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渔樵闲话
渔樵闲话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60,997
  • 关注人气:37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裴之横王僧辩传(公元555年)

(2020-02-10 17:12:26)
标签:

裴之横

王僧辩

杂谈

十七 南北朝-19.3.4.4 裴之横王僧辩传(公元555年)

《梁书卷廿八•列传第二十二》:“之横,字如岳,之高第十三弟也。少好宾游,重气侠,不事产业。之高以其纵诞,乃为狭被蔬食以激厉之。之横叹曰:“大丈夫富贵,必作百幅被。”遂与僮属数百人,于芍陂大营田墅,遂致殷积。太宗在东宫,闻而要之,以为河东王常侍、直殿主帅,迁直阁将军。

侯景乱,出为贞威将军,隶鄱阳王范讨景。景济江,仍与范长子嗣入援。连营度淮,据东城。

京都陷,退还合肥,与范溯流赴湓城。景遣任约上逼晋熙,范令之横下援,未及至,范薨,之横乃还。

时寻阳王大心在江州,范副梅思立密要大心袭湓城,之横斩思立而拒大心。大心以州降景。之横率众与兄之高同归元帝,承制除散骑常侍、廷尉卿,出为河东内史。

又随王僧辩拒侯景于巴陵,景退,迁持节、平北将军、东徐州刺史,中护军,封豫宁侯,邑三千户。

又随僧辩追景,平郢、鲁、江、晋等州,恒为前锋陷阵。仍至石头,破景,景东奔,僧辩令之横与杜掞入守台城。

及陆纳据湘州叛,又隶王僧辩南讨焉。于阵斩纳将李贤明,遂平之。又破武陵王于硖口。还除吴兴太守,乃作百幅被,以成其初志。

后江陵陷,齐遣上党王高涣挟贞阳侯攻东关,晋安王方智承制,以之横为使持节、镇北将军、徐州刺史,都督众军,给鼓吹一部,出守蕲城。之横营垒未周,而齐军大至,兵尽矢穷,遂于阵没,时年四十一。赠侍中、司空公,谥曰忠壮。

子凤宝嗣。”

裴之横(《南史卷五十八列传第四十八》)字如岳,是裴之高的第十三个弟弟。少年时喜好四处游荡,很看重豪侠义气,不愿从事生产事业。裴之高因为他的放纵荒诞,就给他做了一床窄被子,并衹给他吃蔬食,以此来激励他。裴之横叹息说:“大丈夫我富贵以后,一定要做一百幅被子。”于是和家里的僮仆好几百人,来到芍陂,大规模开垦荒地,因此而达到殷富,有了积累。

梁太宗萧纲还是太子时,听说了裴之横的事,就邀他来京城,让他当河东王常侍、直殿主帅,迁任直合将军。

侯景之乱时,裴之横出任贞威将军,附属于鄱阳王萧范,跟他一起讨伐侯景。侯景渡过了长江,裴之横就和萧范的长子萧嗣回京增援。他们连营渡过淮河,占领了东城。

京都被攻陷后,裴之横撤退回到合肥,与萧范一起逆流而上,奔赴湓城。侯景派遣任约往上游进逼晋熙,萧范命令裴之横往下游援救,还没到达目的地,萧范去世,裴之横就回来了。

当时寻阳王萧大心在江州,萧范的副将梅思立秘密邀萧大心去袭击湓城,裴之横杀死了梅思立而后抵御萧大心。萧大心献江州投降了侯景(简文帝大宝元年七月戊辰二十,550818日)。裴之横率领自己的部队与他的兄长裴之高一起归附梁元帝,秉承皇帝旨意,被任命为散骑常侍、廷尉卿,出任河东郡内史。

裴之横又跟随王僧辩在巴陵这个地方抵抗侯景,侯景退回去后,裴之横迁任持节、平北将军、东徐州刺史,中护军,被封为豫宁侯,食邑三千户。

裴之横又跟随王僧辩追讨侯景,平定郢、鲁、江、晋等几个州,裴之横一直担任先锋冲锋陷阵。就在石头这个地方,打败侯景,侯景奔向东逃跑,王僧辩命裴之横与杜掞进入台城守卫。

