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原本香菜
原本香菜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2,148
  • 关注人气:4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的情敌是妖精(第二部分)

(2008-01-30 20:27:18)
标签:

原创

小说

爱情

文化

分类: 小说

七、

和湘怡一起生活我几乎什么都不用考虑,她能把生活中的一切都安排好,我只要负责把她准备好的饭菜统统干掉。捏捏肚皮我的脑海里经常闪现出“猪肚囊”这几个字。可是我这个人的行为常常被胃而不是被大脑控制,虽然日渐找不到腰,但是一到饭点我准会满怀期待的出现在餐桌旁。

“湘怡,今天我们吃什么啊?”

“给你吃点儿你从来没有吃过的,尝尝看怎么样。”她把两个盘子放到我的面前。一个盘子里好像是炒肉片,撒着绿绿的青葱,这个配米饭吃最好了。还有一盘是生拌肉片。

“湘怡呀,这个是生的能吃吗?”在动嘴之前我先确定一下,可别等进肚了她再说忘记炒了。

“怎么不能吃呢?日本人吃生鱼片,韩国人吃活章鱼,那可都没有经过炒啊。不会不敢吃吧?这可不像你的风格!”湘怡看我犹犹豫豫,貌似对我是用了激将法。

“不敢吃?哈哈哈,你太不了解我了,只要没毒我就敢尝!”我可以容忍别人对我任何方面的歧视,但是绝对不能怀疑我对所有食物的热爱。我勇敢的弄了一大堆放进嘴里。

“怎么样?”

“嗯,不错,很嫩,还有一点儿脆脆的。这是什么肉啊?你放了什么调料?一点儿生肉的腥味都没有了。”我一边说一边把筷子又伸进了生拌肉片。

“你再尝尝这个炒的。”湘怡没有回答我的问题,把另一个盘子推到了我的面前。

“这个也好吃,你放了辣椒,还有一点点的麻,不过也很嫩噢。湘怡,你真是我的偶像,告诉我怎么做的吧,等我老公回来我也露一手。”

“你知道这是什么吗?这是猪心。心脏和其他内脏不一样,因为要输送血液,所以心脏都是强有力的瘦肉,可是这种肉又不同于身体部分的肉,它的材质很细滑,所以生吃最好,不过炒着吃也不错,但是你一定要记住,炒心片一定要大火急炒,炒得老了就不好吃了。”

“太神奇了,我一直以为炒菜炒熟了就可以了,没想到还有这么多讲究。你都是从哪里得到烹饪秘籍的?”

湘怡微微一笑,说:“这是珍珠吃人心总结出来的。她吃的第一个人心是生吃的,不过可不是你今天这样生拌吃的,是从一个男人的胸膛中掏出来直接吃的,还热着呢。”

我听着胃里一阵阵恶心,刚才吃下去的生拌猪心、炒猪心仿佛活了一样,似乎要顺着食道要从胃里面爬出来,我捂着嘴直接冲进了卫生间,一阵翻江倒海的呕吐之后那些可怕的食物终于离开了我的心脏,我都没敢再看一眼吐出的东西,盖上马桶盖一遍遍按冲水钮。湘怡没有进来安慰我,她只是静静坐在饭厅里,我很奇怪,她这是怎么了?这和他体贴的风格不符合呀,怎么也开始恶作剧了呢?

我回到了饭厅,桌上还摆着那两盘菜,湘怡看到我说:“怎么吐了?再吃点儿吧!”

“不吃了,我有点累,不帮你收拾了,我想躺一会儿。”说实话,我都没有坐到那两盘菜前面的勇气了,一扭头我就逃回了卧室。

湘怡的恶作剧还没有结束。晚上我还是没有胃口,虽然确定所有的东西都已经吐掉了,可是心理上的呕吐感还没有彻底消失。湘怡没有叫我到饭厅吃饭,只给我端来一碗粥。粥很清淡,咸咸的。

“湘怡,谢谢你。冬青要我照顾你,可是天天都是你在照顾我。”

“我们之间没有必要说这些客气话。吃点儿粥感觉怎么样?”

“好多了,你还没有吃饭吧?你快去吃吧,我睡一晚明天就没事了。”

“那你好好躺着吧。”湘怡拿着碗走出卧室,就在关卧室门的时候她扭头和我说:“对了,你要是觉得这个猪心粥好喝我明天早晨就拿它给你当早点吧。”

又是猪心,我再次跑进了卫生间,胃里空空的,我似乎连胆汁都吐了出来。天啊,这到底是怎么了?

