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渔樵闲话
渔樵闲话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69,577
  • 关注人气:36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苏峻荀崧传(公元328年)

(2017-11-04 00:45:30)
标签:

苏峻传

荀崧传

杂谈

分类: 闲话历史

十六 东晋-16.3.3.5 苏峻荀崧传(公元328年)

《晋书卷一百•列传第七十》:“苏峻,字子高,长广掖人也。父模,安乐相。峻少为书生,有才学,仕郡主簿。年十八,举孝廉。

永嘉之乱,百姓流亡,所在屯聚,峻纠合得数千家,结垒于本县。于时豪杰所在屯聚,而峻最强。遣长史徐玮宣檄诸屯,示以王化,又收枯骨而葬之,远近感其恩义,推峻为主。遂射猎于海边青山中。元帝闻之,假峻安集将军。

时曹嶷领青州刺史,表峻为掖令,峻辞疾不受。嶷恶其得众,恐必为患,将讨之。峻惧,率其所部数百家泛海南渡。既到广陵,朝廷嘉其远至,转鹰扬将军。会周坚反于彭城,峻助讨之,有功,除淮陵内史,迁兰陵相。

王敦作逆,诏峻讨敦。卜之不吉,迟回不进。及王师败绩,峻退保盱眙。淮陵故吏徐深、艾毅重请峻为内史,诏听之,加奋威将军。太宁初,更除临淮内史。王敦复肆逆,尚书令郗鉴议召峻及刘遐援京都,敦遣峻兄说峻曰:“富贵可坐取,何为自来送死?”峻不从,遂率众赴京师,顿于司徒故府。道远行速,军人疲困。沈充、钱凤谋曰:“北军新到,未堪攻战,击之必克。若复犹豫,后难犯也”贼于其夜度竹格渚,拔栅将战,峻率其将韩晃于南塘横截,大破之。又随庾亮追破沈充。进使持节、冠军将军、历阳内史,加散骑常侍,封邵陵公,食邑一千八百户。

峻本以单家聚众于扰攘之际,归顺之后,志在立功,既有功于国,威望渐著。至是有锐卒万人,器械甚精,朝廷以江外寄之。而峻颇怀骄溢,自负其众,潜有异志,抚纳亡命,得罪之家有逃死者,峻辄蔽匿之。众力日多,皆仰食县官,运漕者相属,稍有不如意,便肆忿言。

时明帝初崩,委政宰辅,护军庾亮欲征之。峻闻将征,遣司马何仍诣亮曰:“讨贼外任,远近从命,至于内辅,实非所堪。”不从,遂下优诏征峻为大司农,加散骑常侍,位特进,以弟逸代领部曲。峻素疑帝欲害己,表曰:“昔明皇帝亲执臣手,使臣北讨胡寇。今中原未靖,无用家为,乞补青州界一荒郡,以展鹰犬之用。”复不许。

峻严装将赴召,而犹豫未决,参军任让谓峻曰:“将军求处荒郡而不见许,事势如此,恐无生路,不如勒兵自守。”峻从之,遂不应命。朝廷遣使讽谕之,峻曰:“台下云我欲反,岂得活邪!我宁山头望廷尉,不能廷尉望山头。往者国危累卵,非我不济,狡兔既死,猎犬理自应烹,但当死报造谋者耳。”于是遣参军徐会结祖约,谋为乱,而以讨亮为名。

约遣祖涣、许柳率众助峻,峻遣将韩晃、张健等袭姑孰,进逼慈湖,杀于湖令陶馥及振威将军司马流。

峻自率涣、柳众万人,乘风济自横江,次于陵口,与王师战,频捷。

遂据蒋陵覆舟山,率众因风放火,台省及诸营寺署一时荡尽。

遂陷宫城,纵兵大掠,侵逼六宫,穷凶极暴,残酷无道。驱役百官,光禄勋王彬等皆被捶挞,逼令担负登蒋山。裸剥士女,皆以坏席苫草自鄣,无草者坐地以土自覆,哀号之声震动内外。时官有布二十万匹,金银五千斤,钱亿万,绢数万匹,他物称是,峻尽费之。

矫诏大赦,惟庾亮兄弟不在原例。自为骠骑领军将军、录尚书事,许柳丹阳尹,加前将军马雄左卫将军,祖涣骁骑将军,复弋阳王羕为西阳王、太宰、录尚书事,羕息播亦复本官。于是改易官司,置其亲党,朝廷政事一皆由之。又遣韩晃入义兴,张健、管商、弘徽等入晋陵。

