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渔樵闲话
渔樵闲话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45,225
  • 关注人气:40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杜龛张彪徐嗣徽萧修萧明刁柔张纂东方老高洽传(公元556年)

(2020-02-17 22:17:44)
标签:

杜龛

张彪

徐嗣徽

萧修

萧明

十七 南北朝-19.3.5.6 杜龛张彪徐嗣徽萧修萧明刁柔张纂东方老高洽传(公元556年)

《梁书卷四十六•列传第四十》:“龛,掞第二兄岑之子。少骁勇,善用兵,亦太清中与诸父同归世祖,世祖以为持节、忠武将军、郧州刺史,中庐县侯,邑一千户。

与叔幼安俱随王僧辩讨河东王,平之。又随僧辩下,继徐文盛军至巴陵,闻侯景袭陷郢州,西上将至,乃与僧辩等守巴陵以待之。景至,围之数旬,不克而遁。

迁太府卿、安北将军、督定州诸军事、定州刺史,加通直散骑常侍,增邑五百户。

仍随僧辩追景至江夏,围其城。景将宋子仙弃城遁,龛追至杨浦,生擒之。

大宝三年,众军至姑孰,景将侯子鉴逆战,龛与陈霸先、王琳等率精锐击之,大败子鉴,遂至于石头。景亲率其党会战,龛与众军奋击,大破景,景遂东奔。论功为最,授平东将军、东扬州刺史,益封一千户。

承圣二年,又与王僧辩讨陆纳等于长沙,降之。又征武陵王于西陵,亦平之。

后江陵陷,齐纳贞阳侯以绍梁嗣,以龛为震州刺史、吴兴太守。又除镇南将军、都督南豫州诸军事、南豫州刺史、溧阳县侯,给鼓吹一部。又加散骑常侍、镇东大将军。

会陈霸先袭陷京师,执王僧辩杀之

龛,僧辩之婿也,为吴兴太守。以霸先既非贵素,兵又猥杂,在军府日,都不以霸先经心;及为本郡,每以法绳其宗门,无所纵舍,霸先衔之切齿。及僧辩败,龛乃据吴兴以距之,遣军副杜泰攻陈蒨于长城,反为蒨所败。霸先乃遣将周文育讨龛,龛令从弟北叟出距,又为文育所破,走义兴,霸先亲率众围之。

会齐将柳达摩等袭京师,霸先恐,遂还与齐人连和。龛闻齐兵还,乃降,遂遇害。

杜龛《南史卷六十四列传第五十四》)杜掞第二个哥哥杜岑之子。年轻时就很骁健勇猛,善于用兵,他也是在太清年间与伯父叔父们一同归附世祖(武帝太清三年九月乙丑十三,5491019日),世祖授他为持节、忠武将军、郧州刺史,封为中庐县侯,食邑一千户。

杜龛的叔父杜幼安一同跟随王僧辩征讨河东王萧誉,平定了叛乱(大宝元年(550年))。又跟随王僧辩沿江而下,继徐文盛军之后到达巴陵,听说侯景袭击攻陷郢州,正逆江而上,向西进军,将要来到巴陵,杜龛就和王僧辩等人守住巴陵等待侯景来攻。侯景到巴陵,围攻了数十天,不能攻克,随后就逃跑了。

杜龛迁任太府卿、安北将军、督定州诸军事、定州刺史,加授通直散骑常侍,增加食邑五百户。

杜龛继续跟随王僧辩追击侯景直至江夏,围攻江夏城。侯景手下将领宋子仙弃城逃跑,杜龛追到杨浦,活捉了宋子仙。

大宝三年552年),各路大军到达姑孰,侯景手下将领侯子鉴迎战,杜龛与陈霸先、王琳等人率领精锐士卒进击,大败侯子鉴,于是大军到达石头。侯景亲自率领他的叛军会战,杜龛与各路人马齐心奋击,大破侯景叛军,侯景于是向东逃跑。考察军功,杜龛为上等,于是授为平东将军、东扬州刺史,增加食邑一千户。

承圣二年553年),杜龛又与王僧辩到长沙征讨陆纳等人,迫使陆纳等人投降。又到西陵征讨武陵王萧纪,也平息了叛乱。

后江陵被攻陷,齐国把贞阳侯萧渊明送来让他继承梁国帝位。贞阳侯登上帝位后,授杜龛为震州刺史、吴兴太守(贞阳侯天成元年555年)六月,通鉴云:“吴兴太守杜龛,王僧辩之婿也。僧辩以吴兴为震州,用龛为刺史,又以其弟侍中僧愔为豫章太守(吴兴太守杜龛是王僧辩的女婿。王僧辩把吴兴改为震州,任命杜龛为刺史,又任命自己的弟弟侍中王僧愔为豫章太守)。”)。又授杜龛为镇南将军、都督南豫州诸军事、南豫州刺史、溧阳县侯,给鼓吹一部;又加授散骑常侍、镇东大将军。

正逢陈霸先袭击攻陷京城,抓住王僧辩杀了(贞阳侯天成元年九月甲辰廿七,5551027日)

杜龛是王僧辩的女婿,担任吴兴太守。他认为陈霸先既不是出身贵家世族,手下兵士又杂乱不齐,在处理军务的时候,全不把陈霸先放在心上,到治理本郡事务的时候,每每以法纪处置陈霸先同宗之人,没有宽赦。陈霸先因此对他深怀怨恨。到王僧辩被害之后,杜龛就据守吴兴(今浙江省湖州市吴兴区)抵御陈霸先,并派遣自己统军副手杜泰到长城(长城县,霸先与其宗族世居之。今浙江省湖州市长兴县)进攻陈蒨,杜泰反被陈蒨打败。陈霸先于是派遣手下将领周文育征讨杜龛,杜龛命堂弟杜北叟出战,又被周文育打败,他于是逃往义兴(今江苏省无锡市宜兴市),陈霸先亲自率军包围他们(十月)

正逢齐国将领柳达摩等人袭击京城,陈霸先害怕了,于是回京城与齐人讲和。杜宠听说齐军返国,才投降,于是被杀(敬帝绍泰二年正月癸未初七,55623日;考异曰:梁书:“太平元年正月癸未(初七,55623日),杜龛降,诏赐死。”陈书:“绍泰元年(555年)十二月,杜龛以城降;明年正月癸未,诛杜龛于吴兴,龛从弟北叟、司马沈敦並赐死”。典略:“魏恭帝二年(555年)十二月,蒨命刘澄等攻龛,大败之,龛乃降;明年正月丁亥(十一,55627日),周铁虎送杜龛祠项王神,使力士拉龛于坐,从弟北叟、司马沈孝敦並赐死。”)。)

 

