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渔樵闲话
渔樵闲话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72,737
  • 关注人气:37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杜氏覆矣(公元556年)

(2020-02-12 20:24:54)
标签:

杂谈

十七 南北朝-19.3.5.1 杜氏覆矣(公元556年)

公元556年,丙子,南梁敬帝绍泰二年 南梁敬帝太平元年 后梁宣帝大定二年 西魏恭帝三年 北齐文宣帝天保七年 柔然木杆可汗四年 突厥乙息记可汗四年

《周书卷二•帝纪第二•文帝下》:“三年春正月丁丑,初行周礼,建六官。以太祖为太师、大冢宰,柱国李弼为太傅,大司徒赵贵为太保,大宗伯独孤信为大司马,于谨为大司寇,侯莫陈崇为大司空。

初,太祖以汉魏官繁,思革前弊。大统中,乃命苏绰、卢辩依周制改创其事,寻亦置六卿官,然为撰次未成,众务犹归台阁。至是始毕,乃命行之。”

(三年春正月丁丑(初一,556128日),西魏开始推行《周礼》,设置六部官员。魏恭帝元廓20岁)任命太祖宇文泰为太师、大冢宰,柱国李弼为太傅,大司徒赵贵为太保、大宗伯(宗伯以上,以三公兼六卿之职。北史卢辩传:置太师、太傅、太保各一人,是曰三孤),独孤信为大司马,于谨为大司寇,侯莫陈崇为大司空。

当初,太祖认为汉、魏所设置的官职繁多,想要革除以前的弊端。大统年间,命令苏绰、卢辩依据周朝官制制定官制,随即也设置六卿官职,可是没有制定细则,所以各种事务仍然归于尚书处理。到这时候才把细则制定完毕,于是下令推行。)

 

《梁书卷六•本纪第六•敬帝》:“太平元年春正月戊寅,大赦天下,其与任约、徐嗣徽协契同谋,一无所问。”

(太平元年春正月戊寅(初二,556129日),南梁对全国已判罪犯减刑或免刑,凡是与任约、徐嗣徽同谋的人,一概不予追究。)

 

《梁书卷六•本纪第六•敬帝》:“追赠简文皇帝诸子。以故永安侯确子后袭封邵陵王,奉携王后。”

(给简文皇帝萧纲诸儿子追加官职。以已故永安侯萧确的后代袭封邵陵王,奉携王萧纶后。)

 

《资治通鉴卷第一百六十六•梁纪二十二•梁敬帝太平元年》:“癸未,陈霸先使从事中郎江旰说徐嗣徽使南归,嗣徽执旰送齐。”

(癸未(初七,55623日),陈霸先派从事中郎江旰去劝说徐嗣徽,让他回南方来。徐嗣徽把江旰抓起来送到了北齐。)

 

《梁书卷六•本纪第六•敬帝》:“癸未,镇东将军、震州刺史杜龛降,诏赐死,曲赦吴兴郡。”

(癸未(初七,55623日;考异曰:梁书:“太平元年正月癸未(初七,55623日),杜龛降,诏赐死。”陈书:“绍泰元年(555年)十二月,杜龛以城降;明年正月癸未,诛杜龛于吴兴,龛从弟北叟、司马沈敦並赐死”。典略:“魏恭帝二年(555年)十二月,蒨命刘澄等攻龛,大败之,龛乃降;明年正月丁亥(十一,55627日),周铁虎送杜龛祠项王神,使力士拉龛于坐,从弟北叟、司马沈孝敦並赐死。”),镇东将军、震州刺史杜龛投降,诏令赐以死罪,特赦吴兴郡。)

 

《陈书卷三•本纪第三》:“及高祖遣周文育率兵讨龛,世祖与并军往吴兴。时龛兵尚众,断据冲要,水步连阵相结,世祖命将军刘澄、蒋元举率众攻龛,龛军大败,窘急,因请降。”

