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渔樵闲话
渔樵闲话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51,153
  • 关注人气:37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齐军济江(公元555年)

(2020-02-09 20:54:13)
标签:

杂谈

十七 南北朝-19.3.4.3 齐军济江(公元555年)

《周书卷二•帝纪第二•文帝下》:“二年,梁广州刺史王琳寇边。冬十一月,遣大将军豆卢宁帅师讨之。”

  (二年555年),南梁广州刺史王琳侵犯边界。冬十一月,宇文泰派大将军豆卢宁率军讨伐。)

 

《北史卷七•齐本纪中第七》:“十一月,梁秦州刺史徐嗣徽、南豫州刺史任约等袭据石头城,并以州内附。”

(十一月(己卯初二,555121日),南梁秦州刺史徐嗣徽、南豫州刺史任约等人攻下并占领了石头城,并以所管辖的州归降。)

 

《陈书卷一•本纪第一•高祖上》:“十一月己卯,齐遣兵五千济渡据姑孰。高祖命合州刺史徐度于冶城寺立栅,南抵淮渚。齐又遣安州刺史翟子崇、楚州刺史刘仕荣、淮州刺史柳达摩领兵万人,于胡墅渡米粟三万石、马千匹,入于石头。”

(十一月己卯(初二,555121日),北齐派兵五千人渡过长江占领了姑孰(今安徽省马鞍山市当涂县)。高祖命令合州刺史徐度在冶城寺建立木栅,向南一直修到淮河边。齐国又派安州刺史翟子崇、楚州刺史刘仕荣(南史作“刘士荣”)、淮州刺史柳达摩率领一万人,在胡墅(胡墅,在大江北岸,对石头城。今江苏省南京市西北石头城对岸)渡河运来三万石米和上千匹马,运进了石头城(十一月庚辰初三,555122日)。)

 

《陈书卷十八•列传第十二》:“徐嗣徽、任约等引齐军济江,据石头城,高祖问计于载,载曰:“齐军若分兵先据三吴之路,略地东境,则时事去矣。今可急于淮南即侯景故垒筑城,以通东道转输,别命轻兵绝其粮运,使进无所虏,退无所资,则齐将之首,旬日可致。”高祖从其计。”

(徐嗣徽、任约等领着齐朝的军队渡江,占据了石头城,高祖向韦载询问对敌的计策,韦载说:“齐朝的军队如果分兵先行占据三吴的道路,然后在我们东边的边境攻城占地,那么就大势已去了。现在齐军没有这样做,我们可以赶快在淮南一带沿着侯景过去留下的旧垒的基础上修筑新城堡(淮南,秦淮之南也),以使东边的道路通行能够转运输送,另外命令轻装的军队断绝敌人的粮食运输的道路,使他们前进不能有所掳掠,退却不能得到供给,那么齐朝将领的头,十天便可得到。”高祖听从了他的计策(十一月庚辰初三,555122日)。)

 

《陈书卷一•本纪第一•高祖上》:“癸未,高祖遣侯安都领水军夜袭胡墅,烧齐船千余艘,周铁虎率舟师断齐运输,擒其北徐州刺史张领州,获运舫米数千石。仍遣韦载于大航筑城,使杜棱据守。齐人又于仓门水南立二栅以拒官军。”

(癸未(初六,555125日),高祖派侯安都带领水军夜袭胡墅(胡墅,在大江北岸,对石头城。今江苏省南京市西北石头城对岸),烧毁了齐国的一千多艘船,周铁虎(南史作“周铁武”)率领水军的船队截断了齐军的运输,抓住了他们北徐州刺史张领州,缴获粮船上的几千石米。于是派韦载在大航建造土城,让杜棱据守。齐人又在仓门的河南岸立了两道木栅来抵挡官军。)

 

《北齐书卷四•帝纪第四•文宣》:“十一月丙戌,高丽遣使朝贡。”

(十一月丙戌(初九,555128日),高丽(阳原王高成)派遣使者朝见进贡。)

 

《梁书卷六•本纪第六•敬帝》:“庚寅,司空陈霸先旋于京师。”

(庚寅(十三,5551212日;考异曰:梁书:“十一月庚寅,霸先还建康。”按庚寅,十一月十三日,太晚。且庚寅以前,霸先已有在建康与齐相拒事迹),司空陈霸先回到京城。)

 

《北齐书卷四•帝纪第四•文宣》:“壬辰,大都督萧轨率众至江,遣都督柳达摩等渡江镇石头。东南道行台赵彦深获秦郡等五城,户二万余,所在安辑之。”

(壬辰(十五,5551214日),大都督萧轨带领军队到达长江,派遣都督柳达摩等人渡过长江镇守石头。东南道行台赵彦深获得秦郡等五座城,二万多户,所到之处安抚他们。)

 

《北齐书卷四•帝纪第四•文宣》:“己亥,太保、司州牧、清河王岳薨。”

