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渔樵闲话
渔樵闲话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72,737
  • 关注人气:37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逊位于周(公元556年)

(2020-02-14 21:25:24)
标签:

杂谈

十七 南北朝-19.3.5.3 逊位于周(公元556年)

《梁书卷六•本纪第六•敬帝》:“九月壬寅,改元大赦,孝悌力田赐爵一级,殊才异行所在奏闻,饥难流移勒归本土。”

(九月壬寅(初一,5561019日),改换年号为太平元年,实行大赦,孝顺父母、敬爱兄长、努力耕田者赐给爵位一等,才能特别突出、行为优异者由地方奏闻,遭受饥饿、灾难而流亡、迁徙的,强令回归原籍。)

 

《梁书卷六•本纪第六•敬帝》:“进新除司徒陈霸先为丞相、录尚书事、镇卫大将军、扬州牧,封义兴郡公。中权将军王冲即本号开府仪同三司。吏部尚书王通为尚书右仆射。”

(进新除司徒陈霸先为丞相、录尚书事、镇卫大将军、扬州牧,封为义兴郡公。中权将军王冲即本号开府仪同三司。吏部尚书王通为尚书右仆射。)

 

《陈书卷一•本纪第一•高祖上》:“九月壬寅,改年曰太平元年。进高祖位丞相、录尚书事、镇卫大将军,改刺史为牧,进封义兴郡公,侍中、司徒、都督、班剑、鼓吹、甲仗、皁轮车并如故。”

 (九月壬寅(初一,5561019日),改年号为太平元年。高祖陈霸先进为丞相、录尚书事、镇卫大将军,改刺史为牧,进封义兴郡公,侍中、司徒、都督、班剑、鼓吹、甲仗、皂轮车均如故。)

 

《北齐书卷四•帝纪第四•文宣》:“九月甲辰,库莫奚遣使朝贡。”

(九月甲辰(初三,5561021日),库莫奚派遣使者朝见进贡。)

 

《陈书卷一•本纪第一•高祖上》:“丁未,中散大夫王彭笺称今月五日平旦于御路见龙迹,自大社至象阙,亘三四里。”

 (丁末(初六,5561024日),中散大夫王彭上书称这月五日清晨在御路上出现了龙的脚印,从大社到象阙,延续了三四里。)


《梁书卷六•本纪第六•敬帝》:“丁巳,以郢州刺史徐度为领军将军。”

(丁巳(十六,556113日),任郢州刺史徐度为领军将军。)

 

《陈书卷一•本纪第一•高祖上》:“庚申,诏追赠高祖考侍中、光禄大夫,加金章紫绶,封义兴郡公,谥曰恭。”

 (庚申(十九,556116日),诏令追赠高祖先父陈文赞为侍中、光禄大夫,加金章紫绶,封为义兴郡公,谥号为恭。)

 

《周书卷二•帝纪第二•文帝下》:“九月,太祖有疾,还至云阳,命中山公护受遗辅嗣子。”

(九月,太祖有病,返至云阳(今陕西省咸阳市泾阳县西北云阳镇),命令中山公宇文护接受遗命,辅佐嫡长子宇文觉。)


周书卷五十列传第四十二异域下》:“魏恭帝二年,史宁又与突厥木汗可汗袭击夸吕,破之,虏其妻子,大获珍物及杂畜。语在史宁传。”

(魏恭帝二年(恭帝三年(556年)九月),史宁又与突厥木汗可汗袭击吐谷浑夸吕,大败之,擒获其妻子儿女,获取大量珍贵物品及杂畜。事情记载在《史宁传》中。)

 

《周书卷二十八•列传第二十》:“时突厥木汗可汗假道凉州,将袭吐浑,太祖令宁率骑随之。军至番禾,吐浑已觉,奔于南山。木汗将分兵追之,令俱会于青海。宁谓木汗曰 :“树敦、贺真二城,是吐浑巢穴。今若拔其本根,余种自然离散,此上策也 。”木汗从之,即分为两军。木汗从北道向贺真,宁趣树敦。浑娑周国王率众逆战,宁击斩之。踰山履险,遂至树敦。

敦是浑之旧都,多诸珍藏。而浑主先已奔贺真,留其征南王及数千人固守。宁进兵攻之,退,浑人果开门逐之,因回兵奋击,门未及阖,宁兵遂得入。生获其征南王,俘虏男女、财宝,尽归诸突厥。浑贺罗拔王依险为栅,周回五十余里,欲塞宁路。宁攻其栅,破之,俘斩万计,获杂畜数万头。木汗亦破贺真,虏浑主妻子,大获珍物。

