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渔樵闲话
渔樵闲话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84,428
  • 关注人气:37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纳贞阳于齐(公元555年)

(2020-02-07 17:15:51)
标签:

杂谈

十七 南北朝-19.3.4.1 纳贞阳于齐(公元555年)

公元555年,乙亥,南梁元帝承圣四年 南梁贞阳侯天成元年 南梁敬帝绍泰元年 后梁宣帝大定元年 西魏恭帝二年 北齐文宣帝天保六年 突厥木杆可汗三年

 

 

《资治通鉴卷第一百六十六•梁纪二十二•梁敬帝绍泰元年》:“春正月壬午朔,邵陵太守刘棻将兵援江陵,至三百里滩,部曲宋文彻杀之,帅其众还据邵陵。”

(春季正月壬午朔(初一,55527日),邵陵太守刘棻带兵救援江陵湘东王萧绎,走到三百里滩(今湖南省邵阳市新邵县西北二十里资水中),部曲宋文彻杀了他,把他的部众带回邵陵据守(吴孙暼宝鼎元年(266年),分零陵北部都尉置邵陵郡;隋废邵陵郡为邵阳县,属长沙郡;唐为邵州。今湖南省邵阳市)。)

 

《周书卷二•帝纪第二•文帝下》:“立萧察为梁主,居江陵,为魏附庸。”

(立萧察(萧詧,37岁)为梁主,住江陵,为魏国的属国(后梁宣帝大定元年正月壬午朔初一,55527日)。)

 

《周书卷四十八•列传第四十》:“魏恭帝元年,太祖令柱国于谨伐江陵,察以兵会之。及江陵平,太祖立察为梁主,居江陵东城,资以江陵一州之地。其襄阳所统,尽归于我。

察乃称皇帝于其国,年号大定。追尊其父统为昭明皇帝,庙号高宗,统妃蔡氏为昭德皇后。又尊其所生母龚氏为皇太后,立妻王氏为皇后,子岿为皇太子。其庆赏刑威,官方制度,并同王者。唯上疏则称臣,奉朝廷正朔。至于爵命其下,亦依梁氏之旧。其戎章勋级,则又兼用柱国等官。

又追赠叔父邵陵王纶太宰,谥曰壮武。赠兄河东王誉丞相,谥曰武桓。太祖乃置江陵防主,统兵居于西城,名曰助防。外示助察备御,内实兼防察也。”

(魏恭帝元年(十月丙寅十三,5541123日),太祖宇文泰命令柱国于谨讨伐江陵湘东王萧绎,萧察出兵会合。

江陵平定后(十一月辛亥廿九,55517日),太祖立萧察为梁主,住在江陵东城,让他管辖江陵一州之地。他原在襄阳统辖的地盘,全部归于西魏(北周)

萧察于是在江陵称帝,改年号为大定(宣帝大定元年(西魏恭帝二年)正月壬午朔初一,55527日)。追尊其父昭明太子萧统为昭明皇帝,庙号高宗,萧统之妃蔡氏为昭德皇后。又尊其生母龚氏为皇太后,立妻子王氏为皇后,儿子萧岿14岁)为皇太子。

萧察的庆典、赏罚、刑律、威仪,以及官方制度,都和称王称帝的体制一样。只有在向西魏上疏的时候自称臣,用西魏的历法。至于官制爵位等的颁发,也还依照梁朝的旧制,而给有功之臣定的功勋等级,则兼用西魏设置的柱国等名目(勳级,置以赏功。柱国,魏所置也,为勳级之首)

又追赠叔父邵陵王萧纶为太宰,谥号壮武。追赠兄长萧誉为丞相,谥号武桓(河东王誉死于大宝元年(550年))

太祖于是设置江陵防主一职,带兵住在西城,称为助防。表面上协助萧察防御,实际上也连带防备萧察。)

 

《周书卷四十八•列传第四十》:“察之在藩及居帝位,以蔡大宝为股肱,王操为腹心,魏益德、尹正、薛晖、许孝敬、薛宣为爪牙,甄玄成、刘盈、岑善方、傅准、褚珪、蔡大业典众务。张绾以旧齿处显位,沉重以儒学蒙厚礼。自余多所奖拔,咸尽其器能。”

(萧察居藩国和称帝以后(后梁宣帝大定元年正月壬午朔初一,55527日),以蔡大宝为辅佐重臣,王操为心腹之人,魏益德、尹正、薛晖、许孝敬、薛宣为得力助手,甄玄成、刘盈、岑善方、傅准、褚王圭、蔡大业主管各项政务。张绾是有德望的老臣,位居高位,沈重由于精通儒学而承蒙丰厚礼遇。其余的人也多有奖励举拔,都能各尽其才。)

 

《周书卷四十八•列传第四十》:“及梁元帝与河东王誉结隙,察令大宝使江陵以观之。梁元帝素知大宝,见之甚悦。乃示所制玄览赋,令注解焉。三日而毕。元帝大嗟赏之,赠遗甚厚。大宝还白察云 :“湘东必有异图,祸乱将作,不可下援台城 。”察纳之。

及为梁主,除中书侍郎,兼吏部,掌大选事,领襄阳太守,迁员外散骑常侍、吏部郎,俄转吏部尚书。军国之事,咸委决焉。加授大将军,迁尚书仆射,进号辅国将军。又除使持节、宣惠将军、雍州刺史。

察于江陵称帝,征为侍中、尚书令,参掌选事,又加云麾将军,荆州刺史。进位柱国、军师将军,领太子少傅,转安前将军,封安丰县侯,邑一千户。”

(及梁元帝萧绎与河东王萧誉结隙,萧察(萧詧)令蔡大宝使江陵以观之。梁元帝素知蔡大宝,见之甚悦。乃示所制玄览赋,令注解焉。三日而毕。元帝大嗟赏之,赠遗甚厚。蔡大宝还白萧察云 :“湘东必有异图,祸乱将作,不可下援台城 。”察纳之。

及萧察为梁主(后梁宣帝大定元年正月壬午朔初一,55527日),除蔡大宝为中书侍郎,兼吏部,掌大选事,领襄阳太守,迁员外散骑常侍、吏部郎,俄转吏部尚书。军国之事,咸委决焉。加授大将军,迁尚书仆射,进号辅国将军。又除使持节、宣惠将军、雍州刺史。

萧察于江陵称帝,征为侍中、尚书令,参与掌管选拔官员的事情,又加云麾将军,荆州刺史。进位柱国、军师将军,领太子少傅,转安前将军,封安丰县侯,邑一千户。)

 

《周书卷四十八•列传第四十》:“操性敦厚,有筹略,博涉经史,在公恪勤。初为察外兵参军,亲任亚于蔡大宝。察承制,除尚书左丞。及称帝,迁五兵尚书、大将军、郢州刺史。寻进位柱国,封新康县侯。”

