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被遗忘的刘西林(2)

(2006-03-28 18:02:59)
分类: 记者手记

知情人士呼吁社会重视知识产权

曾任西南军区战斗文工团团长,现任宁夏回族自治区文化厅顾问的董小吾同志,是当年刘西林同志创作的秧歌剧《逃难》的导演。他回忆说,1943年春,我们战斗剧社带着“秧歌运动”的精神,在返回晋绥边区的途中及其以后的一段日子里,创作演出了一大批深受群众欢迎的秧歌剧,《逃难》就是其中的一个,作为该剧主题歌的《边区的天是明朗的天》即是在这样背景下创作和演唱出来的,地点是山西兴县,词作者是刘西林,曲作是刘西林记忆中的河北民歌。我作为这个戏的导演,在处理该剧时深受这支歌曲的激动和启发,因而戏剧情绪比较活跃。

这是一段真正的历史事实。也是由于历史的原因,长期以来这一歌曲的创作署名以讹传讹传了下来现在该是为它正名的时候。

离休前曾任解放军军乐团团长的李桐树同志是当年该剧的音乐伴奏,对此事亦知之甚详。早在1984年他就在《人民音乐》撰文呼吁。

他说《解放区的天是明朗的天》这首歌的曲调原系河北沧州南部、盐山以及冀鲁交界的地区所流行的一首传统民歌,内容是数唱十二个月的,当地人民把它叫做“十二月”。

原晋绥边区战斗剧社的刘西林同志早在二十年代,即他七八岁的时候,就学会了这首民歌,由于他喜欢民歌,所以他也经常向群众学唱一些其它民歌。记得1938年他随战斗剧社到冀中以后,为了发动和宣传群众对敌人做斗争,还曾做了一些民歌记谱和配歌工作。1943年春,毛主席《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发表之后,战斗剧社从延安带着“鲁艺”的一套秧歌剧返回晋绥边区,于是秧歌运动很快就在晋绥边区开展起来。为了配合当时的形势和任务,刘西林同志创作了小型秧歌剧《逃难》。根据剧情的需要,他把传统民歌《十二月》记录下来,曲调未做任何加工和修改。填写了新词,即《边区的天是明朗的天》,作为这个剧的主题歌。由于这首歌较好地表达了国统区和敌占区的苦难人民逃到边区后,受到党和政府关怀的感激和欢乐心情,同时也体现了边区人民热爱党和边区政府的浓厚感情,所以《逃难》这部剧演出后,这首主题歌就在边区广泛流传开来,并很快就传到了别的抗日根据地。

全国解放,这首歌不胫而走传向全中国,只是将歌名和歌词“边区的天是明朗的天”改为“解放区的天是明朗的天”,曲调除增加了几个相同音符外,其它概无变动。多年来许多音乐刊物发表它均署佚名,这可能是因为都非刘西林同志自己投稿的原因,以后刘西林同志又改行做其它工作,所以也从未过问此事。

上述几个当事人都以自己亲身经历证明了《解放区的天》作者是冀鲁民歌,刘西林记谱作词,不应该是佚名,更不是他人作曲。可奇怪的是建国后的音乐出版物为什么都署上了作曲“陈志昂”呢?

陈志昂和《解放区的歌声》

记者翻阅了195011月出版的《人民音乐》第一卷第三期,其中有一篇陈志昂写的《关于“解放区的歌声”》的文章。文中谈到他创作《解放区的天》的一些情况。他在文章中写道:“写作这个歌的时间是1944年的冬天,那时我正在胶东党校学习,“解放区的天”是抗战期间写的,起初并不叫“解放区的天”(那时还没有解放区这个称呼呢),而叫作“儿童团的红旗迎风飘”——这就是歌词的第一句——并没有正式发表,在胶东也并不十分流行;后来——大约是抗战结束以后吧,从别处传来了“解放区的天”,所用的曲子原来就是这个“儿童团的红旗飘”,但曲子也有很大变动,我就不好再认为是我自己的作品了,所以就是在我自己编的歌集里,“解放区的天”也一向不印上作者的名字。

198610月,陈志昂同志本人亦在《齐鲁乐苑》上发表的《抗日及解放战争时期我在胶东地区的音乐活动》一文中,对此歌又作了一些说明:“《儿童团的红旗迎风飘》是我根据郭城一带听到的秧歌调写成的,同后来广泛流传、产生了很大影响的《解放区的天》曲调类似。在很长一个时间里,我认为《解放区的天》就是根据我那首《儿童团的红旗迎风飘》填词……但不久前,《人民音乐》上发表了署名裘实(即李桐树同志)的一篇文章,却说《解放区的天》是河北省的一位同志根据当地民歌直接填词的……我为这一悬案终于得到解决而高兴。”

陈志昂自己否定了他是《解放区的天》的曲作者,但这并没引起出版界的注意,而且继续以讹传讹如19925月出版的《中国解放区文艺大辞典》中提到这一歌曲时,仍然署名陈志昂作曲,这实在是太不应该了。

中国音协副主席赵撰文疾呼:“目前不尊重知识产品的权益的现象十分普遍……”这是有目共睹的事实,作品的作者署名混乱是其原因之一。其中有些作品的署名问题与其历史背景有关,尤其是战争年代,有些作品只在口头上流传,并未正式出版,久而久之,就变成了“佚名”作品或“民歌”。因此,对这方面存在的问题进行探讨是十分必要的。特别是对那些在国内外广泛流传的知名作品作者目前尚存在质疑问题,更应该严肃认真地进行探讨。这是一个长期存在的问题。其主要原因是某些音乐制品的出版单位及新闻单位对作者权益的无视。不久前,我国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关于惩治侵犯著作权的犯罪的决定。根据这个决定,侵犯某种著作权情节严重的,不仅要受到经济上处罚,还会判处3年以上7年以下有期徒刑。相信今后著作权问题会得到全社会的进一步关注。这样,一单位或个人就会慎重对待漏掉或搞错作者名字的问题。像刘西林同志这样的事就不可能再发生了。

刘西林,一个不会再被遗忘的名字!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