《南史卷六十四•列传第五十四》:“张彪,不知何许人,自云家本襄阳,或云左卫将军、衡州刺史兰钦外弟也。少亡命在若邪山为盗,颇有部曲。临城公大连出牧东扬州,彪率所领客焉。始为防合,后为中兵参军,礼遇甚厚。

及侯景将宋子仙攻下东扬州,复为子仙所知。后去子仙,还入若邪举义,征子仙不捷,仍走向剡。

赵伯超兄子棱为侯景山阴令,去职从彪。后怀异心,伪就彪计,请酒为盟,引刀子披心出血自歃,彪信之,亦取刀刺血报之。刀始至心,棱便以手案之,望入彪心,刀斜伤得不深。棱重取刀刺彪,头面被伤顿绝。棱谓已死,因出外告彪诸将,言已杀讫,欲与求富贵。彪左右韩武入视,彪已苏,细声谓曰:“我尚活,可与手。”于是武遂诛棱。彪不死,复奉表元帝,帝甚嘉之。

及侯景平,王僧辩遇之甚厚,引为爪牙,与杜龛相似,世谓之张、杜。

贞阳侯践位,为东扬州刺史,并给鼓吹。室富于财,昼夜乐声不息。剡令王怀之不从,彪自征之。留长史谢岐居守。

会僧辩见害,彪不自展拔。时陈文帝已据震泽,将及会稽,彪乃遣沉泰、吴宝真还州助岐保城。彪后至,泰等反与岐迎陈文帝入城。彪因其未定,踰城而入。陈文帝遂走出,彪复城守。沈泰说陈文帝曰:“彪部曲家口并在香岩寺,可往收取。”

遂往尽获之。彪将申进密与泰相知,因又叛彪,彪覆败走,不敢还城。据城之西山楼子,及暗得与弟昆仑、妻杨氏去。犹左右数人追随,彪疑之皆发遣,唯常所养一犬名黄苍在彪前后,未曾舍离。乃还入若邪山中。

沈泰说陈文帝遣章昭达领千兵重购之,并图其妻。彪眠未觉,黄苍惊吠劫来,便啮一人中喉即死。彪拔刀逐之,映火识之,曰:“何忍举恶。卿须我者但可取头,誓不生见陈蒨。”劫曰:“官不肯去,请就平地。」彪知不免,谓妻杨呼为乡里曰:“我不忍令乡里落佗处,今当先杀乡里然后就死。”杨引颈受刀,曾不辞惮。彪不下刀,便相随下岭到平处。谓劫曰:“卿须我头,我身不去也。”呼妻与诀,曰:“生死从此而别,若见沈泰、申进等为语曰,功名未立,犹望鬼道相逢。”劫不能生得,遂杀彪并弟,致二首于昭达。黄苍号叫彪尸侧,宛转血中,若有哀状。

昭达进军,迎彪妻便拜,称陈文帝教迎为家主。杨便改啼为笑,欣然意悦,请昭达殡彪丧。坟冢既毕,黄苍又俯伏冢间,号叫不肯离。杨还经彪宅,谓昭达曰:“妇人本在容貌,辛苦日久,请暂过宅庄饰。”昭达许之。杨入屋,便以刀割发毁面,哀哭恸绝,誓不更行。陈文帝闻之,叹息不已,遂许为尼。后陈武帝军人求取之,杨投井决命。时寒,比出之垂死,积火温燎乃苏,复起投于火。

彪始起于若邪,兴于若邪,终于若邪。及妻犬皆为时所重异。杨氏,天水人,散骑常侍曒之女也。有容貌,先为河东裴仁林妻,因乱为彪所纳。彪友人吴中陆山才嗟泰等翻背,刊吴昌门为诗一绝曰:“田横感义士,韩王报主臣,若为留意气,持寄禹川人。”

(张彪,不清楚是什么地方的人,自云家本襄阳,或云左卫将军、衡州刺史兰钦(《梁书卷卅二列传第二十六》、《南史卷六十一列传第五十一》)外弟也。少亡命在若邪山为盗(今浙江省绍兴市南),颇有部曲。临城公萧大连出牧东扬州,张彪率所领客焉。始为防合,后为中兵参军,礼遇甚厚。及侯景将宋子仙攻下东扬州(武帝太清三年十二月庚寅初九,550112日),复为宋子仙所知。后去宋子仙,举义(简文帝大宝元年(550年)九月)还入若邪,征宋子仙不捷,仍走向剡。

赵伯超兄子赵棱为侯景山阴令,去职从张彪。后怀异心,伪就张彪计,请酒为盟,引刀子披心出血自歃,张彪信之,亦取刀刺血报之。刀始至心,赵棱便以手案之,望入张彪心,刀斜伤得不深。赵棱重取刀刺张彪,头面被伤顿绝。赵棱谓已死,因出外告张彪诸将,言已杀讫,欲与求富贵。张彪左右韩武入视,张彪已苏,细声谓曰:“我尚活,可与手。”于是武遂诛棱。张彪不死,复奉表元帝,帝甚嘉之。

及侯景平,王僧辩遇之甚厚,引为爪牙,与杜龛相似,世谓之张、杜《梁书卷五•本纪第五•元帝》:“是月(南梁元帝承圣元年四月),以东阳太守张彪为安东将军。”

贞阳侯萧渊明(萧明)践位(贞阳侯天成元年五月丙午廿七,55571日),张彪为东扬州刺史,并给鼓吹。室富于财,昼夜乐声不息。剡令王怀之不从,张彪自征之。留长史谢岐居守。

会王僧辩见害(贞阳侯天成元年九月甲辰廿七5551027,张彪不自展拔。时陈文帝陈蒨已据震泽(太湖地区),将及会稽(今浙江省绍兴市南),张彪乃遣沈泰、吴宝真还州助谢岐保城。张彪后至,沈泰等反与岐迎陈文帝入城(敬帝绍泰二年二月癸丑初八55634。张彪因其未定,踰城而入。陈文帝遂走出,张彪复城守。沈泰说陈文帝曰:“张彪部曲家口并在香岩寺,可往收取。”

遂往尽获之。张彪将申进密与沈泰相知,因又叛张彪,张彪覆败走,不敢还城。据城之西山楼子,及暗得与弟张昆仑、妻杨氏去。犹左右数人追随,张彪疑之皆发遣,唯常所养一犬名黄苍在张彪前后,未曾舍离。乃还入若邪山中。

沈泰说陈文帝遣章昭达领千兵重购之,并图其妻。张彪眠未觉,黄苍惊吠劫来,便啮一人中喉即死。张彪拔刀逐之,映火识之,曰:“何忍举恶。卿须我者但可取头,誓不生见陈蒨。”劫曰:“官不肯去,请就平地。”张彪知不免,谓妻杨呼为乡里曰:“我不忍令乡里落佗处,今当先杀乡里然后就死。”杨引颈受刀,曾不辞惮。张彪不下刀,便相随下岭到平处。谓劫曰:“卿须我头,我身不去也。”呼妻与诀,曰:“生死从此而别,若见沈泰、申进等为语曰,功名未立,犹望鬼道相逢。”劫不能生得,遂杀”彪并弟,致二首于章昭达。黄苍号叫彪尸侧,宛转血中,若有哀状(二月丙辰十一,55637日)