(己亥(廿二,5551221日),太保、司州牧、清河王高岳去世。)

 

《北齐书卷十三•列传第五》:“岳自讨寒山、长社及出随、陆,并有功绩,威名弥重。而性华侈,尤悦酒色,歌姬舞女,陈鼎击钟,诸王皆不及也。

初,高归彦少孤,高祖令岳抚养,轻其年幼,情礼甚薄。归彦内衔之而未尝出口。及归彦为领军,大被宠遇,岳谓其德己,更倚赖之。归彦密构其短。岳于城南起宅,听事后开巷。归彦奏帝曰:“清河造宅,僭拟帝宫,制为永巷,但唯无阙耳。”显祖闻而恶之,渐以疏岳。

仍属显祖召邺下妇人薛氏入宫,而岳先尝唤之至宅,由其姊也。帝悬薛氏姊而锯杀之,让岳以为奸民女。岳曰:“臣本欲取之,嫌其轻薄不用,非奸也。”帝益怒。六年十一月,使高归彦就宅切责之。岳忧悸不知所为,数日而薨,故时论纷然,以为赐鸩也。朝野叹惜之。时年四十四。诏大鸿胪监护丧事,赠使持节、都督冀定沧瀛赵幽济七州诸军、太宰、太傅、定州刺史,假黄钺,给辒辌车,赗物二千段,谥曰昭武。

初,岳与高祖经纶天下,家有私兵,并畜戎器,储甲千余领。世宗之末,岳以四海无事,表求纳之。世宗敦至亲之重,推心相任,云:“叔属居肺腑,职在维城,所有之甲,本资国用,叔何疑而纳之。”文宣之世,亦频请纳,又固不许。及将薨,遗表谢恩,并请上甲于武库,至此葬毕,方许纳焉。皇建中,配享世宗庙庭。后归彦反,世祖知其前谮,曰:“清河忠烈,尽力皇家,而归彦毁之,间吾骨肉。”籍没归彦,以良贱百口赐岳家。后又思岳之功,重赠太师、太保,余如故。

子劢嗣。”

(高岳自率军攻讨寒山、长社,及进攻随、陆,均有战功,威名更重。但他喜好奢侈,尤其喜欢醇酒女色,歌姬舞女,陈鼎击钟,诸王都赶不上他。

当初,高归彦少孤,高祖高欢命令高岳抚养他,高岳认为高归彦年少,待其刻薄。高归彦心里不高兴但没有挂在嘴上。当高归彦做了领军,大受宠幸时,高岳以为他会感激自己的抚育之恩,因此十分地依赖他。高归彦秘密地搜寻他的短处。高岳在城南修建宅第,并在办公视事的大厅后头开了一条巷子。高归彦向帝报告说:“清河王修建的住宅,规格与帝宫相似,还造有永巷,只不过没有阙而已。”显祖听报告后心中厌恶,就渐渐地疏远了他。

高岳又请显祖征召邺城妇女薛氏入宫,但高岳却由于薛氏姊姊的缘故,把薛氏传唤到了自己的住宅。帝将薛氏姊吊起来砍掉了脚后杀死了她,责备高岳奸淫民女。高岳辩解道:“我本来是想娶她为妻的,但她轻薄,我讨厌,不是奸污。”帝更加恼怒(通鉴云:“帝纳倡妇薛氏于后宫,岳先尝因其姊迎之至第。帝夜游于薛氏家,其姊为其父乞司徒。帝大怒,悬其姊,锯杀之。让岳以奸,岳不服,帝益怒(文宣帝把娼妇薛氏接进后宫,高岳早先曾托薛氏的姐姐把薛氏接到家里。有一天夜里,文宣帝到薛氏的家里去,薛氏的姐姐替她父亲要求赐给司徒的官位。文宣帝勃然大怒,就把薛氏姐姐吊起来,用锯子锯成了两段。文宣帝责备高岳奸淫薛氏,高岳不服气,文宣帝更加生气了)。”)。六年十一月(己亥廿二,5551221日),派遣高归彦到他的家中给以严厉责备。高岳忧惧不知如何是好,几天后就死了(通鉴云:“乙亥,使归彦鸩岳。岳自诉无罪,归彦曰:“饮之则家全。”饮之而卒,葬赠如礼(乙亥(疑误),派高归彦去毒死高岳。高岳申诉自己没有罪,高归彦说:“你把这毒酒喝下去了,全家就可以保全。”高岳只好把毒酒喝了,他死之后,朝廷按礼仪加以埋葬)。”),因此社会上议论纷纷,认为是皇帝赐鸩的结果。朝野都为他惋惜。高岳死时四十四岁。帝诏大鸿胪监护丧事,赠使持节、都督冀定沧瀛赵幽济七州诸军、太宰、太傅、定州刺史,假黄钺,给辒辌车,赗物二千段,谥号昭武。