宁还军于青海,与木汗会。木汗握宁手,叹其勇决,并遗所乘良马,令宁于帐前乘之,木汗亲自步送。突厥以宁所图必破,皆畏惮之, 咸曰:“此中国神智人也。”及将班师,木汗又遗宁奴婢一百口、马五百匹、羊一万口。

宁乃还州。寻被征入朝,属太祖崩,宁悲恸不已,乃请赴陵所尽哀,并告行师克捷。”

(当时突厥木汗可汗(木杆可汗,木扞可汗)阿史那俟斤从凉州借路,将要袭击吐谷浑,太祖宇文泰命令史宁率领骑兵跟随他们。军队到达番禾(今甘肃省金昌市永昌县),吐谷浑已经发觉,奔向南山。木汗可汗打算分兵追赶,下令在青海一齐会师。史宁对木汗可汗说:树敦(今青海省海南藏族自治州共和县)、贺真(今地不详)二城,是吐谷浑的巢穴。现在如果攻占他的老巢,其余的吐谷浑人自然也就自己溃散了,这是上策.木汗可汗听从了他的建议,就分为两支人马。木汗可汗从北边的通道直取贺真,史宁从南边的通道直取树敦。吐谷浑娑周国王(夸吕)率众迎战,史宁攻击斩了他。翻越山岭身处险地,终于到了树敦。

树敦是吐谷浑的旧都城,藏有很多奇珍异宝。而吐谷浑君主事先已经奔往贺真,留下征南王及数千人固守。史宁进兵攻打树敦,又退兵,吐谷浑人果然开门追赶,史宁回兵奋勇攻击,城门没来得及关上。史宁的军兵于是进入城中。生擒了吐谷浑征南王,俘虏的男女、财宝,全都送给了突厥。吐谷浑贺罗拔王依据险要地带扎下寨栅,四周环绕五十多里,想堵塞史宁的道路。史宁攻打他的寨栅,攻破了,俘虏斩首数以万计,获取各种牲畜几万头。木汗可汗也攻破了贺真,俘虏了吐浑君主的妻子儿女,获取大量珍珠实物(突厥阿史那俟斤四年(西魏恭帝三年)(556年)九月)

史宁回军到达青海(吐谷浑中有青海,周回千余里, 海中有弓釓。每冬冰合,以良牝马置此山,至来春收之,牝马皆有孕,生驹,号为龙种,必多骏异,日行千里),与木汗可汗会师。木汗可汗握住史宁的手,赞叹他勇敢果决,并赠送自己所乘的良马,让史宁在帐前乘坐,木汗亲自步行相送。突厥因史宁所图谋的一定能攻克,都畏惧他,都说:这是中原的神智之人。

等到史宁将要班师,木汗可汗又赠送史宁奴婢一百人、马五百匹、羊一万只。史宁于是回到凉州。不久,他被征召入朝,遇上太祖驾崩(十月乙亥初四,05561121日),史宁悲恸不已,于是请求到太祖陵墓去竭尽哀思,并向太祖报告行军克敌的捷讯。)

 

《资治通鉴卷第一百六十六•梁纪二十二•梁敬帝太平元年》:“甲子,王琳以舟师袭江夏;冬十月壬申,丰城侯泰以州降之。”

 (甲子(廿三,5561110日),王琳派水军袭击江夏。冬季十月壬申(初一,5561118日),丰城侯萧泰献出州城向他投降。)

 

《陈书卷一•本纪第一•高祖上》:“十月甲戌,敕丞相自今入问讯,可施别榻以近扆坐。”

(十月甲戌(初三,5561120日),南梁敕令丞相陈霸先从此以后入宫问事,可以在帝座旁安置坐榻。)

 

《周书卷二•帝纪第二•文帝下》:“冬十月乙亥,崩于云阳宫,还长安发丧。时年五十二。”

(冬十月乙亥(初四,5561121日),太祖宇文泰在云阳宫驾崩,回长安发丧。宇文泰享年五十二岁(北史记为“时年五十。”)。)

 

《周书卷三•帝纪第三•孝闵帝》:“丙子,嗣位太师、大冢宰。”