后来(武帝太清六年十月庚戌十六,5521117日),陆纳依据湘州反叛,裴之横又跟随王僧辩向南讨伐陆纳。在战阵上杀死陆纳的大将李贤明,于是平定了这场叛乱。

裴之横还在硖口打败了武陵王萧纪。他回来后,被任命为吴兴郡太守,就做了一百幅被子,以实现他当初的志愿。

后来,江陵被攻陷,南齐派遣上党王高涣扶持贞阳侯萧渊明进攻东关,晋安王萧方智秉承皇帝旨意,任命裴之横为使持节、镇北将军、徐州刺史,都督众军,并送给鼓吹一部,出京守卫蕲城(今安徽省巢湖市)。裴之横还没有修筑好军营的壁垒,而南齐的大军就已经到了,这时裴之横队伍的士兵大多战死,箭矢用尽,裴之横也在阵地上战死(北齐文宣帝天保六年三月丙戍初六,555412日),终年四十一岁。被追赠为侍中、司空公,谧号忠壮。

他的儿子萧凤宝继嗣。

 

《梁书卷四十五•列传第三十九》:“王僧辩,字君才,右卫将军神念之子也。以天监中随父来奔。起家为湘东王国左常侍。王为丹阳尹,转府行参军。王出守会稽,兼中兵参军事。

王为荆州,仍除中兵,在限内。时武宁郡反,王命僧辩讨平之。迁贞威将军、武宁太守。寻迁振远将军、广平太守。秩满,还为王府中录事,参军如故。

王被征为护军,僧辩兼府司马。

王为江州,仍除云骑将军司马,守湓城。俄监安陆郡,无几而还。寻为新蔡太守,犹带司马,将军如故。

王除荆州,为贞毅将军府谘议参军事,赐食千人,代柳仲礼为竟陵太守,改号雄信将军。

属侯景反,王命僧辩假节,总督舟师一万,兼粮馈赴援。

才至京都,宫城陷没,天子蒙尘。僧辩与柳仲礼兄弟及赵伯超等,先屈膝于景,然后入朝。景悉收其军实,而厚加绥抚。未几,遣僧辩归于竟陵,于是倍道兼行,西就世祖。世祖承制,以僧辩为领军将军。

及荆、湘疑贰,军师失律,世祖又命僧辩及鲍泉统军讨之,分给兵粮,克日就道。时僧辨以竟陵部下犹未尽来,意欲待集,然后上顿。谓鲍泉曰:“我与君俱受命南讨,而军容若此,计将安之?”泉曰:“既禀庙算,驱率骁勇,事等沃雪,何所多虑。”僧辩曰:“不然。君之所言故是,文士之常谈耳。河东少有武干,兵刃又强,新破军师,养锐待敌,自非精兵一万,不足以制之。我竟陵甲士,数经行阵,已遣召之,不久当及。虽期日有限,犹可重申,欲与卿共入言之,望相佐也。”泉曰:“成败之举,系此一行,迟速之宜,终当仰听。”

世祖性严忌,微闻其言,以为迁延不肯去,稍已含怒。及僧辩将入,谓泉曰:“我先发言,君可见系。”泉又许之。及见世祖,世祖迎问曰:“卿已办乎?何日当发?”僧辩具对,如向所言。世祖大怒,按剑厉声曰:“卿惮行邪!”因起入内。泉震怖失色,竟不敢言。须臾,遣左右数十人收僧辩。既至,谓曰:“卿拒命不行,是欲同贼,今唯有死耳。”僧辩对曰:“僧辩食禄既深,忧责实重,今日就戮,岂敢怀恨。但恨不见老母。”世祖因斫之,中其左髀,流血至地。僧辩闷绝,久之方苏。即送付廷尉,并收其子侄,并皆系之。

会岳阳王军袭江陵,人情搔扰,未知其备。世祖遣左右往狱,问计于僧辩,僧辩具陈方略,登即赦为城内都督。俄而岳阳奔退。

而鲍泉力不能克长沙,世祖乃命僧辩代之。数泉以十罪,遣舍人罗重欢领斋仗三百人,与僧辩俱发。既至,遣通泉云:“罗舍人被令,送王竟陵来。”泉甚愕然,顾左右曰:“得王竟陵助我经略,贼不足平。”俄而重欢赍令书先入,僧辩从斋仗继进,泉方拂席,坐而待之。僧辩既入,背泉而坐,曰:“鲍郎,卿有罪,令旨使我鏁卿,勿以故意见待。”因语重欢出令,泉即下地,鏁于床侧。僧辩仍部分将帅,并力攻围,遂平湘土。