(等到高祖陈霸先派周文育带兵讨伐杜龛,世祖陈蒨和他一起进军吴兴(今浙江省湖州市吴兴区)。当时杜龛兵众还多,占据要路,水军和步兵阵连着阵,世祖命将军刘澄、蒋元举领兵进攻杜龛,杜龛军大败,走投无路,只好请求投降(敬帝绍泰二年正月癸未初七,55623日;考异曰:梁书:“太平元年正月癸未(初七,55623日),杜龛降,诏赐死。”陈书:“绍泰元年(555年)十二月,杜龛以城降;明年正月癸未,诛杜龛于吴兴,龛从弟北叟、司马沈敦並赐死”。典略:“魏恭帝二年(555年)十二月,蒨命刘澄等攻龛,大败之,龛乃降;明年正月丁亥(十一,55627日),周铁虎送杜龛祠项王神,使力士拉龛于坐,从弟北叟、司马沈孝敦並赐死。”)。)

 

《陈书卷一•本纪第一•高祖上》:“二年正月癸未,诛杜龛于吴兴,龛从弟北叟、司马沈孝敦并赐死。”

 (二年正月癸未(初七,55623日;考异曰:梁书:“太平元年正月癸未(初七,55623日),杜龛降,诏赐死。”陈书:“绍泰元年(555年)十二月,杜龛以城降;明年正月癸未,诛杜龛于吴兴,龛从弟北叟、司马沈敦並赐死”。典略:“魏恭帝二年(555年)十二月,蒨命刘澄等攻龛,大败之,龛乃降;明年正月丁亥(十一,55627日),周铁虎送杜龛祠项王神,使力士拉龛于坐,从弟北叟、司马沈孝敦並赐死。”),在吴兴(今浙江省湖州市吴兴区)杀了杜龛,杜龛的堂弟杜北叟、司马沈孝敦都被赐死。)

 

《梁书卷四十六列传第四十》:“会齐将柳达摩等袭京师,霸先恐,遂还与齐人连和。龛闻齐兵还,乃降,遂遇害。”

(正逢齐国将领柳达摩等人袭击京城,陈霸先害怕了,于是回京城与齐人讲和。杜宠听说齐军返国,才投降,于是被杀(敬帝绍泰二年正月癸未初七,55623日;考异曰:梁书:“太平元年正月癸未(初七,55623日),杜龛降,诏赐死。”陈书:“绍泰元年(555年)十二月,杜龛以城降;明年正月癸未,诛杜龛于吴兴,龛从弟北叟、司马沈敦並赐死”。典略:“魏恭帝二年(555年)十二月,蒨命刘澄等攻龛,大败之,龛乃降;明年正月丁亥(十一,55627日),周铁虎送杜龛祠项王神,使力士拉龛于坐,从弟北叟、司马沈孝敦並赐死。”)。)

 

《南史卷六十四列传第五十四》:“龛,僧辩婿也,始为吴兴太守,以陈武帝既非素贵,及为之本郡,以法绳其宗门,无所纵舍。武帝衔之切齿。及僧辩败,龛乃据吴兴以拒之,频败陈文帝军。龛好饮酒,终日恒醉,勇而无略,部将杜泰私通于文帝,说龛降文帝,龛然之。其妻王氏曰:霸先雠隙如此,何可求和。因出私财赏募,复大败文帝军。后杜泰降文帝,龛尚醉不觉,文帝遣人负出项王寺前斩之。王氏因截发出家,杜氏一门覆矣。”

(杜龛,是王僧辩的女婿,始为吴兴太守,以陈武帝既非素贵,及为之本郡,以法绳其宗门,无所纵舍。武帝衔之切齿。及王僧辩败,杜龛乃据吴兴以拒之,频败陈文帝军。杜龛爱喝酒,一天到晚总是醉醺醺的,有勇而无谋,他的部将杜泰私通于文帝陈蒨,劝说杜龛投降文帝,杜龛答应了。他的妻子王氏说(王氏,僧辩女也):“陈霸先和我们王家结仇结得这么深,怎么可以向他求和!”于是拿出私财赏赐招募战士,再一次向文帝陈蒨发动进攻,把陈蒨打得大败。不久杜泰投降了文帝,而杜龛还酒醉没醒,文帝派人把他背出来,在项王寺前把他斩首了(项羽起吴下,故后人为立寺于吴兴。考异曰:梁书:“太平元年正月癸未(初七,55623日),杜龛降,诏赐死。”陈书:“绍泰元年(555年)十二月,杜龛以城降;明年正月癸未,诛杜龛于吴兴,龛从弟北叟、司马沈敦並赐死”。典略:“魏恭帝二年(555年)十二月,蒨命刘澄等攻龛,大败之,龛乃降;明年正月丁亥(十一,55627日),周铁虎送杜龛祠项王神,使力士拉龛于坐,从弟北叟、司马沈孝敦並赐死。”)。王氏因截发出家,杜氏一门覆矣(通鉴云:“王僧智与其弟豫章太守僧憎愔俱奔齐(王僧智和他的弟弟豫章太守王僧都投奔北齐)。”)。)