(丙子(初五,5561122日),孝闵帝宇文觉15岁)继任太师、大冢宰(通鉴云:“出镇同州(并镇守同州)。”宇文泰輔政多居同州,以其地扼关、河之要,齐人或来侵轶,便于应接也)。)

 

 ......下文含有敏感词,删去

 

《北齐书卷四•帝纪第四•文宣》:“是月,发山东寡妇二千六百人以配军士,有夫而滥夺者五分之一。”

(这一月,北齐征发山东寡妇二千六百人配婚给军人。其中有丈夫而被当寡妇硬给抢走的占五分之一。)

 

资治通鉴卷第一百六十六•梁纪二十二•梁敬帝太平元年》:“十一月辛丑,丰城侯泰奔齐,齐以为永州刺史。诏征王琳为司空,琳辞不至,留其将潘纯陀监郢州,身还长沙。魏人归其妻子。”

(十一月辛丑(初一,5561217日),丰城侯萧泰投奔北齐,北齐任命他为永州刺史(南方以零陵郡为永州。齐以泰为永州刺史,未知此永州置于何地),并下诏征召王琳为司空(此齐诏也),王琳推辞不去,留下他的部将潘纯陀监守郢州,自己回长沙去了。西魏把他的妻子儿子送回了。)

 

《北齐书卷四•帝纪第四•文宣》:“十一月壬子,诏曰:

昆山作镇,厥号神州;瀛海为池,是称赤县。蒸民乃粒,司牧存焉。王者之制,沿革迭起,方割成灾,肇分十二,水土既平,还复九州。道或繁简,义在通时,殷因于夏,元所改作。然则日月缠于天次,王公国于地野,皆所以上叶玄仪,下符川岳。逮于秦政,鞭挞区宇,罢侯置守,天下为家。洎两汉承基,曹、马属统,其间损益,难以胜言。魏自孝昌之季,数钟浇否,禄去公室,政出多门,衣冠道尽,黔首涂炭。铜马、铁胫之徒。黑山、青犊之侣,枭张晋、赵,豕突燕、秦,纲纪从兹而颓,彝章因此而紊。是使豪家大族,鸠率乡部,托迹勤王,规自署置。或外家公主,女谒内成,昧利纳财,启立州郡。离大合小,本逐时宜,部竹分符,盖不获已,牧守令长,虚增其数,求功录实,谅足为烦,损害公私,为弊殊久,既乖为政之礼,徒有驱羊之费。自尔因循,未遑删改。

朕寅膺宝历,恭临八荒,建国经野,务存简易。将欲镇躁归静,反薄还淳,苟失其中,理从刊正。傍观旧史,逖听前言,周曰成、康,汉称文、景,编户之多,古今为最。而丁口灭于畴日,守令倍于昔辰,非所以驭俗调风,示民轨物。且五岭内宾,三江乃化,拓土开疆,利穷南海。但要荒之所,旧多浮伪,百室之邑,便立州名,三户之民,空张郡目。譬诸木犬,犹彼泥龙,循名督实,事归乌有。今所并省,一依别制。

于是并省三州、一百五十三郡、五百八十九县、二镇二十六戍。又制刺史令尽行兼,不给干物。”

(十一月壬子(十二,5561228日),下诏书说:

昆山作镇物,它的称号叫神州;瀛海作水池,这个称做赤县。百姓以谷米为食,管理的官员就存在了。帝王的制度,发展变化不断兴起,正当割裂形成灾祸,开始划分为十二份,水土已经平定,又恢复为九州。方法有的繁琐有的简便,道理在于各时通行,殷代从夏代继承而来,没什么改动。既然如此那么日月在天空有序地运行,王公在大地的原野上建立国家,都是为了上同天象相协调,下和山相符合。到了秦始皇,对天下实行暴力,废除封侯设置郡守,天下成为家天下。到两汉继承基业,曹魏、司马氏承袭帝统,其中的减损增益,难以说得清楚。魏朝自从孝昌末年以来,数次出现世风衰颓,福运离开皇室,政事出自多门,礼仪全都丧失,百姓陷入困境。铜马、铁胫的徒党,黑山、青犊的同伙,在晋、赵张牙舞爪,在燕、秦横冲直撞,法度从此衰败,典章从此紊乱。这使有权势的人家,纠集率领下级官吏,表面上是救援受难的君王,法度都是自己部署设置。或外戚公主,请托宫内受宠的女子在内部成事,贪图私利收纳钱财,各自建立州郡,有的把大的州郡分离,有的把小的州郡合并,将根本去追逐一时的需要,剖开竹子分成符信,大概是不能的。州郡县的长官,虚增数量,访求功行、记录劳绩,的确是很烦琐。损害公私的利益,成为弊病已经很久了,既违背执政的礼制,又白花费了官员的俸禄。从那时就沿袭下来,没有时间删除改正。

