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渔樵闲话
渔樵闲话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596,344
  • 关注人气:43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崔湜薛稷岑羲宋之问张知謇卢粲郭山恽韩琬韦叔夏孟诜传(公元713年)

(2021-06-17 21:20:46)
标签:

崔湜

薛稷

岑羲

宋之问

张知謇

分类: 闲话历史

  十八 唐朝-22.9.1.4 崔湜薛稷岑羲宋之问张知謇卢粲郭山恽韩琬韦叔夏孟诜传(公元713年)

《新唐书卷九十九•列传第二十四》:“湜,字澄澜。少以文词称。第进士,擢累左补阙,稍迁考功员外郎。时桓彦范等当国,畏武三思槊构,引湜使阴汋其奸。中宗稍疏功臣,三思日益宠,湜反以彦范等计告三思,骤迁中书舍人。

彦范等被徙,又说三思速杀之以绝人望。三思问谁可使者,乃进其外兄周利贞。利贞往,彦范等皆死。擢利贞御史中丞。湜附托昭容上官氏,数与宣淫于外。

景龙二年,迁兵部侍郎,而挹为礼部侍郎。武德以来,父子同为侍郎,惟挹、湜云。

俄拜中书侍郎、检校吏部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

与郑愔同典选。纳赂遗,铨品无序,为御史李尚隐劾奏,贬江州司马。上官与安乐公主从中申护之,改襄州刺史。

未几,入为尚书左丞。韦氏称制,复以吏部侍郎同中书门下三品。

睿宗立,出为华州刺史。俄除太子詹事。

初,湜建言山南可引丹水通漕至商州,自商镵山出石门,抵北蓝田,可通挽道。中宗以湜充使,开大昌关,役徒数万,死者十五。禁旧道不得行,而新道为夏潦奔豗,数摧压不通。至是论功,加银青光禄大夫。

景云中,太平公主引为同中书门下三品。进拜中书公。时挹以户部尚书得谢,而性贪,数为人请托以干湜。湜多不从,由是父子相失。

玄宗在东宫,数至其第申款密。湜阴附主,时人危之,为寒毛。门下客献《海鸥赋》以讽,湜称善而不自悛。帝将诛萧至忠等,召湜示腹心。弟澄谏曰:“上有所问,慎无隐。”湜不从。及见,对问失旨。至忠等诛,湜徙岭外。时雍州长史李晋亦坐诛,叹曰:“此本湜谋,今我死而湜生,何也?”又宫人元称尝与湜谋进于帝。追及荆州赐死,年四十三。

初,在襄州,与谯王数相问遗。王败,湜当死,赖刘幽求、张说护免。及为宰相,陷幽求岭表,密讽广州都督周利贞杀之,不克。又与太平公主逐张说。其猜毒诡险殆天性,虽虿虺不若也。

与弟液、澄、从兄涖并以文翰居要官。每宴私,自比东晋王、谢。尝曰:“吾一门入仕,历官未尝不为第一。丈夫当先据要路以制人,岂能默默受制于人哉!”故进趣不已,至于败。

湜执政时,年三十八,尝暮出端门,缓辔讽诗。张说见之,叹曰:“文与位固可致,其年不可及也。”

液,字润甫,尤工五言诗,湜叹,因字呼曰:“海子,我家龟龙也!”官至殿中侍御史。坐湜当流,亡命郢州,作《幽征赋》以见意,词甚典丽。遇赦还,卒。子论,有吏干,乾元中为州刺史,以治行称。大历末,迁同州刺史,为黜陟使庾何所按,议者不直何,故复用为衢州刺史。德宗以旧族耆年,擢大理卿,卒。

澄,本名涤,玄宗改焉。帝在籓,与同里居。出潞州,宾友饯者止国门,而澄独从至华。及即位,宠昵甚。湜既诛,帝仍念之,用为秘书监。开元二年,欲赠其父挹吏部尚书,宰相持不可,遂用四品礼葬,赠和州刺史。澄侍左右,与诸王不让席坐,性滑稽善辩,帝恐漏禁中语,以“慎密”字亲署笏端。累迁金紫光禄大夫,封安喜县子。卒,赠兗州刺史。”

(崔湜(崔仁师的孙子,《旧唐书卷七十八•列传第二十四》),字澄澜。他少年时就以文辞知名,进士出身,经累转出任左补阙,稍迁考功员外郎。时桓彦范等当国,害怕武三思的谗言陷害,便把崔湜当作自己的耳目,以便随时刺探武三思的消息。中宗稍疏功臣,武三思日益宠,崔湜反而将桓彦范等人的全部打算告诉了武三思,武三思推荐崔湜作了中书舍人(神龙元年(705年)四月)

桓彦范等人被流放到岭南后(中宗神龙二年六月戊寅初六,706720日),崔湜又劝武三思把他们都杀了,断绝他们东山再起的可能。武三思问谁可以担任使者,崔湜便举荐外兄周利贞。周利贞往,桓彦范等皆死。武三思因此提拔周利贞为御史中

崔湜投靠于昭容上官婉儿,数与宣淫于外。

景龙二年708年),崔湜迁兵部侍郎,而挹为礼部侍郎。武德以来,父子同为侍郎,惟挹、湜云。俄拜中书侍郎、检校吏部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中宗景龙三年三月戊午初一,709415日)

崔湜与郑愔一同执掌选任官吏的大权。肆无忌惮地贪赃受贿,朝廷选任官吏之法受到很大破坏,御史李尚隐在朝廷上弹劾了崔湜,贬江州司马(中宗景龙三年五月丙寅十一,709622日)。上官婉儿与安乐公主从中曲意为他们申辩说情,改襄州刺史。

未几,崔湜入为尚书左丞。

韦氏称制,复以吏部侍郎同中书门下三品(中宗景龙四年六月癸未初三,71074日)

睿宗立,出为华州刺史(唐隆元年六月壬寅廿二,710723日)。俄除太子詹事。

初,崔湜曾建议开通南山新路,引丹水以连接商州水陆交通,自商镵山出石门,抵北蓝田,可通挽道。中宗以湜充使,开大昌关,役使数万役丁,死了至少一半人。朝廷接着关闭了旧道,禁止商旅的通行,然而所开的新路又被夏季山洪冲坏,造成山崩,导致道路不通。至是崔湜被追论开辟山路之功,加银青光禄大夫。