时温峤、陶侃已唱义于武昌,峻闻兵起,用参军贾宁计,还据石头,更分兵距诸义军,所过无不残灭。峤等将至,峻遂迁天子于石头,逼迫居人,尽聚之后苑,使怀德令匡术守苑城。

峤等既到,乃筑垒于白石,峻率众攻之,几至陷没。东西抄掠,多所擒虏,兵威日盛,战无不克,由是义众沮衄,人怀异计。朝士之奔义军者,皆云:“峻狡黠有智力,其徒党骁勇,所向无敌。惟当以天讨有罪,诛灭不久;若以人事言之,未易除也。”温峤怒曰:“诸君怯懦,乃是誉贼。”

及后累战不捷,峤亦深惮之。管商等进攻吴郡,焚吴县、海监、嘉兴,败诸义军。

韩晃又攻宣城,害太守桓彝。

峤与赵胤率步兵万人,从白石南上,欲以临之。峻与匡孝将八千人逆战,峻遣子硕与孝以数十骑先薄赵胤,败之。峻望见胤走,曰:“孝能破贼,我更不如乎!”因舍其众,与数骑北下突阵,不得入,将回趋白木陂,牙门彭世、李千等投之以矛,坠马,斩首脔割之,焚其骨,三军皆称万岁。

峻司马任让等共立峻弟逸为主。求峻尸不获,硕乃发庾亮父母墓,剖棺焚尸。

逸闭城自守。韩晃闻峻死,引兵赴石头。管商及弘徽进攻庱亭垒,督护李闳及轻车长史滕含击破之,斩首千级。商率众走延陵,李闳与庱亭诸军追之,斩获数千级。商诣庾亮降,匡术举苑城降。韩晃与苏逸等并力攻术,不能陷。温峤等选精锐将攻贼营,硕率骁勇数百渡淮而战,于阵斩硕。晃等震惧,以其众奔张健于曲阿,门厄不得出,更相蹈藉,死者万数。逸为李汤所执,斩于车骑府。 

管商之降也,余众并归张健。健又疑弘徽等不与己同,尽杀之,更以舟军自延陵向长塘,小大二万余口,金银宝物不可胜数。扬烈将军王允之与吴兴诸军击健,大破之,获男女万余口。健复与马雄、韩晃等轻军俱走,闳率锐兵追之,及于岩山,攻之甚急。健等不敢下山,惟晃独出,带两步靫箭,却据胡床,弯弓射之,伤杀甚众。箭尽,乃斩之。健等遂降,并枭其首。”

(苏峻,字子高,长广掖人(掖县,属东莱郡,据志,长广郡有挺县(今山东省烟台市莱阳市南数里),无掖县)。父苏模,安乐相。苏峻少年时是一介书生,很有才学,初任郡主簿。十八岁时被推举为孝廉。

永嘉之乱爆发(永嘉五年(311年)),百姓流亡。苏峻家乡中的人聚众举事,苏峻纠合了数千家,在本县修筑堡垒。当时的豪杰们各有聚集的徒众,但苏峻最为强大。苏峻派长史徐玮传檄文于各个屯落,宣扬王化,又收拾无主的枯骨埋葬,远近之人感激他的恩义,便推举苏峻为主。于是在海边的青山中演习军事。晋元帝司马睿知道后,任命苏峻为安集将军。

当时青州刺史曹嶷上表朝廷请求任命苏峻为掖县县令,苏峻以生病为由没有接受任命。曹嶷忌恨苏峻得到众人拥护,要成为祸患,想讨伐他。苏峻害怕,率领徒众数百家渡海向南方转移。到了广陵,朝廷嘉奖他从远处来到,就改任他为鹰扬将军。恰逢周坚(又名周抚)在彭城谋反,苏峻帮助官军讨伐周坚,因功被授任为淮陵内史,后升任兰陵相(元帝太兴二年(319年)二月)

江州牧王敦谋反(永昌元年(322年)),朝廷下诏命苏峻讨伐王敦。苏峻占卜得卦不吉利,便徘徊迟疑不肯前进。朝廷军队被王敦击败,苏峻退保盱眙。淮陵的旧吏徐深、艾毅又请求朝廷任命苏峻为内史,朝廷认可,加奋威将军称号。

