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原本香菜
原本香菜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2,148
  • 关注人气:4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对不起,我不爱你!(连载  待续)

(2007-10-14 19:47:50)
标签:

我记录

情感空间

文学/原创

小说

感情

分类: 小说
我很少坐公共汽车,虽然这个城市公交网络极其发达,可是我不喜欢把时间浪费在等车和坐在公交车绕城市上面,而且公交车不是免费的,即使办张月票长期使用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我是一个极其抠门的女人,能不花的钱绝对不花。可是今天下雨了,我只好坐公交车去上班。
虽然天气不好,可因为是周末,车上没有太多的人,车窗外雾蒙蒙的,雨丝给整座城市蒙上了梦一样的迷蒙。我喜欢在这样的天气出门,街上人很少,很清静。雨水浸润的马路散发着幽幽的黑光。一个男人上了车,他手里竟然拿着一把红色的伞,鲜红鲜红的,我还没有看到过这么鲜艳的伞,而且还是被一个男人拿在手里。他突然向我开口:“小姐,请问你有一块钱吗?我身上没有零钱了,我这里有一包巧克力,我可以和你换一块钱的零钱吗?”我也不知道怎么了,可能是那把红伞蛊惑了我,抠门的我掏出了一元硬币,而且说:“我可以送给你,但是我不吃甜食。”
我看着他接过钱,然后把头扭向了车窗。我不想和一个陌生人在雨天说话,尤其是在公交车上,潮湿的车厢是思绪飘忽的地方,语言会破坏了城市里难得的宁静。
我叫一一,户口本上、身份证上姓名一栏都写的是“一一”,因为我不知道姓什么,我也不知道我的父母是谁,是很多人把我养大的,大家不仅供我吃穿还供我上学,不过高中毕业之后我就离开了我长大的地方,我不好意思继续接受别人的资助了。现在我已经三十岁了,在一家影楼做化妆师,我还买了房子,而且是两套,一套自己住一套出租,我说了我是一个很抠门的女人,因为我没有家,我得为自己积攒一笔养老的钱,而且我要还人情债,那么多人帮我活了下来我不能做个忘恩负义的人,我每年都会攒一笔钱寄回去家乡的福利院,我希望那些没有家人的孩子们能生活的宽裕一点。
今天是双月双日,新人很多,我给好几个新娘化妆。我不喜欢这样的双月双日,因为新娘太多了,本该细细装扮的新娘都和流水线上的产品一样了,排着队打粉底、做头发,乱哄哄的,影楼变成了市场,凡是有镜子的地方还站满了补妆的伴娘。不过这样的忙碌到十点左右就结束了,结婚是人生大事,都按照预定好的顺序来,时辰很重要,只要一过十点钟,影楼立刻恢复了安静,一个新娘都不见了,只有化妆台上散落的工具还能让我想起刚才的紧张和忙碌。
我倒了一杯开水站在窗前,雨已经停了,今天的新人运气不错,太阳出来了。突然,一把鲜艳的红雨伞在窗前出现,拿伞的男人向我笑了笑,然后走向门口。天!他来干吗?一个人来的,肯定不是预约婚纱照,莫非是来还给我那一块钱?他怎么知道我在这里工作?是他在窗外看到我所以近来还钱吗?如果真是这样,那这个男人的脑子一定有了问题!我还想着呢,那个人已经站到了我的面前,露着白白的牙齿问我:“你好,你们老板在吗?”“啊?!老板?你不是来还我钱的吗?”话一出口我立刻感觉我的脸红了,好傻啊,人家是来找老板的,我还以为是还钱的,这个男人一定以为我是个白痴!“噢,不好意思,我还是没有零钱,巧克力你也不要,改天我一定还你。”这时候老板象天使一样出现了,“你们认识?太好了,这样就工作起来就更好沟通了。”老板高兴地说,“工作?”我又懵了,“对呀,丁一被我聘请来做摄影师啊。”“丁一?谁是丁一?”“他啊!”老板更是一脸诧异的看着我,指着那个男人。完了!原来这个男人叫做丁一,是我未来的同事,我的面子一点也没有了,我只好向我的新同事微笑的伸出了手,不过不用看镜子我也知道我脸部皮肤抽动的多么不自然。
