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渔樵闲话
渔樵闲话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596,344
  • 关注人气:43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禁断恶钱(公元718年)

(2021-07-01 22:07:09)
标签:

杂谈

分类: 闲话历史

 十八 唐朝-22.9.6.1 禁断恶钱(公元718年)

公元718年,戊午,玄宗开元六年

《旧唐书卷八•本纪第八•玄宗上》:“六年春正月丙辰朔,以未经大祥,不受朝贺。”

(开元六年春正月丙辰朔(应为丙申朔,71825日),因为未经睿宗李旦的大祥祭祀(父、母丧后两周年(即第二十五个月)举行的祭礼),玄宗(李隆基,34岁)不接受朝贺。)

 

《新唐书卷五•本纪第五》:“六年正月辛丑,突厥请和。”

(开元六年正月辛丑(初六,718210日),突厥毘伽可汗阿史那默棘连求和。)

 

《新唐书卷二百二十九•列传第一百四十下•突厥下》:“默棘连既得降胡,欲南盗塞,暾欲谷曰:“不可,天子英武,人和岁丰,未有间,且我兵新集,不可动也。”默棘连又欲城所都,起佛、老庙,暾欲谷曰:“突厥众不敌唐百分一,所能与抗者,随水草射猎,居处无常,习于武事,强则进取,弱则遁伏,唐兵虽多,无所用也。若城而居,战一败,必为彼禽。且佛、老教人仁弱,非武强术。”默棘连当其策,即遣使者请和。帝以不情,答而不许。”

(突厥毗伽可汗(毘伽可汗)阿史那默棘连收纳降户跌思太等人后,便打算南侵唐朝,暾欲谷谏阻道:不可。当今唐朝皇帝英明勇武,百姓和睦,粮食收成也很好,尚未出现任何破绽,再说我们的部众刚刚聚集到一起,国力还很衰弱,我们不能轻举妄动。暂且需要用几年的时间休养生息,方可观察唐朝的变化,伺机举兵南进。默棘连又打算修筑城堡,并且还要建造佛寺道观,暾欲谷又谏阻道:突厥人口稀少,比不上唐朝的百分之一,我们之所以能够与他们抗衡,正是由于我们长年逐水草而居,没有固定的住处,部众均以射猎为职业,人人都谙习武艺。势力强了就发兵南下抢掠财物,势力弱了就逃窜到山林之中,所以唐兵虽多,却无用武之地。倘若我们变更固有的习俗,筑城而居,那么万一作战失利,整个国家就会被唐朝灭亡。况且佛道教义,都教人们仁慈柔弱,而非要人们以武力争夺胜利,因此不能尊崇它们。默棘连采用他的策略,派使者入朝请和。玄宗因不谙实情,答而未许和(玄宗开元六年正月辛丑初六,718210日)。)

 

《旧唐书卷八•本纪第八•玄宗上》:“辛酉,禁断天下诸州恶钱,行二铢四分已上好钱,不堪用者并即销破复铸。”

(辛酉(廿六,71832日),禁止断绝天下各州使用破损的钱,施行二铢四分以上完好无损的钱,不能用的钱都立即销毁重新铸造(武德四年(621年)铸开元通宝钱。其后盗铸渐起,颢庆五年以恶钱多,官为市之,以一善钱售五恶钱。民间藏恶钱以待禁驰。乾封以后,私钱犯法日蕃,有以舟筏铸于江中者。诏所在纳恶钱,而奸亦不息。武后时,钱非穿穴及铁锡铜液,皆得用之,熟铜排斗沙涩之钱皆售。自是盗铸蜂起,吏莫能捕。先天之际,两京钱益滥,或镕锡模钱须臾百十,故禁之)。)

 