还复领军将军。

侯景浮江西寇,军次夏首。僧辩为大都督,率巴州刺史淳于量、定州刺史杜龛、宜州刺史王琳、郴州刺史裴之横等,俱赴西阳。军次巴陵,闻郢州已没,僧辩因据巴陵城。世祖乃命罗州刺史徐嗣徽、武州刺史杜掞并会僧辩于巴陵。

景既陷郢城,兵众益广,徒党甚锐,将进寇荆州。乃使伪仪同丁和统兵五千守江夏,大郢城将宋子仙前驱一万造巴陵,景悉凶徒水步继进。

于是缘江戍逻,望风请服,贼拓逻至于隐矶。僧辩悉上江渚米粮,并沉公私船于水。

及贼前锋次江口,僧辩乃分命众军,乘城固守,偃旗卧鼓,安若无人。翌日,贼众济江,轻骑至城下,问:“城内是谁?”答曰:“是王领军。”贼曰:“语王领军,事势如此,何不早降?”僧辩使人答曰:“大军但向荆州,此城自当非碍。僧辩百口在人掌握,岂得便降。”贼骑既去,俄尔又来,曰:“我王已至,王领军何为不出与王相见邪?”僧辩不答。

顷之,又执王珣等至于城下,珣为书诱说城内。景帅船舰并集北寺,又分入港中,登岸治道,广设氈屋,耀军城东陇上,芟除草芿,开八道向城,遣五千兔头肉薄苦攻。城内同时鼓噪,矢石雨下,杀贼既多,贼乃引退。世祖又命平北将军胡僧祐率兵下援僧辩。

是日,贼复攻巴陵,水步十处,鸣鼓吹脣,肉薄斫上。城上放木掷火爨昚石,杀伤甚多。午后贼退,乃更起长栅绕城,大列舸舰,以楼船攻水城西南角;又遣人渡洲岸,引牜羊柯推虾蟆车填緌,引障车临城,二日方止。贼又于舰上竖木桔禋,聚茅置火,以烧水栅,风势不利,自焚而退。

既频战挫衄,贼帅任约又为陆法和所擒,景乃烧营夜遁,旋军夏首。世祖策勋行赏,以僧辩为征东将军、开府仪同三司、江州策史,封长宁县公。

于是世祖命僧辩即率巴陵诸军,沿流讨景。师次郢城,步攻鲁山。鲁山城主支化仁,景之骑将也,率其党力战,众军大破之,化仁乃降。

僧辩仍督诸军渡江攻郢,即入罗城。宋子仙蚁聚金城拒守,攻之未克。子仙使其党时灵护率众三千,开门出战,僧辩又大破之,生擒灵护,斩首千级。

子仙众退据仓门,带江阻险,众军攻之,频战不克。


......下文含有敏感词,删去

王僧辩(《南史卷六十三列传第五十三》)字君才,是右卫将军王神念的儿子(传见525年)。天监年间王僧辩随同父亲一起来归附。从家中征召出来任湘东王国萧绎的左常侍。

湘东王任丹阳尹,王僧辩转任府行参军(《南史卷六十三列传第五十三》:“时有安成望族刘敬躬者,田间得白蛆化为金龟,将销之,龟生光照室,敬躬以为神而祷之。所请多验,无赖者多依之。平生有德有怨者必报,遂谋作乱,远近响应。元帝命中直兵参军曹子郢讨之,使僧辩袭安成。子郢既破其军,敬躬走安成,僧辩禽之。又讨平安州反蛮,由是以勇略称。”(当时安成地方有一个世家大族刘敬躬,自称在田间捡到的一只白蛆突然变成了金龟,正要把它融化了,金龟突然发出光亮照耀室内,刘敬躬以为是神而对它祈祷。后来向它请的愿多能应验,生活无着的人多来投靠他。刘敬躬势力发展起来以后,他对有恩有仇的人都一一还报,后来就打算作乱,远近各处纷纷响应。萧绎派中直兵参军曹子郢镇压他,派王僧辩袭击安成。曹子郢击败刘敬躬的军队后,刘敬躬逃到安成,被王僧辩擒获。王僧辩又镇压了安州造反的蛮人,因此以勇武有谋略闻名(南梁武帝大同八年(542年))。))