(王操性情敦厚,博涉经史,在公恪勤。萧察(萧詧)为南梁东扬州刺史时,王操任其外兵参军。萧詧对他的亲用,仅次于记室参军蔡大宝。萧察承制,除王操为尚书左丞。及萧察称帝(后梁宣帝大定元年正月壬午朔初一,55527日),王操迁五兵尚书、大将军、郢州刺史。寻进位柱国,封新康县侯。)

 

《资治通鉴卷第一百六十六•梁纪二十二•梁敬帝绍泰元年》:“以莫勇为武州刺史,魏永寿为巴州刺史。”

(萧察又任命莫勇为武州刺史,魏永寿为巴州刺史(武州、巴州皆置于江陵之南岸,二将寻为侯平所擒,不能有二州也)。)

 

《北齐书卷卅二•列传第二十四》:“遣别将侯平率舟师攻梁。琳屯兵长沙,传檄诸方,为进趋之计。时长沙藩王萧韶及上游诸将推琳主盟。”

(王琳派别将侯平率领一支水军去攻打后梁。王琳自己屯兵于长沙,向各州郡发布文告,作进取天下的打算。当时长沙藩国之王萧韶和上游众将都推举王琳为盟主(湘东王承圣四年(555年)二月)。)

 

《北齐书卷十三•列传第五》:“五年,加太保。梁萧绎为周军所逼,遣使告急,且请援。冬,诏岳为西南道大行台,统司徒潘相乐等救江陵。

六年正月,师次义阳,遇荆州陷,因略地南至郢州,获梁州刺史司徒陆法和,仍克郢州。岳先送法和于京师,遣仪同慕容俨据郢城。朝廷知江陵陷,诏岳旋师。”

(五年(八月庚午十六,554928日),高岳加太保。梁朝萧绎被周军逼迫,遣使告急,还请求支援。冬,帝诏岳为西南道大行台,都统司徒潘相乐等援救江陵(通鉴云:“齐主使清河王岳将兵攻魏安州,以救江陵(北齐国主高洋派清河王高岳带兵攻打西魏的安州,以此举救援江陵)。”)

六年正月(正月甲午十三,555219日),高岳军队驻扎义阳,正好荆州城被周军攻陷,高岳乘机抢占了向南一直到郢州的土地,还抓获了梁的郢州刺史陆法和,占领了郢州城(正月壬寅廿一,555227日;通鉴云:“岳至义阳,江陵陷,因进军临江,郢州刺史陆法和及仪同三司宋蒞举州降之;长史江夏太守王珉不从,杀之(高岳进抵义阳,江陵已经陷落,于是挺进到长江边,郢州刺史陆法和与仪同三司宋蒞献出州郡投降,长史江夏太守王珉不顺从,被杀)。”)。高岳先派人将陆法和送往京城,命令仪同慕容俨据守郢城。朝廷得江陵陷落消息,诏令高岳回师。)

 

《北齐书卷二十•列传第十二》:“天保初,除开府仪同三司。

六年,梁司徒陆法和、仪同宋茞等率其部下以郢州城内附。时清河王岳帅师江上,乃集诸军议曰:“城在江外,人情尚梗,必须才略兼济,忠勇过人,可受此寄耳。”众咸共推俨。岳以为然,遂遣镇郢城。”

(天保初,拜慕容俨开府仪同三司。

六年(正月壬寅廿一,555227日),梁司徒陆法和、仪同宋茞(宋蒨)等率其部众拥郢州城内附。此时清河王高岳统兵屯驻江边,他集合诸将商议说:郢州城在江外边,这里民风刚直,必须要有才略俱备、忠勇过人之士,才可治理此郡。众人齐推慕容俨。高岳认为人选合适,便命令慕容俨镇守郢城。)

 

《北齐书卷四•帝纪第四•文宣》:“六年春正月壬寅,清河王岳以众军渡江,克夏首。送梁郢州刺史陆法和。”

(天保六年春正月壬寅(廿一,555227日),清河王高岳带领军队渡过长江,攻克夏首(今湖北省武汉市)。送走梁郢州刺史陆法和。)

 

《北齐书卷四•帝纪第四•文宣》:“诏以梁散骑常侍、贞阳侯萧明为梁主,遣尚书左仆射、上党王涣率众送之。”

(北齐主高洋27岁)下诏书任命梁散骑常侍、贞阳侯萧明(萧渊明)为梁主(寒山之败,贞阳没于齐),派遣尚书左仆射、上党王高涣带领众人护送他去江南(通鉴云:“徐陵(548年五月)、湛海珍(549年三月)等皆听从渊明归(徐陵、湛海珍等都听从萧渊明一块回去)。”武帝太清二年(548年),徐陵使魏;魏禅于齐,而梁又有侯景之乱,是以留北。湛海珍降,见三年(549年))。)

 

《周书卷二•帝纪第二•文帝下》:“梁将王僧辩、陈霸先于丹阳立梁元帝第九子方智为主。

魏氏之初,统国三十六,大姓九十九,后多绝灭。至是,以诸将功高者为三十六国后,次功者为九十九姓后,所统军人,亦改从其姓。”

(梁国将领王僧辩、陈霸先在丹阳立梁元帝第九子萧方智13岁)为主(南梁敬帝元年二月癸丑初二,555310日)

魏国建立之初,共统辖诸侯国三十六个,有世家大族九十九个,后来大多灭绝。到这时,以诸将功大者继承三十六个诸侯国,功劳次一等的继承九十九家大族,他们所统领的军人,也都改从其姓。)

 

《梁书卷六•本纪第六•敬帝》:“四年二月癸丑,至自寻阳,入居朝堂。以太尉王僧辩为中书监、录尚书、骠骑将军、都督中外诸军事。加司空陈霸先班剑三十人。以豫州刺史侯瑱为江州刺史,仪同三司、湘州刺史萧循为太尉,仪同三司、广州刺史萧勃为司徒,镇东将军张彪为郢州刺史。”

(承圣四年二月癸丑(初二,555310日),晋安王萧方智13岁)从寻阳来到建康,进入朝堂居住。任太尉王僧辩为中书监、录尚书、骠骑将军、都督中外诸军事,加司空陈霸先班剑三十人,任豫州刺史侯瑱为江州刺史,仪同三司;湘州刺史萧循为太尉,仪同三司;广州刺史萧勃为司徒;镇东将军张彪为郢州刺史。)

 