景云中(睿宗景云二年十月甲辰初三,7111117日),太平公主引崔湜为同中书门下三品。进拜中书公(玄宗先天元年八月庚戌十三,712918日)当时崔挹因为年老,在升任户部尚书后退休致仕。崔挹生性贪婪,经常受人请托,多次在公事上干预崔湜,崔湜总是违拒不从,因此父子失和。

李隆基还在东宫时,多次临幸他的府第,对他颇有恩义,关系也算密切。崔湜私下投靠太平公主后,他的门客陈振鹭献上一首《海鸥赋》讽劝他,崔湜虽然,但内心却很不高兴。

此前,唐玄宗还是皇太子的时候,多次到崔湜家中做客,将他视为心腹。但是崔湜却依附于太平公主,当时人们都为他担忧。他的门客陈振鹭进献《海鸥赋》,以此劝谏崔湜,崔湜虽然表面上表示赞赏但心中很不高兴。

 玄宗欲诛杀萧至忠等人,还将崔湜召去,托以腹心。弟弟崔涤对崔湜道:“皇帝不管问你什么,你都不要隐瞒。”崔湜没有采纳。及见,对问失旨。萧至忠等人被杀后(玄宗先天二年七月甲子初三,713年07月29日),崔湜也被流放岭南当时,新兴王李晋也获罪伏诛,临死前叹道:“本来谋划这件事的是崔湜,现在我被斩首崔湜却只被流放,多么冤枉啊!”不久,刚好有司在审问宫女元氏时,元氏提到崔湜曾和她同谋,想给唐玄宗下毒。朝廷于是追赐崔湜在荆州自杀,年四十三。

初,在襄州,与谯王李重福数相问遗。王败(武则天神龙元年(705年)二月)湜当死,赖刘幽求、张说护免。及为宰相,陷幽求岭表(玄宗先天元年八月癸亥廿六,712101日),密讽广州都督周利贞杀之,不克。又与太平公主逐张说。其猜忌狠毒诡险殆天性,虽虿虺不若也。

崔湜与兄弟崔液、崔澄从兄崔涖都因才学而担任要职。每次兄弟们饮宴之时,崔湜都自比东晋时的王谢贵族,常道:“我们崔家出身高贵,官职显要,都属一流。大丈夫应该掌权治人,岂能默默地受制于人。” 所以他不断钻营进取,最后没有善终。

崔湜担任宰相时,年仅三十八岁。他曾在傍晚出端午门,下天津桥,赋诗道:“春还上林苑,花满洛阳城。”张说叹道:“这般文采地位,我还可以追得上他,可是像他这般年纪便有如此成就,我就比不上了。”

崔液,字润甫,尤其擅长五言诗,崔湜叹服,因此称呼他的小名说:“海子,是我家的龟龙!”官至殿中侍御史。因崔湜获罪应当流放,逃亡到郢州,作《幽征赋》抒发情怀,用词十分典雅华丽。遇到大赦返回,去世

子崔论,有做官的才华,乾元中为州刺史,因治理得法而著称。大历末,迁同州刺史,受到黜陟使庾何的审查,议论的人不同意庾何的意见,因此又任用为衢州刺史。德宗李适认为他是旧族中的老年人,提升为大理卿,去世

崔澄,本名崔涤,玄宗李隆基为他改为崔澄。玄宗在藩邸时,与他居住在同一个里弄。唐玄宗出任潞州别驾时,饯行的宾客朋友在国门止步,而崔澄独自跟从到华州玄宗继位后,对他很宠爱亲近。崔湜被诛杀后,皇帝依然思念他,任用为秘书监。开元二年714年)打算追赠他的父亲崔挹为吏部尚书,宰相持不同意见,于是用四品之礼埋葬,追赠和州刺史。崔澄侍奉玄宗左右,与诸王在席间不谦让座次。崔澄生性滑稽善辩,皇帝恐怕他泄露禁中谈话,将“慎密”两个字亲自写在他的笏板上。多次升任后为金紫光禄大夫,封为安喜县子去世(开元十四年(726年))追赠兖州刺史。)

 

《新唐书卷一百十一•列传第二十三》:“稷,字嗣通,道衡曾孙。擢进士第。累迁礼部郎中、中书舍人。与从祖兄曜更践两省,俱以辞章自名。景龙末,为谏议大夫、昭文馆学士。

初,贞观、永徽间,虞世南、褚遂良以书颛家,后莫能继。稷外祖魏征家多藏虞、褚书,故锐精临仿,结体遒丽,遂以书名天下。画又绝品。睿宗在籓,喜之,以其子伯阳尚仙源公主。及践阼,迁太常少卿,封晋国公,实封三百户。

会钟绍京为中书令,稷讽使让,因入言于帝曰:“绍京本胥史,无素才望,今特以勋进,师长百僚,恐非朝廷具瞻之美。”帝然之,遂许绍京让,改户部尚书。翌日,迁稷黄门侍郎,参知机务。

与崔日用数争事帝前,罢为左散骑常侍。历太子少保、礼部尚书。帝以翊赞功,每召入宫中与决事,恩绝群臣。

窦怀贞诛,稷以知本谋,赐死万年狱,年六十五。

伯阳为驸马都尉、安邑郡公,别食实封四百户。稷死,坐贬晋州员外别驾,又流岭表,自杀。

伯阳子谈,尚玄宗恒山公主,拜驸马都尉、光禄员外卿。”

(薛稷(《旧唐书卷七十七列传第二十三》),字嗣通,薛道衡曾孙。擢进士第。累迁礼部郎中、中书舍人。与从祖兄薛曜更践两省,俱以辞章自名。

景龙末,为谏议大夫、昭文馆学士。

初,贞观、永徽间,虞世南、褚遂良以书颛家,后莫能继。薛稷外祖魏征家多藏虞、褚书,故锐精临仿,结体遒丽,遂以书名天下(薛稷跟随自己的舅父学习草书,颇有成效,与褚遂良,欧阳询、虞世南并列“初唐四大书家”,代表作《信行禅师碑》)。画又绝品(薛稷又具备很高的文字才能,“文章学术,名冠时流。”诗歌写得很好,《全唐诗》中共收录其作品14篇。在艺术领域中,薛稷一生中取得最高成就的是绘画。薛稷的绘画擅长花鸟、人物及杂画,而尤以画鹤最为精妙。当时人甚至把薛稷画鹤、秘书省内落星石(疑即陨石)、贺知章草书、郎余令画凤并称为“四绝”。唐代两位大诗人社甫、李白都曾为薛稷画鹤题诗作赞)。睿宗在籓,喜之,以其子薛伯阳尚仙源公主(凉国公主李华庄,睿宗李旦六女)

