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萧泊零羽
萧泊零羽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9,991
  • 关注人气:11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泅渡者

(2009-04-06 10:51:25)
标签:

文化

分类: 新作文·卷首

河流越来越远了,成为了故乡的一部分。
那些逃离家乡的人,席地坐在道路上,满脸疲惫的灰尘。呼吸着潮湿的空气,躺在青翠的植物中,仰望天空静美的浮云。他们像散落在大地上的湖泊。每一个人,都像一座遥远的村镇。
炊烟,已经是久远的故事了。被风吹拂的时候,他们大声唱着歌。来自故乡的歌谣,来自河的对岸。它们是干燥的、缺乏液体滋润的声音,流淌在喉咙里,流淌在血液和灵魂里。像是无法摆脱的疾病,被他们一路携带到南方。南方四散游离的鸟群,睁开惶恐的眼,看着暮色缓缓漫过这一支陌生的队伍。没有了方向感,他们只能向南。
南,是他们的向往以及记忆。他们在这个字的笔画上工整地行走多年,渐渐被时间的沙尘风干。骨骼散落在柔软的泥土深处,隆起一方浅浅的坟。他们是最早一批的泅渡者。
我们,都是泅渡者的后代。居住在温暖而柔软的南方,记忆中残存着故乡干燥寒冷的气息,偶尔候鸟飞过时,它们会被悄悄唤醒,像一根针刺在肌肉里。这是我们与生俱来的疼痛,它们主宰着我们的乡愁。
在日光的照耀下,我们常常变得慵懒闲适,知足而又易怒。这是不好的习惯,却又很难改变。每一个人,都是一个匆忙的影像,模糊了声音和面孔,被数字和符号替代,丧失了各种可供想象的可能,灵魂抽身而出。
真正的泅渡者,依旧深居水中。门扉紧闭,像行船人。他们在寻找每一次改变的契机。河面波涛汹涌,内心却如天空的浮云。大雨落在水面上,像梦迸溅而出。
满湖晶莹的岁月,都是泅渡者的财富。
持续不断地奔走,持续不断地离开,生命有了循序渐进的新意,故乡却如飞鸟一样飞起又飞落。
于是,我们常常看到深夜流泪的人,端坐在水边,最终也成为水的一部分。
于是,我们得以看到更为宽阔的水面,倒映着往日,时间奔流,路途纵横交织,仿佛阳光洒在初冬的积雪上。
而深夜的泅渡者,已经远在千里之外。一切都是当初。一切皆是远景。消失了地平线的大地上,只剩有脚印和无尽的天空。
他总是在这样的时刻感到欣喜。疲惫和幻想都是不重要的了,会有一条崭新的河流等待他的降临,它静静地躺在大地上,像是一场小小的灾难。
我们发现泅渡者的时候,他已经到了河的对岸。他坐在对岸休息的姿势很美,像我们的邻居,也像传说中的英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积雪
后一篇:归属感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积雪
    后一篇 >归属感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