太宁初(太宁二年(324年)),苏峻又任临淮内史。王敦进攻都城建康,尚书令郗鉴建议朝廷召苏峻及刘遐援助京都,王敦派遣苏峻的哥哥前去劝苏峻道:“可以坐取富贵,为什么还要来送死呢?”苏峻不听游说,率军奔赴京都(明帝太宁(泰宁)二年七月丁亥十七,324823日),在司徒的旧宅暂歇。因路途远行军速度快,军士们十分疲劳。沈充、钱凤商议道:“北军刚到,经不住攻击,进攻一定能战胜。如果现在犹豫,以后就难以制服了。”王敦军便在当夜到竹格渚,打开寨门即将出战,苏峻率领部将韩晃在南塘阻击,大败王敦军(七月乙未夜廿五,324831日)。苏峻又随庾亮追击并打败沈充(七月丁酉廿七,32492日)。王敦的叛乱被平定后,苏峻晋升为使持节、冠军将军、历阳内史,加散骑常侍,封邵陵公,食邑一千八百户(十月)

苏峻本来不是大族,以单家身份在纷乱之际聚众,归顺朝廷之后,一心想着立功,平定王敦的叛乱中有功于朝廷,威望逐渐提高。拥有精兵一万人,武器装备也十分精良,朝廷把江北都托付给他。此时苏峻很有骄傲之气,为有强兵而自负,滋生谋反的意向,招钠安抚亡命之徒,犯罪的人家有逃出来的,苏峻往往隐瞒藏匿。兵众日益增多,都靠政府供养,运输船队连绵不断,稍有不如意,就怒骂朝廷。

晋明帝司马绍去世(太宁三年(325年)),国政由丞相主持,护军庾亮要征召苏峻。苏峻听到要征召他,便派司马何仍拜访庾亮说:“在外边讨伐贼寇,远近都听朝廷调遣,如果要我作朝廷辅佐,实在是我不能胜任的。”朝廷不依苏峻(通鉴云:“召北中郎将郭默为后将军、领屯骑校尉,司徒右长史庾冰为吴国内史,皆将兵以备峻”),颁布优抚诏,征召苏峻为大司农,加散骑常侍,位特进,令他的弟弟苏逸代替他统领亲兵。

苏峻一直猜疑皇帝要谋害他,便上表道:“从前明帝拉着我的手,命我北上讨伐胡寇。现在中原还没有平定,何以为家,乞请补授青州境内的一个偏远小郡,让我为朝廷效鹰犬之劳。”朝廷仍然不允许。

苏峻装束整齐准备赴召,却还犹豫不决,参军任让对他说:“将军请求到一个偏远小郡都不被允许,形势竟至这样,恐怕没有活路了,不如部署军队自卫。”苏峻依从,便不应召(通鉴云:“阜陵令匡术亦劝峻反,峻遂不应命”)。朝廷派人劝告他,苏峻说:“台府说我要谋反,我还能活吗?我宁可站在山头看法庭,不想到了法庭再望山头。以前国家危如累卵,不是我便不能度过危机。兔死狗烹(越范蠡遗大夫种曰:狡兔死,走狗烹),不过我当以死报答制造阴谋的人(言欲报庾亮也)。”

苏峻于是派参军徐会联合祖约,谋划作乱,以讨伐庾亮为号召(成帝咸和二年(327年)十一月)

祖约派遣祖涣、许柳率兵援助苏峻,苏峻派部将韩晃、张健等袭击姑孰(今安徽省马鞍山市当涂县,成帝咸和二年十二月辛亥初一,3271230日),进逼慈湖(今安徽省马鞍山市北慈湖镇),杀死于湖令陶馥及振威将军司马流(通鉴云:“流素懦怯,将战,食炙不知口处,兵败而死(司马流素来怯懦,临战时吓得吃烤肉不知道往嘴里放,结果兵败身死)”)

苏峻自己率领祖涣、许柳的部众万人,乘风从横江(今安徽省巢湖市和县东南长江渡口,对岸就是采石虮)渡江,进驻陵口(今安徽省马鞍山市西南采石矶东北),与官军交战,频频告捷(咸和三年正月丁未廿八,328224日)

于是苏峻据守蒋陵的覆舟山(今江苏省南京市(建康)东),率领众人顺风放火,台省官署及军营等顷刻烧尽(咸和三年二月丙辰初七(32834日),杜佑曰:宋、齐有三台、五省之号。三台,盖两汉旧名;五省,谓尚书、中书、门下、祕书、集书省也)