朕恭敬地服从帝王的命数,面临八方,建立国家经营疆土,务求简单易行。打算要抑制浮躁归于安静,背离浇薄回到淳朴,如果失掉了适中,道理上要随着改正。旁观旧时的历史,远听前人的言语,周代叫做成、康,汉代称为文、景,编入户籍的数量之多,从古到今是最高的。现在人口比过去大为减少,郡县长官比昔日多了一倍,这不是用来驾驭习俗调节风尚,显示给百姓的准则。况且五岭归附称臣,三江返回教化,拓展领土开辟边疆,获得的利益穷尽南海。但在边远荒僻的地方,过去有很多是浮名虚报,一百户人家的集镇,匆促中就立起一个州的名号;三户老百姓,也要凭空设立一个郡的名目。比如是木雕的狗,好像那泥塑的龙,如果按照这些州郡的名去考察它们的实际情况,往往会发现这些州郡实在是子虚乌有的幻影。现在合并裁减,一切按照另外的制度。

于是合并裁减三个州、一百五十三个郡、五百八十九个县、二镇二十六戍(北史作“镇三”)。又规定刺史让他们都任兼职,不供给俸禄。)

 

《梁书卷六•本纪第六•敬帝》:“冬十一月乙卯,起云龙、神虎门。”

(冬十一月乙卯(十五,5561231日),建造云龙、神虎门。)

 

《陈书卷十一•列传第五》:“太平元年,割江州四郡置高州,以法氍为使持节、散骑常侍、都督高州诸军事、信武将军、高州刺史,镇于巴山。萧勃遣欧阳頠攻法氍,法与战,破之。”

(太平元年(敬帝太平元年(556年)十一月)北齐下诏划分江西四郡为一个州,即高州(四郡,盖临川、安成、豫宁、巴山,以其地在南江之西,负山面水,据高临深,因名高州),任命黄法氍为使持节、散骑常侍、都督高州诸军事、信武将军、高州刺史,在巴山(今江西省抚州市崇仁县)镇守。萧勃派欧阳頠进攻黄法氍,黄法氍与他作战,打垮了欧阳頠。)

 

《陈书卷卅五•列传第二十九》:“及萧勃逾领,欧阳頠为前军,昙朗绐頠共往巴山袭黄法甗,又报法甗期共破頠,约曰“事捷与我马仗”。及出军,与頠掎角而进,又绐頠曰“余孝顷欲相掩袭,须分留奇兵,甲仗既少,恐不能济”。頠乃送甲三百领助之。及至城下,将战,昙朗伪北,法甗乘之,頠失援,狼狈退衄,昙朗取其马仗而归。

时巴山陈定亦拥兵立寨,昙朗伪以女妻定子。又谓定曰“周迪、余孝顷并不愿此婚,必须以强兵来迎”。定乃遣精甲三百并土豪二十人往迎,既至,昙朗执之,收其马仗,并论价责赎。”

(到萧勃越岭,欧阳頠作先头部队,熊昙朗诈约欧阳憔同往巴山袭击黄法甗(黄法抃,黄法氍),又通报黄法甗希望与其共破欧阳愿,约定事成给我马匹兵器。到出兵时,昙朗与欧阳愿分兵而进,他又诈约欧阳頠说:余孝顷想要乘不备突然袭击,我们必须分留奇兵,盔甲兵器已经少了,恐怕不够用。欧阳頠于是送上盔甲三百相助。兵至城下,将要交战,熊昙朗假装败北,黄法甗乘机出击,欧阳頠失去援兵,狼狈退却,熊昙朗取其马匹兵器返归。

此时巴山陈定也拥兵立寨,熊昙朗假装将其女儿嫁给陈定儿子为妻。又对陈定说:周迪、余孝顷都不希望这个婚姻结成,你必须派强兵来迎娶。陈定便派遣精兵三百加上土豪二十人去迎亲,到熊昙朗军后,被熊昙朗全部拘捕,没收了他们的马匹兵器,全部要论价赎之(敬帝太平元年(556年)十一月)。)