《旧唐书卷五十二•志第二十八•食货上》:“六年正月,又切断天下恶钱,行二铢四絫钱。不堪行用者,并销破复铸。

至二月又敕曰:“古者聚万方之货,设九府之法,以通天下,以便生人。若轻重得中,则利可知矣;若真伪相杂,则官失其守。顷者用钱,不论此道。深恐贫窭日困,奸豪岁滋。所以申明旧章,悬设诸样,欲其人安俗阜,禁止令行。”时江淮钱尤滥恶,有官炉、偏炉、棱钱、时钱等数色。璟乃遣监察御史萧隐之充江淮使。隐之乃令率户出钱,务加督责。百姓乃以上青钱充恶钱纳之,其小恶者或沉之于江湖,以免罪戾。于是市井不通,物价腾起,流闻京师。隐之贬官,璟因之罢相,乃以张嘉贞知政事。嘉贞乃弛其禁,人乃安之。””

(六年正月(辛酉廿六,71832日),玄宗颁布敕命禁止质料低劣的私钱流通,规定只有重量在二铢四分以上的官钱才可以流通使用。又下令收缴民间的私钱,经熔炼之后铸成符合规格的钱(武德四年(621年)铸开元通宝钱。其后盗铸渐起,显庆五年(660年)以恶钱多,官为市之,以一善钱售五恶钱。民间藏恶钱以待禁驰。乾封以后,私钱犯法日蕃,有以舟筏铸于江中者。诏所在纳恶钱,而奸亦不息。武后时,钱非穿穴及铁锡铜液,皆得用之,熟铜排斗沙涩之钱皆售。自是盗铸蜂起,吏莫能捕。先天之际,两京钱益滥,或镕锡模钱须臾百十,故禁之)

至二月又敕曰:“古者聚万方之货,设九府之法,以通天下,以便生人。若轻重得中,则利可知矣;若真伪相杂,则官失其守。顷者用钱,不论此道。深恐贫窭日困,奸豪岁滋。所以申明旧章,悬设诸样,欲其人安俗阜,禁止令行。”时江淮钱尤滥恶,有官炉、偏炉、棱钱、时钱等数色。璟乃遣监察御史萧隐之充江淮使。隐之乃令率户出钱,务加督责。百姓乃以上青钱充恶钱纳之,其小恶者或沉之于江湖,以免罪戾。于是市井不通,物价腾起,流闻京师。隐之贬官,宋璟因之罢相,乃以张嘉贞知政事。张嘉贞乃弛其禁,人乃安之。)

 

《旧唐书卷八•本纪第八•玄宗上》:“将作大匠韦凑上疏,请迁孝敬神主,别立义宗庙。”

(将作大匠韦凑上奏章,请求迁移孝敬皇帝(即早年病故的唐高宗太子李弘)的神主,另立义宗庙。)

 

《新唐书卷一百三十一•列传第四十三》:“开元初,欲建碑靖陵,凑以古园陵不立碑,又云旱不可兴工,谏而止。迁将作大匠。

诏复孝敬皇帝庙号义宗,凑谏曰:“传云:‘必也正名。’礼:祖有功,宗有德,其庙百世不毁。商有三宗,周宗武王,汉文帝为太宗,武帝为世宗。历代称宗者,皆方制海内,德泽可尊,列於昭穆,是谓不毁。孝敬皇帝未尝南面,且别立寝庙,无称宗之义。”遂罢。 

(开元初年,要在靖陵建碑,韦凑认为古代园陵不立碑,又正值大旱不可兴工,谏阻而停止。升任将作大匠。

下诏恢复孝敬皇帝(即早年病故的唐高宗太子李弘)庙号为义宗(玄宗开元六年(718年)正月),韦凑上谏说:“经传说:‘必须辨正名分。’根据礼:祖有功,宗有德,宗庙百世不毁。直有三宗,周宗武王,汉文帝为太宗,武帝为世宗。历代称宗的,无不是统治天下,德化恩泽值得尊崇,列于宗庙的昭穆之中,因此说宗庙不毁。孝敬皇帝不曾即位,况且别立寝庙,没有称宗之义。”于是停止。)

 

《旧唐书卷八•本纪第八•玄宗上》:“以太子少师兼许州刺史、岐王范兼郑州刺史。”

(以太子少师兼许州刺史、岐王李范兼郑州刺史。)

 