 

《梁书卷六•本纪第六•敬帝》:“己亥,以太保、宜丰侯萧循袭封鄱阳王。”

(己亥(廿三,556219日),以太保、宜丰侯萧循袭封鄱阳王。)

 

《北史卷七•齐本纪中第七》:“七年春正月辛丑,封司空侯莫陈相为白水郡王。”

 (七年春正月辛丑(廿五,556221日),封司空侯莫陈相为白水郡王。)

 

《北齐书卷四•帝纪第四•文宣》:“七年春正月甲辰,帝至自晋阳。于邺城西马射,大集众庶而观之。”

(天保七年春正月甲辰(廿八,556224日),文宣帝高洋28岁)从晋阳到达京城邺城。在邺城西面骑马射箭,召集许多平民百姓来观看。)

 

《周书卷四十四•列传第三十六》:“令与田弘同讨信州。魏恭帝三年正月,军次并州。梁并州刺史杜满各望风送款。进围叠州,克之,获刺史冉助国等。迁哲每率骁勇为前锋,所在攻战,无不身先士卒,凡下十八州,拓地三千余里。”

(令李迁哲与田弘共同征讨信州(今湖北省宜昌市长江南岸)。魏恭帝三年556年)正月,军队到达并州。梁朝并州刺史杜满各望风归附。进围叠州,将之攻克,擒获刺史冉助国等人。李迁哲每次率领骁勇之士为前锋,攻战之时,必定身先士卒,攻下十八州,拓地三千余里。)

 

《梁书卷六•本纪第六•敬帝》:“东扬州刺史张彪围临海太守王怀振于剡岩。二月庚戌,遣周文育、陈蒨袭会稽,讨彪。”

(东扬州刺史张彪在剡岩包围临海太守王怀振。二月庚戌(初五,55631日),派遣周文育、陈蒨袭击会稽,讨伐张彪。)

 

《梁书卷六•本纪第六•敬帝》:“癸丑,彪长史谢岐、司马沈泰、军主吴宝真等举城降,彪败走。”

(癸丑(初八,55634日),张彪的长史谢岐、司马沈泰、君主吴宝真等会稽全城投降,张彪败逃。)

 

《梁书卷六•本纪第六•敬帝》:“以中卫将军临川王大款即本号开府仪同三司,中护军桂阳王大成为护军将军。”

(以中卫将军临川王萧大款即本号开府仪同三司,中护军桂阳王萧大成为护军将军。)

 

《梁书卷六•本纪第六•敬帝》:“丙辰,若耶村人斩张彪,传首京师,曲赦东扬州。”

(丙辰(十一,55637日),若耶村人杀死张彪,将他的头送到京城(简文帝大宝元年(550年),张彪起兵于若邪山),特赦东扬州。)

 

《陈书卷三•本纪第三》:“东扬州刺史张彪起兵围临海太守王怀振,怀振遣使求救,世祖与周文育轻兵往会稽以掩彪。后彪将沈泰开门纳世祖,世祖尽收其部曲家累,彪至,又破走,若邪村民斩彪,传其首。以功授持节、都督会稽等十郡诸军事、宣毅将军、会稽太守。山越深险,皆不宾附,世祖分命讨击,悉平之,威惠大振。”