当初高岳与高祖筹谋天下,家有私兵,收藏着武器,储集铠甲多领。世宗末年,高岳认为四海太平,上表请求交纳。世宗极其看重至亲的关系,对高岳十分信任,说:“叔叔位居肺腑,职在卫国,所有兵甲,本为国用,叔叔为何疑惑而要上交呢?”文宣帝时,高岳也多次请求交纳,但没有得到同意。临死之前,上表谢恩,并请将兵甲上交武库。直至葬事完毕,朝廷才批准他的生前请求。皇建中,高岳配享世宗庙庭。

后来高归彦叛逆,世祖明白归彦原先对高岳的诬陷,说:“清河忠烈,尽心皇室,但归彦攻击他,是离间我们的关系。”籍没归彦家口财产,将良贱百口赏赐给高岳家。后又思念高岳的功劳,重赠太师、太保,余官依旧。

子高劢嗣继。)

 

《北史卷七•齐本纪中第七》:“所幸薛嫔,甚被宠爱。忽意其经与高岳私通,无故斩首,藏之于怀。于东山宴,劝酬始合,忽探出头,投于柈上。支解其尸,弄其为琵琶。一座惊怖,莫不丧胆。帝方收取,对之流泪云:“佳人难再得,甚可惜也。”载尸以出,被发步哭而随之。”

(文宣帝所宠幸的薛嫔,一向十分喜爱,文宣帝忽然想起她曾经和高岳私通,便无缘无故地把她斩首,然后把她的脑袋装在怀里。参加在东山举行的宴会,众人正在互相劝酒酬让,刚刚有些兴趣,宣帝突然从怀里拿出薛嫔的头颅扔在盘子上。他还把薛嫔的尸体肢解以后,把她的髀骨取出来制成琵琶。满座的人都十分恐怖,无不魂飞胆丧。宣帝这才把骨头收了起来,对着众人流泪说:佳人难再得,真是可惜啊!(汉李延年歌曰:“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难再得!”)让人载着薛嫔的尸体运出去,自己披散着头发,步行跟随在车后,边走边哭。)

 

《隋书卷廿五•志第二十•刑法》:“自六年之后,帝遂以功业自矜,恣行酷暴,昏狂酗醟,任情喜怒。为大镬、长锯、剉碓之属,并陈于庭,意有不快,则手自屠裂,或命左右脔啖,以逞其意。时仆射杨遵彦乃令宪司先定死罪囚,置于仗卫之中,帝欲杀人,则执以应命,谓之供御囚。经三月不杀者,则免其死。帝尝幸金凤台,受佛戒,多召死囚,编籧篨为翅,命之飞下,谓之放生。坠皆致死,帝视以为观笑。时有司折狱,又皆酷法。讯囚则用车辐犭刍杖,夹指压踝,又立之烧犁耳上,或使以臂贯烧车釭。既不胜其苦,皆致诬伏。”

 (自六年555年)之后,文宣帝高洋遂以功业自矜,恣行酷暴,昏狂酗醟,任情喜怒。为大镬、长锯、剉碓之属,并陈于庭,意有不快,则手自屠裂,或命左右脔啖,以逞其意。时仆射杨遵彦乃令宪司先定死罪囚,置于仗卫之中,帝欲杀人,则执以应命,谓之供御囚。经三月不杀者,则免其死。帝尝幸金凤台,受佛戒,多召死囚,编籧篨为翅,命之飞下,谓之放生。坠皆致死,帝视以为观笑。时有司折狱,又皆酷法。讯囚则用车辐犭刍杖,夹指压踝,又立之烧犁耳上,或使以臂贯烧车釭。既不胜其苦,皆致诬伏。)

 

《北齐书卷九•列传第一》:“及天保六年,文宣渐致昏狂,乃移居于高阳之宅,而取其府库,曰:“吾兄昔奸我妇,我今须报。”乃淫于后。其高氏女妇无亲疏,皆使左右乱交之于前。以葛为瑴,令魏安德主骑上,使人推引之,又命胡人苦辱之。帝又自呈露,以示群下。”

 (到了天保六年555年),文宣帝高洋渐渐变得昏昧狂乱,于是把文襄敬皇后元氏迁居到高阳的住宅,并夺取了她家的府库,说:我哥哥以前奸淫了我的妻子,我现在要报复。于是和皇后淫乱。他们高氏的妇女无论关系亲疏,都让身边的人在自己面前乱交。用葛麻做成粗绳,命令魏安德主骑上去,让人推引,又命令胡人极度侮辱她。皇帝又亲自裸露,显示给下人看。)

 

《北齐书卷四•帝纪第四•文宣》:“梁秦州刺史徐嗣辉、南豫州刺史任约等袭据石头城,并以州内附。”

(梁秦州刺史徐嗣辉、南豫州刺史任约等偷袭占据石头城,并率本州归附(甲辰廿七,5551226日)。)

 