“一一,听说你有一套房子要出租,租给我吧。”丁一和我说。“不,我的房子绝对不租给认识人,尤其是同事”我低着头看报纸,没有抬头看他。“为什么?”“因为不好意思涨房钱,而且维修费之类零零碎碎的费用不好意思算账。”“你果然经济头脑一流!”我抬起头笑了笑,说:“如何发家致富请咨询一一大姐!”
买房子是我这辈子做的最大的一件事情,我积攒了多年终于买下了两套小平米的房子,我是一个没有财商的女人,不会另外开辟财路,只能买套房子做包租婆,就算老了走不动路了还有房子可以啃。可是我遇到了无良的房客,就在我拒绝了丁一租房要求的一个小时之后我被我的房客通知:她不租我的房子了。这个消息对我来说简直是晴天霹雳,眼看着就到年底了,我把手边的钱全部寄到了福利院,本来打算用房客预付的房租过个祥和的春节,可现在我成了拥有两套住房的穷光蛋了,而且年底租房族很难找。我只能认真考虑丁一的要求了。
快下班的时候我给丁一发了一条信息:明天我休息,请你吃饭,作为对新同事的欢迎!他回的很快:好的,我今天晚上就不吃饭了!我笑了,回信息:放心,肯定管饱,只要你吃的下,你可以把后天的都吃下去。
我是一个抠门的人,但我不是小气的人,尤其在吃的方面,我喜欢自己做,一是省钱二是可口。我请丁一吃饭是有目的的,当然要谨遵“吃人嘴短”的原则,给他一顿好的,让他尽快交钱住进我的房子。
丁一很守时,而且带来了礼物,是一个精致的汤锅。我很吃惊他为什么会这么与众不同,他笑着说:“像你这么一个节俭的女人送你炊具应该是最好的礼物了吧?”不错,他眼光独到,我的确不喜欢不实用的礼物,除了浪费钱还是浪费钱。
“我们把话说开吧,我知道你不会没有原因就请我吃饭的,是不是打算把房子租给我?”这是丁一坐到餐桌边的第一句话。“你真聪明,我就不拐弯了,这是合同,你看看还有什么需要补充和商量的。”我把打印好的合同放在了他的碗边。“吃晚饭再看吧,你虽然节俭但是不会定下不平等条约的,你不会对同事残忍的,因为你会不好意思。”丁一给我一个小小的赞美,虽然不实用,可是心里听了还是比较舒服的,所以这顿家常便饭在融洽快乐的气氛中继续了下去。
丁一也是外乡人,来我们影楼工作之后一直借住在老板那里,我也可以算是在他困难的时候伸出了援助之手,他第二天就搬到了我的楼下。忘了说了,我的两套房子在一栋楼里,当初这样买房子我考虑了很多,这样我一可以看着我的房客防止他们偷跑或者是损害我的房子,而且一下从一个开发商手里买两套房子会享受到意想不到的优惠。现在我把房子租给了同事,发现有了第三个好处,有什么事情可以相互照应。当然,丁一也发现了我这个房东的善良,经过一番讨价还价,他的伙食也被我承包了。这真的是一件互惠互利的事情,他不仅节约了大量的外出用餐费用,而且我也能吃到很多平时想做却懒得做得好吃的,经常下厨的人都有这样的体会:一个人的饭最难做,做少了懒的下手,做多了要天天吃剩饭。丁一不愧是一个年轻的小伙子,饭量很好,而且他很懂眼色,每天做到饭桌前的第一件事就是夸奖我的手艺。
在影楼工作下班没有定点,摄影师可以比化妆师晚上班,可是化妆师却要和摄影师一起下班。每天早晨我亲自做早点。我坚信:吃好身体就好。临走的时候我会把丁一的那份早点送到他那里,顺便叫他起床。第一次叫他起床的时候他只穿了一条短裤来开门,看到是我,窘的满脸通红,我觉得很好笑,这么大的人了还会脸红。后来有一次他问我,他的身材怎么样。我说还不错,至少没看到流下来的一身肥肉。他惊呼,问我看到他那么精壮的身体竟然没有一丝邪念?我笑着对他说,我一直把他当作天使,因为他在我最困难的时候租住了我的房子,让我有钱过年,而且天使是无性别的!我可以叫丁一弟弟,也可以叫他妹妹。