(东扬州刺史张彪起兵围攻临海太守王怀振(通鉴云:“东扬州刺史张彪素为王僧辩所厚,不附霸先(东扬州刺史张彪一向被王僧辩所宠爱看重,所以不肯归附陈霸先)”),王怀振派人来求救,世祖陈蒨与周文育领轻兵奔袭张彪的会稽(二月庚戍初五,55631日)。后来张彪的部将沈泰开门迎入世祖(二月癸丑初八,55634日),世祖把张彪的部将家财全部收缴,张彪来救,又被击败逃走,若邪村的百姓杀了张彪(简文帝大宝元年(550年),张彪起兵于若邪山),送来他的首级(二月丙辰十一,55637日;通鉴云:“彪兵败,走入若邪山中,遣其将吴兴章昭达追斩之(张彪兵败,逃入若邪山中。陈派他的部将吴兴人章昭达追上并斩了他)。”)。世祖因功被授于持节、都督会稽等十郡诸军事、宣毅将军、会稽太守。山越一带深势险,都不来归附,世祖命人分头讨伐,全部平定,威名和德声大振。)

 

《陈书卷卅五•列传第二十九》:“世祖平定会稽,异虽转输粮馈,而拥擅一郡,威福在己。绍泰二年,以应接之功,除持节、通直散骑常侍、信武将军、缙州刺史,领东阳太守,封永兴县侯,邑五百户。其年迁散骑常侍、信威将军,增邑三百户,馀并如故。又以世祖长女豊安公主配异第三子贞臣。”

(世祖陈蒨平定会稽,留异虽然仅转运租食,但他拥有一郡之权,故威福在身。绍泰二年(敬帝绍泰二年丙辰十一,55637日),留异以应接之功,任持节、通直散骑常侍、信武将军、缙州刺史,兼东阳太守,封永兴县侯,邑五百户。这年又升任散骑常侍、信威将军,增邑三百户,其余照旧。世祖又将其长女丰安公主许配给留异第三子贞臣。)

 

《陈书卷二十•列传第十四》:“文帝之讨张彪也,沈泰等先降,文帝据有州城,周文育镇北郭香岩寺。张彪自剡县夜还袭城,文帝自北门出,仓卒暗夕,军人扰乱,文育亦未测文帝所在,唯子高在侧,文帝乃遣子高自乱兵中往见文育,反命,酬答于暗中,又往慰劳众军。文帝散兵稍集,子高引导入文育营,因共立栅。明日,与彪战,彪将申缙复降,彪奔松山,浙东平。文帝乃分麾下多配子高,子高亦轻财礼士,归之者甚众。”

(文帝陈蒨讨伐张彪时,沈泰等人首先投降,文帝占据了会稽州城,周文言镇守北面城郭处的香岩寺(敬帝绍泰二年二月癸丑初八,55634日)。张彪自剡县(今浙江省绍兴市嵊州市)连夜返回袭击州城,文帝从北门出城,情势紧急又是黑夜,军人趁机扰乱,周文育也不能确定文帝所在的地方。只有韩子高在身边,文帝于是派韩子高从乱兵中去见周文育,回来覆命,应答于暗中,又前往慰劳众军。文帝属下的散兵稍微聚集起来,韩子高引导进入周文育的军营,因此合兵一处共同建立栅栏。第二天,与张彪作战,张彪的部将申缙再次投降,张彪逃跑到松山,浙东平定(二月丙辰十一,55637日)。文帝于是把部下多数士兵分配给韩子高,韩子高也轻财礼士,归附他的人非常多。)

 

《南史卷六十四•列传第五十四》:“会僧辩见害,彪不自展拔。时陈文帝已据震泽,将及会稽,彪乃遣沉泰、吴宝真还州助岐保城。彪后至,泰等反与岐迎陈文帝入城。彪因其未定,踰城而入。陈文帝遂走出,彪复城守。沈泰说陈文帝曰:“彪部曲家口并在香岩寺,可往收取。”

遂往尽获之。彪将申进密与泰相知,因又叛彪,彪覆败走,不敢还城。据城之西山楼子,及暗得与弟昆仑、妻杨氏去。犹左右数人追随,彪疑之皆发遣,唯常所养一犬名黄苍在彪前后,未曾舍离。乃还入若邪山中。