章昭达进军,迎张彪妻便拜,称陈文帝教迎为家主。杨便改啼为笑,欣然意悦,请章昭达殡张彪丧。坟冢既毕,黄苍又俯伏冢间,号叫不肯离。杨还经张彪宅,谓章昭达曰:“妇人本在容貌,辛苦日久,请暂过宅庄饰。”章昭达许之。杨入屋,便以刀割发毁面,哀哭恸绝,誓不更行。陈文帝闻之,叹息不已,遂许为尼。后陈武帝陈霸先军人求取之,杨投井决命。时寒,比出之垂死,积火温燎乃苏,复起投于火。

张彪始起于若邪,兴于若邪,终于若邪。及妻犬皆为时所重异。杨氏,天水人,散骑常侍杨曒之女也。有容貌,先为河东裴仁林妻,因乱为张彪所纳。张彪友人吴中陆山才嗟泰等翻背,刊吴昌门为诗一绝曰:“田横感义士,韩王报主臣,若为留意气,持寄禹川人。”)

 

《南史卷六十三•列传第五十三》:“徐嗣徽,高平人,父云伯自青部南归,位终新蔡太守。

侯景之乱,嗣徽归荆州,元帝以为罗州刺史,及弟嗣宗、嗣产并有武用。嗣徽从征巴丘,以功为太子右卫率、监南荆州。

徐州之亡,任秦州刺史。嗣产先在建邺,嗣宗自荆州灭亡中逃得至都。从弟嗣先即僧辩之甥,复为比丘慧暹藏,得脱俱还。

及僧辩见害,兄弟抽刀裂眦,志在立功,俱逃就兄嗣徽,密结南豫州刺史任约与僧辩故旧,图陈武帝。帝遣江旰说之,嗣徽执旰送邺乞师焉。

齐文宣帝授为仪同,命将应赴。及石头败退,复请兵于齐,与任约、王晔、席皋同心度江。及战败,嗣徽堕马,嗣宗援兄见害。嗣产为陈武军所禽,辞色不挠而死。任约、王晔得北归。”

(徐嗣徽,高平人,父徐云伯自青部南归,位终新蔡太守。侯景之乱,徐嗣徽归荆州,元帝以为罗州刺史,及弟徐嗣宗、徐嗣产并有武用。徐嗣徽从征巴丘,以功为太子右卫率、监南荆州。徐州之亡,任秦州刺史。徐嗣产先在建邺,徐嗣宗自荆州灭亡中逃得至都。从弟徐嗣先即王僧辩之甥,复为比丘慧暹藏,得脱俱还。

及王僧辩见害(贞阳侯天成元年九月甲辰廿七,5551027日),徐嗣先兄弟抽刀裂眦,志在立功,俱逃就兄徐嗣徽,密结南豫州刺史任约与僧辩故旧,图陈武帝陈霸先。陈霸先派从事中郎江旰去劝说徐嗣徽,让他回南方来。徐嗣徽把江旰抓起来送到了北齐邺城乞求援军。

齐文宣帝授为仪同,命将应赴。及徐嗣徽在石头败退,复请兵于齐,与任约、王晔、席皋同心度江。及战败,徐嗣徽堕马,徐嗣宗援兄见害。徐嗣产为陈武军所禽,辞色不挠而死。任约、王晔得北归(敬帝绍泰二年六月乙卯十二,55674日)。)

 

《南史卷五十二•列传第四十二•梁宗室下》:“谘弟修,字世和,封宜丰侯。局力贞固,风仪严整。九岁通论语,十一能属文。鸿胪卿裴子野见而赏之。性至孝,年十二,丁所生徐氏艰,自荆州反葬,中江遇风,前后部伍多致沈溺,修抱柩长号,血泪俱下,随波摇荡,终得无佗。葬讫,因庐墓次。先时山中多猛兽,至是绝迹。野鸟驯狎,栖宿檐宇。武帝嘉之,以班告宗室。

为兼卫尉卿。美姿貌,每屯兵周卫,武帝视之移辇。初,嗣王范为卫尉,夜中行城,常因风便鞭棰宿卫,欲令帝知其勤。及修在职,夜必再巡,而不欲人知。或问其故,曰“夜中警逴,实有其劳,主上慈爱,闻之容或赐止。违诏则不可,奉诏则废事。且胡质之清,尚畏人知,此职司之常,何足自显。”闻者叹服。

时王子侯多为近畿小郡,历试有绩,乃得出为边州。帝以修识量宏达,自卫尉出镇钟离,徙为梁、秦二州刺史。在汉中七年,移风改俗,人号慈父。

长史范洪冑有田一顷,将秋遇蝗,修躬至田所,深自咎责。功曹史琅邪王廉劝修捕之,修曰:“此由刺史无德所致,捕之何补。”言卒,忽有飞鸟千群蔽日而至,瞬息之间,食虫遂尽而去,莫知何鸟。适有台使见之,具言于帝,玺书劳问,手诏曰:“犬牙不入,无以过也。”州人表请立碑颂德。

嗣王范在盆城,颇有异论,武陵王大生疑防,流言噂誻。修深自分释,求送质子,并请助防。武陵王乃遣从事中郎萧固谘以当世之事,具观修意。修泣涕为言忠臣孝子之节,王敬纳之。故终修之时,不为不义。一夕,忽有狗据修所卧床而卧。修曰:“此其戎乎。”因大修城垒。

承圣元年,魏将达奚武来攻,修遣记室参军刘璠至益州,求救于武陵王纪,遣将杨乾运援之,拜修随郡王。璠还至嶓冢,乃降于魏,干运班师。璠至城下,说城中降魏。修数之曰:“卿不能死节,反为说客邪!”命射之。间信遣至荆州,元帝遣与相闻。

修中直兵参军陈晷甚勇有口,求为觇候,见获,以辞烈被害。乃遣谘议虞馨致武牛酒。武谓曰:“梁已为侯景所败,王何为守此孤城?”修答守之以死,誓为断头将军。魏相安定公宇文泰遣书喻之,力屈乃降。安定公礼之甚厚,未几令还江陵,厚遣之,以文武千家为纲纪之仆。元帝虑其为变,中使觇伺,不绝于道。至之夕,命劫窃之。及旦,修表输马仗而后帝安。修入觐,望合悲不自胜,元帝亦恸,尽朝皆泣。

寻拜湘州刺史。长沙频遇兵荒,人户凋弊。修劝穑务分,未期,流人至者三千余家。元帝多忌,动加诛翦。修静恭自守,埋声晦迹。元帝亦以宗室长年,深相敬礼。及江陵被围问至,即日登舟赴救。至巴陵西,而江陵覆灭。