于是苏峻攻陷宫城(二月丙辰初七,32834日),放纵士兵大肆抢掠,侵凌六宫,穷凶极恶,残酷没有人道。驱逐朝廷百官服苦役,光禄勋王彬等都被暴打,逼迫他们背着重物登蒋山。把男女都剥光裸体,各以破席烂草遮掩身体,没有草可盖的便坐在地上用土把自己埋起来,哀号之声震动宫城内外。当时官府有布二十万匹,金银五千斤,钱亿万,绢数万匹,其他物品也大致如此,苏峻全部焚毁丢弃。

苏峻发布假诏书实行大赦,只有庾亮兄弟不在被赦之列(二月丁巳初八,32835日)。苏峻自任骠骑领军将军、录尚书事,许柳任丹杨尹,加授前将军马雄左卫将军,祖涣为骁骑将军,恢复弋阳王司马羕为西阳王、太宰、录尚书事(通鉴云:“弋阳王羕诣峻,称述峻功,峻复羕以为西阳王、太宰、录尚书事”),司马羕的儿子司马播也恢复原任官职。于是改任各部门,安置他的亲属朋党,朝廷政事全由苏峻一人决定。又派韩晃进入义兴(今江苏省无锡市宜兴市),张健、管商、弘徽等进入晋陵(今江苏省常州市)

当时温峤、陶侃已在武昌倡议讨逆,苏峻听到义兵兴起,便采用参军贾宁的计谋,回兵占据石头城,再分兵抵御义军,苏峻军所过之处,无不残破。温峤等将到,苏峻便把晋成帝司马衍迁往石头城(五月乙未十八,328611日),逼迫居民,全部聚集到后苑,以怀德令匡术守苑城。

温峤等来到,在白石修筑堡垒,苏峻率军攻打堡垒,几乎被攻克。苏峻军到处抢劫,擒获很多,军威日渐强盛,战无不克,因此义军士气低落,部众多怀有异心。朝中大臣奔来义军的,都说:“苏峻狡猾奸诈智谋多,他的徒党也骁勇,所向无敌。应当以天子的名义讨伐罪人,诛灭他当在不久以后;若是凭人的能力,不易剿除。”温峤怒道:“你们都胆小,这是为贼人长威风。”

但后来苏峻多次作战都没有获胜,温峤也很惧怕苏峻。管商等进攻吴郡,焚烧了吴县(今江苏省苏州市)、海盐(今浙江省嘉兴市海盐县)、嘉兴(今浙江省嘉兴市南部),打败了诸路义军。

韩晃又攻宣城(今安徽省宣州市),杀害了太守桓彝(六月)

温峤与赵胤率步兵万人,从白石南下,进逼苏峻主力。苏峻与匡孝率领八千人进击,苏峻令儿子苏硕和苏孝带数十名骑兵迫近赵胤,打败了赵胤军。苏峻看见赵胤败走,便说:“苏孝能攻破贼兵,我还不如苏孝吗?”便离开部众,带领数名骑兵北上突入敌阵,但没有成功,准备回奔白木陂,牙门彭世、李千等用长矛投击他,苏峻从马上坠落,被斩首分割,焚烧尸骨(九月庚午廿五,3281113日)。三军皆称万岁。

苏峻司马任让等共立苏峻弟苏逸为主。求苏峻尸不获,硕乃发庾亮父母墓(魏书作“乃发衍(司马衍)父母冢”),剖棺焚尸。

逸闭城自守。韩晃闻峻死,引兵赴石头(成帝咸和四年(己丑)二月丙戍十三,329329日)。管商及弘徽进攻庱亭垒(今江苏省常州市西北),督护李闳及轻车长史滕含击破之,斩首千级。商率众走延陵(今江苏省常州市),李闳与庱亭诸军追之,斩获数千级。商诣庾亮降,匡术举苑城降。

韩晃与苏逸等并力攻术,不能陷。温峤等选精锐将攻贼营,苏硕率领骁勇士卒数百人渡过秦淮河作战被温峤击败斩杀韩晃等人恐惧,带着部众前往曲阿依附张健,门道狭窄不便进出,士卒互相踩踏,死者上万。李汤擒获苏逸,将他斩首于车骑府(成帝咸和四年二月丙戍十三,329329日) 