沈泰说陈文帝遣章昭达领千兵重购之,并图其妻。彪眠未觉,黄苍惊吠劫来,便啮一人中喉即死。彪拔刀逐之,映火识之,曰:“何忍举恶。卿须我者但可取头,誓不生见陈蒨。”劫曰:“官不肯去,请就平地。」彪知不免,谓妻杨呼为乡里曰:“我不忍令乡里落佗处,今当先杀乡里然后就死。”杨引颈受刀,曾不辞惮。彪不下刀,便相随下岭到平处。谓劫曰:“卿须我头,我身不去也。”呼妻与诀,曰:“生死从此而别,若见沈泰、申进等为语曰,功名未立,犹望鬼道相逢。”劫不能生得,遂杀彪并弟,致二首于昭达。黄苍号叫彪尸侧,宛转血中,若有哀状。

昭达进军,迎彪妻便拜,称陈文帝教迎为家主。杨便改啼为笑,欣然意悦,请昭达殡彪丧。坟冢既毕,黄苍又俯伏冢间,号叫不肯离。杨还经彪宅,谓昭达曰:“妇人本在容貌,辛苦日久,请暂过宅庄饰。”昭达许之。杨入屋,便以刀割发毁面,哀哭恸绝,誓不更行。陈文帝闻之,叹息不已,遂许为尼。后陈武帝军人求取之,杨投井决命。时寒,比出之垂死,积火温燎乃苏,复起投于火。

彪始起于若邪,兴于若邪,终于若邪。及妻犬皆为时所重异。杨氏,天水人,散骑常侍曒之女也。有容貌,先为河东裴仁林妻,因乱为彪所纳。彪友人吴中陆山才嗟泰等翻背,刊吴昌门为诗一绝曰:“田横感义士,韩王报主臣,若为留意气,持寄禹川人。””

(会王僧辩见害(贞阳侯天成元年九月甲辰廿七,5551027日),张彪不自展拔。时陈文帝陈蒨已据震泽(太湖地区),将及会稽(今浙江省绍兴市南),张彪乃遣沈泰、吴宝真还州助谢岐保城。张彪后至,沈泰等反与岐迎陈文帝入城(敬帝绍泰二年二月癸丑初八,55634日)。张彪因其未定,踰城而入。陈文帝遂走出,张彪复城守。沈泰说陈文帝曰:“张彪部曲家口并在香岩寺,可往收取。”

遂往尽获之。张彪将申进密与沈泰相知,因又叛张彪,张彪覆败走,不敢还城。据城之西山楼子,及暗得与弟张昆仑、妻杨氏去。犹左右数人追随,张彪疑之皆发遣,唯常所养一犬名黄苍在张彪前后,未曾舍离。乃还入若邪山中。

沈泰说陈文帝遣章昭达领千兵重购之,并图其妻。张彪眠未觉,黄苍惊吠劫来,便啮一人中喉即死。张彪拔刀逐之,映火识之,曰:“何忍举恶。卿须我者但可取头,誓不生见陈蒨。”劫曰:“官不肯去,请就平地。”张彪知不免,谓妻杨呼为乡里曰:“我不忍令乡里落佗处,今当先杀乡里然后就死。”杨引颈受刀,曾不辞惮。张彪不下刀,便相随下岭到平处。谓劫曰:“卿须我头,我身不去也。”呼妻与诀,曰:“生死从此而别,若见沈泰、申进等为语曰,功名未立,犹望鬼道相逢。”劫不能生得,遂杀”彪并弟,致二首于章昭达。黄苍号叫彪尸侧,宛转血中,若有哀状(二月丙辰十一,55637日)

章昭达进军,迎张彪妻便拜,称陈文帝教迎为家主。杨便改啼为笑,欣然意悦,请章昭达殡张彪丧。坟冢既毕,黄苍又俯伏冢间,号叫不肯离。杨还经张彪宅,谓章昭达曰:“妇人本在容貌,辛苦日久,请暂过宅庄饰。”章昭达许之。杨入屋,便以刀割发毁面,哀哭恸绝,誓不更行。陈文帝闻之,叹息不已,遂许为尼。后陈武帝陈霸先军人求取之,杨投井决命。时寒,比出之垂死,积火温燎乃苏,复起投于火。