湘东王出任会稽太守,王僧辩兼中兵参军事。

湘东王任荆州刺史(武帝普通七年十月辛未初五,5261026日),王僧辩仍然任中兵参军事,在机要职位上。当时武宁郡反叛,湘东王命王僧辩讨伐平定叛乱。王僧辩迁任贞威将军、武宁太守。不久又迁任振远将军、广平太守。任职期满,王僧辩回到湘东王府任王府中录事,参军之职不变。

湘东王被征召进京任护军(武帝大同五年七月己卯廿八,539827日),王僧辩兼任府司马。

湘东王任江州刺史(武帝大同六年十二月壬子初九,541121日),王僧辩接着就被授任云骑将军司马,湓城太守。不久他迁任监安陆郡,没有多久就回王府。不久他又任新蔡太守,仍然兼任司马之职,将军之号不变。

湘东王被授任荆州太守(武帝中大同二年正月壬寅初四,54729日),王僧辩为贞毅将军府谘议参军事,赐食千人,代柳仲礼为竟陵太守,改称号为雄信将军。

正遇上侯景反叛,湘东王萧绎命王僧辩假节,总督一万水军(太清纪云:“僧辩将精卒二万。”),带着粮食给养赴援京城(武帝太清二年十二月庚子十四,549127日;通鉴云:“出自汉川,载粮东下(从汉川出发,用船运载粮食顺水东下)。”)

王僧辩刚到都城(武帝太清三年正月甲子初八,549220日),宫城就被攻陷了,天子蒙尘受辱。王僧辩与柳仲礼兄弟以及赵伯超等人,先向侯景投降,然后入宫城朝见皇上,侯景把他们的军器和粮食全部收缴,而对他们深加抚慰。没过多久(三月庚午十五,549427日),侯景又派王僧辩回竟陵,王僧辩于是加倍赶路,日夜兼行,向西去投奔世祖(元帝萧绎)。世祖秉承皇帝意旨,任命王僧辩为领军将军。

荆州刺史湘东王萧绎、湘州刺史河东王萧詧之间产生嫌隙,互生疑心,军队无法统一指挥,世祖又命王僧辩及鲍泉统领军队攻讨湘州,分别给予他们人马与粮食,叫他们在指定日期上路。王僧辩考虑到他在竟陵的部下还没有到齐,打算等到部队全部集中之后再出兵,王僧辩对鲍泉说:“我与你一同接受命令南进征讨,但军队阵营却这样不整齐,你有什么计划?”鲍泉说:“我们既然已经领受了朝廷对战事的谋划,率领骁勇的将士驰驱杀敌,形势如同用热水浇雪,还要多担忧什么?”王僧辩说:“你说的不对。你所说的,只不过是文士的老生常谈而已。河东王年轻时就有用武的才略,武器装备又很强,又刚刚打败我们的军队,现正在养精蓄锐,等着我们去进攻,如果没有一万精兵,不足以战胜他们。我所率领的竟陵将士,屡屡经历战阵,我已经派人把他们召来,不久将要赶到。虽然确定的日期已到,但还可以延缓出发的时间,我想和你一同入朝向王爷禀告这事,希望你帮助我说话。”鲍泉说:“事情的成败,全在于这次出兵,出发是迟是早,最终应当听从王爷的命令。”