《陈书卷一•本纪第一•高祖上》:“甲辰,嗣徽等攻冶城栅,高祖领铁骑精甲,出自西明门袭击之,贼众大溃。嗣徽留柳达摩等守城,自率亲属腹心,往南州采石,以迎齐援。”

(甲辰(廿七,5551226日),徐嗣徽等人攻打冶城的营栅,高祖陈霸先带领精锐的铁甲骑兵,从西明门(建康西面中门)袭击他们,徐嗣徽等人大败溃逃。徐嗣徽留下柳达摩等人守城,自己率领亲近的心腹将士,去南州采石(今安徽省马鞍山市西南采石矶),迎候齐人的援军。)

 

《北齐书卷四•帝纪第四•文宣》:“是月,柳达摩为霸先攻逼,以石头降。”

(这一月(甲辰廿七,5551226日),柳达摩被陈霸先攻打威逼,献出石头投降。)

 

《资治通鉴卷第一百六十六•梁纪二十二•梁敬帝绍泰元年》:“以郢州刺史宜丰侯循为太保,广州刺史曲江侯勃为司空,并征入侍。循受太保而辞不入。勃方谋举兵,遂不受命。”

(梁朝任命郢州刺史宜丰侯萧循为太保,广州刺史曲江侯萧勃为司空,把他们二人一起征召入朝侍奉皇帝。萧循接受了太保之职,但借故推辞不入朝。萧勃正密谋起兵造反,于是不接受任命。)

 

《北齐书卷四•帝纪第四•文宣》:“十二月戊申,库莫奚遣使朝贡。”

(十二月戊申(初二,5551230日),库莫奚派遣使者朝见进贡。)

 

《梁书卷六•本纪第六•敬帝》:“十二月庚戌,徐嗣徽、任约又相率至采石,迎齐援。”

(十二月庚戌(初四,55611日),徐嗣徽、任约又先后到达采石(今安徽省马鞍山市西南采石矶),迎接齐的援军。)

 

《陈书卷一•本纪第一•高祖上》:“十二月癸丑,高祖遣侯安都领舟师,袭嗣徽家口于秦州,俘获数百人。官军连舰塞淮口,断贼水路。”

(十二月癸丑(初七,55614日),高祖陈霸先派侯安都带领水军,袭击徐嗣徽在秦州(侨郡,今江苏省南京市六合区)的家属,抓住了数百人。官军把船只连起来堵住进河,切断了叛军的水路。)

 

《陈书卷八•列传第二》:“又袭秦郡,破嗣徽栅,收其家口并马驴辎重。得嗣徽所弹琵琶及所养鹰,遣信饷之曰:“昨至弟住处得此,今以相还。”嗣徽等见之大惧,寻而请和,高祖听其还北。及嗣徽等济江,齐之馀军犹据采石,守备甚严,又遣安都攻之,多所俘获。”

(侯安都又袭击秦郡(侨郡,今江苏省南京市六合区),攻破徐嗣徽的营栅,俘获他的家人和马驴辎重器械(十二月癸丑初七,55614日)。夺得徐嗣徽弹奏的琵琶,豢养的猎鹰,派人送信给他说:昨天来到老弟住处得到这些东西,今日特地送还给你。徐嗣徽等人见到十分恐惧,不久请求和解,高祖听任他们回到北方(十二月癸丑初七,55614日)。等到徐嗣徽等人渡过长江,北齐剩余军队仍然占据采石,防守十分森严,又派侯安都进攻,俘获了许多齐兵。)

 

《陈书卷一•本纪第一•高祖上》:“先是太白自十一月丙戌不见。乙卯出于东方。”

(在这之前从十一月丙戌(初九,555128日)起太白星(金星)就隐没了,乙卯(初九,55616日)才出现在东方。)

 

《梁书卷六•本纪第六•敬帝》:“丙辰,遣猛烈将军侯安都水军于江宁邀之,贼众大溃,嗣徽、约等奔于江西。”

(丙辰(初十,55617日),派遣猛烈将军侯安都水军在江宁(今江苏省南京市江宁区西南江宁乡)半路拦截,贼军大败,徐嗣徽、任约等败逃到江西。)

 

《陈书卷一•本纪第一•高祖上》:“丙辰,高祖尽命众军分部甲卒,对冶城立航渡兵,攻其水南二栅。柳达摩等渡淮置阵,高祖督兵疾战,纵火烧栅,烟尘张天。贼溃,争舟相排挤,溺死者以千数。时百姓夹淮观战,呼声震天地。军士乘胜,无不一当百,尽收其船舰,贼军慑气。是日嗣徽、约等领齐兵水步万余人,还据石头,高祖遣兵往江宁。据要险以断贼路。贼水步不敢进,顿江宁浦口,高祖遣侯安都领水军袭破之,嗣徽等乘单舸脱走,尽收其军资器械。”