及睿宗践阼,迁太常少卿,封晋国公,实封三百户。

会钟绍京为中书令(殇帝唐隆元年六月癸卯廿三,710724日),薛稷劝他上表礼让,因入言于帝曰:“钟绍京本是低级胥徒衙役出身,历来缺乏才干和德行,今特以勋进,师长百僚,恐怕失去圣朝让民众瞻仰的美名(诗云:赫赫师尹,民具尔瞻)。”睿宗觉得有理,遂许钟绍京让,改户部尚书(六月乙巳廿五,710726日)。翌日(六月丙午廿六,710727日),迁薛稷黄门侍郎,参知机务。

薛稷与崔日用当着睿宗的面发生争执,罢为左散骑常侍(七月戊辰十九,710818日;通鉴云:“黄门侍郎、参知机务崔日用与中书侍郎、参知机务薛稷争于上前,稷曰:“日用倾侧,向附武三思,非忠臣;卖友邀功,非义士。”日用曰:“臣往虽有过,今立大功。稷外托国姻,内附张易之、宗楚客,非倾侧而何!”上由是两罢之,戊辰,以日用为雍州长史,稷为左散骑常侍(黄门侍郎、参知机务崔日用与中书侍郎、参知机务薛稷当着唐睿宗的面发生争执。薛稷说:“崔日用为人不正,过去他依附武三思等人,说明他并非忠臣;这次又为了邀功请赏而出卖了朋友宗楚客,表明他不是一位义士。”崔日用反驳道:“臣虽然以往确有过错,但此次为朝廷立下了大功。薛稷外表以陛下的亲家为依托,暗地里却依附张易之、宗楚客,这不是为人不正又是什么!”唐睿宗因此罢免了他们两人的相职,戊辰,任命崔日用为雍州长史,任命薛稷为左散骑常侍)。”)。历太子少保、礼部尚书。帝以翊赞功,还经常召薛稷入宫参赞政事,一时恩遇,群臣莫与为比

窦怀贞诛(玄宗先天二年七月甲子初三,713729日),薛稷以知本谋,赐死万年狱,年六十五。

薛伯阳,因为先后迎娶唐睿宗女荆山公主和第五女仙源县主凉国公主)李华庄李)为驸马都尉、安邑郡公,别食实封四百户。薛稷死,坐贬晋州员外别驾,寻而流放岭表,在途中自杀。

薛伯阳子薛谈(薛谭),尚玄宗恒山公主(常山公主,玄宗李隆基六女),拜驸马都尉、光禄员外卿。)

 

《新唐书卷一百二•列传第二十七》:“羲,字伯华,第进士,累迁太常博士。贬郴州司法参军。迁金坛令。时弟仲翔为长洲令,仲休为溧水令,皆有治绩。宰相宗楚客语本道巡察御史:“毋遗江东三岑。”乃荐羲为汜水令。

武后令宰相举为员外郎者,韦嗣立荐羲,且言惟长倩为累,久不进。后曰:“羲诚材,何诿之拘?”即拜天官员外郎。于是,坐亲废者皆得援而进矣。

俄为中书舍人。中宗时,武三思用事,敬晖欲上表削诸武封王者,众畏三思,不敢为草,独羲为之,词谊劲切,由是下迁秘书少监。进吏部侍郎。时崔湜、郑愔及大理少卿李元恭分掌选,皆以贿闻,独羲劲廉,为时议嘉仰。

帝崩,诏擢右散骑常侍、同中书门下三品。

睿宗立,罢为陕州刺史,再迁户部尚书。

景云初,复召同三品,进侍中,封南阳郡公。

初,节愍太子之难,冉祖雍诬帝及太平公主连谋,赖羲与萧至忠保护得免,羲监脩《中宗实录》,自著其事。帝见之,赏叹,赐物三百段、良马一匹,下诏褒美。

时羲兄献为国子司业,仲翔陕州刺史,仲休商州刺史,兄弟子侄在清要者数十人。羲叹曰:“物极则反,可以惧矣!”然不能抑退。坐豫太平公主谋诛,籍其家。”

(岑文本孙岑羲(《旧唐书卷七十四列传第二》),字伯华,第进士,累迁太常博士。坐伯父岑长倩贬郴州司法参军(武则天天授二年十月己酉十一,691117日)。迁金坛令。时弟岑仲翔为长洲令,岑仲休为溧水令,兄弟三人都很有政绩。宰相宗楚客对本道巡察御史说:“不要忘了江东三岑。”随后便推荐岑羲为汜水令。

武则天命令宰相们各自举荐能够胜任员外郎职务的人,韦嗣立推荐了岑羲,并说只可惜他受到了他伯父岑长倩的连累,武则天说。后曰:“只要岑羲有才干,这点事情又有什么可连累的?”于是任命岑羲为天官员外郎。从此那些因为亲属犯罪而受到牵连的人才开始能得到提拔任用(武则天长安四年(704年)十月)

俄为中书舍人。

中宗时,武三思用事,敬晖欲上表要求对武三思等武家人予以贬爵时,没人敢为他们作表,只有岑羲愿意,并且写了一篇雄辩的文章,由是下迁秘书少监(705年)。

最后,岑羲任吏部侍郎,和崔湜、郑愔、大理少卿李元恭一同负责选官。当时,崔、郑、李都以腐败闻名,只有岑羲正直。,为时议嘉仰。

景云初(中宗景龙四年六月癸未初三,71074日),复召岑羲为同三品,进侍中,封南阳郡公。

在节愍太子李重俊的事变中,冉祖雍诬睿宗李旦及太平公主连谋,赖岑羲与萧至忠保护得免,岑羲监脩《中宗实录》,自著其事。睿宗见之,赏叹,赐物三百段、良马一匹,下诏褒美(先天元年六月癸丑十五,712723日)