世祖生性苛严,又多疑忌,已经暗中得知他们的谈话,于是怀疑王僧辩是要拖延时日,不肯出发,已渐渐有怒意。王僧辩将要入朝的时候,对鲍泉说:“我先开始说,你可以接着我说。”鲍泉又答应了他。他们朝见世祖,世祖迎着他们问道:“你已经备办好了吗?将在哪一天出发?”王僧辩就把先前的话全向世祖说了。世祖非常生气,摸着剑厉声说:“你害怕出兵吗!”说着就起身进入内堂。鲍泉震惊害怕,竟然不敢开口说话。一会儿,世祖派了数十名随从出来收捕王僧辩。世担自己出来后,对王僧辩说:“你抗拒命令,不肯出发,是想和叛结成一伙吗?今天你只有死路一条!”王僧辩回答说:“僧辩深受朝廷俸禄,责任实在重大,今日被杀,哪敢有什么怨恨,只是遗憾没有见到老母。”世祖拔出佩剑朝王僧辩砍去,砍中了他的左大腿,血一直流到地上。王僧辩昏死过去,过了很久才苏醒过来。世祖就把他送交廷尉,同时也收捕王僧辩的子侄,一起都关押起来(通鉴云:“泉震怖,不敢言。僧辩母徙行流涕入谢,自陈无训,绎意解,赐以良药,故得不死。丁卯,鲍泉独将兵伐湘州(鲍泉很震惊、巩惧,不敢说一句话。王僧辩的母亲流着眼泪徒步来到萧绎的府第谢罪,陈说自己平时对儿子缺乏训导。萧绎心中的不快这才解开,赐给王僧辩一些好药,因此王僧辩才没有死去,丁卯(十四,549822日;考异曰:太清纪作“八日”。或者八日受命,丁卯乃行也),鲍泉单独率领人马讨伐湘州)。”)

正逢岳阳王萧詧的军队袭击江陵,人心骚动不安,不知道怎么防卫,世祖派自己的侍从去狱中,向王僧辩询问防守的办法,王僧辩全面陈述御敌方略,王僧辩当时就被赦免,并被任为城内都督。不久岳阳王败退(八月辛丑十八,549925日)

而鲍泉围攻长沙,尽力攻打却没能把它打下来,世祖萧绎于是命王僧辩取代鲍泉为都督(九月丙寅十四,5491020日),还列举鲍泉的十条罪状,派舍人罗重欢率领三百名禁军中的精悍人员,与王僧辩一同出发。他们到达鲍泉处之后,先派人通报鲍泉说:“罗舍人受王爷之命,送王竟陵来。”鲍泉十分吃惊,对自己的侍从说:“王竟陵能够来帮助我,贼兵就不愁不能平定了。”一会儿鲍泉罗重欢拿着世祖的命令先进鲍泉的营帐,王僧辩率领禁军随后而进,鲍泉才掸净席子以示迎接,然后又坐下来等他们发话。王僧辩进去以后,背对着鲍泉坐下来说:“鲍郎,你有罪,王爷命我来拘捕你,你可不要认为我是有意的。”说着他就叫罗重权宣读萧绎的命令(时绎下书于所部称令,故曰令旨),鲍泉就从坐榻上下来,禁军就将鲍泉锁在床边(通鉴云:“泉为启自申,且谢淹缓之罪,绎怒解,遂释之(鲍泉为自己的罪责申辩,并且请求对自己进展缓慢进行处罚,萧绎的怒气平息下来,于是就释放了他)。”)。王僧辩接着部署军力,调配将帅,全军并力攻城,于是就平定了湘州。

回来后,王僧辩又任领军将军(简文帝太清四年九月辛酉十四,5501010日)

侯景率军乘船沿江向西进犯,军队驻扎在夏首(今湖北省武汉市)。王僧辩任大都督,率领巴州刺史淳于量、定州刺史杜龛、宜州刺史王琳、郴州刺史裴之横等人(通鉴云:“徐文盛以下并受节度(徐文盛以下的将领一并受王僧辩指挥)。”),一同赶赴西阳进攻侯景(今湖北省黄冈市黄州区),军队驻扎在巴陵(今湖南省岳阳市)。听说郢州已被攻陷,僧辩就据守巴陵城。世祖于是命罗州刺史徐嗣徽、武州刺史杜掞一起和僧辩在巴陵会合(简文帝(元帝)太清五年四月戊申初五,551525日)

侯景还攻陷郢城之后,兵士更加增多,士气十分旺盛,将要进犯荆州。于是他派伪仪同丁和率领五千士兵守江夏,大将宋子仙率领一万人马作前驱直赴巴陵(通鉴云:“分遣任约直指江陵(又另外派任约挥师直指江陵)。”),侯景自己则率大军从水陆两路齐头并进。