《资治通鉴卷第二百十二•唐纪二十八•唐玄宗至道大圣大明孝皇帝开元六年》:“广州吏民为宋璟立遗爱碑。璟上言:“臣在州无它异迹,今以臣光宠,成彼诌谀;欲革此风,望自臣始,请敕下禁止。”上从之。于是它州皆不敢立。 

(广州的官吏百姓为宋璟修建遗爱碑(去年宋璟自广洲入相)。宋璟向玄宗进言说:“臣任广州都督期间并无优异的政绩,现在由于臣地位显耀,才造成那些人的阿谀奉承;要革除这种恶劣的风气,希望从臣这儿开始,请陛下降敕令禁止为臣立碑。”玄宗采纳了他的建议。于是其他各州都不敢再干立碑的事。)

 

《旧唐书卷八•本纪第八•玄宗上》:“二月甲戌,礼币征嵩山隐士卢鸿。”

(二月甲戌(初九,718315日),以礼物征召嵩山隐士卢鸿。)

 

《新唐书卷二百九•列传第一百二十一•隐逸》:“卢鸿,字颢然,其先幽州范阳人,徙洛阳。博学,善书籀。庐嵩山。玄宗开元初,备礼征再,不至。

五年,诏曰:“鸿有泰一之道,中庸之德,钩深诣微,确乎自高。诏书屡下,每辄辞托,使朕虚心引领,于今数年。虽得素履幽人之介,而失考父滋恭之谊,岂朝廷之故与生殊趣邪?将纵欲山林,往而不能返乎?礼有大伦,君臣之义不可废也。今城阙密迩,不足为劳,有司其赍束帛之具,重宣兹旨,想有以翻然易节,副朕意焉。”

鸿至东都,谒见不拜,宰相遣通事舍人问状,答曰:“礼者,忠信所薄,臣敢以忠信见。”帝召升内殿,置酒。拜谏议大夫,固辞。复下制,许还山,岁给米百斛、绢五十,府县为致其家,朝廷得失,其以状闻。将行,赐隐居服,官营草堂,恩礼殊渥。鸿到山中,广学庐,聚徒至五百人。及卒,帝赐万钱。鸿所居室,自号宁极云。”

(卢鸿(《旧唐书卷二百二•列传第一百四十二•隐逸》,旧唐书传记作“卢鸿一,字颢然(一字浩然),其先幽州范阳人,徙洛阳。

卢鸿学识渊博,擅长写八分书。在嵩山隐居。开元初年,玄宗数次派人备好礼物召他入京,卢鸿不来。

五年(玄宗开元六年三月乙巳初十,718415日),皇帝的诏书说:“卢鸿具有道家泰一之道,又有儒家中庸之德。钩深致远,造诣精湛,确实是高雅脱俗。征聘的诏书多次下达,总是推辞不就,使我诚心地殷切期盼,到现在已有几年了。这样虽然保持了布衣隐士耿直孤独的操守,却违背了臣子听命于君王的道理。礼法有伦常大道,君臣关系的大原则不能放弃。今派官员携带丝帛礼品,重申此旨,望你翻然改变态度,以合我意。”

卢鸿于是来到东都洛阳。他上朝不行跪拜之礼,宰相遣通事舍人问他为何这样,卢鸿回答说:“礼节这种东西,是忠心和诚实这两种品行所轻视的。臣下冒昧地用忠心和诚实来谒见皇上。”召卢鸿进入內宫,为他设置了酒席。玄宗封卢鸿为谏议大夫,卢鸿坚决推辞,玄宗又下诏书允许卢鸿回山隐居,岁给米百斛、绢五十,府县为致其家,朝廷得失,其以状闻。将行,赐隐居服,官营草堂,恩礼殊渥。鸿到山中,广学庐,聚徒至五百人。

及卒,帝赐万钱。卢鸿所居室,自号宁极云。)

 

《资治通鉴卷第二百十二•唐纪二十八•唐玄宗至道大圣大明孝皇帝开元六年》:“二月戊子,移蔚州横野军于山北,屯兵三万,为九姓之援;以拔曳固都督颉质略、同罗都督毘伽末啜、都督比言、回纥都督夷健颉利发、仆固都督曳勒歌等各出骑兵为前、后、左、右军讨击大使,皆受天兵军节度。有所讨捕,量宜追集;无事各归部落营生,仍常加存抚。”