当时,岑羲之兄岑献任国子司业,弟岑仲翔任陕州刺史、岑仲休任商州刺史,岑家兄弟子侄数十人官居要职。岑羲曾感叹:“物极必反,我得有所戒惧啊。” 但并未因此辞职。

坐豫太平公主谋诛(玄宗先天二年七月甲子初三,713729日),家产被籍没。)

 

《新唐书卷二百十五列传第一百二十七文艺中》:“宋之问,字延清,一名少连,汾州人。父令文,高宗时为东台详正学士。

之问伟仪貌,雄于辩。甫冠,武后召与杨炯分直习艺馆。累转尚方监丞、左奉宸内供奉。武后游洛南龙门,诏从臣赋诗,左史东方虬诗先成,后赐锦袍,之问俄顷献,后览之嗟赏,更夺袍以赐。

于时张易之等烝昵宠甚,之问与阎朝隐、沈佺期、刘允济倾心媚附,易之所赋诸篇,尽之问、朝隐所为,至为易之奉溺器。及败,贬泷州,朝隐崖州,并参军事。

之问逃归洛阳,匿张仲之家。会武三思复用事,仲之与王同皎谋杀三思安王室,之问得其实,令兄子昙与冉祖雍上急变,因丐赎罪,由是擢鸿胪主簿,天下丑其行。

景龙中,迁考功员外郎,谄事太平公主,故见用。及安乐公主权盛,复往谐结,故太平深疾之。中宗将用为中书舍人,太平发其知贡举时赇饷狼藉,下迁汴州长史,未行,改越州长史。颇自力为政。穷历剡溪山,置酒赋诗,流布京师,人人传讽。

睿宗立,以狯险盈恶诏流钦州。祖雍历中书舍人、刑部侍郎。倡饮省中,为御史劾奏,贬蕲州刺史。至是,亦流岭南,并赐死桂州。

之问得诏震汗,东西步,不引决。祖雍请使者曰:“之问有妻子,幸听诀。”使者许之,而之问荒悸不能处家事。祖雍怒曰:“与公俱负国家当死,奈何迟回邪?”乃饮食洗沐就死。

祖雍,江夏王道宗甥,及进士第,有名于时。

魏建安后迄江左,诗律屡变,至沈约、庾信,以音韵相婉附,属对精密。及之问、沈佺期,又加靡丽,回忌声病,约句准篇,如锦绣成文,学者宗之,号为“沈宋”。语曰“苏李居前,沈宋比肩”,谓苏武、李陵也。

初,之问父令文,富文辞,且工书,有力绝人,世称“三绝”。都下有牛善触,人莫敢婴,令文直往拔取角,折其颈杀之。既之问以文章起,其弟之悌以蹻勇闻,之愻精草隶,世谓皆得父一绝。

之悌长八尺。开元中,历剑南节度使、太原尹。尝坐事流硃鸢,会蛮陷驩州,授总管击之。募壮士八人,被重甲,大呼薄贼曰:“獠动即死!”贼七百人皆伏不能兴,遂平贼。

之愻为连州参军,刺史闻其善歌,使教婢,日执笏立帘外,唱吟自如。”

宋之问(《旧唐书卷一百九十九•列传第一百四十•文苑中》),字延清,又名少连,汾州人。父宋令文高宗时任东台详正学士(旧唐书传记云:“之问弱冠知名,尤善五言诗,当时无能出其右者。”)

宋之问形貌魁梧,善于论辩。二十岁时,武后召他与杨炯分别代行掌管习艺馆。多次迁升为尚方监丞、左奉宸内供奉(旧唐书传记云:“易之兄弟雅爱其才,之问亦倾附焉。预修《三教珠英》,常扈从游宴。”)。武后游洛阳龙门,诏令从官赋诗,左史东方虬先写好,武后赐锦袍。宋之问随即也献诗,武后看后十分叹赏,把给东方虬的锦袍改赐给宋之问。

那时张易之等受到特殊的爱宠,宋之问与阎朝隐、沈佺期、刘允济倾心媚附。张易之所写的各诗文全是宋之问、阎朝隐等人所做,甚而至于为张易之捧尿壶。到张易之被杀(武则天神龙元年正月癸卯廿二,705220日),宋之问贬泷州参军,阎朝隐贬崖州参军。

宋之问逃归洛阳,躲在张仲之家。适逢武三思再次当权,张仲之与王同皎商议杀掉武三思以安王室。之问知道了,就让侄子宋昙与冉祖雍去告密,希望通过这样做来将功赎罪(中宗神龙二年三月庚戍初七,706423日)。为此提升为鸿胪主簿。世人不屑他的丑行。

景龙年间,宋之问升为考功员外郎。谄媚太平公主,所以被任用。及至安乐公主权盛,又去巴结她。太平公主因之很恨他。中宗准备任他为中书舍人,太平公主揭发他主持贡举时收受贿赂的丑行,于是贬为汴州长史,还未去,改调越州长史。任内颇能尽力为政。遍游剡地山水,饮酒赋诗。其诗流传到京师,人人传诵。

睿宗立,宋之问以奸诈凶险作恶太多罪流放钦州(唐隆元年(710年)六月)。冉祖雍历任中书舍人、刑部侍郎。曾在省中拥妓饮酒,被御史揭发,贬为蕲州刺史。这时也流放岭南。两人同赐死桂州。

宋之问得诏令后心惊肉跳,左右徘徊,不能自裁。冉祖雍请求使者说:“宋之问有妻儿,请让他与之诀别。”使者同意,但宋之问慌乱失措,不能安排家事。冉祖雍怒,说“我与你同有负于国家,罪有应得,还有什么可迟疑的?”于是饮酒进食洗沐后自尽。

冉祖雍,是江夏王李道宗的外甥,中了进士,当时很有名。

魏建安后直至南朝,诗律多次变化。到沈约、庾信,要求音韵调协、对仗精密。到了宋之问、沈佺期,又加浓艳婉丽,回避声韵上的疵病,规定字数、句数,使写诗如编织锦绣一样,学习者十分推崇,称之为“沈、宋”,还说“苏、李居前,沈、宋并肩”。苏、李指苏武与李陵。

当初,宋之问的父亲宋令文,擅长文辞,精研书法,还有超人之力。世人称他为“三绝”。京都有头牛好斗,没人敢去撩它。宋令文迎面上去拔取它的角,扭折它的颈子杀死了它。后来宋之问以文章升官,弟宋之悌因骠悍知名、宋之訹精于书法。世人说他们兄弟各继承父亲的一绝。