(丙辰(初十,55617日),高祖命令所有的军兵,在冶城对面的水上把船只连在一起建了一座浮桥(连舟为桥也),指挥众军全部渡过去,攻打它河南岸的两道营栅。柳达摩等人渡过秦淮河摆开军阵,高祖督率战士猛烈进攻,并放火烧毁了敌军的木栅,烟尘遮蔽了天空,北齐军队溃败,争夺船只相互推挤,溺死的人就有几千。当时百姓都在秦淮河两岸观战,呼声震动天地。官军乘胜追击,无不以一当百,把北齐军队的船只全部缴获,敌军大受震慑。这天徐嗣徽、任约等人率领北齐的水陆军兵一万多人,退回去据守石头城,高祖派兵来到江宁(今江苏省南京市江宁区西南江宁乡),占领险要地带以切断叛军通路。徐嗣徽等人的水兵步兵都不敢冒然前进,停顿在江宁浦口(今江苏省南京市江宁区西南江宁乡西)的入江之处,高祖派侯安都率领水军袭击打败了他们,徐嗣徽等人乘着小船脱身逃走,他们所有的军资器械都被收缴了。)

 

《南史卷九•陈本纪上第九》:“丁巳,拔石头南岸栅,移度北岸起栅,以绝其汲路。又堙塞东门故城中诸井。齐所据城中无水,水一合贸米一升,一升米贸绢一匹,或炒米食之。达摩谓其众曰:“顷在北,童谣云,‘石头捣两裆,捣青复捣黄’。侯景服青,已倒于此,今吾徒衣黄,岂谣言验邪。””

(丁巳(十一,556108日),高祖拔石头南岸栅,移度北岸起栅,以绝其汲路。又堙塞东门故城中诸井。齐所据城中没有水喝,一合水值一升米,一升米昂贵到值一匹绢,或炒米食之。柳达摩谓其众曰:“顷在北,童谣云,‘石头捣两裆,捣青复捣黄’。侯景服青,已倒于此,今吾徒衣黄,岂谣言验邪。”)

 

《陈书卷一•本纪第一•高祖上》:“己未,官军四面攻城,自辰讫酉,得其东北小城,及夜兵不解。”

(己未(十三,556110日),官军从四面攻城,从辰时到酉时,先占领了东北的小城,到夜间官军仍然围困不解。)

 

《梁书卷六•本纪第六•敬帝》:“庚申,翟子崇等请降,并放还北。”

 (庚申(十四,556111日),翟子崇等请求投降,并放其回到北方。)

 

《陈书卷一•本纪第一•高祖上》:“庚申,达摩遣使侯子钦、刘仕荣等诣高祖请和,高祖许之,乃于城门外刑牲盟约,其将士部曲一无所问,恣其南北。”

(庚申(十四,556111日),柳达摩派使者侯子钦、刘仕荣等到高祖这边求和,高祖允诺了他们,就在城门外杀牲口订立盟约(城外者,石头城外),叛军的部下均不追究,允许追随北齐的将士按自己的意愿选择归居南方或北方(徐嗣徽等南人恣其南,柳达摩等北人恣其北。恣其南北,言唯意所适也)。)

 

《陈书卷十四•列传第八》:“二年,徐嗣徽、任约引齐寇攻逼京邑,寻而请和,求高祖子侄为质。时四方州郡并多未宾,京都虚弱,粮运不断,在朝文武咸愿与齐和亲,高祖难之,而重违众议,乃言于朝曰:“孤谬辅王室,而使蛮夷猾夏,不能戡殄,何所逃责。今在位诸贤,且欲息肩偃武,与齐和好,以静边疆,若违众议,必谓孤惜子侄,今决遣昙朗,弃之寇庭。且齐人无信,窥窬不已,谓我浸弱,必当背盟。齐寇若来,诸君须为孤力斗也。”高祖虑昙朗惮行,或奔窜东道,乃自率步骑往京口迎之,以昙朗还京师,仍使为质于齐。”

(绍泰二年(敬帝绍泰元年十二月庚申十四,556111日)徐嗣徽、任约引北齐军攻逼京城,不久请和,齐军要求以高祖陈霸先的子侄作为人质(请和而求质子者,恐还以无功得罪,欲以质子藉手)。此时四方州郡多未宾服,京城建康实力虚弱,为使粮运不断,在朝文武百官都愿与齐讲和(通鉴云:“请以霸先从子昙朗为质(纷纷请求用陈霸先的侄子陈昙朗为人质)。”昙朗时留镇京口),高祖很为难,但难于违背众议,于是只好对朝廷百官说:我错辅王室,而使蛮夷之邦欺凌华夏,我不能平定消灭他们,无处逃脱罪责。现在在朝廷中的各位贤人,都希望平息兵戈,与齐和好,以安定边疆(左传:郑成公疾,子驷请息肩于晋。杜预注曰:以负担谕),如我违背大家的意愿,你们必定说我是怜惜自己的子侄,现我决意派陈昙朗,弃他于敌军庭之中。但齐人不讲信誉,曾伺隙而骚乱不止,认为我军软弱,必将背弃盟约。假如北齐强盗如果再来进犯,那时你们可得为我拼死战斗呀(霸先知齐人恥于无功,必增兵复至,故先以此谕众,责其效死)高祖担心陈昙朗害怕此行,或会逃奔东道,于是亲自率领骑兵到京口迎接他,到陈昙朗回到京城,仍然派人将他送到齐军作为人质(通鉴云:“乃与昙朗及永嘉王庄、丹杨尹王冲之子珉为质,与齐人盟于城外,将士恣其南北(于是就把陈昙朗和永嘉王萧庄、丹杨府尹王冲的儿子王珉作人质,与北齐人在城外订立了和约(城外者,石头城外),允许追随北齐的将士按自己的意愿选择归居南方或北方(徐嗣徽等南人恣其南,柳达摩等北人恣其北。恣其南北,言唯意所适也))。”)。)

