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渔樵闲话
渔樵闲话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52,479
  • 关注人气:39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诸葛诞传(公元258年)

(2017-05-15 21:29:29)
标签:

诸葛诞传

分类: 闲话历史

十四 三国-14.4.4.3 诸葛诞传(公元258年)

《三国志卷廿八•魏书廿八•王毋丘诸葛邓钟传》:“诸葛诞字公休,琅邪阳都人。诸葛丰后也。初以尚书郎为荣阳令,入为吏部郎。人有所属托,辄显其言而承用之,后有当否,则公议其得失以为褒贬,自是群僚莫不慎其所举。累迁御史中巫、尚书,与夏侯玄、邓飏等相善,收名朝廷,京都翕然。言事者以诞,飏等修浮华,合虚誉,渐不可长。明帝恶之,免诞官。

会帝崩,正始初,玄等并在职。复以诞为御史中丞尚书,出为扬州刺史,加昭武将军。

王淩之阴谋也,太傅司马宣王潜军东伐,以诞为镇东将军、假节都督扬州之诸军事,封山亭侯。

诸葛恪兴东关,遣诞督诸军讨之,与战,不利。还,徙为镇南将军。

后毋丘俭、文钦反,遣使诣诞,招呼豫州士民。诞斩其使,露布天下,令知俭、钦凶逆。

大将军司马景王东征,使诞豫州诸军。渡安风津向寿春。俭、钦之破也,诞先至寿春。寿春中十余万口,闻俭、钦败,恐诛,悉破城门出,流进山泽,或散走入吴。

以延久在淮南,乃复以为镇东大将军、仪同三司、都督扬州。

吴大将孙峻、吕据、留赞等闻淮南乱,会文钦往,乃帅众将钦径至寿春。时诞诸军已至,城不可攻,乃走。诞遣将军蒋班追击之,斩赞,传首,收其印节。

进封高平侯,邑三千五百户,转为征东大将军。

诞既与玄、飏等至亲,又王淩、毋丘俭累见夷灭,惧不自安。倾帑藏振施以结众心,厚养亲附及扬州轻侠者数千人为死士。

甘露元年冬,吴贼欲向徐堨,计诞所督兵马足以待之,而复请十万众守寿春,又求临淮筑城以备寇,内欲保有淮南。朝廷微知涎有自疑心,以诞旧臣,欲入度之。

二年五月,征为司空。诞被诏书,愈恐,遂反。召会诸将,自出攻扬州刺史乐綝,杀之。

敛淮南及淮北郡县屯田口十余万官兵,扬州新附胜兵者四五万人,聚谷足一年食,闭城自守。遣长史吴纲将小子靓至吴请救。

吴人大喜,遣将全怿、全端、唐咨、王祚等,率三万众,密与文钦俱来应诞。以为诞左都护、假节、大司徒、骡骑将军、青州牧、寿春侯。是时镇南将军王基始至,督诸军围寿春,未合。咨、钦等从城东北,因山乘险,得将其众突入城。六月,车驾东征至项。

大将军司马文王督中外诸军二十六万众,临淮讨之。大将军屯丘头。使基及安东将军陈骞等四面合围,表里再重,堑垒甚峻;又使监军石苞、兖州刺史州泰等,简锐卒为游军,备外寇。钦等数出犯围,逆击走之。吴将朱异(硃异)再以大众来迎诞等,渡黎浆水,泰等逆与战,每摧其锋。孙綝以异战不进,怒而杀之。

城中食转少,外救不至,众无所恃。将军蒋班、焦彝,皆诞爪牙计事者也,弃诞,逾城自归大将军。大将军乃使反间,以奇变说全怿等,怿等率众数千人开门来出。城中震惧,不知所为。

三年正月,诞、钦、咨等大为攻具。昼夜五六日攻南围,欲决围而出。围上诸军,临高以发石车火箭逆烧破其攻具,弩矢及石雨下,死伤者蔽地,血流盈堑。复还入城,城内食转竭,降出者数万口。钦欲尽出北方人,省食,与吴人坚守,诞不听,由是争恨。钦素与诞有隙,徒以计合,事急愈相疑。钦见诞计事,诞遂杀钦。