管商之降也,余众并归张健。张健怀疑弘徽等人背叛自己,将他们全部杀死,率领水军从延陵(今江苏省常州市)准备进入长塘(今江苏省常州市溧阳市北,通鉴作“西趋故鄣”),小大二万余口,金银宝物不可胜数。扬烈将军王允之与吴兴诸军与张健交战,重创张健的军队,俘虏男女一万多人。张健又和马雄、韩晃等人轻军俱走,李闳锐兵追之,在岩山(通鉴作“平陵山(今江苏省常州市溧阳市南)”)追上他们,攻之甚急。张健等不敢下山,惟韩晃独出,带两步靫箭,却据胡床,弯弓射之,伤杀甚众。箭尽,乃斩之。张健等遂降,并枭其首(成帝咸和四年二月乙未廿二,32947日)

 

《晋书卷七十五•列传第四十五》:“荀崧,字景猷,颍川临颍人,魏太尉彧之玄孙也。父頵,羽林右监、安陵乡侯,与王济、何劭为拜亲之友。

崧志操清纯,雅好文学。龆龀时,族曾祖顗见而奇之,以为必兴頵门。弱冠,太原王济甚相器重,以方其外祖陈郡袁侃,谓侃弟奥曰:“近见荀监子,清虚名理,当不及父,德性纯粹,是贤兄辈人也。”其为名流所赏如此。泰始中,诏以崧代兄袭父爵,补濮阳王允文学。与王敦、顾荣、陆机等友善。

赵王伦引为相国参军。伦篡,转护军司马、给事中,稍迁尚书吏部郎、太弟中庶子,累迁侍中、中护军。

王弥入洛,崧与百官奔于密,未至而母亡。贼追将及,同旅散走,崧被发从车,守丧号泣。贼至,弃其母尸于地,夺车而去。崧被四创,气绝,至夜方苏。葬母于密山。

服阕,族父籓(藩)承制,以崧监江北军事、南中郎将、后将军、假节、襄城太守。时山陵发掘,崧遣主簿石览将兵入洛,修复山陵。以勋进爵舞阳县公,迁都督荆州江北诸军事、平南将军,镇宛,改封曲陵公。

为贼杜曾所围。石览时为襄城太守,崧力弱食尽,使其小女灌求救于览及南中郎将周访。访即遣子抚率兵三千人会石览,俱救崧。贼闻兵至,散走。

崧既得免,乃遣南阳中部尉王国、刘愿等潜军袭穰县,获曾从兄伪新野太守保,斩之。

元帝践阼,征拜尚书仆射,使崧与协共定中兴礼仪。从弟馗早亡,二息序、廞,年各数岁,崧迎与共居,恩同其子。太尉、临淮公荀顗国胤废绝,朝庭以崧属近,欲以崧子袭封。崧哀序孤微,乃让封与序,论者称焉。转太常。时方修学校,简省博士,置《周易》王氏、《尚书》郑氏、《古文尚书》孔氏、《毛诗》郑氏、《周官礼记》郑氏、《春秋左传》杜氏服氏、《论语》《孝经》郑氏博士各一人,凡九人,其《仪礼》、《公羊》、《谷梁》及郑《易》皆省不置。崧以为不可,乃上疏曰: 

自丧乱以来,儒学尤寡,今处学则阙明廷之秀,仕朝则废儒学之俊。昔咸宁、太康、永嘉之中,侍中、常侍、黄门通洽古今、行为世表者,领国子博士。一则应对殿堂,奉酬顾问;二则参训国子,以弘儒训;三则祠、仪二曹及太常之职,以得质疑。今皇朝中兴,美隆往初,宜宪章令轨,祖述前典。世祖武皇帝应运登禅,崇儒兴学。经始明堂,营建辟雍,告朔班政,乡饮大射。西阁东序,河图秘书禁籍。台省有宗庙太府金墉故事,太学有石经古文先儒典训。贾、马、郑、杜、服、孔、王、何、颜、尹之徒,章句传注众家之学,置博士十九人。九州之中,师徒相传,学士如林,犹选张华、刘寔居太常之官,以重儒教。 

传称“孔子没而微言绝,七十二子终而大义乖”。自顷中夏殄瘁,讲诵遏密,斯文之道,将堕于地。陛下圣哲龙飞,恢崇道教,乐正雅颂,于是乎在。江、扬二州,先渐声教,学士遗文,于今为盛。然方畴昔,犹千之一。臣学不章句,才不弘通,方之华实,儒风殊邈。思竭驽骀,庶增万分。愿斯道隆于百世之上,搢绅咏于千载之下。