《南史卷八•梁本纪下第八》:“明年四月,梁王方智承制,追尊为元皇帝,庙号世祖。

敬皇帝讳方智,字慧相,小字法真,元帝第九子也。

太清三年,封兴梁侯。

承圣元年,封晋安郡王。

二年,出为江州刺史。

三年十一月,魏克江陵,太尉王僧辩、司空陈霸先定议,以帝为梁王、太宰、承制。

四年二月癸丑,于江州奉迎至建邺,入居朝堂。以太尉王僧辩为中书监、录尚书、骠骑大将军、都督中外诸军事,加司空陈霸先班剑二十人。以湘州刺史萧循为太尉,广州刺史萧勃为司徒。”

(第二年555年)四月,梁王萧方智秉承元帝旨意,追尊他为元皇帝,庙号为世祖。

敬皇帝名萧方智(《梁书卷六•本纪第六•敬帝》),字慧相,乳名法真,是元帝萧绎的第九个儿子。

太清三年549年),封萧方智为兴梁侯。

承圣元年(十一月己卯十五,5521216日),封萧方智为晋安王,食邑二千户。

承圣二年(九月乙酉廿六,5531018日),萧方智出任平南将军、江州刺史。

承圣三年十一月(辛亥廿九,55517日),江陵陷落,太尉扬州刺史王僧辩、司空南徐州刺史陈霸先商定,以敬皇帝萧方智为太宰,秉承皇帝旨意,奉迎敬帝返回京城(十二月)

承圣四年二月癸丑(初二,555310日),王僧辩、陈霸先奉迎晋安王萧方智13岁)从江州来到建康,进入朝堂居住。任太尉王僧辩为中书监、录尚书、骠骑将军、都督中外诸军事,加司空陈霸先班剑三十人,湘州刺史萧循为太尉,仪同三司;广州刺史萧勃为司徒。)

 

 《梁书卷四十五•列传第三十九》:“及敬帝初即梁主位,僧辩预树立之功,承制进骠骑大将军、中书监、都督中外诸军事、录尚书,与陈霸先参谋讨伐。

时齐主高洋又欲纳贞阳侯渊明以为梁嗣,因与僧辩书曰:“梁国不造,祸难相仍,侯景倾荡建业,武陵弯弓巴、汉。卿志格玄穹,精贯白日,戮力齐心,芟夷逆丑。凡在有情,莫不嗟尚;况我邻国,缉事言前。而西寇承间,复相掩袭。梁主不能固守江陵,殒身宗祐。王师未及,便已降败;士民小大,皆毕寇虏。乃眷南顾,愤叹盈怀。卿臣子之情,念当鲠裂。如闻权立枝子,号令江阴,年甫十余,极为冲藐;梁衅未已,负荷谅难。祭则卫君,政由甯氏;干弱枝强,终古所忌。朕以天下为家,大道济物。以梁国沦灭,有怀旧好,存亡拯坠,义在今辰,扶危嗣事,非长伊德。彼贞阳侯,梁武犹子,长沙之胤,以年以望,堪保金陵,故置为梁主,纳于彼国。便诏上党王涣总摄群将,扶送江表,雷动风驰,助扫冤逆。清河王岳,前救荆城,军度安陆,既不相及,愤惋良深。恐及西寇乘流,复蹑江左。今转次汉口,与陆居士相会。卿宜协我良规,厉彼群帅,部分舟舻,迎接今王,鸠勒劲勇,并心一力。西羌乌合,本非勍寇,直是湘东怯弱,致此沦胥。今者之师,何往不克,善建良图,副朕所望也。”

贞阳承齐遣送,将届寿阳。贞阳前后频与僧辩书,论还国继统之意,僧辩不纳。”

......下文含有敏感词,删去

 

《北齐书卷四•帝纪第四•文宣》:“二月甲子,以陆法和为使持节、都督荆雍江巴梁益湘万交广十州诸军事、太尉公、大都督、西南道大行台,梁镇北将军、侍中、荆州刺史宋蒞为使持节、骠骑大将军、郢州刺史。”

(二月甲子(十三,555321日),任命陆法和为使持节,都督荆雍江巴梁益湘万交广十州诸军事,太尉公,大都督,西南道大行台,梁国镇北将军、侍中、荆州刺史宋蒞为使持节、骠骑大将军、郢州刺史。)

 

《北齐书卷卅二•列传第二十四》:“天保六年春,清河王岳进军临江,法和举州入齐。文宣以法和为大都督十州诸军事、太尉公、西南道大行台,大都督、五州诸军事、荆州刺史、安湘郡公宋蒞为郢州刺史,官爵如故。蒞弟簉为散骑常侍、仪同三司、湘州刺史、义兴县公。”

(天保六年春(正月壬寅廿一,555227日),清河王高岳进军来到江边,陆法和便举州降齐。齐文宣帝高澄任命陆法和为大都督十州诸军事、太尉公、西南道大行台(二月甲子十三,555321日)。大都督、五州诸军事、荆州刺史、安湘郡公宋蒞为郢州刺史(文宣以法和为大都督十州诸军事太尉公西南道大行台大都督五州诸军事荆州刺史安湘郡公宋蒞为郢州刺史 诸本及北史卷八九无“道大行台”四字。按无此四字,则“西南大都督”当连读。但这个“大都督”是宋蒞的官,不能混淆。二人授官,见本书卷四文宣纪天保六年二月,今据补。宋蒞,文宣纪和卷二○慕容俨传作“宋茞”,未知孰是。),官爵如故。宋蒞的弟弟宋簉为散骑常侍、仪同三司、湘州刺史、义兴县公。)

 

《北齐书卷四•帝纪第四•文宣》:“甲戌,上党王涣克谯郡。”

(甲戌(廿三,555331日),上党王高涣攻克谯郡(梁置合州于合肥,立南谯郡于襄安县界。襄安,汉之巢县也,梁置蕲县,隋改曰襄安,唐复曰巢县。今安徽省巢湖市东南)。)

 

《资治通鉴卷第一百六十六•梁纪二十二•梁敬帝绍泰元年》:“己卯,渊明又与僧辩书,僧辩不从。”

(己卯(廿八,55545,萧渊明(萧明)又给王僧辩写信去求迎,王僧辩不答应。)

 

《资治通鉴卷第一百六十六•梁纪二十二•梁敬帝绍泰元年》:“魏以右仆射申徽为襄州刺史。”

(西魏任命右仆射申徽为襄州刺史(魏既得梁雍州,改曰襄州,因襄阳以名州也。)。)

 

《资治通鉴卷第一百六十六•梁纪二十二•梁敬帝绍泰元年》:“侯平攻后梁巴、武二州,故刘主帅赵朗杀宋文彻,以邵陵归于王琳。”

(侯平攻打后梁巴州、武州,已故刘的主帅赵朗杀了宋文彻,献出邵陵投归王琳。)

 

《资治通鉴卷第一百六十六•梁纪二十二•梁敬帝绍泰元年》:“齐军司尉瑾、仪同三司萧轨南侵皖城,晋州刺史萧惠以州降之。

齐改晋熙为江州,以尉瑾为刺史。”