不过说老实话,丁一的身材的确不错,就像他说的那样——精壮。影楼里工作的很多小姑娘都喜欢和他套近乎,甚至还有人采取了曲线救国的方法——从我身上探听丁一的消息。当我告诉他们从没见丁一和任何女性有交往的时候引起了一片兴奋的尖叫。
丁一是摄影师,而且是老板高薪聘请来的,他的收入是一个谜,可是他很节俭,不抽烟不喝酒,无不良嗜好。我很喜欢这样的房客,和我抠门的生活作风很接近。为此我曾在饭桌上表扬过他,当时他的脸又红了。看着他脸红我又笑了,他问我:“你笑什么?”“你怎么这么爱脸红?你每天要接触那么多客人,而且总是被小姑娘们包围,赞美之声不绝于耳,怎么脸皮的厚度没有长进呢?”“我只因为你脸红!”他深情款款地看着我说。“不错!我刚批评了你你就有长进,脸皮就要这样厚!儒子可教也!”我对丁一的表现很满意,因为我们这个行业要接触很多陌生人,太羞涩太腼腆了不利于表现自己,尤其是丁一这样优秀的年轻人,脸皮厚就意味着游刃有余。我是出了名的厚脸皮,我一定要把丁一渡出来!
老板果然很器重丁一,让他参加一项国内举办的大型婚纱摄影比赛,丁一也很够意思的指定我为他的化妆师。加上模特、助理,我们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出去找外景了。我虽然在这个城市里面生活了很多年,可是我每天只过着两点一线的生活,哪里有美丽的景色我一概不知,因为旅游很费钱,这不符合我抠门的生活作风,我只去不要门票的公园晨跑。可是我很奇怪丁一怎么这样熟悉这座城市周边的地区,我们被他带到一个有山有湖有树有花的地方,我用崇敬的眼光看着我的房客,问他:“是神给你的启发吗?你怎么找到这个地方的?”“现在是信息时代了,只要你去打听,什么都会知道的,神在网络中!”这个小伙子又一次证明了他的优秀,最起码他知道我所不知道的。他说完这话之后拍了拍我的头,好像和一个小姑娘说话一样。我不习惯这样的亲昵,我生来没有亲人,我身边的人给了我关心,可是没有人和我有过这么亲昵的动作。我一边摸着头顶一边对他说:“我比你大,在工作中是你的前辈,在生活中是你的房东,你得尊重我!还有!不要摸我的头发,我心理有阴影,别人碰了我的头发之后我会神经过敏,头皮上长满小疹子!”“真的?对不起,我以后再也不会碰你头发了,我发誓!”看着丁一紧张的又是满脸通红我真想大笑,这个小伙子每天只知道拿着相机,心眼太实了。
丁一真的有作为摄影师的天赋,看他工作简直是一种享受,他很投入,也很善于发现模特和景色之间微妙的联系。可能是因为我们每天相处时间很长,我们之间不用太多的交流我就可以明白他需要什么,所以进行得很顺利,我们一直工作到黄昏。住宿就在帐篷里面。我还没有过野外住宿的经验,很兴奋,别人都睡了我还沉浸在白天工作的状态中,很期待丁一明天能给我更多的灵感和惊喜。
