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奥运驾驶员志愿者日记(38)

(2008-08-26 10:16:09)
标签:

奥运

志愿者

mpc

中式小褂

语言交流

博文树

杂谈

    825  晴转多云

    奥运会闭幕了,用车的客人锐减。我从早上一直等到快下班时,才赶上一趟任务,调度让拉上一位女客人去北方佳苑饭店取行李,然后送到MPC(主新闻中心)去。北方佳苑比邻北京饭店,是奥林匹克大家庭饭店的一个组成饭店,住着国际奥委会的工作人员及顾问。我拉着客人去了北方佳苑大堂门前,有一位外国男士已经在那里等候,三只大箱子堆在脚下。看来他们是要同路去MPC。我帮着把行李放到车上,后备箱搁了两件,后座上放了一个拉杆箱,女客人坐在后座,那位先生就只能坐在副驾驶的位子上了,他身材高大,坐着有点委屈。这是两位欧洲人,看情形是同事关系,说的不是英语,所以我一个单词都听不懂,搞不清楚是那个国家的人。为了谨慎起见,我在离开饭店前,指着后坐上的箱子问女客人:“one 、two 、three?”她显然是明白我的意思,连连点头:“one—two—three!Ok!”于是,我便开车上路了。在车上,两个客人聊得热火朝天,看得出他们还没有从奥运会的兴奋中走出来。特别是那位身材威猛的先生,他居然穿的是一件中式对襟的褂子,襻扣的那种,看上去可爱之极。奥运专用车道依然畅通无阻,不到半个小时就把客人送到了。在MPC下车时,我又指着几个箱子one—two—three了一回,两位客人“谢—谢,再—见”说了好几遍。我目送他们进了MPC安检大门,心想这也许就是我为奥运送的最后一拨客人了。

 

奥运驾驶员志愿者日记(38)

 

奥运驾驶员志愿者日记(38)

 

    回来的路上,想起刚才两位客人热聊的情景,不禁对这些天的服务感到些许的遗憾,这就是语言沟通的问题。在我们这些驾驶员志愿者中,精通外语的人很少,多数都属于二把刀水平。这也和我们的语言环境有关,平时学点外语也没处去用,学的快忘的也快。临阵磨枪虽然管点用,但也只是能够表达一下友好的姿态,其余的就谈不上了。我们有位志愿者拉了一个澳大利亚的客人,和人家说了几句英语,没想到客人是个“话唠”,到中国来特别渴望和人聊天,结果对手所会不多,急得他在车上只拍司机肩膀,这情景太让人尴尬了。所以,我们都接受了这个教训,学会用最简练的单词去表达意思,客人明白了就行。可喜的是,凡坐我车的客人,不管是非洲的、美洲的、欧洲的、亚洲的,起码都会说三句中国话,“你—好,谢—谢,再—见”。这很了不起,说明他(她)们是真正来北京做客的。为他们提供交通服务,再辛苦也是高兴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