(北齐军司尉瑾、仪同三司萧轨向南侵犯皖城(晋熙郡怀宁县,汉之皖城也,今安徽省安庆市潜山县),晋州刺史萧惠献出州郡投降了。北齐把晋熙改名为江州(齐晋州治平阳,故此晋州改为江州),任命尉瑾当刺史。)

 

《北齐书卷四•帝纪第四•文宣》:“三月丙戌,上党王涣克东关,斩梁将裴之横,俘斩数千。”

(三月丙戌(初六,555412日),上党王高涣攻克东关(今安徽省马鞍山市含山县西南),杀了南梁将领裴之横,俘虏杀死几千人。)

 

《梁书卷六•本纪第六•敬帝》:“三月,齐遣其上党王高涣送贞阳侯萧渊明来主梁嗣,至东关,遣吴兴太守裴之横与战,败绩,之横死。太尉王僧辩率众出屯姑孰。”

(三月(丙戍初六,555412日),齐派遣上党王高涣遣送贞阳侯萧渊明前来做梁的继承人,到达东关(今安徽省马鞍山市含山县西南),派吴兴太守裴之横跟他作战,裴之横战败而死。太尉王僧辩率军驻扎在姑孰(今安徽省马鞍山市当涂县)。)

 

《梁书卷廿八•列传第二十二》:“后江陵陷,齐遣上党王高涣挟贞阳侯攻东关,晋安王方智承制,以之横为使持节、镇北将军、徐州刺史,都督众军,给鼓吹一部,出守蕲城。之横营垒未周,而齐军大至,兵尽矢穷,遂于阵没,时年四十一。赠侍中、司空公,谥曰忠壮。”

(后来,江陵被攻陷,南齐派遣上党王高涣扶持贞阳侯萧渊明进攻东关,晋安王萧方智秉承皇帝旨意,任命裴之横为使持节、镇北将军、徐州刺史,都督众军,并送给鼓吹一部,出京守卫蕲城(今安徽省巢湖市)。裴之横还没有修筑好军营的壁垒,而南齐的大军就已经到了,这时裴之横队伍的士兵大多战死,箭矢用尽,裴之横也在阵地上战死(北齐文宣帝天保六年三月丙戍初六,555412日),终年四十一岁。被追赠为侍中、司空公,谧号忠壮。)

 

《梁书卷四十五•列传第三十九》:“及贞阳、高涣至于东关,散骑常侍裴之横率众拒战,败绩,僧辩因遂谋纳贞阳,仍定君臣之礼。启曰:“自秦兵寇陕,臣便营赴援,才及下船,荆城陷没,即遣刘周入国,具表丹诚,左右勋豪,初并同契。周既多时不还,人情疑阻;比册降中使,复遣诸处询谋,物论参差,未甚决定。始得侯瑱信,示西寇权景宣书,令以真迹上呈。观视将帅,恣欲同泰,若一朝仰违大国,臣不辞灰粉,悲梁祚永绝中兴。伏愿陛下便事济江,仰藉皇齐之威,凭陛下至圣之略,树君以长,雪报可期,社稷再辉,死且非吝。请押别使曹冲驰表齐都,续启事以闻,伏迟拜奉在促。”

贞阳答曰:“姜皓至,枉示具公忠义之怀。家国丧乱,于今积年。三后蒙尘,四海腾沸。天命元辅,匡救本朝。弘济艰难,建武宗祏。至于丘园板筑,尚想来仪;公室皇枝,岂不虚迟。闻孤还国,理会高怀,但近再命行人,或不宣具。公既询谋卿士,访逮籓维,沿溯往来,理淹旬月,使乎届止,殊副所期。便是再立我萧宗,重兴我梁国。亿兆黎庶,咸蒙此恩;社稷宗祧,曾不相愧。近军次东关,频遣信裴之横处,示其可否。答对骄凶,殊骇闻瞩。上党王陈兵见卫,欲叙安危,无识之徒,忽然逆战。前旌未举,即自披猖,惊悼之情,弥以伤恻。上党王深自矜嗟,不传首级,更蒙封树,饰棺厚殡,务从优礼。齐朝大德,信感神民。方仰藉皇威,敬凭元宰,讨逆贼于咸阳,诛叛子于云梦,同心协力,克定邦家。览所示权景宣书,上流诸将,本有忠略,弃亲向仇,庶当不尔,防奸定乱,终在于公。今且顿东关,更待来信,未知水陆何处见迎。夫建国立君,布在方策,入盟出质,有自来矣。若公之忠节,上感苍旻;群帅同谋,必匪携贰。则齐师反璟,义不陵江,如致爽言,誓以无克。韬旗侧席,迟复行人。曹冲奉表齐都,即押送也。渭桥之下,惟迟叙言;汜水之阳,预有号惧。”

僧辩又重启曰:“员外常侍姜皓还,奉敕伏具动止。大齐仁义之风,曲被邻国,恤灾救难,申此大猷。皇家枝戚,莫不荣荷;江东冠冕,俱知凭赖。今歃不忘信,信实由衷,谨遣臣第七息显,显所生刘并弟子世珍,往彼充质;仍遣左民尚书周弘正至历阳奉迎。舻舳浮江,俟一龙之渡;清宫丹陛,候六传之入。万国倾心,同荣晋文之反;三善克宣,方流宋昌之议。国祚既隆,社稷有奉。则群臣竭节,报厚施于大齐;戮力展愚,效忠诚于陛下。今遣吏部尚书王通奉启以闻。”

僧辩因求以敬帝为皇太子。贞阳又答曰:“王尚书通至,复枉示,知欲遣贤弟世珍以表诚质,具悉忧国之怀。复以庭中玉树,掌内明珠,无累胸怀,志在匡救,岂非劬劳我社稷,弘济我邦家?惭叹之怀,用忘兴寝。晋安王东京贻厥之重,西都继体之贤,嗣守皇家,宁非民望。但世道丧乱,宜立长君,以其蒙孽,难可承业。成、昭之德,自古希俦;冲、质之危,何代无此。孤身当否运,志不图生。忽荷不世之恩,仍致非常之举。自惟虚薄,兢惧已深。若建承华,本归皇胄;心口相誓,惟拟晋安。如或虚言,神明所殛。览今所示,深遂本怀。戢慰之情,无寄言象。但公忧劳之重,既禀齐恩;忠义之情,复及梁贰。华夷兆庶,岂不怀风?宗庙明灵,岂不相感?正尔回璟,仍向历阳。所期质累,便望来彼。众军不渡,已著盟书。斯则大齐圣主之恩规,上党英王之然诺,得原失信,终不为也。惟迟相见,使在不赊。乡国非遥,触目号咽。”僧辩使送质于鄴。”