敬帝立,遥授修太尉,迁太保。

时王室浸微,修虽图义举,力弱不能自振,遂发背欧血而薨,年五十二。”

(萧谘弟萧修,字世和,封宜丰侯。仪容风度严肃端正,固守正道,九岁通《论语》,十一岁能写文章。鸿胪卿裴子野见而赏之。性至孝,十二岁时,萧修的生母徐氏去世,萧修自荆州返回安葬,结果在长江中遇到风暴,许多部下被淹死。萧修只好抱着母亲的棺柩,大声痛哭,血泪俱下。随波摇荡,最终,安然无恙而回。葬讫,为母守孝时,山中本来有很多猛兽出没,此时却都绝迹了,而且野鸟都很驯服,互相玩耍,甚至都栖息在萧修的屋檐下。梁武帝于是下令嘉奖萧修,并将他的孝行,分发通告给所有的王室宗亲。

萧修兼卫尉卿。美姿貌,每屯兵周卫,武帝视之移辇。初,嗣王萧范为卫尉,夜中行城,常因风便鞭棰宿卫,欲令帝知其勤。及修在职,夜必再巡,而不欲人知。或问其故,曰“夜中警逴,实有其劳,主上慈爱,闻之容或赐止。违诏则不可,奉诏则废事。且胡质之清,尚畏人知,此职司之常,何足自显。”闻者叹服。

 时王子侯多为近畿小郡,历试有绩,乃得出为边州。帝以萧修识量宏达,自卫尉出镇钟离,徙为梁、秦二州刺史。在汉中任职7年,移风易俗,人们都称他为慈父。有一次,长史范洪胄的一顷田,快秋收时却遭遇蝗灾。萧修亲自来到范洪胄的田头,竟然深深地自责!功曹王廉,劝萧修捕捉蝗虫,萧修却说:“这是我这个刺史没有德政才造成的,捕捉蝗虫又于事何补呢?”话刚说完,天上忽然飞来上千群鸟,乌泱泱都快要遮住了太阳。瞬间,这一大群鸟将所有蝗虫吃的一干二净,然后又飞走了。甚至,都没有人认识这究竟是什么鸟。当时恰好有朝廷使者在一旁目睹,便将此事上奏给了朝廷,玺书劳问,手诏曰:“犬牙不入,无以过也。”州人表请立碑颂德。

嗣王范在盆城,颇有异论,武陵王萧纪大生疑防,流言噂誻。修深自分释,求送质子,并请助防。武陵王乃遣从事中郎萧固谘以当世之事,具观萧修意。萧修泣涕为言忠臣孝子之节,王敬纳之。故终萧修之时,不为不义。一夕,忽有狗据萧修所卧床而卧。萧修曰:“此其戎乎。”因大修城垒。

承圣元年552年),西魏将达奚武来攻,萧修(萧循)遣记室参军刘璠至益州,求救于武陵王萧纪,遣将杨乾运援之,拜萧修为随郡王。刘璠回去时走到嶓冢(山名,在陕西省汉中市宁强县境,属梁州,周书刘璠传云:“还至白马西”),乃降于魏,杨乾运班师。刘璠至城下,说城中降魏。萧修数之曰:“卿不能死节,反为说客邪!”命射之。间信遣至荆州,元帝萧绎遣与相闻。

萧修中直兵参军陈晷甚勇有口,求为觇候,见获,以辞烈被害。乃遣谘议虞馨致达奚武牛酒。达奚武谓曰:“梁已为侯景所败,王何为守此孤城?”萧修答守之以死,誓为断头将军。魏相安定公宇文泰遣书喻之,萧修力屈乃降(西魏废帝元年(552年)四月)。安定公礼之甚厚,未几令还江陵,厚遣之,以文武千家为纲纪之仆。元帝虑其为变,中使觇伺,不绝于道。至之夕,命劫窃之。及旦,萧修表输马仗而后帝安。萧修入觐,望合悲不自胜,元帝亦恸,尽朝皆泣。

萧修寻拜湘州刺史。长沙频遇兵荒,人户凋弊。萧修劝穑务分,未期,流人至者三千余家。元帝多忌,动加诛翦。萧修静恭自守,埋声晦迹。元帝亦以宗室长年,深相敬礼。及江陵被围问至,即日登舟赴救。至巴陵西,而江陵覆灭。

敬帝立,遥授萧修太尉,迁太保。

时王室浸微,萧修虽图义举,力弱不能自振,遂发背欧血而薨,年五十二(敬帝绍泰二年八月己酉初七,556827日)。)

 

《北齐书卷卅三•列传第二十五》:“萧明,兰陵人,梁武帝长兄长沙王懿之子。在其本朝,甚为梁武所亲爱。少历显职,封浈阳侯。太清中,以为豫州刺史。

梁主既纳侯景,诏明率水陆诸军趋彭城,大图进取。又命兖州刺史南康嗣王会理总驭群帅,指授方略。明渡淮未几,官军破之,尽俘其众。

魏帝升门楼,亲引见明及诸将帅,释其禁,送于晋阳。世宗礼明甚重,谓之曰:“先王与梁主和好十有余年,闻彼礼佛文,常云奉为魏主,并及先王,此甚是梁主厚意。不谓一朝失信,致此纷扰。自出师薄伐,无战不克,无城不陷,今自欲和,非是力屈。境上之事,知非梁主本心,当是侯景违命扇动耳。侯可遣使谘论,若犹存先王分义,重成通和者,吾不敢违先王之旨,侯及诸人并即放还。”于是使人以明书告梁主,梁主乃致书以慰世宗。

天保六年,梁元为西魏所灭,显祖诏立明为梁主,前所获梁将湛海珍等皆听从明归,令上党王涣率众以送。是时梁太尉王僧辩、司空陈霸先在建邺,推晋安王方智为丞相。显祖赐僧辩、霸先玺书,僧辩未奉诏。

上党王进军,明又与僧辩书,往复再三,陈祸福,僧辩初不纳。既而上党王破东关,斩裴之横,江表危惧。僧辩乃启上党求纳明,遣舟舰迎接。王飨梁朝将士,及与明刑牲歃血,载书而盟。

于是梁舆东度,齐师北反。侍中裴英起卫送明入建邺,遂称尊号,改承圣四年为天成元年,大赦天下,宇文黑獭、贼詧等不在赦例。以方智为太子,授王僧辩大司马。明上表遣第二息章驰到京都,拜谢宫阙。