 

《梁书卷六•本纪第六•敬帝》:“十二月壬申,进太尉、镇南将军萧勃为太保、骠骑将军。以新除左卫将军欧阳頠为安南将军、衡州刺史。”

(十二月壬申(初二,557117日),晋太尉、镇南将军萧勃为太保、骠骑将军。任新除左卫将军欧阳頠为安南将军、衡州刺史。)

 

《陈书卷九•列传第三》:“梁元帝承制以始兴郡为东衡州,以頠为持节、通直散骑常侍、都督东衡州诸军事、云麾将军、东衡州刺史,新豊县伯,邑四百户。

侯景平,元帝遍问朝宰:“今天下始定,极须良才,卿各举所知。”群臣未有对者。帝曰:“吾已得一人。”侍中王褒进曰:“未审为谁?”帝云:“欧阳頠公正有匡济之才,恐萧广州不肯致之。”乃授武州刺史,寻授郢州刺史,欲令出岭,萧勃留之,不获拜命。寻授使持节、散骑常侍、都督衡州诸军事、忠武将军、衡州刺史,进封始兴县侯。”

(梁元帝秉承皇帝旨意以始兴郡为东衡州,任命欧阳頠为持节、通直散骑常侍、都督东衡州诸军事、云麾将军、东衡州刺史,封为新丰县伯,食邑四百户。
  侯景被平定,元帝遍问朝廷官吏:如今天下刚刚安定,极须良才,你们都推荐自己所知道的。群臣没有人应答。元帝说:我已经得到一个。侍中王褒进谏说:不清楚是哪一个。元帝说:欧阳頠公正且有济世救民之才,恐怕萧广州(萧勃)不肯把他送来。于是又任命他为武州刺史。不久又任命为郢州刺史,想命令他出岭,萧勃把他留住,不接受任命。不久又任命他为使持节、散骑常侍、都督衡州诸军事、忠武将军、衡州刺史,晋封为始兴县侯(敬帝太平元年十二月壬申初二,557117日)。)

 

《梁书卷六•本纪第六•敬帝》:“壬午,平南将军刘法瑜进号安南将军。”

(壬午(十二,557127日),平南将军刘法瑜晋号安南将军。)

 

《周书卷二•帝纪第二•文帝下》:“甲申,葬于成陵,谥曰文公。孝闵帝受禅,追尊为文王,庙曰太祖。武成元年,追尊为文皇帝。

太祖知人善任使,从谏如流,崇尚儒术,明达政事,恩信被物,能驾驭英豪,一见之者,咸思用命。沙苑所获囚俘,释而用之,河桥之役,率以击战,皆得其死力。诸将出征,授以方略,无不制胜。性好朴素,不尚虚饰,恒以反风俗,复古始为心。

史臣曰:水历将终,群凶放命,或威权震主,或衅逆滔天。咸谓大宝可以力征,神物可以求得,莫不窥窬九鼎,睥睨两宫,而诛夷继及,亡不旋踵。是知巨君篡盗,终成建武之资;仲颍凶残,实启当涂之业。天命有底,庸可滔乎。

太祖田无一成,众无一旅,驱驰戎马之际,蹑足行伍之间。属与能之时,应启圣之运,鸠集义勇,纠合同盟,一举而殄仇雠,再驾而匡帝室。于是内询帷幄,外仗材雄,推至诚以待人,弘大顺以训物。高氏籍甲兵之众,恃戎马之强,屡入近畿,志图吞噬。及英谋电发,神旆风驰,弘农建城濮之勋,沙苑有昆阳之捷。

取威定霸,以弱为强。绍元宗之衰绪,创隆周之景命。南清江汉,西举巴蜀,北控沙漠,东据伊瀍。乃摈落魏晋,宪章古昔,修六官之废典,成一代之鸿规。德刑并用,勋贤兼叙,远安迩悦,俗阜民和。亿兆之望有归,揖让之期允集。功业若此,人臣以终。盛矣哉!非夫雄略冠时,英姿不世,天与神授,纬武经文者,孰能与于此乎。昔者,汉献蒙尘,曹公成夹辅之业;晋安播荡,宋武建匡合之勋。

校德论功,绰有余裕。

至于渚宫制胜,阖城孥戮;茹茹归命,尽种诛夷:虽事出于权道,而用乖于德教。周祚之不永,或此之由乎。”