(等到贞阳侯、高涣到东关的时候,散骑常侍裴之横率军抵御,交战后大败(三月丙戍初六,555412日),王僧辩于是就筹划接纳贞阳侯之事,就这样确定了君臣关系。王僧辩上表启奏说:

在秦地贼寇进犯陕时,我就营办率军赴援之事,刚刚上船出发,荆城就被攻陷,我当即派刘周去齐国,上表表明我的诚心,当时我身旁的功臣大族,全都同心协力,愿意效忠。刘周很长时间没有回来,人心疑惑,顿生隔阂;等到下诏派来朝廷的使者,我又派人到各处咨询商议,但人们议论各有不同,不便立即作出决定。刚刚见到侯填派来的使者,把西边敌寇权景宣的信给我看,现在叫人把原信上呈。看看这里的将帅,都愿意与大齐同享安泰,假若我们违背大齐的意愿,我即使烧成灰、碎成粉也在所不辞,也将会为梁的帝业永远失去中兴的机遇而悲伤。希望陛下乘便渡江,上藉大齐的威望,凭藉陛下最为圣明的韬略,树立成年的国君,报仇雪耻指日可待,国家重新振兴,即使我死了也无所吝惜。现请押别使曹冲驰马赶往蛮国都城,呈送表章,把事情经过向陛下启奏,我匆促之中伏首拜送。

贞阳侯回覆说:

姜嵩来了,承他向我表白你的忠义胸怀。家族国家都遇上祸乱,到现在已经多年。三位君王蒙受耻辱,四海百姓受水火煎熬。皇天命你这国家重臣,振兴辅佐我们朝廷,大力救助朝廷的艰难局面,重建朝廷宗庙神主。至于在乡间从事板筑的百姓,也希望国家有凤凰来仪的祥瑞,那些公卿大臣,皇室亲族,怎不会虚席以待?听到我要回京城的消息,按道理自会以高尚的情怀相迎,衹是近来两次派出使臣,都没有广为宣布我回朝的消息。你既然与公卿大夫商量谋议,向藩国大臣咨询,上游下游来来往往,按理需要耗费十天半月的时间,使臣停留在你那儿,正和我的愿望相符。遣正是再立我们萧氏宗庙,重新振兴我们梁国的壮举。亿万黎民百姓,全都蒙受这恩泽,我们也就不会再愧对社稷宗庙。最近军队驻扎东关,我频频派出使者到裴之横那儿,把事情告诉他让他作出决断。裴之横回答骄横凶暴,看到听到,令人吃惊。上党王派出军队保卫我,我想要和他叙谈国家安危之计,一些没有见识的家伙,忽然迎上来交战,前锋的旗帜还未举起来,他们就自己溃败了,惊骇伤悼之情,更让我感到哀怜。上党王也深深感到哀怜,为之叹息,不把裴之横的首级传送京城,更蒙他以礼相待,棺椁加以装盛,殡殓丰厚,堆坟植树,丧礼优厚,齐朝的大德实在感动了神明和百姓。我们将要仰仗前代圣皇的神威,凭藉朝廷大臣的辅佐,讨伐在咸阳的逆贼,诛除在云梦的叛子,同心协力,安定邦家。见了你给我看的权景宣的信,镇守江上游的诸位将领,本有忠心,又有谋略,现在背弃亲人,投向寇仇,也许是为形势所迫,不得不这样,制止奸谋,平定祸乱,最终在于王公你一人。现在我暂且停留在东关,再等你派遣使者,告诉我从水路陆路、在什么地方迎接我。建立国家,扶立君主,要入城订盟,送出入质,逭事记载在典籍中,由来已久。假如你忠贞不二,感动上天,众将领合力同谋,不存二心,那么齐国军队就会返回本国,遵守道义决不过江;如果你们违背前言,我发誓就不能卷旗回师了,我暂不归去,将侧席以等待贤者,以行人身份拜奉表章去齐国都城的曹冲,就会成为被押送的对象。我将在长安渭桥之下,等着你的解释;汜水之北,将会有号呼痛哭之声。

王僧辩又重新上表启奏说:

员外常侍姜嵩返回来,接受敕命要我们陈述具体行动安排。大齐讲求仁义的教化,使邻国广受滋润,现在他们同情我们的灾祸,救助我们的危难,推行这样一个大的计划,皇族的支派亲戚,没有谁不受恩承惠,仕宦之家,也都得到了依靠。现在歃血为盟不忘诚信,诚信确是出自内心,谨派我的第七个儿子王显,王颢的生母刘氏和我弟弟的儿子王世珍,去那儿充当人质;还派左民尚书周弘正到历阳迎接。船艋停泊在江上,等待一龙南渡;清理宫室、台阶,等候皇子的六乘传车进宫。天下百姓都仰慕陛下的归来,以此为荣,如同晋国百姓仰慕晋文公的返国;臣事君、子事父、幼事长的三种善德能够得以宣扬,宋昌劝文帝由代王入京为帝的议论才得以流布。国运已经兴隆,社稷有人祭祀,那么群臣就会竭力尽忠,回报查固大的恩施,同心协力施展才能,为陛下贡献诚心。现在派遣吏部尚书王通带着表章启奏。

僧辩因求以敬帝萧方智为皇太子贞阳侯又回覆说:

王尚书通来了,又蒙你启奏,知道你想派贤弟王世珍为质以表诚心,也全都知道了你为国忧虑的胸怀。又以美如庭中玉树的贤弟,视作掌上明珠的儿子为质,心中不以为负累,一心在于匡扶朝廷、挽救危难,难道这不是为我们社稷、为救助我们国家日夜效劳?我为此感叹,内心有愧,因此而辗转难眠。晋安王是束京武帝的孙儿,地位尊贵,又是西都元帝的继位贤君,他继承皇位,保有天下,难道不是百姓的愿望。但世间出现祸乱,应当扶立成年君主,因为他蒙受灾难,难以继承皇业。漠成帝、汉昭帝幼年继位,成就美政,自古罕舆伦比;汉冲、幼年为帝,被弑而夭折,哪个朝代没有这种危险?我遭遇厄运,心中并不贪图苟且活命。突然问蒙受了世上罕见的恩惠,于是才有送我归国为帝的不平凡的行动。想到自己浮浅而没有根基,就感到深深地惶恐和戒惧。假如要立太子,太子之位本来就应当归于皇上之子,我心中、口头都发下誓愿,这个位置只确定给晋安王。假如遣衹是说假话,就让神明来惩罚我。看了你现在送来的表章,和我本来的想法完全相符。宽慰安定的感情,无法用语言来表露。是王公你为国忧劳,身负重任,已经回报了齐国的恩惠;你忠贞诚挚的情怀,又施及梁国的继位君主。天下华族夷族的百姓,难道不会顺服归附?宗庙神灵,难道不感激你?扭转准备回师的军队,继续向历阳前进。原先约定为质的人员,也希望来到那地方。齐国大军不渡江,这已在盟书中写明白。这正是大查圣明君主对我们特别宽容的安排,德才超群的上党王已经许诺,为获取原而失去信用,晋文公不作这种蠢事,齐国最终也不会这样干。等着和你相见,为时不远。家乡距离很近,触景生情,更令人悲泣。