宋之悌,身高八尺。开元中历任剑南节度使、太原尹。曾犯法被流放朱鸢。正好蛮人攻陷驩州,任宋之悌为总管迎敌。他召募了壮士八人,全副武装后,大声喊叫着逼近贼兵“:谁动就死。”贼兵七百人都伏在地上不敢起身,贼乱即平。

宋之訹为连州参军,刺史听说他善歌,要他教婢女。他每天手执笏立在帘外,从容地吟唱。)

 

《新唐书卷一百列传第二十五》:“张知謇,字匪躬,幽州方城人,徙家岐。兄弟五人,知玄、知晦、知泰、知默,皆明经高第,晓吏治,清介有守,公卿争为引重。

调露时,知謇监察御史里行,知默左台侍御史。知謇历十一州刺史,所莅有威严,武后降玺书存问。

万岁通天中,自德州刺史入计,后奇其貌,诏工图之,称其兄弟容而才,谓之两绝。又门皆列戟,白雀巢其廷,后数宠赐。知泰历益州长史、中台左丞、兵部侍郎,封陈留县公。

中宗在房州,禁察苛严。知謇与董玄质、崔敬嗣继为刺史,供儗保戴不少弛。

帝复位,拜知謇左卫将军,加云麾将军,封范阳郡公;知泰御史台大夫,加银青光禄大夫,封渔阳郡公。伯仲华首同贵,时以为荣。

知泰忤武三思,故出为并州刺史、天兵军使。终魏州刺史,谥曰定。

知謇历东都副留守、左右羽林大将军、同华州刺史,大理卿致仕。

年八十,开元时卒。

知謇敏且亮,恶请谒求进,士或不才冒位,视之若仇。每敕子孙“经不明不得举”,家法可称云。

武后革命,知泰奏置东都诸关十七所,讥敛出入。百姓惊骇,樵米踊贵,卒罢不用,议者羞薄之。

知默与监察御史王守慎、来俊臣、周兴掌诏狱,数陷大臣。守慎虽其甥,恶鞫引之暴,不得去,请度为浮屠,后许之。而知默卒陷酷吏,子孙禁锢,为张氏羞。

知玄子景升,知泰子景佚,开元中皆显官。”

(张知謇(《旧唐书卷一百九十列传第一百三十五良吏下》),字匪躬,幽州方城人(一作蒲州河东),迁居岐。兄弟五人,张知玄、张知晦、张知泰、张知默都考中明经科,并通晓吏治,清正自守,公卿争相引用并重用他们。

调露年间,张知謇任监察御史里行,张知默任左台侍御史。张知謇历任十一州刺史,所到之处执政威严,武则天降下诏书慰问。

万岁通天年间,张知泰任洛州司马,张知默任秋官郎中。 张知謇自德州刺史入京听候考核,武后惊奇他的相貌,下诏画工画下他的像,称赞他们兄弟有容貌有才华,称为两绝。他们家门排列戟棨,白雀在庭中筑巢,武后多次宠赐。张知泰历任益州长史、中台左丞、兵部侍郎,封陈留县公。

当初,中宗被贬到房州时,地方官府对他的限制约束十分严格。张知謇与董玄质、崔敬嗣继任房州刺史,对他以礼相待,供应保卫尊奉都毫不懈怠。

中宗复位,拜张知謇左卫将军,加云麾将军,封范阳郡公;张知泰御史台大夫,加银青光禄大夫,封渔阳郡公(武则天神龙元年(705年)九月)。兄弟们到老年均一同显贵,当时人以为荣耀。

张知泰触犯武三思,所以出任并州刺史、天兵军使。官至魏州刺史,景龙二年708年)去世,谥号定。

张知謇历任东都副留守、左右羽林大将军、同州、华州刺史,以大理卿退休。终年八十岁,开元年间去世。

张知謇聪敏而且正直,厌恶以请求谒告的方式求取官位之人,士人中有无才而窃居禄位者,视之如同仇敌。常常教诲子孙:“不精通经书不得参加科举”。家法值得称道。

武后改唐为周,张知泰奏请设置东都诸关十七所,查问征敛过往行人。百姓惊骇,柴米价格暴涨,终于停止不用,议论的人羞辱鄙视他。

张知默和监察御史王守慎、来俊臣、周兴掌管诏狱,多次陷害大臣。王守慎虽然是他的外甥,厌恶他审讯的残暴,但不能离职,请求剃度为僧人,武后同意。而张知默最终被列为酷吏,子孙都被禁锢(武则天神龙元年三月丁亥初八,705405日),是张氏家族的羞耻。

张知玄儿子张景升,张知泰儿子张景佚,开元年间都任高官,家门排列戟棨。)

 

《新唐书卷二百十二列传第一百二十四儒学中》:“卢粲,幽州范阳人,后魏侍中阳乌五世孙。祖彦卿,亦善著书。

粲始冠,擢进士第。

神龙中,累迁给事中。时节愍太子立,韦后疾之,讽中宗以卫府封物给东宫,粲驳奏:“太子匕鬯主,岁时服用,宜取于百司。《周礼》:诸用财器,‘岁终则会,唯王及太子不会’。今乃与诸王等夷,非所谓宪章古昔者。”诏可。

武崇训死,诏墓视陵制,粲曰:“凡王、公主墓,无称陵者,唯永泰公主事出特制,非后人所援比。崇训茔兆,请视诸王。”诏曰:“安乐公主与永泰不异,崇训于主当同穴,为陵不疑。”粲固执,以“陵之称,本施尊极,虽崇训之亲,不及雍王,雍墓不称陵,崇训缘主而得假是名哉?”诏可。主大怒,出粲陈州刺史。粲曰:“苟所论得行,虽远何惮!”