(甲申(十三,5561130日;北史记为“十二月甲申”,十四,5570129日),将安葬宇文泰在成陵,谥文公。

孝闵帝接受禅让登基后(孝惠宗元年正月辛丑初一,557215日),追尊为文王,庙号太祖。

武成元年(八月己亥十五,559101日),追尊为文皇帝。

太祖知人善任,能随时听取臣属的劝谏,尊尚儒术,洞悉政务,恩德信义达于四方,善于驾驭英雄豪杰。人们一见到他,都愿意为他效力。在沙苑所俘虏的敌军士兵,全部释放,并加以任用,在河桥之战中,太祖率领他们作战,得到他们的拼命效力。诸将出征时,授给他们谋略计划,无不取胜。性格朴素,不喜欢虚浮修饰,常常考虑反对流俗、恢复古风的事。

史臣曰:水历将终,群凶放命,或威权震主,或衅逆滔天。咸谓大宝可以力征,神物可以求得,莫不窥窬九鼎,睥睨两宫,而诛夷继及,亡不旋踵。是知巨君篡盗,终成建武之资;仲颍凶残,实启当涂之业。天命有底,庸可滔乎。

太祖田无一成,众无一旅,驱驰戎马之际,蹑足行伍之间。属与能之时,应启圣之运,鸠集义勇,纠合同盟,一举而殄仇雠,再驾而匡帝室。于是内询帷幄,外仗材雄,推至诚以待人,弘大顺以训物。高氏籍甲兵之众,恃戎马之强,屡入近畿,志图吞噬。及英谋电发,神旆风驰,弘农建城濮之勋,沙苑有昆阳之捷。

取威定霸,以弱为强。绍元宗之衰绪,创隆周之景命。南清江汉,西举巴蜀,北控沙漠,东据伊瀍。乃摈落魏晋,宪章古昔,修六官之废典,成一代之鸿规。德刑并用,勋贤兼叙,远安迩悦,俗阜民和。亿兆之望有归,揖让之期允集。功业若此,人臣以终。盛矣哉!非夫雄略冠时,英姿不世,天与神授,纬武经文者,孰能与于此乎。昔者,汉献蒙尘,曹公成夹辅之业;晋安播荡,宋武建匡合之勋。

校德论功,绰有余裕。

至于渚宫制胜,阖城孥戮;茹茹归命,尽种诛夷:虽事出于权道,而用乖于德教。周祚之不永,或此之由乎。)

 

《周书卷三•帝纪第三•孝闵帝》:“十二月丁亥,魏帝诏以岐阳之地封帝为周公。”

(十二月丁亥(十七,55721日),西魏恭帝(拓跋廓,20岁)下诏将岐阳的地域封给孝闵帝宇文觉并封他为周公(岐阳,即扶风之地。昔周兴于岐周,因为国号。宇文辅魏,倣周以立法制,故魏朝之臣以周封之,将禅代也)。)

 

《梁书卷六•本纪第六•敬帝》:“甲午,以前寿昌令刘睿为汝阴王,前镇西法曹、行参军萧鸑为巴陵王,奉宋、齐二代后。”

 (甲午(廿四,55728日),任前寿昌令刘睿(刘叡)为汝阴王(国都在汝阴县(今合肥市区)),前镇西法曹、行参军萧鸑(萧沇)为巴陵王(武帝普通三年三月乙卯廿三(52254日)“巴陵王萧屏薨”),奉宋、齐二代后。)

 

《周书卷三•帝纪第三•孝闵帝》:“庚子,禅位于帝。诏曰:“予闻皇天之命不于常,惟归于德。故尧授舜,舜授禹,时其宜也。天厌我魏邦,垂变以告,惟尔罔弗知。予虽不明,敢弗龚天命,格有德哉。今踵唐虞旧典,禅位于周,庸布告遐迩焉。”

使大宗伯赵贵持节奉册书曰 :“咨尔周公,帝王之位弗有常,有德者受命,时乃天道。予式时庸,荒求于唐虞之彝踵。曰我魏德之终旧矣,我邦小大罔弗知,今其可久怫于天道而不归有德欤。时用询谋。佥曰公昭考文公,格勋德于天地,丕济生民。洎公躬,又宣重光。故玄象征见于上,讴讼奔走于下,天之历数,用实在焉。予安敢弗若。是以钦祗圣典,逊位于公。公其享兹大命,保有万国,可不慎欤 。”