王僧辩派使者把为质的人员送到邺。)

 

《北齐书卷四•帝纪第四•文宣》:“丙申,帝至自晋阳。封世宗二子孝珩为广宁王,延宗为安德王。”

(丙申(十六,555422日),北齐国主高洋从晋阳到达京城邺城。封世宗高澄的第二个儿子高孝珩为广宁王,高延宗为安德王。)

 

《资治通鉴卷第一百六十六•梁纪二十二•梁敬帝绍泰元年》:“孙瑒闻江陵陷,弃广州还,曲江侯勃复据有之。”

(孙瑒(孙玚)所说江陵陷落,扔下广州回来了,曲江侯萧勃又占据了广州(去年萧勃避王琳居始兴)。)

 

《北齐书卷四•帝纪第四•文宣》:“戊戌,帝临昭阳殿听狱决讼。”

(戊戌(十八,555424日),北齐国主高洋到昭阳殿听取审理判决案件。)

 

《北史卷七•齐本纪中第七》:“是月,发寡妇以配军士筑长城。”

(当月,送寡妇给军士当配偶修建长城。)

 

《北齐书卷四•帝纪第四•文宣》:“夏四月庚申,帝如晋阳。”

(夏四月庚申(初十,555516日),北齐国主高洋到了晋阳。)

 

《北齐书卷四•帝纪第四•文宣》:“丁卯,仪同萧轨克梁晋熙城,以为江州。”

(丁卯(十七,555523日),仪同萧轨攻克梁国晋熙城,改为江州(齐晋州治平阳,故此晋州改为江州)。)

 

《北齐书卷四•帝纪第四•文宣》:“戊寅,突厥遣使朝贡。”

(戊寅(廿八,55563日),突厥乙息记可汗派遣使者朝见进贡。)

 

《梁书卷六•本纪第六•敬帝》:“四月,司徒陆法和以郢州附于齐,遣江州刺史侯瑱讨之。”

(四月,司徒陆法和以郢州归附于齐,派遣江州刺史侯瑱讨伐他(通鉴云:“王僧辩遣江州刺史侯瑱攻郢州,任约、徐世谱、宜丰侯循皆引兵会之(王僧辩派江州刺史侯瑱去攻打郢州,任约、徐世谱、宜丰侯萧循等都带兵去会合。)。”)。)

 

《北齐书卷卅二•列传第二十四》:“梁将侯瑱来逼江夏,齐军弃城而退,法和与宋蒞兄弟入朝。文宣闻其奇术,虚心相见,备三公卤簿,于城南十二里供帐以待之。法和遥见邺城,下马禹步。辛术谓曰:“公既万里归诚,主上虚心相待、何为作此术?”法和手持香炉,步从路车,至于馆。明日引见,给通幰油络网车,仗身百人。诣阙通名,不称官爵,不称臣,但云荆山居士。文宣宴法和及其徒属于昭阳殿,赐法和钱百万、物千段、甲第一区、田一百顷、奴婢二百人、生资什物称是,宋蒞千段,其余仪同、刺史以下各有差。法和所得奴婢,尽免之,曰:“各随缘去。”钱帛散施,一日便尽。以官所赐宅营佛寺,自居一房,与凡人无异。”

(梁将侯瑱进逼江夏,齐军弃城而退,陆法和与宋蒞兄弟入朝。文宣帝听说陆法和的奇术,诚心相见,备好了三公的仪仗,在都城南门外十二里的地方设供帐迎候。陆法和在很远的地方望见邺城,下马禹步(禹步是指道士在祷神仪礼中常用的一种步法动作。传为夏禹所创,故称禹步。因其步法依北斗七星排列的位置而行步转折,宛如踏在罡星斗宿之上,又称步罡踏斗。)。辛术见了,说:公既然万里归诚,主上虚心相待,为何还要作此法术?法和手持香炉,步行在辂车的后面,一直到旅馆。明日朝见前,文宣赐给法和通巾宪油络网车以及随从卫士百人。诣阙通报名姓,却不称官爵,也不称臣,只说是荆山居士。文宣在昭阳殿宴请法和及其徒众,并赐法和钱百万、物千段、甲第一区、田地百顷、奴婢二百人以及生活用品等;宋蒞千段,其余的仪同、刺史以下各官也有赏赐。法和将所得奴婢,全部释放为良,还说:各随缘份而去。散发钱财,一天便尽。将朝廷赐宅改建佛寺,自己只住一间,与凡人没有区别(贞阳侯元年(555年)四月)

 

《北齐书卷二十•列传第十二》:“始入,便为梁大都督侯瑱、任约率水陆军奄至城下。俨随方御备,瑱等不能克。又于上流鹦鹉洲上造荻洪竟数里,以塞船路。人信阻绝,城守孤悬,众情危惧,俨导以忠义,又悦以安之。城中先有神祠一所,俗号城隍神,公私每有祈祷。于是顺士卒之心,乃相率祈请,冀获冥祐。须臾,冲风欻起,惊涛涌激,漂断荻洪。约复以铁锁连治,防御弥切。俨还共祈请,风浪夜惊,复以断绝,如此者再三。城人大喜,以为神功。

瑱移军于城北,造栅置营,焚烧坊郭,产业皆尽。约将战士万余人,各持攻具,于城南置营垒,南北合势。俨乃率步骑出城奋击,大破之,擒五百余人。

先是郢城卑下,兼土疏颓坏,俨更修缮城雉,多作大楼。又造船舰,水陆备具,工无暂阙。萧循又率众五万,与瑱、约合军,夜来攻击。俨与将士力战终夕,至明,约等乃退。追斩瑱骁将张白石首,瑱以千金赎之,不与。”

(慕容俨刚刚进入郢城,即被梁大都督侯瑱、任约带领的水陆军包围。慕容俨迅速组织防御,侯瑱等无可奈何。侯瑱便组织力量,在上游鹦鹉洲之地造荻洪数里,用来堵塞船路。这时消息中断,城池孤悬,人情危惧,慕容俨则以忠义引导,使人心很快安定下来。

郢城中早先就有一座神祠,俗称“城隍神”,公私常来祠中祈祷。慕容俨也顺从士卒的心思,让他们分批进祠祈请,希望能得神灵的庇佑。不一会儿,狂风突起,惊涛拍岸,漂断荻洪。任约则再用铁锁连结,防止荻洪被风卷走。慕容俨等人还亲入神祠祈请,此时风更大浪更高,荻洪再次被冲断,这样反复了多次。城内兵民大喜,认为这是神灵的救助。