冬,霸先袭杀僧辩,复立方智,以明为太傅、建安王。霸先奉表朝廷,云僧辩阴谋篡逆,故诛之。方智请称臣,永为藩国,齐遣行台司马恭及梁人盟于历阳。

明年,诏征明。霸先犹称藩,将遣使送明,会明疽发背死。

(萧明(《南史卷五十一•列传第四十一》;按魏书卷一二孝静纪、卷九八萧衍传作“萧渊明”。本书和南、北史去“渊”字,梁书改“渊”作“深”,都是避唐讳),兰陵人,梁武帝长兄长沙王萧懿的儿子。在当朝,很为梁武帝所亲爱。年轻时历任显要的职务,封为浈阳侯(诸本“浈”作“须”。钱氏考异卷三一云:“‘须’当作‘浈’,即贞阳也。”按萧渊明封邑,本书和南、北史、魏书、梁书相关纪传都作贞阳。浈阳本汉县,宋泰始三年四六七改贞阳宋书卷三七州郡志,然南齐书卷一五州郡志仍作浈阳。这里“须阳”是“浈阳”之讹,隋书卷三一地理志也是“浈”讹作“须”。今据改)。太清年间,让他任豫州刺史(南史传记云:“百姓诣阙拜表,言其德政,树碑于州门内。及碑匠采石出自肥陵,明乃广营厨帐,多召人物,躬自率领牵至州。识者笑之,曰:“王自立碑,非州人也。”(百姓们到朝廷上表,陈叙了他的德政,将碑树立在州门内。当石匠从肥陵采来做碑的石头时,萧渊明请厨夫设帐,召集了很多人,亲自领人将石碑运到州里。知道的人取笑他,说:“这是大人自己立碑,并不是州人啊。”)”)

南梁武帝萧衍已经接纳了侯景,诏令萧明率领水陆诸军奔向彭城,谋划大举进兵(南梁武帝太清元年八月乙丑初一,547831日)。又命令兖州刺史南康嗣王会理总领众帅,指示方略。萧明渡过淮河没有多久,官军就攻破他,全部俘虏了他的部下(十月乙酉廿二,5471119日,南史传记云:“武帝既纳侯景,大举北侵,使南康王会理总兵,明乃拜表求行。固请,乃许之。会理已至宿预,诏改以明代为都督水陆诸军趣彭城,大图进取。敕曰:“侯景志清邺、洛,以雪雠耻。其先率大军,随机抚定。汝等众军可止于寒山筑堰,引清水以灌彭城。大水一泛,孤城自殄,慎勿妄动。”明师次吕梁十八里,作寒山堰以灌彭城,水及于堞,不没者三板。魏遣将慕容绍宗赴救,明谋略不出,号令莫行。诸将每谘事,辄怒曰:“吾自临机制变,勿多言。”众乃各掠居人,明亦不能制,唯禁其一军无所侵掠。

 绍宗至,决堰水,明命将救之,莫肯出。魏军转逼,人情大骇。胡贵孙谓赵伯超曰:“不战何待。”伯超惧不能对。贵孙乃入陈苦战,伯超拥众弗敢救,曰:“与战必败,不如全军早归。”乃使具良马,载其爱妾自随。贵孙遂没。伯超子威方将赴战,伯超惧其出,使人召之,遂相与南还。

明醉不能兴,众军大败,明见俘执。北人怀其不侵掠,谓之义王。”

(梁武帝接纳了侯景,大举出兵攻打北方,派南康王萧会理领兵,萧渊明上表请求同行。因为他一再请求,武帝准许了。萧会理当时已到了宿预,诏书又下,改派萧渊明代萧会理为都督,率领水陆诸军前往彭城,准备大举进攻。皇帝下敕书说:“侯景立志扫除邺、洛,以报仇雪耻。他先率大军,见机行动。你们众军可只行到寒山,停下筑堰,引水淹彭城,大水一泛滥,孤城就会自灭,要谨慎,不要轻举妄动。”萧渊明的军队到距离吕梁十八里处,修筑了寒山堰用来淹彭城,水涨到城墙上的矮墙,只剩下三板高没淹。魏派将领慕容绍宗前去救援彭城。萧渊明提不出谋略,他的号令没有部队听从,每当将领们向他问事,他就生气地说:“我自会随机应变,不要多嘴。”将士各自去抢掠当地的居民,萧渊明不能制止,只有他自己那支军队没有抢掠。

慕容绍宗领兵到达以后,决开了堤堰,萧渊明派将领去救援,但没人肯率兵出击。魏军转而进攻,人们都非常害怕。胡贵孙对赵伯超说:“不作战还要等待什么?”赵伯超吓得不敢回答。胡贵孙便入阵苦战,赵伯超领着大军不敢救援,并说:“和敌人作战肯定失败,不如保全军队早些回去。”他便让人备好良马,载上自己的爱妾逃走。胡贵孙战死。赵伯超的儿子赵威正准备前去接战,赵伯超担心他出兵,派人去把他召回,于是父子一起南归。

萧渊明这时正喝得大醉不能起来,军队大败,萧渊明被俘。北方人感激他不让军队侵掠民众,称他为“义王”。))

东魏孝静帝登上城楼,亲自引见萧明和众将帅,解除对他们的囚禁,送往晋阳。世宗高澄对萧明的礼节非常隆重,对他说:“先王同梁主和好十多年,听说他拜佛的文辞常说敬奉魏主,以及先王(高欢),这很是梁主厚意。不料一朝失信,导致这场纷扰。自出师征伐,作战没有不胜利的,攻城没有不陷落的,今天想要和好,不是因为武力疲惫。边境上的事情,知道不是梁主的本意,应当是侯景违命煽动所致(侯可遣使谘论 诸本“论”作“谕”,三朝本作“论”,百衲本依他本改“谕”。按通鉴卷一六一四九七四页也作“论”。今从三朝本)。您可派使者询问斟酌,如果还念先王情义,重新往来友好,我不敢违背先王的旨意,您及众人一并马上放回。”于是让人把萧明的信报告梁主,梁主就送信来慰问世宗(东魏孝静帝武定五年十二月乙亥十二,54818

天保六年,梁元帝萧绎被西魏灭亡,显宗高洋诏令立萧明(萧渊明)为梁主,从前所抓获的梁将湛海珍等人都跟随萧明归还,命令上党王高涣率部下送行(文宣帝天保六年正月壬寅廿一555227日)。这时梁太尉王僧辩、司空陈霸先在建邺,推举晋安王萧方智任丞相(推晋安王方智为丞相 南、北、殿三本“丞相”上有“太宰”二字,三朝本、汲本、局本无。按南史卷五一萧明传,方智官称是“太宰、都督中外诸军事、承制置百官”。梁书卷六敬帝纪、陈书卷一武帝纪都说推方智为“太宰承制”,从没有“丞相”之称。此传原文也当是“太宰承制”,“承制”讹作“丞相”。三朝本又脱“太宰”二字。南本等据南史补“太宰”,□仍“丞相”之讹。今姑从三朝本。)。显祖赐予王僧辩、陈霸先玺书,王僧辩没有接受诏书。