魏帝临朝,遣民部中大夫、济北公元迪致皇帝玺绂。固辞。公卿百辟劝进,太(师)〔史〕陈祥瑞,乃从之。是日,魏帝逊于大司马府。”

(庚子(三十,557214日),西魏恭帝(拓跋廓,20岁)禅位于孝闵帝宇文觉15岁)。魏恭帝下诏说:

“我听说皇天之命不是固定的,只是归于有德的人。所以尧将帝位授与舜,舜将帝位授与禹,在当时是适宜的。上天厌弃我魏邦,降下灾异予以告示,这是你们都知道的。我虽然不明哲,但也不敢不恭敬天命,阻拒有德的人啊。现在我继承尧舜旧时的典制,禅位于周,布告于远近四方。“

派大宗伯赵贵手持符节献上册书:“周公啊,帝王之位是没有固定的,有德的人接受天命,这是上天的法则。我才德平庸,幼稚地求助于尧舜留下的旧制。我们魏德已经穷尽了,这是我国君臣百姓都已知道的,现在还可以长久地违背天道而不把政权交给有德的人吗。此时求谋于众人,都说你的父亲文公,穷究天地间的大德,广济生民。到了你这里,又彰明辉光相承的累世的功德。所以天象显现在上天,妪歌颂扬的人奔走在地下,上天的历敷,确实感应在这裹。我怎敢不这样做。所以恭敬地举行圣典,逊位于公。公将享此天命,拥有万国,能不谨慎吗。“

西魏恭帝上朝,派民部中大夫、济北公元迪将皇帝玉玺和绶带献上。孝闵帝坚决推辞,公卿百官再三劝进,太史陈述祥瑞,这才接受。当日,魏帝在大司马府逊位。)


《北史卷十三•列传第一•后妃上》:“恭帝皇后若干氏,司空长乐正公惠之女也。有容色,恭帝纳之为妃。及即位,立为皇后。后出家为尼,在佛寺薨,竟无谥。”

(恭帝皇后若干氏,司空长乐正公若干惠的女儿。有容色,恭帝元廓纳之为妃。及恭帝即位(恭帝元年(554年)正月),立若干氏为皇后。后出家为尼,在佛寺薨,竟无谥。)

 

《北齐书卷四•帝纪第四•文宣》:“先是,自西河总秦戍筑长城东至于海,前后所筑东西凡三千余里,率十里一戍,其要害置州镇,凡二十五所。”

 (在这之前,从西河总秦戍修筑长城东到大海,前后所修筑的东西共三千余里,大致上十里一座堡垒,在要害的地方设置州镇,一共二十五处(考异曰:去岁六月己云筑长城,而地名,长、短不同,不知与此为一事为二事。北齐书、北史皆然)。)

 

《陈书卷卅五•列传第二十九》:“周迪,临川南城人也。少居山谷,有膂力,能挽强弩,以弋猎为事。侯景之乱,迪宗人周续起兵于临川,梁始兴王萧毅以郡让续,迪召募乡人从之,每战必勇冠众军。续所部渠帅,皆郡中豪族,稍骄横,续颇禁之,渠帅等并怨望,乃相率杀续,推迪为主,迪乃据有临川之地,筑城于工塘。梁元帝授迪持节、通直散骑常侍、壮武将军、高州刺史,封临汝县侯,邑五百户。”