张彪始起于若邪,兴于若邪,终于若邪。及妻犬皆为时所重异。杨氏,天水人,散骑常侍杨曒之女也。有容貌,先为河东裴仁林妻,因乱为张彪所纳。张彪友人吴中陆山才嗟泰等翻背,刊吴昌门为诗一绝曰:“田横感义士,韩王报主臣,若为留意气,持寄禹川人。”)

 

《梁书卷六•本纪第六•敬帝》:“己未,罢震州,还复吴兴郡。”

(己未(十四,556310日),废震州,仍称吴兴郡(今浙江省湖州市吴兴区)。)

 

《陈书卷一•本纪第一•高祖上》:“二月庚申,高祖遣侯安都、周铁虎率舸舰备江州,仍顿梁山起栅。”

 (二月庚申(十五,556311日),高祖派侯安都、周铁虎率领舰队在江州防卫,仍然驻兵梁山(今安徽省巢湖市和县、当涂县之间)建造营栅(通鉴云:“江州刺史侯瑱本事王僧辩,亦拥兵据豫章及江州,不附霸先。霸先以周文育为南豫州刺史,使将兵击湓城(江州刺史侯瑱原来侍奉王僧辩,所以也拥兵占据豫章和江州,不归附陈霸先。陈霸先任命周文育为南豫州刺史,派他带兵去打湓城)。”)。)

 

《陈书卷十八•列传第十二》:“绍泰中,都督周文育出镇南豫州,不知书疏,乃以山才为长史,政事悉以委之。”

(绍泰年中(敬帝绍泰二年二月庚申十五,556311日)都督周文育出朝镇守南豫州,他不擅长文书和奏疏,于是任用陆山才为长史,政事全部委托给他。)

 

《梁书卷六•本纪第六•敬帝》:“癸亥,贼徐嗣徽、任约袭采石戍,执戍主明州刺史张怀钧,入于齐。”

(癸亥(十八,556314日),贼徐嗣徽、任约袭击采石戍,抓获采石守将明州刺史张怀钧(五代志:日南郡交谷县,梁置明州。张怀鈞盖带刺史而戍采石也),送他到了北齐。)

 

《梁书卷六•本纪第六•敬帝》:“甲子,以东土经杜龛、张彪抄暴,遣大使巡省。”

(甲子(十九,556315日),南梁因国境东部被杜龛、张彪掠取、欺凌,派遣大使巡视。)

 

《陈书卷一•本纪第一•高祖上》:“甲子,敕司空有军旅之事,可骑马出入城内。”

 (甲子(十九,556315日),敕令司空陈霸先如有军事,可以骑马出入城内。)

 

《陈书卷一•本纪第一•高祖上》:“戊辰,前宁远石城公外兵参军王位于石头沙际获玉玺四纽,高祖表以送台。”

 (戊辰(廿三, 556319日),前任宁远石城公外兵参军王位在石头城沙中得到四枚玉玺,高祖上表送入朝廷。)

 

《北齐书卷四•帝纪第四•文宣》:“二月辛未,诏常山王演等于凉风堂读尚书奏按,论定得失,帝亲决之。”

(二月辛未(廿六,556322日),下诏书命令常山王高演等人在凉风堂宣读尚书的奏文,议论确定得失,文宣帝高洋亲自作出决断。)

 

《南史卷八•梁本纪下第八》:“是月,齐人来聘,使侍中王廓报聘。”

(是月,齐人来聘,使侍中王廓回访。)

 

《资治通鉴卷第一百六十六•梁纪二十二•梁敬帝太平元年》:“后梁主詧击侯平于公安,平与长江王韶引兵还长沙。王琳遣平镇巴州。”

(后梁国主萧詧38岁)在公安(今湖北省荆州市公安县)袭击侯平,侯平和长沙王萧韶带兵回长沙(今湖南省长沙市)。王琳派侯平去镇守巴州(今湖南省岳阳市)。)