八、

幸好那天之后湘怡再也没有做过猪心,可是我的胃口似乎开始萎缩了,唉!没有办法呀,一吃饭我就会想起珍珠吃人心,嘴里就泛起生拌猪心的味道。

今天是周末,湘怡回店里了,她要我抽空去她那里说有东西给我看。

店里没有顾客,我曾经问过湘怡,怎么很少见到店里有客人,她说卖古董不是开超市,顾客盈门的场景一辈子也不可能出现。

“跟我来,给你看些东西。”湘怡把我领到了店铺后面的小院。尽管认识了很久,我还是第一次进到这个院子,一个小小的四合院。我们进了西边的屋子,里面的摆设像极了电视剧《红楼梦》里面王熙凤的屋子。

我俩坐在炕上,她把一个小木盒放在了炕桌上,说:“你打开看看。”

我把盒盖掀开,里面有一块红缎子,我看了看湘怡,她的眼神鼓励我继续。我把红缎子拿了出来,里面好像包着几根小木棍。打开缎子里面是五截长短不一的骨头,每截骨头都是由三截小骨头联成,可能因为时间久了,骨头都变成了微黄色。

“这是什么?”我不解地问湘怡,以为她让我来是给我看什么稀世宝贝,谁知道看到的是五截骨头。

“这是人小手指的骨头,是珍珠吃掉的那五个男人右手的小手指。”湘怡把五根指骨放在手心,看着我的眼睛“这根最短的是一个猎人,是珍珠吃的第一个男人,虽然他强壮有力,可是在女人的面前依然化成了水。这根是一个教书先生的,读书人的指骨很细,看到了吗?还有一点点翘,珍珠做了他的填房。相比之下珍珠还是比较喜欢读书人,教书先生的指骨看的次数多一些,所以他虽然比猎人晚死五十年可他的指骨比猎人的颜色要深,这是因为经常摩挲。”湘怡一边说一边轻轻抚摸着那根微翘的指骨,我感到头皮发麻,一股股凉气从尾骨嗖的一下直冲到头顶,我想阻止她继续说下去,可是嘴里又干又苦又涩,张了张嘴却发不出任何声音。“这是一个商人,也是一个古董商人,珍珠和他学习了不少古董方面的知识,他不仅提供了一颗心,还留下了大批的古董和家产,可是珍珠对他没有一丝一毫的感情,他心太黑了,钱财来的不干净。看到这个了吗?这还是个孩子,还不满二十岁,是民国时候的一个学生,充满热情,爱国也爱珍珠,在他的身上珍珠甚至会发现秀才的影子,可惜呀,他不是秀才的转世,珍珠只能吃了他的心。不过被自己心爱的女人吃掉,这个孩子也算没有白活一世。第五个男人是最应该被吃的一个,他是黑帮老大,乱世中这种人上靠政府下压百姓,虽然他对珍珠一心一意的爱恋,可吃他的时候珍珠一点怜惜都没有,知道这个人的心是怎么吃的吗?是生吃的,沾着辣椒酱吃的,那一刻珍珠觉得自己是为民除害的英雄。”

“你,你是珍珠?”我颤抖着说出了这句话。

“不,我不是珍珠。因为根本就没有珍珠这个名字,只有湘怡,珍珠是我骗你的。没有珍珠和秀才,只有湘怡和秀才。”她还是那么淡淡地笑着,可没有了那种高雅,她的笑容里渗出死亡的气息。我面前坐的不是那个可爱的女人,是蒙着画皮的死神,我知道了极度恐惧是怎样。

“你要吃了我?”

“不,我只吃爱我的人。我又不是妖怪,怎么会见人就吃呢?我说过,我只是个妖精。”

“你要吃了东青?”我好后悔介绍东青认识这个妖精,最要命的还是东青爱上了她。

“对,说不定哪天我就吃了他。这还要谢谢你呢,没有你我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找到爱我的男人。对了,我得好好想想这次用什么方法烹制,他这么年轻,他的心一定很有嚼劲。你说红烧好不好?我还没红烧过人心呢。你家的冰箱里还有一个猪心,用来试一试吧。”她就像在说一根黄瓜,而不是说一个活生生的人,我坐在炕上软成了一摊。

“好了,让你看得给你看了,让你听的给你讲了。我们走吧。”湘怡过来把我拉了起来,她的力气很大,几乎是把我拖出了屋子。

院子里洒满阳光,可我就像掉在冰窟窿一样,从心里、从骨头缝里一丝丝地冒着寒气,我想哭可是我没有眼泪,我仿佛死人一般伏在小院的中间,我一定要就东青,我不能让这个妖精得逞。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三叶草的爱情
后一篇:汤唯被封杀了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三叶草的爱情
    后一篇 >汤唯被封杀了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