开元初,为秘书少监。

其从父行嘉,仕为雍王记室,亦以学闻。

粲累封固安县侯,终邠王傅,谥曰景。”

(卢粲(《旧唐书卷一百九十七列传第一百三十九儒学下》),幽州范阳人,后魏侍中卢阳乌五世孙。祖卢彦卿,亦善著书(旧唐书传记云:“祖彦卿,撰《后魏纪》二十卷,行 于时,官至合肥令。叔父行嘉,亦有学涉,高宗时为雍王记室”)

卢粲始冠,擢进士第。

神龙中,卢粲累迁给事中。时节愍太子李重俊(中宗神龙二年七月戊申初七,706819日),韦后疾之,便劝中宗下诏命太子取卫府封地上的东西,以供每年使用欲将太子享受的经济待遇规格降至普通皇子)。卢粲辩驳进言道:皇太子处在继承大统、主持宗庙祭祀的崇高重要的地位,一年四季的用度,自可由百官供给准备。又据《周官》所载,各种应用财物,年终时都要总计,只有君王及太子应用的物品,都不用记账。这样说来便是储君的费用,都与君王相同。如今太子与各诸侯国诸侯一样纳入分封,岂是所谓昔日的典章制度,可以留传于将来呢!如果说东宫初开太子刚立,一应物品所需,自当从库藏之物中广为支取,不可长期保存藩国分封形式。皇帝诏令采纳了他的意见。

武崇训死(中宗神龙三年七月辛丑初六,70787日),诏令称武崇训的坟墓为陵,卢粲曰:“诸王及公主的墓,没有称为陵的只有永泰公主承蒙皇恩特别殡葬,非后人所援比。武崇训茔兆,请视诸王。”诏曰:“安乐公主与永泰公主没有什么不同。夫妇死后同葬一个墓穴的意义,古今一样。鲁王事援用特为建陵的礼仪制度,不必烦劳坚持己见。”卢粲固执,以“陵之称,本施尊极,虽崇训之亲,不及雍王,雍王的墓,尚且不称作陵,武崇训自不能因为娶公主为妻而提高名号,墓地的称呼,怎么呢个借永泰公主的特例为名?”诏可。安乐公主大为愤怒,卢粲因忤逆皇帝旨意被贬为陈州刺史。卢粲曰:“苟所论得行,虽远何惮!”

开元初,卢粲为秘书少监。

其从父卢行嘉,仕为雍王记室,亦以学闻。

卢粲累封固安县侯,终邠王傅,谥曰景。)

 

《旧唐书卷一百九十七列传第一百三十九儒学下》:“郭山恽,蒲州河东人。少通《三礼》。景龙中,累迁国子司业。

时中宗数引近 臣及修文学士,与之宴集,尝令各效伎艺,以为笑乐。工部尚书张锡为《谈容娘舞》, 将作大匠宗晋卿舞《浑脱》,左卫将军张洽舞《黄麞》,左金吾卫将军杜元琰诵 《婆罗门咒》,给事中李行言唱《驾车西河》,中书舍人卢藏用效道士上章。山 恽独奏曰:“臣无所解,请诵古诗两篇。”帝从之,于是诵《鹿鸣》、《蟋蟀》之 诗。奏未毕,中书令李峤以其词有“好乐无荒”之语,颇涉规讽,怒为忤旨,遽止之。

翌日,帝嘉山恽之意,诏曰:“郭山恽业优经史,识贮古今,《八索》、《九 丘》,由来遍览;前言往行,实所该详。昨者因其豫游,式宴朝彦,既乘欢洽,咸 使咏歌。遂能志在匡时,潜申规讽,謇謇之诚弥切,谔谔之操逾明。宜示褒扬,美兹鲠直。”赐时服一幅。寻与祝钦明同献皇后助祭郊祀之议。

景云中,左授括州长 史。

开元初,复入为国子司业。

卒于官。”

郭山恽(《新唐书卷一百九•列传第三十四》),河东人。蒲州河东县人。年轻时就精通《三礼》。景龙年间,升任国子司业。

当时中宗屡次召引近臣以及修文馆学士,与他们一道宴饮聚会,曾经命与会者各仿效伎工艺人,表演以取乐。工部尚书张锡跳《谈容娘舞》,将作大匠宗晋卿跳《浑脱舞》(长孙无忌以乌羊毛为浑脱毡帽,人多效之,谓之赵公浑脱,因演以为舞。),左卫将军张洽跳《黄麞舞》(如意初,里歌曰:“黄麞黄麞草里藏,弯弓射尔伤。”亦演之为舞),左金吾将军杜元谈念诵《婆罗门咒》(今所谓天竺神咒也),给事中李行言歌《贺车西河曲》,中书舍人卢藏用则模仿道士替人给天神上表祈求消灾除难(新唐书云:“余臣各有所陈,皆鄙黩”);唯独郭山恽说道:“臣没有什么特长可以为陛下助兴,请允许我唱两首古诗吧。”郭山恽于是唱了《鹿鸣》和《蟋蟀》两首(鹿鸣,宴群臣、嘉宾;蟋蟀,取好乐无荒之意。然山恽欲以所业自见,以附于儒学而已,非能纳君于善),吟诗未完,中书令李峤因为那诗中有“好乐无荒”的词语,很涉及规谏讽刺,怒责他忤逆了皇上旨意,当即制止吟诵。

第二天,中宗称赞郭山恽诵诗的用意,特下诏书道:“郭山恽学问尤擅长于经史,见识广包古今,《八索》、《九丘》等古代书籍,从来遍加览阅;过去的一切言行,也实在都是十分完满为人了解的。昨天因为娱乐游宴,大聚朝中贤俊名流,欢乐和睦之中,让大家都来吟咏歌唱;他便能志在匡济时政,委婉申明规劝讽谏之意,忠贞的诚意更加恳切,正直的操守更为彰明。理应予以褒奖赞扬,以赞美这种鲠直的情操。”赐给一套时新服装。不久与祝钦明一同上奏关于皇后帮助于郊外祭祀天地事的意见(中宗景龙三年(709年)二月)

景云年间,郭山恽被贬谪为括州长史。

开元初年,郭山恽又重入京城任国子司业。

郭山恽在任上去世。

 

《新唐书卷一百廿五列传第三十七》:“琬,字茂贞,喜交酒徒,落魄少崖检。有姻劝举茂才,名动里中。刺史行乡饮饯之,主人扬觯曰:“孝于家,忠于国,今始充赋,请行无算爵。”儒林荣之。

擢第,又举文艺优长、贤良方正,连中。拜监察御史。

景云初,上言:

