死了他们的父亲。
    负责案件侦破的深圳市公安局龙岗分局,从查找地下枪支非法交易着手,首先发现了两名凶手的其中一名。这名罪犯供认出他是受别人雇用,雇他的人名叫潘金强。潘金强被警方抓获后,供认自己也是受他人雇用,而雇用潘金强的人,名叫张少红。潘金强交待说,张少红给了他30万元,要他找人杀掉李少波。潘金强还供认,在几次接洽过程中,张少红的弟弟张辉然也参与了。龙岗分局很快抓获了张少红和张辉然。警方查明,张少红是死者李少波的妻子。但是,张少红在抓获后一言不发,警方没有她的口供,而张少红的弟弟张辉然供认,他姐姐张少红因为不满李少波的家庭暴力,与他合谋,多次雇凶谋杀亲夫。前两次没有得逞,第三次找到潘金强后,终于得手。
    案件到此为止已经非常明确,虽然张少红没有认罪,但是,中间人潘金强和张辉然的口供,已经使得张少红难脱干系。然而,到了深圳市检察院起诉阶段,案情突然发生变化。潘金强和张辉然全部翻供,都说此事与张少红没有关系,主使人仅仅只是张辉然。根据这一翻供,深圳市检察院对张少红做出了“免于起诉”的决定。
    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之后,直接开枪的凶手被判处死刑。主犯张辉然被判处死缓。受害人家属上诉之后,张辉然被改判死刑。但是,在死刑执行之前,张辉然的辩护人又提供了一份广东某县公安局刑侦中队出具的证明,证明说,根据张辉然在狱中的揭发,该县公安局刑侦中队破获了一个贩毒团伙,由此认定张辉然有“重大立功表现”,根据这一“重大立功表现”,张辉然又被改判为死缓。中间人潘金强被判无期徒刑。

    我接触到这个案子是在2003年。当时,由于张少红被免予起诉,获得了自然人的一切权利,因此,张少红起诉丈夫李少波的父母,认为他们霸占了李少波的财产,要求自己继承丈夫的遗产。深圳市龙岗区法院最终判决,李少波遗产的80%以上归张少红继承。
    我在2003年采访这个遗产纠纷案的时候发现,对张少红免予起诉的决定存在很大的疑问。但是,既然检察院已经做出了这个决定,张少红就是一个自由人,她就完全有权利作为她丈夫遗产的第一继承人。虽然李少波的父母觉得“天理难容”,李少波和张少红的几个孩子也对自己的母亲满怀仇恨,但是,在法律面前,他们绝对无能为力。张少红的几个孩子在家里的墙上写满了诅咒母亲的话,他们还给法官写信,要求法官主持正义。然而,我不得不告诉他们,只要对张少红“免于起诉”的决定不推翻,在这起遗产纠纷案中,他们的一切努力都没有用。当我看到年幼的孩子说起母亲时所流露出的仇恨,我真的感到,一个不公正的法律判决会对纯洁的孩子造成巨大的伤害,某种程度上,也是在伤害国家的未来。
    李少波的亲属当时告诉我,张少红家里在当地是一个很大的家族,经营着相当大的产业,拥有比较雄厚的经济实力。他们坚信张少红的家人买通了警察或者检察官,才使她逃脱了法律的制裁。并且进一步买通警察,编造了一个“立功证明”,使得张辉然也保住了性命。我对李少波的亲属说,任何怀疑如果没有证据,都不可能使这个案件重新审理。因此,当时,我给了李少波的亲属两个建议。
    第一,枪杀李少波时有两人,开枪的那个人已经被判死刑,但是,开摩托的那个人当时没有被抓住,依然在逃。于是,我建议李少波的亲属督促公安机关加紧通缉另一名在逃犯。也许在另一名逃犯落网时,会出现新的证据,由此,便可要求重新审理。但是,我们也不能保证逃犯落网后一定就能供出张少红在此案中的作用,因为他完全有可能根本不知道张少红这个人的存在,仅仅只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因此,我给他们提议的第二个建议是:在中间人潘金强身上下功夫。潘金强肯定知道事情的真相,只要他愿意吐露实情,这个案子就可以重新审判。我当时的具体意见是,寻找潘金强的妻子和孩子,用真情和关心感化他们。潘金强入狱后,他的妻子和孩子肯定会出现生活上的种种不便,李少波的亲属作为被害人不去责怪他们,反而去帮助他们解决困难,一定会令他们感动。同时应该让潘金强的亲人知道,如果潘金强有立功表现,还有可能从无期徒刑减刑,他们一家还有可能在自由的世界里早日团圆。再由潘金强的亲属通过探监说服潘金强,他很可能会良心发现,说出真相,这个案件就可以彻底推倒重来,真正的凶手就难以继续逍遥法外。
    那次采访结束后,我觉得自己只能给他们提供一点建议,实在是帮助不大。面对一个明显的错误判决,我还能做什么?当时我曾经把关于这一案情的帖子发到多家网站,但是,没有多大的反响。我还试图将这个故事写成小说或电影剧本,但是,没有人对这样的故事感兴趣,因为他们觉得要冒太大的风险。那个时候,我真的很灰心,难道司法真的就如此黑暗?难道在金钱面前,某些丧失良心和道义的执法人员就真的能有一手遮天的能量?说实话,这种心情伴随了我很多年。