于是萧绎部下沿着长江戍卫巡逻的士兵,纷纷请求归降。侯景又把巡逻的范围扩大到隐矶(拓,斥开也。逻,遮也,巡也。拓开巡逻以张兵势。水经:江水自公安而东,過下雋县北,又东迳彭城矶北。彭城矶北对隐矶,二矶之间,大江之中也。今湖南省岳阳市临湘市东北)。王僧辩把辽渚的米粮全都运上岸,并且把公私船只全部沉入水中。

等到侯景的军队前锋进驻江口,王僧辩才向众军发布命令,要他们登上城墙固守,并且命令卷起旗帜,藏起战鼓,城内安静得象没有人一样。第二天(四月壬戍十九,55168日,考异曰:梁帝纪作“甲子(廿一,551610日)”。今从太清纪),侯景的军队渡过了长江(自隐矶济江),派轻骑兵来到城下,问守军:“城内是谁统领军队?”守军回答说:“是王领军。”叛军说:“告诉王领军,形势发展成这样,为什么不早点投降?”王僧辩从容回答:“你们的大军尽管直趋荆州,我这城池自然不会构成遮碍(言兵若向荆州,此城当非遮碍)。我王僧辩家百余口在人掌握之中,哪里能够随意投降?”叛军骑兵离开后,不久又回来说:“我们王爷已经来了,王领军为什么不出来和王爷相见呢?”王僧辩不回答。

不一会儿,叛军又押着被他们拘囚的王珣等人到达城下,让王珣写信劝诱城内守军投降(通鉴云:“顷之,执王珣等至城下,使说其弟琳。琳曰:“兄受命讨贼,不能死难,曾不内惭,翻欲赐诱!”取弓射之,珣惭而退(过了一阵,侯景派军人把王等人抓到城下来,让他向城里的守将、弟弟王琳劝降。王琳高声对王喊道:“哥哥接受命令讨伐贼兵,不能以身殉难,竟然不知内疚,反而要来诱我投降!”说着拿过弓箭就射,王惭愧地退回去了)。”)。侯景率领船舰全都聚集在北寺,又分别驶入河汊中,军士上岸清理道路,架设了很多毡帐,并且在城东陇上炫耀军威,铲子杂草,开辟八条道路直指巴陵城,又派出五千名敢死队直逼城墙,肉搏攻打城池,城中鼓声大作,呐喊震天,飞箭、巨石象雨点一样打下来,侯景手下的士卒死去很多,不得不退下去,世祖又命平北将军曲僧枯率兵沿江而下增援王僧辩。

这一天,叛军又进攻巴陵,水兵步兵从十处一齐进攻,敲着鼓,吹口哨,短兵肉搏,边斫边往城上街。城上施放滚木,投掷火爨镭石,杀伤很多叛军。午后叛贼退兵,于是又另外建造长栅栏围绕巴陵城,大规模摆出战船,用楼船进攻水城的西南角;又派人渡过江中洲上岸,用系船木桩,推着虾蟆车填塞护城河,推着可以遮挡矢石的障车直逼城下,这样攻了两天才停止。叛贼又在船舰上竖起木制的桔槔,堆聚茅草放火,用以烧毁守军的水栅,但因为风向对叛军不利,反而烧坏了自己的船舰,被迫退兵(通鉴云:“僧辩遣轻兵出战,凡十余返,皆捷。景被甲在城下督战,僧辩著绶、乘舆、奏鼓吹巡城,景望之,服其胆勇(王僧辩又派轻便迅捷的小部队出城袭击,打胜了就跑,这样出击了十几次,都获得胜利。侯景披着铠甲在城下亲自督战,王僧辩身系绶带、坐着轿子,奏着鼓乐,吹吹打打地巡视守城将士。侯景远远看着他,不禁叹服他的大胆勇敢)。”)

叛军屡屡进攻,屡被挫败,叛军主将任约又被陆法和擒获(六月甲辰初二,551720日),于是侯景烧毁营寨在夜晚逃走(六月乙巳初三,551721日),王僧辩率军返回夏首(今湖北省武汉市)。世祖论功行赏,命王僧辩为征东将军、开府仪同三司、江州刺史,封为长宁县公。