国安危在于政。政以法,暂安焉必危;以德,始不便焉终治。夫法者,智也;德者,道也。智,权宜也;道,可以久大也。故以智治国,国之贼;不以智治国,国之福。

贞观、永徽之间,农不劝而耕者众,法施而犯者寡;俗不偷薄,器不行窳;吏贪者士耻同列,忠正清白者比肩而立;罚虽轻而不犯,赏虽薄而劝;位尊不倨,家富不奢;学校不励而勤,道佛不惩而戒;土木质厚,裨贩弗蚩。其故奈何?维以皇道也。自兹以来,任巧智,斥謇谔;趋势者进,守道者退;谐附者无黜剥之忧,正直者有后时之叹;人趋家竞,风俗沦替。其故奈何?行以霸道也。贞观、永徽之天下,亦今日天下,淳薄相反,由治则然。

夫巧者知忠孝为立身之阶,仁义为百行之本,托以求进,口是而心非,言同而意乖,陛下安能尽察哉!贪冒者谓能,清贞者谓孤,浮沉者为黠,刚正者为愚。位下而骄,家贫而奢。岁月渐渍,不救其弊,何由变浮之淳哉?不务省事而务捉搦。夫捉搦者,法也。法设而滋章,滋章则盗贼多矣。法而益国,设之可也。比法令数改,或行未见益,止未知损。譬弈者一棋为善,而复之者愈善,故曰设法不如息事,事息则巧不生。圣人防乱未然,天下何繇不治哉?

永淳时,雍丘令尹元贞坐妇女治道免官,今妇夫女役常不知怪。调露时,河内尉刘宪父丧,人有请其员者,有司以为名教不取,今谓为见机。太宗朝,司农以市木橦倍价抵罪,大理孙伏伽言:“官木橦贵,故百姓者贱。臣见司农识大体,未闻其过。”太宗曰:“善。”今和市专刻剥,名为和而实夺之。往者学生、佐史、里正每一员阙,拟者十人,今当选者亡匿以免。往选司从容有礼,今如仇敌贾贩。往官将代,储什物俟其至;今交罢,执符纷竞校在亡。往商贾出入万里,今市井至失业。往家藏镪积粟相匏,今匿赀示羸以相尚。往夷狄款关,今军屯积年。往召募,人贾其勇;今差勒,阖宗逃亡。往仓储盈衍,今所在空虚。夫流亡之人非爱羁旅、忘桑梓也,敛重役亟,家产已空,邻伍牵连,遂为游人。穷诈而犯禁,救死而抵刑。夫乱绳已结,急引之则不可解。今刻薄吏能结者也,举劾吏能引者也,则解者不见其人。愿取奇材卓行者,量能授官。

又言:仕路太广,故弃农商而趋之。一夫耕,一妇蚕,衣食百人,欲储蓄有余,安可得乎?

书入,不报。

出监河北军,兼按察使。

先天中,赋绢非时,于是谷贱缣益贵,丁别二缣,人多徙亡。琬曰:“御史乃耳目官,知而不言,尚何赖?”又上言:“须报则弊已甚,移檄罢督乃闻。”诏可。

开元中,迁殿中侍御史,坐事贬官,卒。”

韩思彦子韩琬,字茂贞,喜交酒徒,落魄少崖检。有姻劝举茂才,名动里中。刺史行乡饮饯之,主人扬觯曰:“孝于家,忠于国,今始充赋,请行无算爵。”儒林荣之。

韩琬擢第,又举文艺优长、贤良方正,连中。拜监察御史。

景云初(公元710年),韩琬上言:

国安危在于政。政以法,暂安焉必危;以德,始不便焉终治。夫法者,智也;德者,道也。智,权宜也;道,可以久大也。故以智治国,国之贼;不以智治国,国之福。

贞观、永徽之间,农不劝而耕者众,法施而犯者寡;俗不偷薄,器不行窳;吏贪者士耻同列,忠正清白者比肩而立;罚虽轻而不犯,赏虽薄而劝;位尊不倨,家富不奢;学校不励而勤,道佛不惩而戒;土木质厚,裨贩弗蚩。其故奈何?维以皇道也。自兹以来,任巧智,斥謇谔;趋势者进,守道者退;谐附者无黜剥之忧,正直者有后时之叹;人趋家竞,风俗沦替。其故奈何?行以霸道也。贞观、永徽之天下,亦今日天下,淳薄相反,由治则然。

夫巧者知忠孝为立身之阶,仁义为百行之本,托以求进,口是而心非,言同而意乖,陛下安能尽察哉!贪冒者谓能,清贞者谓孤,浮沉者为黠,刚正者为愚。位下而骄,家贫而奢。岁月渐渍,不救其弊,何由变浮之淳哉?不务省事而务捉搦。夫捉搦者,法也。法设而滋章,滋章则盗贼多矣。法而益国,设之可也。比法令数改,或行未见益,止未知损。譬弈者一棋为善,而复之者愈善,故曰设法不如息事,事息则巧不生。圣人防乱未然,天下何繇不治哉?

永淳时,雍丘令尹元贞坐妇女治道免官,今妇夫女役常不知怪。调露时,河内尉刘宪父丧,人有请其员者,有司以为名教不取,今谓为见机。太宗朝,司农以市木橦倍价抵罪,大理孙伏伽言:“官木橦贵,故百姓者贱。臣见司农识大体,未闻其过。”太宗曰:“善。”今和市专刻剥,名为和而实夺之。往者学生、佐史、里正每一员阙,拟者十人,今当选者亡匿以免。往选司从容有礼,今如仇敌贾贩。往官将代,储什物俟其至;今交罢,执符纷竞校在亡。往商贾出入万里,今市井至失业。往家藏镪积粟相匏,今匿赀示羸以相尚。往夷狄款关,今军屯积年。往召募,人贾其勇;今差勒,阖宗逃亡。往仓储盈衍,今所在空虚。

夫流亡之人非爱羁旅、忘桑梓也,敛重役亟,家产已空,邻伍牵连,遂为游人。穷诈而犯禁,救死而抵刑。夫乱绳已结,急引之则不可解。今刻薄吏能结者也,举劾吏能引者也,则解者不见其人。愿取奇材卓行者,量能授官。

又言:仕路太广,故弃农商而趋之。一夫耕,一妇蚕,衣食百人,欲储蓄有余,安可得乎?