    三年以后,案件真的发生了逆转!根据《广州日报》近日的报道,逆转的关键恰恰就是潘金强的再次翻供。报道上说,由于受害人亲属8年来的不断上访和反映情况,广东省高检,全国最高检以及全国人大都对张少红被“免于起诉”的决定产生了质询。深圳市的司法机关通过耐心的工作,终于使中间人潘金强吐露实情,潘金强最新的供认是:张少红的亲属当初答应给他20万元,要求他不要提到张少红是主使人。潘金强现在还指出了他与张少红见面时,还有第三人在场,这个新的人证也已经被公安机关找到了。
    2006年6月,被免予起诉的张少红在释放4年后,再次被拘押。2006年12月8日,重新审理第一次开庭。明天,也就是12月15日下午,将举行第二次开庭。由于这个案件还没有审理完,我不便将这一案件终于逆转的背后原因都说出来。在这里我只想说,如果最终判决张少红有罪,在长达8年的时间里,某些司法部门和人员是否存在相应的责任?
    第一,张辉然、潘金强被捕后的第一次口供都已经指认了张少红,为什么在起诉之前能够顺利翻供?他们两人被分别关押,翻供的内容却完全一致,有没有人给他们提供了串供的方便?
    第二,根据龙岗分局办案民警当时的审讯和取证,张少红的通讯录以及手机存储里都有潘金强的手机号码,而潘金强翻供之后说,他根本不认识张少红,那么,手机号码这个细节如何解释?张少红自己解释说,是她把自己的手机借给了她弟弟张辉然使用。这个说法公安机关为何没有寻找反证?为何没有及时调取两个手机号码的通话记录,从通话时间上分别询问张少红、张辉然、潘金强,使他们的谎言难以自圆其说?
    第三,深圳市检察院在对张少红做出“免于起诉”的决定之前,曾经要求公安机关重新提供张少红涉案的证据,例如上述“第二条”中提到的通话记录等,但是,这一动作为何一直拖延到电信部门有效存档期过去之后再进行?从而使得公安机关以电信部门已经因时间太久,删除了通话记录为由,不能提供新的证据。而且,既然两个号码的通话记录已经明显与案件有关,司法部门就完全有理由要求电信部门不得随意删除,这个证据保全的举动为何没有人做?
    第四,最终使张辉然免于一死的是那份“立功证明”。有关部门有没有调查过这份“立功证明”的真实性?出具“立功证明”的实体单位,究竟应该是公安局还是一个刑警中队?

    虽然在2006年即将结束的时候,我终于看到了司法正义的曙光,也为此深深替受害人家属感到高兴,但是,我依然希望这个案件不能以张少红认罪伏法作为最后的了结。还应该进一步调查8年来每一个司法环节。在这个案件中,司法部门的个别人员即使不存在徇私枉法的行为,从目前的情况看,至少也存在着明显的失职,他们起码应该为这种失职承担必要的责任。
    正义虽然来得迟了,但毕竟还是来了。面对这个迟来的正义,有关部门不应该再有遮羞护短的心态,而应该将这个正义更加光明磊落地展现在社会面前,只有这样彻底地自我检查和自我反省,才能保证未来不再发生类似的事件。
 

 

偷了世界名画怎么办?

英国王室何时废除

仪仗队能不能非军事化?

女浴室里的地秤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