(二月戊子(廿三,718329日),玄宗下令将蔚州横野军移往山北(杜佑曰;横野军在蔚州东北百四十里,去太原九百里。此盖指言开元所移军之地),在此屯兵三万作为铁勒九姓的后援;任命拔曳固都督颉质略、同罗都督毗伽末啜、都督比言、回纥都督夷健颉利发、仆固都督曳勒歌等各率本部骑兵为前、后、左、右军讨击大使,均受天兵军调度指挥(天兵军在荆州中。《考异》曰:《实录》:壬辰(廿七,71842日),制大举击突,厥,五都督及拔悉密金山道总管处木昆执米嗓、坚昆都督骨笃禄毗伽、契丹都督李失活、奚都督李大酺及默啜之子右贤王默特勒逾输等夷夏之师,凡三十万,并取朔方道行行军大总管王晙节度;”而于后俱不见出帅胜败。按此年正月,突厥请和,帝有答诏;而二月伐之,恐无此事。旧纪及王晙、突厥传皆无此月出兵事。新《突厥传》云:“默棘连遣使请和,帝以不情,答而不许,俄下诏伐之,以王晙统之,其以八年并集稽落水上。”行兵贵密,不应前二年早先下诏,盖取《实录》附会旧传耳)。遇有征讨追捕之事时,则根据需要征调集结;平安无事时,则散回各部落从事生产,并让官府经常安抚他们。)

 

《新唐书卷五•本纪第五》:“二月壬辰,朔方道行军大总管王睃伐突厥。”

(二月壬辰(廿七,71842日),朔方道行军大总管王睃攻打突厥。)

 

《新唐书卷一百四十•列传第五十二》:“明年,入朝,或告其反,按无状,帝令坐告者。嘉贞辞曰:“国之重兵利器皆在边,今告者一不当即罪之,臣恐塞言路,且为未来之患。昔天子听政于上,瞍赋,蒙诵,百工谏,庶人谤,今将坐之,则后无繇闻天下事。”遂得减死。天子以为忠,且许以相。嘉贞因曰:“昔马周起徒步,谒人主,血气方壮,太宗用之,能尽其才,甫五十而没。向使用少晚,则无及已。陛下不以臣不肖,必用之,要及其时,后衰无能为也。且百年寿孰为至者?臣常恐先朝露死沟壑,诚得效万一,无负陛下足矣!”帝曰:“第往,行召卿。””

(第二年(玄宗开元六年(718年)三月),张嘉贞入朝,有人诬告张嘉贞谋反,审查发现没有结果,唐玄宗想要将告发者处死(反坐者,以诬告人所得罪坐之)。张嘉贞为那人辩解说:“国家的重要军队都在边境,现在告发的人一有不对的地方就将他治罪,臣下恐怕会阻塞言路,而且会成为以后的隐患。”于是诬告者得以免除死刑。玄宗因此认为张嘉贞忠诚,于是许诺将来授任他做宰相。张嘉贞因曰:“昔马周起徒步,谒人主,年青人精力正旺盛,太宗用之,能尽其才,甫五十而没。向使用少晚,则无及已。陛下不以臣不肖,必用之,要及其时,后衰无能为也。且百年寿孰为至者?臣常恐先朝露死沟壑,诚得效万一,无负陛下足矣!”帝曰:“第往,行召卿。”)

 

《资治通鉴卷第二百十二•唐纪二十八•唐玄宗至道大圣大明孝皇帝开元六年》:“有荐山人范知璿文学者,并献其所为文,宋璟判之曰:“观其《良宰论》,颇涉佞谀。山人当极言谠议,岂宜偷合苟容!文章若高,自宜从选举求试,不可别奏。””

(有人推荐隐士范知璿精于文章之学,并且进献了他所作的文章。宋璟对他的文章评论道:“从他所作的《良宰论》来看(良宰论,盖称美当时宰相),此人颇有佞谀之嫌。隐士应当尽情说出公正无私的议论,怎么能苟且迎合以求容身呢!假如他的文章真作得好,自然应该通过科举出仕,因此不可为他单独上奏。”)