书入,不报。

出监河北军,兼按察使。

先天中,赋绢非时,于是谷贱缣益贵,丁别二缣,人多徙亡。琬曰:“御史乃耳目官,知而不言,尚何赖?”又上言:“须报则弊已甚,移檄罢督乃闻。”诏可。

开元中,迁殿中侍御史,坐事贬官,卒。)

 

《旧唐书卷一百九十七列传第一百三十九儒学下》:“韦叔夏,尚书左仆射安石兄也。少而精通《三礼》。其叔父太子詹事琨尝谓曰: 汝能如是,可以继丞相业矣!

举明经。

调露年,累除太常博士。

后属高宗崩, 山陵旧仪多废缺,叔夏与中书舍人贾太隐、太常博士裴守贞等,草创撰定,由是授春官员外郎。

则天将拜洛及享明堂,皆别受制,共当时大儒祝钦明、郭山恽撰定仪注。凡所立议,众咸推服之。累迁成均司业。

久视元年,特下制曰:吉凶礼仪, 国家所重,司礼博士,未甚详明。成均司业韦叔夏、太子率更令祝钦明等,博涉礼 经,多所该练,委以参掌,冀弘典式。自今司礼所修仪注,并委叔夏等刊定讫,然后进奏。

长安四年,擢春官侍郎。

神龙初,转太常少卿,充建立庙社使。以功进银青光禄大夫。

三年,拜国子祭酒。累封沛国郡公。

卒时年七十余。撰《五礼要记》三十 卷,行于代。赠兗州都督、修文馆学士,谥曰文。

子縚,太常卿。”

韦叔夏《新唐书卷一百三十五列传第四十七》),尚书左仆射韦安石的哥哥。年轻时就精通《三礼》,他的叔父太子詹事韦琨曾对他说:你能够这样,定可以继承丞相的事业。

韦叔夏以明经科中举。

高宗调露年间,韦叔夏升任太常博士。

后来遇到高宗去世,帝王殡葬祭礼等旧时礼仪多废弃残缺,韦叔夏与中书舍人贾太隐、太常博士裴守贞等人,重新修撰制定礼仪,因此被授予春官员外郎。

武则天准备拜祭洛水以及在明堂进行祭祀大典时,韦叔夏都另外接受过诏命,与当时的大儒祝钦明、郭山恽一同修撰制定礼仪制度。凡是他所提出的意见,大家都很推许佩服。后转任成均司业。

则天久视元年700年),特颁诏命道:有关吉凶的礼仪,是国家所重视的,司礼博士不怎么详悉明了。成均司业韦叔夏,太子率更令祝钦明等人,广博地涉猎仪礼经典,多能该览详熟,特委任参与执掌礼仪之事,以期弘大法典。自今日起司礼部门所修订的礼节制度,一并委托叔夏等人订正成为定本,然后进奉奏呈。

长安四年704年),韦叔夏被提拔为春官侍郎。

神龙初年,韦叔夏转官太常少卿,担任建立庙社使。以功绩晋升银青光禄大夫。

神龙三年(707年),韦叔夏拜官国子祭酒。后封爵沛国郡公。

韦叔夏去世时七十多岁。撰写《五礼要记》三十卷,流传于当时。追赠兖州都督、修文馆学士,谥号为文。

儿子韦,为太常卿。

 

《旧唐书卷二百一列传第一百四十一方伎》:“孟诜,汝州梁人也。举进士。

垂拱初,累迁凤阁舍人。

诜少好方术,尝于凤阁侍郎刘祎之家,见其敕赐金,谓祎之曰:此药金也。若烧火其上,当有五色气。试之果然。则天闻而不悦,因事出为台州司马。后累迁春官侍郎。

睿宗在籓,召充侍读。

长安中,为同州刺史,加银青光禄大夫。

神龙初致仕,归伊阳之山第,以药饵为事。诜年虽晚暮,志力如壮,尝谓所亲曰:若能保身养性者,常须善言莫离口,良药莫离手。

睿宗即位,召赴京师,将加任用,固辞衰老。

景云二年,优诏赐物一百段,又令每岁春秋二时,特给羊酒糜粥。

开元初,河南尹毕构以诜有古人之风,改其所居为子平里。寻卒,年九十三。

诜所居官,好勾剥为政,虽繁而理。撰《家》、《祭礼》各一卷,《丧服要》二卷,《补养方》、《必效方》各三卷。”

(孟诜《新唐书卷二百九列传第一百二十一隐逸》,武德四年(621年)-开元元年(713年)),汝州梁人。举进士。

垂拱初,累迁凤阁舍人。

诜少好方术,有一天,孟诜在凤阁侍郎刘祎之家里见到武则天赐给刘之的银子时说:这是用药(银)水涂抹的假银子,若烧火其上,当有五色气。之放火中一烧,倾刻化成锡水。武后知道了这件事,对孟诜很不满意,便将他降为台州司马,频迁春官侍郎。

太子相王李旦在藩邸时仰慕孟诜的才学,召他为侍读,负责讲解经学。

长安中,为同州刺史,加银青光禄大夫。

神龙初,孟诜告老还乡,致仕归伊阳之山,每天以药饵为事。孟诜年纪虽大,但力如壮年。尝谓所亲曰:若能保身养性者,常须善言莫离口,良药莫离手在我国古代众多的养生家中,有这么一个流派,他们既不主张呼吸吐纳,运动锻炼,也不主张悦意琴棋,服食药饵,他们提倡食疗。这一派人中有南唐的陈士良、元代的忽思慧以及明代的卢和等,但其中最负盛名的要数唐代的著名医药学家孟诜了)

睿宗即位,便下诏叫他入朝做官,孟诜以年老为由婉言谢绝睿宗赐给孟诜绸缎百匹,又命河南府(洛阳)于春秋二季送羊、酒、食物给孟诜

开元初713年),河南尹毕构认为孟诜的高风亮节可与东汉有名的隐士向长(字子平)相比美,遂改其居所称为“子平里”。

孟诜去世,享年九十三。

孟诜所居官,好勾剥为政,虽繁而理。撰《家》、《祭礼》各一卷,《丧服要》二卷,《补养方》、《必效方》各三卷(孟诜少好医药及炼丹术,尝师事孙思邈学习阴阳、推步、医药。著有世界上现存最早的食疗专著《食疗本草》、《必效方》、《补养方》各三卷。其中《补养方》三卷,经张鼎增补,改名《食疗本草》三卷,现存敦煌莫高窟发现之古抄本残卷及近人辑佚本。孟诜被誉为世界食疗学的鼻祖)。)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