 

《梁书卷六•本纪第六•敬帝》:“三月丙子,罢东扬州,还复会稽郡。”

(三月丙子(初一,556327日),废东扬州(今浙江省绍兴市),仍称会稽郡。)

 

《梁书卷六•本纪第六•敬帝》:“壬午,班下远近并杂用古今钱。”

(壬午(初七,55642日),梁朝下诏,允许古今钱币混合使用。)

 

《北齐书卷四•帝纪第四•文宣》:“三月丁酉,大都督萧轨等率众济江。”

(三月丁酉(廿二,556417日),大都督萧轨等人率领军队渡过长江。)

 

《梁书卷六•本纪第六•敬帝》:“戊戌,齐遣大将萧轨出栅口,向梁山,司空陈霸先、军主黄菆逆击,大破之。轨退保芜湖。遣周文育、侯安都众军,据梁山拒之。”

(戊戌(廿三,556418日),齐派遣大将萧轨从栅口(濡须口,今安徽省芜湖市无为县东南)向梁山方向(今安徽省巢湖市和县、当涂县之间)进发,司空陈霸先军主黄菆反击,大破萧轨军。萧轨败退,退守芜湖(今安徽省马鞍山市当涂县东南)。派遣周文育、侯安都诸部依倚梁山,进行抵御。)

 

《陈书卷一•本纪第一•高祖上》:“三月戊戌,齐遣水军仪同萧轨、厍狄伏连、尧难宗、东方老、侍中裴英起、东广州刺史独孤辟恶、洛州刺史李希光,并任约、徐嗣徽等,率众十万出栅口,向梁山,帐内荡主黄菆逆击,败之,烧其前军船舰,齐顿军保芜湖。高祖遣定州史沈泰、吴郡太守裴忌就侯安都,共据梁山以御之。”

 (三月戊戌(廿三,556418日),齐国派水军仪同萧轨、厍狄伏连、尧难宗、东方老、侍中裴英起、东广州刺史独孤辟恶、洛州刺史李希光,和任约、徐嗣徽等人,率领十万军队从栅口出发(濡须口,今安徽省芜湖市无为县东南)向梁山方向(今安徽省巢湖市和县、当涂县之间),向梁山进兵(安徽省和县南),帐内荡主黄菆迎击,打败了他们,烧毁了他们先头部队的战船,齐军只好退保芜湖(今安徽省马鞍山市当涂县东南)。高祖派定州刺史沈泰、吴郡太守裴忌去侯安都等人归侯安都指挥,据守梁山以抵抗北齐军队。)

 

《陈书卷廿一•列传第十五》:“齐遣东方老、萧轨等来寇,军至后湖,都邑搔扰,又四方壅隔,粮运不继,三军取给,唯在京师,乃除奂为贞威将军、建康令。时累岁兵荒,户口流散,勍敌忽至,征求无所,高祖克日决战,乃令奂多营麦饭,以荷叶裹之,一宿之间,得数万裹,军人旦食讫,弃其馀,因而决战,遂大破贼。”

 (齐朝派遣东方老、萧轨等前来侵犯,敌军到了后湖,都城骚乱,通往四方的道路又被堵塞隔断,粮食运输不能跟上,三军取用供给,只在京城,于是任命孔奂为贞威将军、建康县令。当时接连几年战乱,百姓的家庭人口流离丧失,强大的敌人忽然来到,没有地方征集粮食,高祖限定日期进行决战,于是命令孔奂多做麦饭,用荷叶包裹麦饭,一夜之间,做得几万包,军人天明时吃完,丢下多余的麦饭,因此而能决战,于是大败敌人(敬帝绍泰二年三月戊戌廿三,556418日)。)

 

《资治通鉴卷第一百六十六•梁纪二十二•梁敬帝太平元年》:“周文育攻湓城,未克,召之还。”

 (周文育带兵攻打湓城侯瑱,没有攻克,被召回来。)

 