 

《南史卷九•陈本纪上第九》:“辛酉,帝出石头南门陈兵,送齐人归北者。及至,齐人杀之。”

(辛酉(十五,556112日),高祖陈霸先出石头城南门,列兵数万,送北齐军队北归。及至,齐人杀之(通鉴云:“徐嗣徽、任约皆奔齐。收齐马仗船米,不可胜计。齐主诛柳达摩(徐嗣徽、任约都投奔了北齐。这一仗,缴获北齐军马、器械、舟船、大米,不可胜数。北齐国主高洋杀了败将柳达摩)。”)。)

 

《陈书卷一•本纪第一•高祖上》:“壬戌,齐和州长史乌丸远自南州奔还历阳。

江宁令陈嗣、黄门侍郎曹朗据姑孰反,高祖命侯安都、徐度等讨平之,斩首数千级,聚为京观。石头、采石、南州悉平,收获马仗船米不可胜计。”

(壬戌(十六,556113日),齐和州长史乌丸远从南州奔逃回到历阳(刘昫曰:齐、梁通和,置和州于历阳郡。乌丸盖出于东胡乌丸之种,因以为姓)

江宁县令陈嗣、黄门侍郎曹朗占据姑熟城谋反,高祖陈霸先命令侯安都、徐度等人讨伐,平定了他们,砍下数千人头,聚成土丘。石头、采石、南州都被平定,收获的船只米粮马匹武器不可计数。)

 

《陈书卷一•本纪第一•高祖上》:“是月,杜龛以城降。”

(当月,杜龛献城投降。)

 

《资治通鉴卷第一百六十六•梁纪二十二•梁敬帝绍泰元年》:“交州刺史刘元偃帅其属数千人归王琳。”

(交州刺史刘元偃率领部属几千人去投奔王琳。)

 

《周书卷二十五•列传第十七》:“东魏将段孝先率步骑二万趋宜阳,以送粮为名,然实有窥窬之意。远密知其计,遣兵袭破之,获其辎重器械。孝先遁走。太祖乃赐所乘马及金带床帐衣被等,并杂彩二千匹,拜大将军。

顷之,除尚书左仆射。远白太祖曰 :“远,秦陇匹夫,才艺俱尔。平生念望,不过一郡守耳。遭逢际会,得奉圣明。主贵臣迁,以至于此。今位居上列,爵迈通侯,受委方面,生杀在手。非直荣宠一时,亦足光华身世。但尚书仆射,任居端揆,今以赐授,适所以重其罪责。明公若欲全之,乞寝此授 。”太祖曰 :“公勋德兼美,朝廷钦属,选众而举,何足为辞。且孤之于公,义等骨肉,岂容于官位之间,便致退让,深乖所望也。”远不得已,方拜职。太祖又以第十一子达令远子之,即代王也。其见亲待如此。”

(东魏(北齐)将领段孝先率领步兵、骑兵二万人向宜阳推进,名为送粮,而实有伺机偷袭之意。李远悄悄地了解了他的计谋,派兵袭击,将其打败,缴获其军用物资、兵器等。段孝先逃走。太祖就把自己的坐骑赏赐给李远,还赏赐有金带、床、衣被等物,另有杂色绸缎二千匹,任命他为大将军。

不久(恭帝二年(555年)十二月),授李远尚书左仆射。李远对太祖说:我是秦陇的一个普通人,说不上有什么才能技艺。生平愿望,不过是当个郡守罢了。幸逢良机,得以侍奉圣明。君王显贵而臣子升迁,以致于到今天。如今我位居高官,爵列上等,受委一方,生杀在手。不仅荣贵一时,也足可光耀身世。但尚书仆射,为尚书省长官,今日授我,恰恰是加重我的罪责。您如果想要成全我,乞求您不要授我此职。太祖说:您功德俱高,朝廷倚重,从众人中举荐,又有什么可以推辞?况且我与你,犹如骨肉,难道会允许你因官职而退让,违背我的期望?李远没有办法,才接受任命。