侯瑱移军,扎营城北,造栅置营,焚烧坊郭,郢城的产业一下子遭到严重毁坏。任约带领万余士卒,士卒每人持有一种攻城工具,在城南扎下营盘,形成了南北夹击之势。慕容俨便统领步骑出城搏击,很快打破了敌人的营垒,还俘虏了五百多人。由于郢城地势低下,加之土疏和风雨侵蚀,城墙多有损坏,慕容俨认真给以修整,并作了很多大楼。慕容俨又建造船舰,使水陆俱备。萧循又领众五万,与侯瑱、任约军汇合,在夜幕掩护下发起进攻。慕容俨与将士猛力抗击,一直坚持到天亮,任约等才退兵。慕容俨大开城门追击,砍掉了侯瑱骁将张白石的脑袋,侯瑱要求用千金换回张白石的首级,慕容俨不许。)

 

《北齐书卷二十•列传第十二》:“夏五月,瑱、约等又相与并力,悉众攻围。城中食少,粮运阻绝,无以为计,唯煮槐楮、桑叶并纻根、水萍、葛、艾等草及靴、皮带、觔角等物而食之。人有死者,即取其肉,火别分啖,唯留骸骨。俨犹申令将士,信赏必罚,分甘同苦,死生以之。自正月至于六月,人无异志。”

(夏五月,侯瑱、任约等又重新部署,以最大的力量围郢州城。城中食物减少,而且粮运阻隔,人们为了生存,只得烧煮槐楮、桑叶和纻根、水萍、葛、艾等草以及皮靴、皮带、角力角等物充饥。有了死人,就马上从尸上割下肉来,用火一烤,便吞下肚去,吃得只剩下了骨头。慕容俨依然动员将士,有奖有罚,共甘同苦,视死如归。从正月开始一直到六月,人们没有丝毫的异心。)

 

《隋书卷七十八•列传第四十三•艺术》:“周太祖一见季才,深加优礼,令参掌太史。每有征讨,恒预侍从。赐宅一区,水田十顷,并奴婢牛羊什物等,谓季才曰:“卿是南人,未安北土,故有此赐者,欲绝卿南望之心。宜尽诚事我,当以富贵相答。”初,郢都之陷也,衣冠士人多没为贱。季才散所赐物,购求亲故。文帝问:“何能若此?”季才曰:“仆闻魏克襄阳,先昭异度,晋平建业,喜得士衡。伐国求贤,古之道也。今郢都覆败,君信有罪,晋绅何咎,皆为贱隶!鄙人羁旅,不敢献言,诚切哀之,故赎购耳。”太祖乃悟曰:“吾之过也。微君遂失天下之望!”因出令免梁俘为奴婢者数千口。”

(周太祖一见到庾季才,就对他特别礼遇,让他任太史。每次出征,总让他陪同。周太祖赐给他住宅一区,水田十顷,还有奴婢、牛羊及其他物品,对庾季才说:你是南方人,还没有安心于北方,我之所以赏赐你这些东西,只想消除你思念故土的心思。你应该竭尽忠诚侍奉我,我也将用富贵来答谢你。

起初,郢都沦陷之后,士大夫多沦落为贼民。庾季才散发他所得的赏赐之物,为亲朋故旧沦为奴婢的人赎身。文帝问:“你怎么能这样仗义疏财?”庾季才说:我听说曹操攻克了襄阳,首先就为贤士异度章名,晋平定了建业,以得到陆士衡而欣喜。我听说攻克一个国家,但对那个国家的贤人要予以礼遇,自古以来都是这样做的(武王克商,释箕子囚,式商容闾,封比干墓,所谓礼贤也)。现在郢都覆灭了,他们的君主确实有罪,但他手下的官绅士大夫有什么罪呢?却让他们都沦落成了低贱的奴隶!我是羁留在这儿的外人,不敢向皇上陈述自己的见解,但心里私下为他们的命运感到哀怜,所以才散发财物来赎求贤才。太祖宇文泰听了才省悟过来,说:这都是我的过错,如果不是你提醒我,恐怕就会使天下人失望了!于是下令赦免作了奴婢的梁国俘虏数千人(恭帝二年(555年)二月)。)

 

《资治通鉴卷第一百六十六•梁纪二十二•梁敬帝绍泰元年》“五月庚辰,侯平等擒莫勇、魏永寿。江陵之陷也,永嘉王庄生七年矣,尼法慕匿之,王琳迎庄,送之建康。”

(五月庚辰(初一,55565日),侯平等抓住了莫勇、魏永寿。当江陵陷落的时候,永嘉王萧庄正好七岁(庄,世子方等之子,元帝之孙),尼姑法慕把他藏起来收养着,王琳派人去把他接出来,送到了建康。)

 

《南史卷五十四•列传第四十四》:“元帝即位,改谥武烈世子。封子庄为永嘉王。及魏克江陵,庄年甫七岁,为人家所匿。后王琳迎送建邺。及敬帝立,出质于齐。”

(元帝萧绎即位552年),改谥萧方等为武烈世子。封萧方等的儿子萧庄为永嘉王。及西魏攻克江陵的时候,萧庄正好七岁,为人家所匿(通鉴云:“尼法慕匿之(尼姑法慕把他藏起来收养着)”)。后王琳派人去把他接出来,送到了建康。

及敬帝萧方智立(敬帝绍泰元年十月己酉初二,555111日),出质于北齐。)

 

《北齐书卷四•帝纪第四•文宣》:“梁反人李山花自号天子,逼鲁山城。五月乙酉,镇城李仲侃击斩之。”

(梁国谋反的人李山花自己号称天子,进逼鲁山城(今湖北省武汉市汉水南岸)。五月乙酉(初六,555610日),镇守城的李仲侃攻打杀了李山花。)

 

《北齐书卷四•帝纪第四•文宣》:“庚寅,帝至自晋阳。”

(庚寅(十一,555615日),北齐国主高洋从晋阳回到了京城邺城。)

 

《南史卷八•梁本纪下第八》:“七月辛丑,僧辩纳贞阳侯萧明,自采石济江。”