伏闻节省之制,皆三分置二。博士旧置十九人,今五经合九人,准古计今,犹未能半,宜及节省之制,以时施行。今九人以外,犹宜增四。愿陛下万机余暇,时垂省览。宜为郑《易》置博士一人,郑《仪礼》博士一人,《春秋公羊》博士一人,《谷梁》博士一人。

昔周之衰,下陵上替,上无天子,下无方伯,善者谁赏,恶者谁罚,孔子惧而作《春秋》。诸侯讳妒,惧犯时禁,是以微辞妙旨,义不显明,故曰“知我者其惟《春秋》,罪我者其惟《春秋》”。时左丘明、子夏造膝亲受,无不精究。孔子既没,微言将绝,于是丘明退撰所闻,而为之传。其书善礼,多膏腴美辞,张本继末,以发明经意,信多奇伟,学者好之。称公羊高亲受子夏,立于汉朝,辞义清隽,断决明审,董仲舒之所善也。谷梁赤师徒相传,暂立于汉世。向、歆,汉之硕儒,犹父子各执一家,莫肯相从。其书文清义约,诸所发明,或是《左氏》、《公羊》所不载,亦足有所订正。是以三传并行于先代,通才未能孤废。今去圣久远,其文将堕,与其过废,宁与过立。臣以为三传虽同曰《春秋》,而发端异趣,案如三家异同之说,此乃义则战争之场,辞亦剑戟之锋,于理不可得共。博士宜各置一人,以博其学。

元帝诏曰:“崧表如此,皆经国之务。为政所由。息马投戈,犹可讲艺,今虽日不暇给,岂忘本而遗存邪!可共博议者详之。”议者多请从崧所奏。诏曰:“《谷梁》肤浅,不足置博士,余如奏。”会王敦之难,不行。

敦表以崧为尚书左仆射。

及帝崩,群臣议庙号,王敦遣使谓曰:“豺狼当路,梓宫未反,祖宗之号,宜别思详。”崧议以为:“礼,祖有功,宗有德。元皇帝天纵圣哲,光启中兴,德泽侔于太戊,功惠迈于汉宣,臣敢依前典,上号曰中宗。”既而与敦书曰:“承以长蛇未翦,别详祖宗。先帝应天受命,以隆中兴;中兴之主,宁可随世数而迁毁!敢率丹直。询之朝野,上号中宗。卜日有期,不及重请,专辄之愆,所不敢辞。”初,敦待崧甚厚,欲以为司空,于此衔之而止。

太宁初,加散骑常侍,后领太子太傅。以平王敦功,更封平乐伯。坐使威仪为猛兽所食,免职。后拜金紫光禄大夫、录尚书事,散骑常侍如故。迁右光禄大夫、开府仪同三司,录尚书如故。又领秘书监,给亲兵百二十人。年虽衰老,而孜孜典籍,世以此嘉之。苏峻之役,崧与王导、陆晔共登御床拥卫帝,及帝被逼幸石头,崧亦侍从不离帝侧。贼平,帝幸温峤舟,崧时年老病笃,犹力步而从。

咸和三年薨,时年六十七。赠侍中,谥曰敬。

其后著作郎虞预与丞相王导笺曰:“伏见前秘书、光禄大夫荀公,生于积德之族,少有儒雅之称,历位内外,在贵能降。苏峻肆虐,乘舆失幸,公处嫌忌之地,有累卵之危,朝士为之寒心,论者谓之不免。而公将之以智,险而不慑,扶侍至尊,缱绻不离。虽无扶迎之勋,宜蒙守节之报。且其宣慈之美,早彰远近,朝野之望,许以台司,虽未正位,已加仪同。至守终纯固,名定阖棺,而薨卒之日,直加侍中。生有三槐之望,没无鼎足之名,宠不增于前秩,荣不副于本望,此一时愚智所慷慨也。今承大弊之后,淳风颓散,苟有一介之善,宜在旌表之例,而况国之元老,志节若斯者乎!”不从。升平四年,崧改葬,诏赐钱百万,布五千匹。

有二子:蕤、羡。蕤嗣。

蕤字令远。起家秘书郎,稍迁尚书左丞。蕤有仪操风望,雅为简文帝所重。时桓温平蜀,朝廷欲以豫章郡封温。蕤言于帝曰:“若温复假王威,北平河洛,修复园陵,将何以加此!”于是乃止。转散骑常侍、少府,不拜,出补东阳太守。除建威将军、吴国内史。卒官。籍嗣位,至散骑常侍、大长秋。”