太祖又把第十一子宇文达交给李远,让他当儿子抚养,这就是代王(代奰王)。其见亲待如此。)

 

《资治通鉴卷第一百六十六•梁纪二十二•梁敬帝绍泰元年》:“魏益州刺史宇文贵使谯淹从子子嗣诱说淹,以为大将军,淹不从,斩子嗣。贵怒,攻之,淹自东遂宁徙屯垫江。”

 (西魏益州刺史宇文贵派谯淹的侄子谯子嗣去向谯淹诱降,说是要让谯淹当大将军,谯淹不答应,杀了谯子嗣。宇文贵勃然大怒,派兵去攻打,谯淹从东遂宁(晋于德阳县界东南置遂宁郡。五代志:遂宁郡方义县,梁曰小溪,置东遂宁郡。垫江县,汉属巴郡,梁为楚州治所,隋为渝州。今四川省遂宁市射洪县南柳树镇)移师屯驻垫江(今重庆市垫江县)。)

 

《陈书卷卅五•列传第二十九》:“陈宝应,晋安候官人也。世为闽中四姓。父羽,有材干,为郡雄豪。宝应性反覆,多变诈。

梁代晋安数反,累杀郡将,羽初并扇惑合成其事,后复为官军乡导破之,由是一郡兵权皆自己出。

侯景之乱,晋安太守、宾化侯萧云以郡让羽,羽年老,但治郡事,令宝应典兵。是时东境饥馑,会稽尤甚,死者十七八,平民男女,并皆自卖,而晋安独豊沃。宝应自海道寇临安、永嘉及会稽、馀姚、诸暨,又载米粟与之贸易,多致玉帛子女,其有能致舟乘者,亦并奔归之,由是大致赀产,士众强盛。侯景平,元帝因以羽为晋安太守。”

 陈宝应《南史卷八十列传第七十》),晋安郡候官人。世代为闽中四大望族之一。父亲陈羽。有才干,是郡中豪雄。陈宝应性格反覆多变,为人奸诈。

梁代晋安数次造反,多次杀死郡将,陈羽当初都煽动鼓惑合成这些事,后又为官军作向导击破了这些造反之人,如此一郡的兵权都白陈羽而出。

侯景叛乱时,晋安太守、宾化侯萧云将郡让给陈羽,陈羽年已老,只治郡事,军事命陈宝应掌管(通鉴云:“初,晋安民陈羽,世为闽中豪姓,其子宝应多权诈,郡中畏服(当初,晋安地区的平民陈羽,世世代代为闽中豪门。他的儿子陈宝应颇善权变,为人奸诈,郡中的人都怕他,服从他)。”)。此时东部境内饥荒,会稽地方尤其严重,死者达十分之七八,平民男女,都只好自卖,而晋安一带却丰收有余粮。陈宝应从海道抢劫虏掠临安、永嘉及会稽、余姚、诸暨,有时也运些米粟和这些地区进行贸易,多罗致玉帛与青年男女,其中有能使船载乘者,也都奔而归之,由此陈宝应大获资产,兵士强盛。侯景之乱平定后,元帝萧绎便封陈羽为晋安太守(通鉴云:“及陈霸先辅政,羽求传郡于宝应,霸先许之(待到陈霸先辅佐梁朝时,陈羽要求把太守职位传给陈宝应,陈霸先答应了)。”敬帝绍泰元年(555年)十二月)。)

 

《北齐书卷四•帝纪第四•文宣》:“是年,发夫一百八十万人筑长城,自幽州北夏口至恒州九百余里。”

 (这一年,征发役夫一百八十万人修筑长城,从幽州以北的夏口到恒州九百多里。)

 

《资治通鉴卷第一百六十六•梁纪二十二•梁敬帝绍泰元年》:“是岁,魏宇文泰讽淮安王育上表请如古制降爵为公,于是宗室诸王皆降为公。”

 (这一年,西魏宇文泰暗示淮安王元育上表给朝廷,要求按照古制,把自己的爵位降为公,他这一带头,于是宗室诸王都降爵为公。)

 

《资治通鉴卷第一百六十六•梁纪二十二•梁敬帝绍泰元年》:“初,魏太师泰以汉、魏官繁,命苏绰及尚书令卢辩依《周礼》更定六官。”

 (当初,西魏太师宇文泰因为汉朝、魏朝官职繁多,便命令苏绰和尚书令卢辩依照《周礼》重新确定了六官的职称(依苏绰传,苏绰“十二年(546年),卒于位”)。)

 

《周书卷二十四•列传第十六》:“初,太祖欲行周官,命苏绰专掌其事。未几而绰卒,乃令辩成之。于是依周礼建六官,置公、卿、大夫、士,并撰次朝仪,车服器用,多依古礼,革汉、魏之法。事并施行。