(七月辛丑(考异曰:梁纪:“七月辛丑(廿三,555825日),渊明济江。甲辰(廿六,555828日),入京师。”北齐纪:“五月,萧明入建业。”按典略,“五月庚子(廿一,555625日),僧辩逆渊明;辛丑(廿二,555626日),济江;癸卯(廿四,555628日),至建康。”),僧辩纳贞阳侯萧明(萧渊明),自采石济江(通鉴云:“王僧辩遣使奉启于贞阳侯渊明,定君臣之礼,又遣别使奉表于齐,以子显及显母刘氏、弟子世珍为质于渊明,遣左民尚书周弘正至历阳奉迎,因求以晋安王为皇太子;渊明许之。渊明求度卫士三千,僧辩虑其为变,止受散卒千人。庚子,遣龙舟法驾迎之。渊明与齐上党王涣盟于江北,辛丑,自采石济江。于是梁舆南渡,齐师北返。僧辩疑齐,拥中流,不敢就西岸。齐侍中裴英起卫送渊明,与僧辩会于江宁(王僧辩派使者向贞阳侯萧渊明上表,确定君臣之礼。又派另一使者到北齐去上表,派儿子王显和王显的母亲刘氏、弟弟的儿子王世珍到萧渊明那儿去当人质(考异曰:典略:“三月,辛卯,遣廷尉張种等送质于鄴。”按渊明五月始入建康,疑太早,恐非)。又派左民尚书周弘正到历阳去奉迎萧渊明,并要求确立晋安王萧方智为皇太子,萧渊明答应了。萧渊明要求自己的三千名卫士跟着去,王僧辩怕这么多卫士会生出变乱来,因此只接受了一千名冗散的士兵(散卒者,赜散之卒,非败散之卒也)。庚子(廿一,555625日),王僧辩派龙船,备法驾去迎接萧渊明。萧渊明和北齐上党王高涣在长江北边盟誓,辛丑(廿二,555626日),才从采石渡过长江。于是梁朝的车辆南渡,北齐的军队返回北方。王僧辩对北齐军队心存疑惧,把船停在长江中流,不敢靠近西岸。北齐侍中裴英起护送萧渊明南渡,和王僧辩在江宁会面)。”)。)

 

《梁书卷四十五•列传第三十九》:“贞阳求渡卫士三千,僧辩虑其为变,止受散卒千人而已,并遣龙舟法驾往迎。贞阳济江之日,僧辩拥楫中流,不敢就岸。后乃同会于江宁浦。”

(贞阳侯萧渊明渡江时要求自己的三千名卫士跟着去,王僧辩怕这么多卫士会生出变乱来,因此只接受了一千名冗散的士兵,并且派出龙舟,带着皇上用的銮驾去迎接萧渊明(五月庚子廿一,555625日)。贞阳侯渡江那一天(五月辛丑廿二,555626日),王僧辩仅还坐船停在江中心,不敢靠岸,后来才和贞阳侯同在江宁浦相会。)

 

《北齐书卷四•帝纪第四•文宣》:“萧明入于建邺。”

(萧明(萧渊明)进入建邺(考异曰:梁纪:“七月辛丑(廿三,555825日),渊明济江。甲辰(廿六,555828日),入京师。”北齐纪:“五月,萧明入建业。”按典略,“五月庚子(廿一,555625日),僧辩逆渊明;辛丑(廿二,555626日),济江;癸卯(廿四,555628日),至建康。”通鉴云:“癸卯,萧渊明进入建康,看到朱雀门痛哭失声,去迎接他的群臣也痛哭。”)。)

 

《北齐书卷卅三•列传第二十五》:“天保六年,梁元为西魏所灭,显祖诏立明为梁主,前所获梁将湛海珍等皆听从明归,令上党王涣率众以送。是时梁太尉王僧辩、司空陈霸先在建邺,推晋安王方智为丞相。显祖赐僧辩、霸先玺书,僧辩未奉诏。

上党王进军,明又与僧辩书,往复再三,陈祸福,僧辩初不纳。既而上党王破东关,斩裴之横,江表危惧。僧辩乃启上党求纳明,遣舟舰迎接。王飨梁朝将士,及与明刑牲歃血,载书而盟。

于是梁舆东度,齐师北反。侍中裴英起卫送明入建邺,遂称尊号,改承圣四年为天成元年,大赦天下,宇文黑獭、贼詧等不在赦例。以方智为太子,授王僧辩大司马。明上表遣第二息章驰到京都,拜谢宫阙。”

(天保六年,梁元帝萧绎被西魏灭亡,显宗高洋诏令立萧明(萧渊明)为梁主,从前所抓获的梁将湛海珍等人都跟随萧明归还,命令上党王高涣率部下送行(文宣帝天保六年正月壬寅廿一,555227日)。这时梁太尉王僧辩、司空陈霸先在建邺,推举晋安王萧方智任丞相(推晋安王方智为丞相 南、北、殿三本“丞相”上有“太宰”二字,三朝本、汲本、局本无。按南史卷五一萧明传,方智官称是“太宰、都督中外诸军事、承制置百官”。梁书卷六敬帝纪、陈书卷一武帝纪都说推方智为“太宰承制”,从没有“丞相”之称。此传原文也当是“太宰承制”,“承制”讹作“丞相”。三朝本又脱“太宰”二字。南本等据南史补“太宰”,□仍“丞相”之讹。今姑从三朝本。)。显祖赐予王僧辩、陈霸先玺书,王僧辩没有接受诏书。

上党王高涣进兵,萧明又给僧辩写信,往来再三,陈述利害(二月己卯廿八,55545日)僧辩起初不接受。不久上党王攻破东关,杀了裴之横,江南危急恐惧(三月丙戍初六,555412日)。王僧辩就启奏上党要求接纳萧明,派船迎接。上党王以酒食款待梁朝的将士,与萧明杀牲歃血,订立了盟约(五月庚子廿一,555625日)

于是梁的车马东渡长江,齐的军队向北返回(五月辛丑廿二,555626日)

侍中裴英起护送萧明进入建邺(五月癸卯廿四,555628日),于是称帝,改承圣四年为天成元年,大赦天下(五月丙午廿七,55571日)。宇文黑獭(宇文泰)、贼人萧詧(萧察)不在赦免之列。立萧方智为太子(以方智为太子 诸本“子”作“傅”,唯南本据南史卷五一改作“子”。按梁书卷六敬帝纪、卷四五王僧辩传、陈书卷一武帝纪都说萧渊明称帝后,以方智为皇太子,作“太傅”误,今从南本。),授任王僧辩大司马。萧明上表派第二子萧章乘马疾驰到京都,拜谢君王。)

 

《陈书卷一•本纪第一•高祖上》:“四年五月,齐送贞阳侯深明还主社稷,王僧辩纳之,即位,改元曰天成,以晋安王为皇太子。

(四年五月(丙午廿七,55571日),北齐送还贞阳侯萧深明(萧渊明,萧明)回去执掌社稷,王僧辩接纳他,贞阳侯即位,改年号为天成,立晋安王萧方智13岁)为皇太子。

 

《北齐书卷四•帝纪第四•文宣》:“丁未,茹茹遣使朝贡。”

(丁未(廿八,55572日),茹茹(柔然木杆可汗)派遣使者朝见进贡。)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