(荀崧,字景猷(生于魏景元三年),颍川临颍人,魏太尉荀彧(传见212年)之玄孙。父荀頵,羽林右监、安陵乡侯,与王济、何劭为拜亲之友。

崧志操清纯,雅好文学。他小时候便被族曾祖荀顗(荀彧之子)看中,认为他可以光耀门第。弱冠,太原王济甚相器重,以方其外祖陈郡袁侃,谓袁侃弟袁奥曰:“近见荀监子,清虚名理,当不及父,德性纯粹,是贤兄辈人也。”其为名流所赏如此。泰始中,诏以崧代兄袭父爵,补濮阳王司马允文学。与王敦、顾荣、陆机等人结交。

后来赵王司马伦任命他相国参军,司马伦篡(司马伦建始元年正月乙丑初九,30123日),转护军司马、给事中,稍迁尚书吏部郎、太弟中庶子,累迁侍中、中护军。

王弥攻破洛阳(永嘉五年五月癸未廿七,311629日),荀崧与百官逃奔到密县(今河南省郑州市新密市)。还没有到的时候母亲去世了,贼追将及,与同行的官员失散,崧被发从车,守丧号泣。贼至,弃其母尸于地,夺车而去。崧被四创,气绝,至夜方苏醒过来,于是把母亲下葬在密山。

丧期结束后,族父荀籓(荀藩)承制(怀帝永嘉五年(311年)六月),以荀崧监江北军事、南中郎将、后将军、假节、担任襄城太守,时山陵发掘,崧遣主簿石览将兵入洛,修复山陵。以勋进爵舞阳县公,后来都督荆州江北诸军事、担任平南将军,镇守宛,改封曲陵公。

宛城被杜曾包围(愍帝建兴三年(315年)),石览时为襄城太守(驻守宛城),荀崧力弱食尽,使其小女荀灌求救于览及南中郎将周访。周访即遣子周抚率兵三千人会石览,俱救荀崧。贼闻兵至,散走。

荀崧既得免,乃遣南阳中部尉王国、刘愿等潜军袭穰县,获杜曾从兄伪新野太守杜保,斩之。

元帝践阼,征拜荀崧尚书仆射(元帝太兴元年六月甲申初九,318723日),与刁协共定中兴礼仪。

从弟荀馗早亡,二息荀序、荀廞,年各数岁,崧迎与共居,恩同其子。太尉、临淮公荀顗国胤废绝,朝庭以荀崧属近,欲以崧子袭封。荀崧哀序孤微,乃让封与序,论者称焉。

转太常。时方修学校,简省博士,置《周易》王氏、《尚书》郑氏、《古文尚书》孔氏、《毛诗》郑氏、《周官礼记》郑氏、《春秋左传》杜氏服氏、《论语》《孝经》郑氏博士各一人,凡九人,其《仪礼》、《公羊》、《谷梁》及郑《易》皆省不置。荀崧以为不可,乃上疏曰:

自丧乱以来,儒学尤寡,今处学则阙明廷之秀,仕朝则废儒学之俊。昔咸宁、太康、永嘉之中,侍中、常侍、黄门通洽古今、行为世表者,领国子博士。一则应对殿堂,奉酬顾问;二则参训国子,以弘儒训;三则祠、仪二曹及太常之职,以得质疑。今皇朝中兴,美隆往初,宜宪章令轨,祖述前典。世祖武皇帝应运登禅,崇儒兴学。经始明堂,营建辟雍,告朔班政,乡饮大射。西阁东序,河图秘书禁籍。台省有宗庙太府金墉故事,太学有石经古文先儒典训。贾、马、郑、杜、服、孔、王、何、颜、尹之徒,章句传注众家之学,置博士十九人。九州之中,师徒相传,学士如林,犹选张华、刘寔居太常之官,以重儒教。 

传称“孔子没而微言绝,七十二子终而大义乖”。自顷中夏殄瘁,讲诵遏密,斯文之道,将堕于地。陛下圣哲龙飞,恢崇道教,乐正雅颂,于是乎在。江、扬二州,先渐声教,学士遗文,于今为盛。然方畴昔,犹千之一。臣学不章句,才不弘通,方之华实,儒风殊邈。思竭驽骀,庶增万分。愿斯道隆于百世之上,搢绅咏于千载之下。

伏闻节省之制,皆三分置二。博士旧置十九人,今五经合九人,准古计今,犹未能半,宜及节省之制,以时施行。今九人以外,犹宜增四。愿陛下万机余暇,时垂省览。宜为郑《易》置博士一人,郑《仪礼》博士一人,《春秋公羊》博士一人,《谷梁》博士一人。