今录辩所述六官着之于篇。

天官府辩所述六官,太祖以魏恭帝三年始命行之。自兹厥后,世有损益。宣帝嗣位,事不师古,官员班品,随意变革。至如初置四辅官,及六府诸司复置中大夫,并御正、内史增置上大夫等,则载于外史。余则朝出夕改,莫能详录。于时虽行周礼,其内外众职,又兼用秦汉等官。”

(当初,太祖宇文泰想推行《周官》,命令苏绰专门负责这件事。不久苏绰去世(文帝大统十二年(546年)),又命令卢辩完成这件工作。于是依照《周礼》建立六官,设置公、卿、大夫、士,并且编排朝廷礼仪及车服器用的次序,大多依照古代礼制,革除汉、魏的成法。这些措施都一齐施行。

在这里转录卢辩所述六官(即:天官府,地官府,春官府,夏官府,秋官府,冬官府。史籍虽一一记载,而有关文章却多不转录)

  天官府卢辩所述的六官,太祖从魏恭帝三年(恭帝三年正月丁丑初一,556128日)下令推行。从此以后,每代均有增减(北史传记云:“六卿之外,置太师、太傅、太保各一人,是曰三孤。时未建东宫,其太子官员,改创未毕。寻又改典命为大司礼,置中大夫。自兹厥后,世有损益。武成元年(559年),增御正四人,位上大夫。保定四年(564年),改宗伯为纳言,礼部为司宗,大司礼为礼部,大司乐为乐部。五年(565年),左右武伯各置大夫一人。以建德元年(572年),改置宿卫官员。二年(573年),省六府诸司中大夫以下官,府置四司,以下大夫为官之长,士贰之。是岁,又增改东宫官员。三年(574年),初置太子谏议大夫,员四人,文学十人。皇弟、皇子友,员各二人,学士六人。四年(575年),又改置宿卫官员。其司武、司卫之类,皆后所增改。太子正宫尹之属,亦后所创置。而典章散灭,弗可复知。”)。宣帝继位以后(武帝宣政元年六月戊戍初二,578622日),行事不依古制,官员的品秩随意更动。例如初置四辅官,六府诸司又设置中大夫,以及御正、内史增设上大夫等,在外史有所记载。其余的官职则朝设夕改,无法详细记录。当时虽然推行《周礼》,但内外众多职位,又兼用秦、汉时官名。)

 

《周书卷十五•列传第七》:“魏恭帝二年,羌东念姐率部落反,结连吐谷浑,每为边患。遣大将军豆卢宁讨之,踰时不克。又令寔往,遂破之。太祖手书劳问,赐奴婢一百口,马一百疋。”

 (魏恭帝二年555年)羌东念姐率领他的部落反叛,勾结吐谷浑,常常侵扰边境。朝廷派大将军豆卢宁征讨,超过了规定期限也没有攻克。又派于寔前往,于是击败了他们。太祖亲手写信慰劳,赐给他奴婢一百人,马一百匹。)

 

《北史卷九十六•列传第八十五》:“神龟中,其国遣使上书贡物,云:“大国天子,天之所生,愿日出处常为汉中天子。波斯国王居和多千万敬拜。”朝廷嘉纳之。自此,每使朝献。恭帝二年,其王又遣使献方物。”

 (神龟中,波斯国遣使上书贡物,云:“大国天子,天之所生,愿日出处常为汉中天子。波斯国王居和多千万敬拜。”朝廷嘉纳之。自此,每使朝献。恭帝二年555年),其王又遣使献方物。)

 

《北史卷九十六•列传第八十五》:“恭帝二年,又以其田地公茂嗣位。”

 (恭帝二年555年),车师国(高昌)又以其田地公茂(麹茂)嗣位。)


《陈书卷十九•列传第十三》:“荆州陷,为西魏所虏,魏人甚礼之,授炯仪同三司。炯以母老在东,恒思归国,恐魏人爱其文才而留之,恒闭门却扫,无所交游。时有文章,随即弃毁,不令流布。尝独行经汉武通天台,为表奏之,陈己思归之意。其辞曰:臣闻乔山虽掩,鼎湖之灵可祠,有鲁既荒,大庭之迹无泯。伏惟陛下降德猗兰,纂灵豊谷。汉道既登,神仙可望,射之罘于海浦,礼日观而称功,横中流于汾河,指柏梁而高宴,何其乐也,岂不然欤!既而运属上仙,道穷晏驾,甲帐珠帘,一朝零落,茂陵玉碗,宛出人间,陵云故基,共原田而膴々,别风馀址,对陵阜而茫茫,羁旅缧臣,能不落泪!昔承明既厌,严助东归,驷马可乘,长卿西返,恭闻故实,窃有愚心。黍稷非馨,敢忘徼福。奏讫,其夜炯梦见有宫禁之所,兵卫甚严,炯便以情事陈诉,闻有人言:甚不惜放卿还,几时可至。少日,便与王克等并获东归。绍泰二年至都,除司农卿,迁御史中丞。”

(......下文含有敏感词,删去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