我一个人坐在帐篷外,这里没有城市里耀眼的灯光,可是天气很好,能够看到头顶有银河划过,那么多的星星真的好像在眨眼睛。城市里的灯光湮灭了闪耀的星光,城市的夜空是黑蒙蒙的一片,天气再好也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月亮。“干吗呢?怎么还不睡觉?”丁一也跑了出来。“可能因为第一次在野外工作,很激动,睡不着。你呢?怎么也不睡?”“我也睡不着,出来透透气。一一,今天谢谢你了。”“谢我?为什么?”我很纳闷丁一为什么会感谢我,我转过头看着他,星光下的他朦朦胧胧,看不到他的脸色,不知道是不是又脸红了。“因为我们很默契,你给模特的妆面完全契合我的构思,所以今天的工作很顺利,这样下去我们很快就能完成全部任务了。”“呵呵,你既然选定我做你的搭档,我肯定要努力表现自己了。如果你这次获奖了,我想老板会给我涨工资的吧。说心里话,你这个房客是个福星!”“能给你带来好心情就好。你头发里的小疹子怎么样?难受么?”“可能是因为环境变了,心情也变了,这次没有起小疹子。”我实在不忍心继续骗这个天真的小伙子了,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回去睡觉吧,明天还要工作呢。”
此后几天的工作越来越顺,我想这个小伙子一定会获奖的。不光是我,所有的人都这样想。尤其是模特,一个叫张栗的美丽女孩,这几天的眼球几乎是粘在了丁一的身上。他们站在一起很搭配,丁一有着模特的身材,怎么说也有180公分以上,我身高160公分,只能到他的肩膀以下。真想知道他们这些人的基因是怎样的?我站在这对俊男美女的身边感慨万千呀!
丁一没有辜负老板的众望,一举夺魁。给影楼也带来了大量的生意,除了来拍摄婚纱照的新人,很多大型的活动的宣传也来找他。丁一的胜利也带来了我地位的提升,很多人指名要我化妆,我的薪水如我所愿的涨了起来。福利院的孩子们能收到更多的汇款了,我的生活一帆风顺了。不过我和丁一见面的时间没有以前那么多了,他的时间很多都奉献给了社会活动,我在考虑,以后还是不要让他交饭钱了,我抠门可是不贪婪,我收入增加的那部分是丁一饭钱的好多倍,而且丁一除了早餐,每个月在我那里也吃不了几次饭。没想到他拒绝了我的要求,每月在付房租的时候还是把饭钱放在了里面。我心里总是过意不去,总想找个机会补充他。
机会终于来了,11月11日到了,这也是我的生日,也是现今很流行的光棍节。这个日子影楼里的生意相对比较少,我撒了一个小谎请了一天假,顺便给丁一发了信息要他晚上一定来我这里吃饭。
我从来没有给男人买过东西,我不知道给他买什么好。我把他这几个月的饭钱攒了起来给他买了一个飞利浦的剃须刀,就是电视里面经常做广告的那种。电视广大大多数还是面对妇女儿童的,很少量的广告是针对男人的,既然打了广告那这款产品应该不错。
丁一早早的回来了,还给我带了一枝玫瑰花,看来他知道我今天过生日,这也难怪,影楼里的同事经常拿我出生在光棍节开玩笑。“怎么就买了一只玫瑰?”“买多了怕你又要说我浪费。”“看来你这个家伙越来越明白我的心了!不过谢谢你的玫瑰,很香!”我把花枝剪短了一些,插在一个细长的水杯里放在了餐桌上。第一次在有鲜花的餐桌旁吃饭,突然想起了和丁一去拍外景的那些日子,我有些感动。我对他说:“丁一,谢谢你。你给我的生活增添了很多没有经历过的快乐,第一次的野外露营、第一次收到鲜花、第一次有人吃了那么久我做的饭菜,还帮助我提高了很多薪水。如果当初不让你当我的房客,那这些可能我一辈子都没有这样的收获。送你一个小礼物,不要拒绝。希望我们良好的同事以及房东房客关系能长久和睦的持续下去。”丁一的脸又红了“一一,我很高兴能为你的生活做些什么。在我心里你不仅仅是同事和房客。嗯……礼物我收下了,只要你送的我都会珍稀的。”我很高兴,丁一能把我当做好朋友而且接受了我的礼物,就像往日我们一同吃的每顿饭一样,那一餐我们吃的也很开心。不过我们没有喝酒,因为酒水的价格都不便宜,而且喝酒对身体不好,这部符合我抠门的性格。我不知道丁一以前是否喝酒,可是他住进我的房子之后我从未见过他喝酒。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