上党王高涣进兵,萧明又给王僧辩写信,往来再三,陈述利害(二月己卯廿八,55545,王僧辩起初不接受。不久上党王攻破东关,杀了裴之横,江南危急恐惧(三月丙戍初六,555412。王僧辩就启奏上党要求接纳萧明,派船迎接。上党王以酒食款待梁朝的将士,与萧明杀牲歃血,订立了盟约(五月庚子廿一555625

于是梁的车马东渡长江,齐的军队向北返回(五月辛丑廿二555626

侍中裴英起护送萧明进入建邺(五月癸卯廿四,555628,于是称帝,改承圣四年为天成元年,大赦天下(五月丙午廿七55571。宇文黑獭(宇文泰)、贼人萧詧(萧察)不在赦免之列。立萧方智为太子(以方智为太子 诸本“子”作“傅”,唯南本据南史卷五一改作“子”。按梁书卷六敬帝纪、卷四五王僧辩传、陈书卷一武帝纪都说萧渊明称帝后,以方智为皇太子,作“太傅”误,今从南本。),授任王僧辩大司马。萧明上表派第二子萧章乘马疾驰到京都,拜谢君王。

冬天(九月甲辰廿七,5551027日),陈霸先袭击杀死王僧辩,又立萧方智(十月己酉初二,555111日),以萧明(萧渊明)为太傅、建安王(以明为太傅建安王 按梁书卷六敬帝纪,敬帝即位后封萧渊明为建安郡公,至死没有进封为王,这里“王”字当作“公”)。陈霸先给北齐朝廷上表,说王僧辩阴谋篡逆,所以杀了他。萧方智请求向北齐称臣,永远当北齐的附属国,北齐派行台司马恭和梁人在历阳订立了盟约。

第二年,诏令萧明(萧渊明)前往。陈霸先对后梁还称属国,将派使者送萧明(通鉴云:“齐人召建安公渊明,诈许退师,陈霸先具舟送之(北齐人召见建安公萧渊明,假装要答应退兵。陈霸先准备船只要送萧渊明去)。”考异曰:典略云:“五月,齐主在东山饮酒,投杯赫怒,召魏收于前,立为制书,欲自将西讨长安,令上党王渙将兵伐梁,于是渙南侵。”按梁、陈、北齐帝纪及渙传皆无是事),适逢萧明毒疮发作于背而死(南梁敬帝绍泰二年五月癸未初九,55662日)。)

 

《北齐书卷四十四•列传第三十六》:“刁柔,字子温,渤海人也。父整,魏车骑将军、赠司空。

柔少好学,综习经史,尤留心礼仪。性强记,至于氏族内外,多所谙悉。初为世宗挽郎,出身司空行参军。丧母,居丧以孝闻。

永安中,除中坚将军、奉车都尉,加冠军将军、中散大夫。

元象中,随例到晋阳,高祖以为永安公府长流参军,又令教授诸子。

天保初,除国子博士、中书舍人。魏收撰魏史,启柔等与同其事。柔性颇专固,自是所闻,收常所嫌惮。

又参议律令。时议者以为立五等爵邑,承袭者无嫡子,立嫡孙,无嫡孙,立嫡子弟,无嫡子弟,立嫡孙弟。柔以为无嫡孙,应立嫡曾孙,不应立嫡子弟。议曰:柔案礼立适以长,故谓长子为嫡子。嫡子死,以嫡子之子为嫡孙,死则曾、玄亦然。然则嫡子之名,本为传重。故丧服曰:"庶子不为长子三年,不继祖与祢也。"礼记公仪仲子之丧:"檀弓曰:‘何居,我未之前闻。仲子舍其孙而立其子何也?’子服伯子曰:‘仲子亦犹行古之道也,昔者文王舍伯邑考而立武王发,微子舍其孙盾而立弟衍,仲子亦犹行古之道也。’"郑注曰:"伯子为亲者讳耳,立子非也。文王之立武王,权也。微子嫡子死,立其弟衍,殷礼也。""子游问诸孔子,孔子曰:‘不,立孙。’"注曰:"据周礼。"然则商以嫡子死,立嫡子之母弟,周以嫡子死,立嫡子之子为嫡孙。故春秋公羊之义,嫡子有孙而死,质家亲亲先立弟,文家尊尊先立孙。丧服云:"为父后者为出母无服。"小记云:"祖父卒而后为祖母后者三年。"为出母无服者,丧者不祭故也。为祖母三年者,大宗传重故也。今议以嫡孙死而立嫡子母弟,嫡子母弟者则为父后矣。嫡子母弟本非承嫡,以无嫡,故得为父后。则嫡孙之弟,理亦应得为父后。则是父卒然后为祖后者服斩,既得为祖服斩,而不得为传重者,未之闻也。若用商家亲亲之义,本不应嫡子死而立嫡孙。若从周家尊尊之文,岂宜舍其孙而立其弟?或文或质,愚用惑焉。小记复云:"嫡妇不为舅后者则姑为之小功。"注云:"谓夫有废疾他故若死无子不受重者。小功,庶妇之服。凡父母于子,舅姑于妇,将不传重于嫡,及将所传重者非嫡,服之皆如□子庶妇也。"言死无子者,谓绝世无子,非谓无嫡子。如其有子,焉得云无后?夫虽废疾无子,妇犹以嫡为名。嫡名既在,而欲废其子者,其如礼何!礼有损益,代相沿革,必谓宗嫡可得而变者,则为后服斩,亦宜有因而改。

七年夏卒,时年五十六。

柔在史馆未久,逢勒成之际,志存偏党。魏书中与其内外通亲者并虚美过实,深为时论所讥焉。”