于是世祖萧绎命王僧辩当即率领巴陵各路人马,沿江而下征讨侯景。军队驻扎在郢城(今湖北省武汉市),派出步兵攻打鲁山(今河南省平顶山市鲁山县)。鲁山守城主将支化仁,是侯景手下的骑将,他率领手下党徒全力作战,但仍被王僧辩众军打得大败,支化仁于是才投降(六月庚申十八,55185日)

王僧辩接着督领各路人马渡江攻打郢城,当即进入郢城的外城。宋子仙把人马都聚集在内城死守,王僧辩攻城未攻下。宋子仙派他手下时灵护率领三千人马,打开城门出城作战,王僧辩又大破出城叛军,活捉了时灵护,斩杀一千余人(六月辛酉十九,55186日)

宋子仙率军撤退,据守仓门,凭藉天险,环江而守,王僧辩率领众军屡屡进攻都未攻克(通鉴云:“宋子仙退据金城,僧辩四面起土山,攻之(宋子仙退守金城,王僧辩在城四周堆起土山,猛烈攻城)。”)

侯景听到鲁山被攻克的消息,又听说郢这一重镇外城已经丢失,于是率领剩余的军众日夜兼程回建业。宋子仙等人处境窘迫,无计可施,于是向王僧辩请求交出郢城,让自己率领人马回到侯景那儿去。王僧辩假意答应了他们的要求,又命令供给叛军一百余艘船只使用,藉此使叛军麻痹松懈。宋子仙认为王僧辩果真真心放他们走,驾船将要出发,王僧辩命杜龛率领一千名精悍勇士,攀着城墙上的女墙爬了上去,同时击鼓呐喊,突然攻至仓门。命水军军主宋遥率领楼船,暗地在江上从四面向宋子仙的船队合围(通鉴云:“水军主宋遥帅楼船,暗江云合(水军主帅宋遥率领楼船进攻,楼船四合如云,长江水面为之变暗(言楼船四合如云,江为之暗)。”)。宋子仙边战边逃,到了白杨浦(白杨浦盖去郢城未远),王僧辩军大破宋子仙的叛军,活捉宋子仙(通鉴云:“周铁虎生擒子仙及丁和(周铁虎活捉了宋子仙和丁和)”),送往江陵(六月甲子廿二,55189日)

王僧辩当即率领各路大军进军九水。叛贼伪官仪同范希荣、卢晖略还占据着湓城,王僧辩率领人马来到的时候(七月辛丑三十,551915日),范希荣等人就挟持江州刺史临城公萧大连弃城逃跑(八月壬寅朔初一,551916日)。世祖给王僧辩加赠官职为侍中、尚书令、征东大将军,并赐给鼓吹一部。接着命令王僧辩暂且驻军江州,等到大军全部集中,得到机会再进击。

不久,世祖萧绎命江州各路人马一同大举进攻。王僧辩于是公布简文帝萧纲去世的噩耗,把凶讯报告在江陵的世祖。于是率领一百余名大将,联名上书世祖,劝世祖即皇帝位;将要进军讨伐侯景的时候,又重新上表劝进。虽然世祖没有听从,但都得到世祖的优诏答覆。事情记载在世祖孝元皇帝《本纪》中(简文帝(元帝)太清五年十月丙辰十六,5511129日)

王僧辩于是从江州出发,直指建业(简文帝(元帝)太清六年二月庚子初二,552312日),先命令南兖州刺史侯填率领精锐士卒乘坐轻巧的快船,袭击南陵(今安徽省贵池市)、鹊头(今安徽省铜陵市北)等戍所,所到之处,随即攻克(二月癸卯初五,552315日)

这之前,陈霸先率领五万人马,从南江出发,派出五千人作前锋,已经到达湓口(今江西省九江市(寻阳)东)。陈霸先才能卓异,精于谋略,声名盖过王僧辩,王僧辩敬畏他。陈霸先到达湓口后,与王僧辩在白茅洲相会(赣水,谓之南江,过彭泽县,西注于彭蠡,北入于江。白茅湾在桑落州西。南史王僧辩传:霸先帅众五万,出自南江,前军五千,行至湓口。盖水陆俱下也),两人登坛盟誓,陈霸先撰写盟文说:

贼臣侯景,本是凶残的羯人,违背天道,不讲德行,做出种种奸恶的坏事,背弃我朝恩义,攻破掳掠我们国家,残害我们百姓,捣毁我社稷宗庙。我们高祖武皇帝禀受天地神灵之气,聪明睿智,广有天下,如同我们的父母,为养育亿万百姓,日夜辛劳,迄今已有五十余年。皇上哀怜侯景在窘迫之中来归附我朝,保全侯景本应受到刑戮的性命,把侯景安置在要害的地位,给予侯景破格的特殊荣耀。我高祖皇帝何曾薄待侯景?我们百姓对侯景又有什么仇怨?但侯景却凭藉长戟强弩,凌辱逼迫朝廷,用如锯的齿牙啮食我郊甸土地,残害我百姓,挖肝断趾,不足以满足他的害人欲望,尸体丢弃在野外乃至被焚烧,不算是最残酷的手段。高祖皇帝九十高龄,却被迫住在卑陋的房屋,食用菲薄粗劣的食物,心志被压抑,皇威被贬损,最终含恨死在叛贼手中。大行皇帝温厚庄敬,沉默少言,维护着圣德大名,与侯景有什么怨仇,竟然对他施加各种惨毒手段。对襁褓之中的皇族庶子,五服之内、缌麻大小功之内的皇室亲族,极力残害屠戮。我们生活在国家境域之内,身为朝廷的臣民,食用朝廷的俸禄,沐浴着皇上的甘露,听到这种惨痛的事实,怎能不伤心哀痛?何况臣王僧辩、陈霸先等人,蒙受国家藩臣籓湘东王萧绎含哀泣血的重托,对我们摩顶放踵难报答的大恩,我们又世世代代蒙受先朝的恩德,自身又担当将帅之任,如果不能披肝沥胆,共诛奸贼叛臣,洗雪皇室之怨,报君父之仇,就不能算是禀受天地的灵气,生活在天地之间的人。今天相国的孝心感动上天。武勇超人的军队刚刚出发,就已经击破了叛贼的军众,擒获了叛军的元帅,只留下侯景一人,还在京城之中。臣王僧辩与臣陈霸先使将帅团结一致,齐心协力,一定要诛除凶残的叛贼,尊奉相国,让他继承国家大业,主持祭天祭祖的礼仪。在将来假如有一功劳,有一奖赏,臣王僧辩等人如果不能以自身为表率,推己让人,那么天地宗庙之神,各种神灵,都将会一起诛责。臣王僧辩、臣速发生同心协作,不互相欺骗,假如违背了这个誓言,让天地神明惩罚我们。

于是他们登上土坛歃血而盟,一同朗读盟文,谀盟文的时候泪如雨下,沾湿了衣襟,言辞神色都激昂慷慨(承圣元年二月庚子初二,552312日)

讨伐侯景的朝廷军队驻扎在南州(通鉴作“姑孰”)的时候(三月丁丑初九,552418日),叛军主将侯子鉴等人率领一万余名步兵骑兵在岸边挑战,又用一千艘狭长的鸼舠船(鵃鳙)都装满士兵,船两边全都有八十张桨,操桨水手都是越人,船来去迅速,突然攻击,速度比疾风闪电还快。王僧辩于是指挥小船,命让它们都退缩到后头去,又命令大船舰全在两边江岸停泊。侯子鉴的士兵们认为王僧辩水军想要撤退,于是都争着出来赶去进攻,王僧辩水军于是划动大船舰,截断叛军小船的归路,击鼓并大声呐喊,与叛军小船在江中流交战,叛贼都跳水逃命(通鉴云:“士卒赴水死者数千人。子鉴仅以身免,收散卒走还建康,据东府。僧辩留虎臣将军庄丘慧达镇姑孰,引军而前,历阳戍迎降。景闻子鉴败,大惧,涕下覆面,引衾而卧,良久方起,叹曰:“误杀乃公!”(士兵跳入水里淹死的有几千人。侯子鉴只身一人逃脱,收罗溃散的残兵逃回建康,据守东府。王僧辩留下虎臣将军庄丘慧达镇守姑孰,自己带兵乘胜挺进,历阳戍所的守将出迎而降。侯景听到侯子鉴大败的消息,大惊失色,泪流满面,拉过被子躺下,过了很久才起来,叹息着说:“侯子鉴,你可把老子给坑了!”)”)


......下文含有敏感词,删去)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