 

《资治通鉴卷第二百十二•唐纪二十八•唐玄宗至道大圣大明孝皇帝开元六年》:“夏四月戊子,河南参军郑铣、硃阳丞郭仙舟投匦献诗,敕曰:“观其文理,乃崇道法;至于时用,不切事情。宜各从所好。”并罢官,度为道士。”

(夏季四月戊子(廿四,718528日),河南府参军郑铣、朱阳丞郭仙舟投匦献诗(河南参军,河南府参军也。唐制:诸府州诸曹参军之外,又有参军事,掌出使赞导。新志注日:武德初,改行书佐曰行参军,寻又改曰参军事。朱阳汉弘农县南界地,后魏分置朱阳郡,属析州;后周废郡为县,陏属弘农郡,唐龙朔初属商州,万岁通天二年度属洛州),玄宗颁布敕书道:“从他们所献诗文的文理来看,可知他们尊崇道家的法度;至于说到在当代的用处,则与实际事务不相切合。应当让他们各从所好。”于是将二人一起免官,度为道士。)

 

《旧唐书卷八•本纪第八•玄宗上》:“夏五月乙未,孝敬哀皇后祔于恭陵。”

(夏五月乙未(初二,71864日),把孝敬哀皇后(太子李弘妃子裴氏)合葬于恭陵。)

 

《新唐书卷二百二十九•列传第一百四十下•突厥下》:“方册拜突骑施都督车鼻施啜苏禄为顺国公,而突骑施已围拨换、大石城,将取四镇。

会嘉惠拜安西副大都护,即发三姓葛逻禄兵与献共击之。帝将诏王惠与相经略,宰相臣璟、臣颋曰:“突骑施叛,葛逻禄攻之,此夷狄自相残,非朝廷出也。大者伤,小者灭,皆我之利。方王惠往抚慰,不可参以兵事。”乃止。

献终以娑葛强狠不能制,亦归死长安。”

(朝廷正册封突骑施都督车鼻施啜苏禄为顺国公时(玄宗开元六年五月辛亥十八,718620日),突骑施已围拨换、大石城,将要攻取四镇。

其时汤嘉惠受任为安西副大都护,就调发三姓葛逻禄的兵与阿史那献共同出击。玄宗准备诏令王惠与他们共同指挥,宰相宋璟、苏颋说:“突骑施叛,葛逻禄攻之,这是夷狄自相残杀,其结果不论是大者伤还是小者灭,都对我有利。王惠是前往抚慰的,不可参与战事。”打算作罢。

阿史那献终究因娑葛强狠制不服,归来后死于长安。)

 

《新唐书卷二百二十九•列传第一百四十下•突厥下》:“以武卫中郎将王惠持节拜苏禄左羽林大将军、顺国公,赐锦袍、钿带、鱼袋七事,为金方道经略大使。”

 (朝廷派武卫中郎将王惠持节去授官突骑施别种车鼻施啜苏禄为左羽林大将军,封爵顺国公,赐给锦袍、钿带、鱼袋等七物,委任为金方道经略大使(玄宗开元六年五月辛亥十八,718620日)。)

 

《旧唐书卷八•本纪第八•玄宗上》:“契丹松漠郡王李失活卒。”

(契丹松漠郡王李失活去世。)

 

《新唐书卷二百三十五•列传第一百四十四•北狄》:“明年,失活死,赠特进,帝遣使吊祠,以其弟中郎将娑固袭封及所领。”

(第二年(玄宗开元六年(718年)五月),李失活去世,追赠特进,皇帝派使者吊祭。让李失活弟中郎将李娑固袭封及所领官职(契丹王、松漠府都督、松漠郡王、左金吾卫大将军、静析军经略大使)。)

 

《旧唐书卷八•本纪第八•玄宗上》:“六月甲申,瀍水暴涨,坏人庐舍,溺杀千余人。”

(六月甲申(廿一,718723日),瀍水(洛水支流)猛涨,冲坏人们的茅屋,淹死一千多人。)

 

......下文含有敏感词,删去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