刁柔(《北史卷廿六列传第十四》),字子温,渤海人。父亲刁整,任魏车骑将军,追赠司空。

刁柔小时候勤奋好学,广涉经史,尤其喜爱礼仪。记忆力很强,氏族内外之事都很熟悉。最初为世宗的挽郎,任司空行参军。母亲去世为母亲守丧,因孝而知名。

永安年间,刁柔任中坚将军、奉车都尉,加冠军将军、中散大夫。

元象年间,刁柔按例到晋阳高祖任命他为丞玄公府长流参军,命他教自己几个孩子读书。

天保550年),刁柔任国子博士、中书舍人。魏收编写魏史,启奏皇上让刁柔共同参与其事。刁柔为人很固执,总认为自己的见解正确,魏收常嫌弃他。

刁柔又参与制定律令。当时人们认为要设立五等爵位和封地,如果继承人没有长子,就立长孙,没有长孙就立长子的弟弟,长子没有弟弟就立长孙的弟弟无嫡子弟立嫡孙弟 诸本""上有""字。北史卷二六刁柔传无。按此句意谓嫡子无弟则立嫡孙之弟,诸本衍""字。今据北史删)。刁柔认为没有长孙,应该立长曾孙,而不应该立长子的弟弟。他发表意见说:我认为根据《礼记》的规定要立长子为继承人,所以把长子叫作嫡子。嫡子死了。就立长子的儿子为嫡孙,嫡孙死后就依次立曾孙、玄孙为继承人。嫡子的设立,本来是为了把家业传之长孙。所以《礼记丧服》说:妾所生的儿子三年之内不做长子,不能继承祖先的基业并祭祀祖先故丧服曰庶子不为长子三年不继祖与祢也 按仪礼丧服传无"与祢"二字,"不继祖与祢"是礼记丧服小记语,但引号不能分开)《礼记》记载了公仪仲子死时的情景:擅弓说:这是怎么回事呢,我以前没有听说过,仲子没有立嫡孙反而立庶子为继承人,这是什么原因呢仲子舍其孙而立其子何也 诸本下""字作"",北史卷二六及册府卷五八三六九八七页作""。按礼记檀弓上原是""字,今据北史、册府改)?’子服伯子说:仲子也是依古代的礼节的,当初周文王没有立长子伯邑考而立了武王姬发,微子没有立嫡孙盾而立了弟弟衍,所以说仲子依照的是古礼。”’郑玄注说:伯子这是为亲者讳郑注曰伯子为亲者讳耳 诸本"""",册府同上卷页作""。按礼记檀弓上郑注原是""字,今据册府改),不立嫡子是错误的。周文王立周武王,是权宜措施。微子的嫡子死了,立弟弟衍,这是根据商礼。”“子游就这件事去请教孔子,孔子说:不应该这样,应该立嫡孙。”’注解说:这是根据《周礼》。这样就是说商代嫡子死了,就立嫡子的同母弟弟,周代是嫡子死,立嫡子的儿子为嫡孙。所以根据《春秋公羊传》的义理,嫡子有了孙子而死,崇尚实际的朝代重视亲缘关系先立弟弟,崇尚文礼的朝代尊重先人先立嫡孙。《丧服篇》上说:儿子死在父亲之后,儿子可以不为母亲服丧。《小记》上说:祖父去世祖母去世时要守丧三年。不为被父亲休弃的生母守丧,是因为别人死了她不参加祭礼。为祖母守丧三年,是由于要把家业传给嫡系长孙。如今议论因为嫡孙死了就立嫡子的同母弟弟今议以嫡孙死而立嫡子母弟 诸本""上有""字,北史卷二六无。按上文明说"议者以为无嫡孙,立嫡子弟",诸本衍""字,今据北史删),嫡子的同母弟弟就成为父亲的后代了。他本来不应该继承家业,因为没有嫡系长房长子,才得以成为后代。那么嫡孙的弟弟,按理也应该成为父亲的后代。这样父亲死后他为祖父母服斩縯,既然能为祖父母服斩缭,却不能传给家业的事,我没有听说过。如果采用商代尚实的做法,本来不应该嫡子死后立嫡孙本不应嫡子死而立嫡孙 诸本""上有""字。南本及册府同上卷页无。北史卷二六作"本不应舍嫡子而立嫡孙",亦无下""字。按上文说"商以嫡子死立嫡子之母弟",所以这里反驳议者,说如用商制,那就不该嫡子死,不立嫡子之母弟而立嫡孙。南本及册府是,今据删下""字。北史"舍嫡子"下当脱"之母弟"三字)。如果采用周代尚礼的做法,怎么能不立嫡孙而立嫡子的弟弟呢?用周代制度或用商代制度,运用起来都很迷惘。《礼记。小记》中又说:嫡子之妇不能成为公公的后代,则婆婆去世时衹能服小功丧。郑玄解释说:丈夫残废身有疾病或其他原因去世而没有儿子,则不能传于长孙。小功,是庶子之妇服丧。凡是父母对于儿子、公婆对于媳妇,不传于嫡长孙,而所传的不是嫡系,那么嫡系的服丧与其他庶子和媳妇的服丧是一样了。人们把死后没有儿子的人,叫做绝世无子,并不是说没有嫡子。如果有儿子,怎么说能没有后代呢?即使丈夫残疾没有儿子,媳妇作嫡媳的名义仍然存在。名义还在,却想废掉她的儿子,这将把礼法置于何地呢!礼法也有增删,代代相传,一定要认为嫡子继承制可以改变的话,那么后代服斩缭的丧礼也应该有理由改动了。

天保七年556年)夏,刁柔去世,时年五十六岁。

刁柔在史馆待的时间不长,皇上对《魏书》的编写催逼很聚,其中他对人物的评价有偏颇。《魏书》中凡是和他有内外亲戚关系的人都文过饰非,深受当时人的讥讽。

 

《北齐书卷廿五•列传第十七》:“张纂,字徽纂,代郡平城人也。父烈,桑乾太守。

纂初事尔朱荣,又为尔朱兆都督长史。为兆使于高祖,遂被顾识。高祖举义山东,刘诞据相州拒守,时纂亦在其中。高祖攻而拔之,以纂参丞相军事。

纂性便僻,左右出内,稍见亲待,仍补行台郎中。高祖启减国封,分赏文武,纂随例封寿张伯。

魏武帝末,高祖赴洛,以赵郡公琛为行台,守晋阳,以纂为右丞。

转相府功曹参军事,除右光禄大夫。使于茹茹,以衔命称旨。历中外、丞相二府从事中郎。

邙山之役,大获俘虏,高祖令纂部送京师,魏帝赐绢五百匹,封武安县伯。

复为高祖行台右丞,从征玉壁。大军将还山东,行达晋州,忽值寒雨,士卒饥冻,至有死者。州以边禁不听入城。于时纂为别使,遇见,辄令开门内之,分寄民家,给其火食,多所全济。高祖闻而善之。

纂事高祖二十馀岁,传通教令,甚见亲赏。

世宗嗣位,侯景作乱颍川,招引西魏。以纂为南道行台,与诸将率讨之。还,除瀛州刺史。会世宗入为太子少傅。后与平原王段孝先、行台尚书辛术等攻围东楚,仍拔广陵、泾州数城,斩贼帅东方白额。授仪同三司,监筑长城大使,领步骑数千镇防北境。

还,迁护军将军,寻卒。”

(张纂(《北史卷五十五•列传第四十三》),字徽纂,代郡平城人。父亲张烈,桑干太守。

张纂开始为尔朱荣做事,又作尔朱兆都督长史。为尔朱兆出使高祖,于是被高祖眷顾了解。高祖在山东举义(节惠宗普泰元年六月庚申廿二,531721日),相州刺史刘诞据城固守,当时张纂也在军中。高祖攻取相州,以张纂为参丞相军事。