《陈书卷一•本纪第一•高祖上》:“自去冬至是,甘露频降于钟山、梅岗、南涧及京口、江宁县境,或至三数升,大如弈棋子,高祖表以献台。”

 (从去年冬天到这时,甘露屡次降在钟山、梅岗、南涧及京口、江宁县等地,有的多达三升,大小像棋子,高祖上表报告朝廷。)

 

《周书卷三•帝纪第三•孝闵帝》:“魏恭帝三年三月,命为安定公世子。”

(魏恭帝三年556年)三月,宇文觉被任命为安定公的世子15岁)。)

 

《周书卷二十五•列传第十七》:“时太祖嫡嗣未建,明帝居长,已有成德;孝闵处嫡,年尚幼冲。乃召群公谓之曰:“孤欲立子以嫡,恐大司马有疑。大司马即独孤信,明帝敬后父也。众皆默,未有言者,远曰:“夫立子以嫡不以长,礼经明义。略阳公为世子,公何所疑。若以信为嫌,请即斩信。便拔刀而起。太祖亦起曰:“何事至此!信又自陈说,远乃止。于是群公并从远议。出外拜谢信曰:“临大事,不得不尔。信亦谢远曰 :“今日赖公,决此大议。””

(当时太祖宇文泰尚未立世子,明帝宇文毓在几个儿子中最年长,已表现出成人应具的美德。孝闵帝宇文觉是嫡生,年纪还小(15岁;通鉴云:“魏太师泰尚孝武妹冯翊公主,生略阳公觉;姚夫人生宁都公毓。毓于诸子最长,娶大司马独孤信女(西魏太师宇文泰娶了孝武帝的妹妹冯翊公主,生下儿子略阳公宇文觉,姚夫人则生了宁都公宇文毓。宁都公宇文毓在几个儿子中最年长,娶了大司马独孤信的女儿)。”)。于是召集群公说:“我打算立嫡出的儿子为世子,担心大司马对此有疑心。”大司马就是独孤信,是明帝敬后(独孤皇后)的父亲。众人都不作声,没有一个说话。李远说:“从来立世子都是看是否嫡出,不看是否年长(春秋公羊传之言),礼制上说得明明白白。略阳公为世子,您又有什么可疑虑的呢?如果怕独孤信有意见,为此有顾虑,那么可以先把他斩了。”说着便拔刀而起。太祖忙站起来阻止说:“何致于这样做!”独孤信也赶快自我陈述辩解,表示并无异议,李远才不再说什么。于是众人都赞成李远的意见(恭帝三年(556年)三月)。李远走到宫廷外,向独孤信道歉说:“面临国家大事不得不这样,请谅解。”独孤信也感谢李远道:“今日全仗您,才把这件大事决定下来。”

 

《梁书卷六•本纪第六•敬帝》:“夏四月丁巳,司空陈霸先表诣梁山抚巡将帅。”

(夏四月丁巳(十三,55657日),司空陈霸先上奏皇上到梁山安抚将帅。)

 

《北齐书卷四•帝纪第四•文宣》:“夏四月乙丑,仪同娄睿率众讨鲁阳蛮,大破之。”

(夏四月乙丑(廿一,556515日),仪同娄睿率领军队讨伐鲁阳蛮,把他们打得大败。)

 

《北齐书卷四•帝纪第四•文宣》:“丁卯,诏造金华殿。”

(丁卯(廿三,556517日),北齐下诏书建造金华殿。)

 

《梁书卷六•本纪第六•敬帝》:“壬申,侯安都轻兵袭齐行台司马恭于历阳,大破之,俘获万计。”

(壬申(廿八,556522日;考异曰:梁书云:“壬午,安都袭恭。”按长历,是月乙巳朔,无壬午),侯安都率快捷部队在历阳(今安徽省巢湖市和县)袭击齐行台司马恭,大破敌军,俘虏数以万计。)

 

《周书卷三•帝纪第三•孝闵帝》:“四月,拜大将军。”

(四月,拜宇文觉为大将军。)

 

《周书卷二•帝纪第二•文帝下》:“夏四月,太祖北巡狩。”

(夏四月,太祖陈霸先北上巡察。)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