昔周之衰,下陵上替,上无天子,下无方伯,善者谁赏,恶者谁罚,孔子惧而作《春秋》。诸侯讳妒,惧犯时禁,是以微辞妙旨,义不显明,故曰“知我者其惟《春秋》,罪我者其惟《春秋》”。时左丘明、子夏造膝亲受,无不精究。孔子既没,微言将绝,于是丘明退撰所闻,而为之传。其书善礼,多膏腴美辞,张本继末,以发明经意,信多奇伟,学者好之。称公羊高亲受子夏,立于汉朝,辞义清隽,断决明审,董仲舒之所善也。谷梁赤师徒相传,暂立于汉世。向、歆,汉之硕儒,犹父子各执一家,莫肯相从。其书文清义约,诸所发明,或是《左氏》、《公羊》所不载,亦足有所订正。是以三传并行于先代,通才未能孤废。今去圣久远,其文将堕,与其过废,宁与过立。臣以为三传虽同曰《春秋》,而发端异趣,案如三家异同之说,此乃义则战争之场,辞亦剑戟之锋,于理不可得共。博士宜各置一人,以博其学。

元帝诏曰:“崧表如此,皆经国之务。为政所由。息马投戈,犹可讲艺,今虽日不暇给,岂忘本而遗存邪!可共博议者详之。”议者多请从荀崧所奏。诏曰:“《谷梁》肤浅,不足置博士,余如奏。”会王敦之难,不行。

敦表以崧为尚书左仆射。

及帝崩(元帝永昌元年闰十一月己丑初十,32313日),群臣议庙号,王敦遣使谓曰:“豺狼当路,梓宫未反,祖宗之号,宜别思详。”荀崧议以为:“礼,祖有功,宗有德。元皇帝天纵圣哲,光启中兴,德泽侔于太戊,功惠迈于汉宣,臣敢依前典,上号曰中宗。”既而与王敦书曰:“承以长蛇未翦,别详祖宗。先帝应天受命,以隆中兴;中兴之主,宁可随世数而迁毁!敢率丹直。询之朝野,上号中宗。卜日有期,不及重请,专辄之愆,所不敢辞。”初,王敦待荀崧甚厚,欲以为司空,于此衔之而止。

太宁初,加散骑常侍,后领太子太傅。以平王敦功,更封平乐伯。坐使威仪为猛兽所食,免职。后拜金紫光禄大夫、录尚书事,散骑常侍如故。迁右光禄大夫、开府仪同三司,录尚书如故。又领秘书监,给亲兵百二十人。年虽衰老,而孜孜典籍,世以此嘉之。 

苏峻之役,崧与王导、陆晔共登御床拥卫帝,及晋成帝被挟持到石头城,荀崧侍奉在成帝身边不曾离开。动乱平息后,成帝一次到温峤舟的船上,荀崧年老又生重病,却仍然跟随。

咸和三年328年)薨,时年六十七。赠侍中,谥号为“敬”。

其后著作郎虞预与丞相王导笺曰:“伏见前秘书、光禄大夫荀公,生于积德之族,少有儒雅之称,历位内外,在贵能降。苏峻肆虐,乘舆失幸,公处嫌忌之地,有累卵之危,朝士为之寒心,论者谓之不免。而公将之以智,险而不慑,扶侍至尊,缱绻不离。虽无扶迎之勋,宜蒙守节之报。且其宣慈之美,早彰远近,朝野之望,许以台司,虽未正位,已加仪同。至守终纯固,名定阖棺,而薨卒之日,直加侍中。生有三槐之望,没无鼎足之名,宠不增于前秩,荣不副于本望,此一时愚智所慷慨也。今承大弊之后,淳风颓散,苟有一介之善,宜在旌表之例,而况国之元老,志节若斯者乎!”不从。升平四年,崧改葬,诏赐钱百万,布五千匹。有二子:荀蕤、荀羡。荀蕤嗣。

荀蕤字令远。起家秘书郎,稍迁尚书左丞。蕤有仪操风望,雅为简文帝(太宗司马昱)所重。时桓温平蜀,朝廷欲以豫章郡封温。蕤言于帝曰:“若温复假王威,北平河洛,修复园陵,将何以加此!”于是乃止。转散骑常侍、少府,不拜,出补东阳太守。除建威将军、吴国内史。卒官。籍嗣位,至散骑常侍、大长秋。)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