张纂性情善于逢迎,在高祖左右出入,渐被亲近优待,乃补行台郎中。高祖启奏减少国封,分赏文武百官,张纂于是按例封为寿张伯。

魏武帝末年,高祖去洛阳,用赵郡公高琛为行台,驻守晋阳,用张纂为右丞。又改任相府功曹参军事,授任右光禄大夫。奉君命出使到茹茹。历任中外、丞相二府从事中郎。

邙山之战(孝静帝元象元年八月壬辰初五,538914日),大获俘虏,高祖命令张纂的部队送往京城,魏帝赐予张纂绢五百匹,封武安县伯。

张纂又任高祖行台右丞,跟随高祖出征玉壁(孝静帝兴和四年十月己亥初六,5421030日)。大军将要返回山东,行至晋州,忽遇寒雨,士兵饥寒,以致有死的人。州府因边禁不准入城。此时张纂为别使,遇见这种情况,就命打开城门接纳士兵,分散寄住在百姓家中,供应他们伙食,多被保全救济。高祖得知这件事而称赞他。

张纂事奉高祖二十余年,传达政令,很被亲近赏识。

世宗继位,侯景在硕作乱(孝静帝武定五年正月辛亥十三,547218日),勾结西魏。世宗以张纂为南道行台,与众将率军讨伐他。回来后,任瀛州刺史。拜见世宗。进宫为太子少傅。

后张纂与平原王段孝先、行台尚书辛术等围攻东楚,接连攻取广陵、泾州数城,斩杀贼军统帅东方白额。授予仪同三司,监筑长城大使,带领步兵骑兵数千人镇守北方边境。回来后,改任护军将军,不久去世(文宣帝天保七年六月甲辰初一,556623日)。)

 

《北齐书卷廿一•列传第十三》:“老,字安德,鬲人。家世寒微。身长七尺,膂力过人。少粗犷无赖,结轻险之徒共为贼盗,乡里患之。魏末兵起,遂与昂为部曲。义旗建,仍从征讨,以军功除殿中将军。累迁平远将军。除鲁阳太守。后除南益州刺史,领宜阳太守,赐爵长乐子。老频为二郡,出入数年,境接群蛮,又邻西敌,至于攻城野战,率先士卒,屡以少制众,西人惮之。显祖受禅,别封阳平县伯,迁南兖州刺史。后与萧轨等渡江,战没。

希光,渤海蓚人也。父绍,魏长广太守,希光随高乾起义信都。中兴初,除安南将军、安德郡守。后为世祖开府长史。武定末,从高岳平颍川,封义宁县开国侯,历颍、梁、南兖三州刺史。天保中,扬州刺史,与萧轨等渡江,战没。赠开府仪同三司、西兖州刺史。

子子令,尚书外兵郎中。武平末,通直常侍。隋开皇中,卒于易州刺史。

希光族弟子贡,以与义旗之功,官至吏部郎,后为兖州刺史。坐贪暴为世宗所杀。

显祖责陈武废萧明,命仪同萧轨率希光、东方老、裴英起、王敬宝步骑数万伐之。以七年三月渡江,袭克石头城。五将名位相侔,英起以侍中为军司,萧轨与希光并为都督,军中抗礼,不相服御,竞说谋略,动必乖张。顿军丹阳城下,值霖雨五十余日,及战,兵器并不堪施用,故致败亡。将帅俱死,士卒得还者十二三,所没器械军资不可胜纪。

萧轨、王宝事行,史阙其传。

裴英起,河东人。其先晋末渡淮,寓居淮南之寿阳县。祖彦先,随薛安都入魏,官至赵郡守。父约,渤海相。英起聪慧滑稽,好剧谈,不拘仪检,仁魏至定州长史。世宗引为行台左丞。天保中,都官尚书,兼侍中,及战没,赠开府、尚书左仆射。”

(东方老,字安德,安德鬲县人氏。其家族世代寒微。老身长七尺,膂力过人。少年时粗犷无赖,交结轻险之徒同做贼盗,成了乡里的祸害。魏末兵起,便做了昂的部曲。义旗树起后,随从高昂征战讨伐,因军功除殿中将军。累迁平远将军,除鲁阳太守。后拜南益州刺史,兼领宜阳太守,赐爵长乐子。老做二郡太守,出入数年,境接群蛮,又与西敌相邻,至于攻城野战,身先士卒,多次以少制众,西魏人很是害怕他。显祖受魏禅,别封老为阳平县伯,迁南兖州刺史。后与萧轨等渡江攻陈,战殁(文宣帝天保七年六月乙卯十二,55674日)

李希光,渤海蓚地人氏。父李绍,魏长广太守。李希光随同高乾在信都起义。中兴初,除安南将军、安德郡守。后任世祖的开府长史。武定末,从高岳平颍川,封义宁县开国侯,历颍、梁、南兖三州刺史。天保中,为扬州刺史,与萧轨等渡江攻陈,战殁(文宣帝天保七年六月乙卯十二,55674日)。赠开府仪同三司、西兖州刺史。

子李子令,尚书外兵郎中。武平末,通直常侍。隋开皇中卒于易州刺史任上。

李希光族弟子贡,因参与起义之功,官至吏部郎,后为兖州刺史。由于贪污残暴被世宗诛杀。

显祖谴责陈武帝废了萧明(萧渊明),命令仪同萧轨率领李希光、东方老、裴英起、王敬宝及步骑数万人前往讨伐。文宣帝天保七年556年)三月渡江,袭占了石头城。五位将领名位相当,裴英起以侍中为军司,萧轨与李希光都是都督,军中抗礼,不相服从,各有主意,互不买账。屯军丹阳城下,适逢五十余天的霖雨,两军交战,兵器都不能使用,所以导致了失败。将帅俱死,士卒生还者也只有十之二三,而遗弃的器械军资则无法统计(敬帝绍泰二年六月乙卯十二,55674

萧轨、王敬宝之事迹,史缺,故无法为传。

裴英起,河东人氏。其先辈晋末渡过淮河,寓居淮南的寿阳县。祖父彦先,跟随薛安都入魏,官至赵郡守。父约,渤海相。英起聪明滑稽,好诙谐,不拘礼节,仕魏至定州长史。世宗委任其为行台左丞。天保中,为都官尚书,兼侍中,战死(文宣帝天保七年六月乙卯十二,55674日),赠开府、尚书左仆射。

 

《北齐书卷十•列传第二》:“汉阳敬怀王洽,字敬延,神武第十五子也。天保元年封。五年,薨,年十三。乾明元年,赠太保、司空。无子,以任城王第二子建德为后。”

(汉阳敬怀王高洽(《北史卷五十一•列传第三十九》),字敬延,神武(高祖高欢)的第十五个儿子(冯氏生)。天保元年550年),封王。五年(?文宣帝天保七年五月丙申廿二,556615日),薨,时年十三岁。乾明元年560年),追蹭太保、司空。高洽没有儿子,将任城王高湝的第二个儿子高建德作为后嗣。)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