(周迪(《南史卷八十•列传第七十》)临川郡南城人。小时候住在山谷里,四肢有力,能挽强弓,以打猎为业。侯景叛乱时,周迪的同族人周续在临川起兵(今江西省抚州市临川区),梁始兴王萧毅将自己的郡让给周续,周迪招募乡人加入周续的军队,每次作战周迪必定勇冠众军。周续部下的头领,都是郡中的豪门大族,日渐骄横,周续便约束禁止他们,这些首领对他都有怨恨,他们就杀了周续,推周迪为主,周迪于是占据了临川之地,在工塘(今江西省抚州市临川市东南,通鉴作“上塘”)筑城。梁元帝授予周迪持节、通直散骑常侍、壮武将军、高州刺史,封临汝县侯,邑五百户(通鉴云:“迪素寒微,恐郡人不服,以同郡周敷族望高显,折节交之,敷亦事迪甚谨。迪据上塘,敷据故郡,朝廷以迪为衡州刺史,领临川内史。时民遭侯景之乱,皆弃农业,群聚为盗,唯迪所部独务农桑,各有赢储,政教严明,征敛必至,余郡乏绝者皆仰以取给。迪性质朴,不事威仪,居常徒跣,虽外列兵卫,内有女伎,绳破篾,傍若无人,讷于言语而襟怀信实,临川人皆附之(周迪过去出身寒微,担心郡中人不服从治理,因为同郡人周敷的家族声望高而显赫,就很谦恭地去与他交为朋友,争取他的协助。周敷对周迪也尽心服事,很是恭谨。周迪据守上塘,周敷据守郡治原来的所在地。梁朝任命周迪为衡州刺史,兼任临川内史。当时人民遭受侯景之乱的祸害,都扔下了耕作务农之业,群聚在一起当强盗,只有周迪所管理的地区还有人民在经营农业、养蚕业,各家各户还有些粮食布帛的盈余积蓄,政法教令很是严明,政府下令征收分派的赋税都能收到,因此别的郡凡是粮食布帛发生困难短缺都靠周迪治理的地区来取得补给。周迪天性质朴,不经意于表面上的威严仪表,平素居家常常光着脚,虽然外面排列着卫兵,屋里有歌舞伎女,但他从容地搓绳子,破竹蔑,旁若无人。他不善于高谈阔论但襟怀诚实质朴,临川人都依附于他)。”)。)

 

《隋书卷廿五•志第二十•刑法》:“七年,豫州检使白扌剽为左丞卢斐所劾,乃于狱中诬告斐受金。文宣知其奸罔,诏令按之,果无其事。乃敕八座议立案劾格,负罪不得告人事。于是挟奸者畏纠,乃先加诬讼,以拟当格,吏不能断。又妄相引,大狱动至千人,多移岁月。然帝犹委政辅臣杨遵彦,弥缝其阙,故时议者窃云,主昏于上,政清于下。”

 (文宣帝天保七年556年),豫州检使白扌剽为左丞卢斐所劾,乃于狱中诬告卢斐受金。文宣知其奸罔,诏令按之,果无其事。乃敕八座议立案劾格,负罪不得告人事。于是挟奸者畏纠,乃先加诬讼,以拟当格,吏不能断。又妄相引,大狱动至千人,多移岁月。然帝犹委政辅臣杨遵彦,弥缝其阙,故时议者窃云,主昏于上,政清于下。)

 

《北齐书卷四十五•列传第三十七》:“七年,诏令校定群书,供皇太子。逊与冀州秀才高干和、瀛州秀才马敬德、许散愁、韩同宝、洛州秀才傅怀德、怀州秀才古道子、广平郡孝廉李汉子、渤海郡孝廉鲍长暄、阳平郡孝廉景孙、前梁州府主簿王九元、前开府水曹参军周子深等十一人同被尚书召共刊定。时秘府书籍纰缪者多,逊乃议曰:"按汉中垒校尉刘向受诏校书,每一书竟,表上,辄言:臣向书、长水校尉臣参书,太史公、太常博士书、中外书合若干本以相比校,然后杀青。今所雠校,供拟极重,出自兰台,御诸甲馆。向之故事,见存府合,即欲刊定,必藉本。太常卿邢子才、太子少傅魏收、吏部尚书辛术、司农少卿穆子容、前黄门郎司马子瑞、故国子祭酒李业兴并是多书之家,请牒借本参校得失。"秘书监尉瑾移尚书都坐,凡得别本三千余卷,五经诸史,殆无遗阙。”

  ......下文含有敏感词,删去


《北齐书卷十•列传第二•高祖十一王》:“七年,转司州牧,选从事皆取文才士明剖断者,当时称为美选。州旧案五百余,浟未期悉断尽。别驾羊修等恐犯权戚,乃诣阁谘陈。浟使告曰:吾直道而行,何惮权戚,卿等当成人之美,反以权戚为言。修等惭悚而退。”

(天保七年556年),高浟转任司州牧,高浟选拔从事官都选取有文才能明辨决断的人,当时称为完美的选择。当时司州积压的旧案有五百多个,高浟不到一年就全都断案完毕。别驾羊修等人担心触犯权贵外戚,就到门上禀告陈述。高浟派人告诉说:我是走直道,为什么害怕权贵外戚,卿等应当成人之美,反而拿权贵外戚作为说辞。 羊修等人又惭愧又惊恐地退了回去。)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