钦子鸯及虎将兵在小城中,闻钦死,勒兵驰赴之,众不为用。鸯、虎单走,逾城出,自归大将军。

军吏请诛之,大将军令曰:“钦之罪不容诛,其子固应当戮,然鸯、虎以穷归命,且城未拔,杀之是坚其心也。”乃赦鸯、虎,使将兵数百骑驰巡城,呼语城内云:“文钦之子犹不见杀,其余何惧?”表鸯、虎为将军,各赐爵关内侯。

城内喜且扰,又日讥困,诞、咨等智力穷。大将军乃自临围,四面进兵,同时鼓噪登城,城内无敢动者。诞窘急,单乘马,将其麾下突小城门出。大将军司马胡奋部兵逆击,斩涎,传首,夷三族。

诞麾下数百人,坐不降见斩,皆曰:“为诸葛公死,不恨。”其得人心如此。唐咨、王祚及诸裨将皆面缚降,吴兵万众,器仗军实山积。

初围寿春,议者多欲急攻之,大将军以为:城固而众多,攻之必力屈,若有外寇,表里受敌,此危道也。今三叛相聚于孤城之中,天其或者将使同就戮,吾当以全策縻之,可坐而制也。诞以二年五月反,三年二月破灭。六军按甲,深沟高垒,而诞自困,竟不烦攻而克。及破寿春,议者又以为淮南仍为叛逆,吴兵室家在江南,不可纵,宜悉坑之。大将军以为:古之用兵。全因为上,戮其元恶而已。吴兵就得亡还,适可以示中国之弘耳。一无所杀,分布三河近郡以安处之。唐咨本利城人。黄初中,利城郡反。杀太守徐箕,推咨为主。文帝遣诸军讨破之,咨走入海,遂亡至吴,官至左将军。封侯、持节。诞、钦屠戮,咨亦生擒,三叛皆获,天下快焉。拜咨安远将军,其余裨将咸假号位,吴众悦服。

江东感之,皆不诛其家。其淮南将吏士民诸为诞所胁略者,惟诛其首逆,余皆秋赦之。听鸯、虎收敛钦丧,给其车牛,致葬旧墓。”

(诸葛诞,字公休,琅邪阳都人(今山东省临沂市沂南县南),是诸葛丰(传见公元前43年)的后代。起初以尚书郎为荥阳县令(魏氏春秋曰:诞为郎,与仆射杜畿试船陶河,遭风覆没,诞亦俱溺。虎贲浮河救诞,诞曰:“先救杜侯。”诞飘于岸,绝而复苏),后进洛阳任吏郎。凡是别人所嘱托,向他推荐人才,他都把嘱托的话公开出来,然后才任用被推荐之人。至于用人的得失,则依照众人的意见,给予褒奖或贬损。正因为如此,群僚向他推荐人才都很谨慎。累迁至御史中丞尚书,与夏侯玄、邓飏等人关系很好,在朝廷很有名气,京都尽人皆知。有人告发说,诸葛诞、邓飏等人崇尚浮华,喜欢虚名,此风不可助长。魏明帝便不喜欢诸葛诞,罢免了他的官(太和六年(232年),世语曰:是时,当世俊士散骑常侍夏侯玄(夏侯尚之子)、尚书诸葛诞、邓飏之徒,共相题表,以玄、畴四人为四聪(夏侯玄、诸葛诞、邓飏、田畴),诞、备八人为八达,中书监刘放子熙、孙资子密、吏部尚书卫臻子烈三人,咸不及比,以父居势位,容之为三豫,凡十五人。帝以构长浮华,皆免官废锢)

魏明帝死,正始初年240年),夏侯玄等仍在官掌权,又推举诸葛诞重任御史中丞尚书,并任扬州刺史,加封昭武将军。

王凌企图阴谋废除帝王(嘉平三年(251年)),太傅司马懿暗中派兵向东讨伐王凌,任诸葛诞为镇东将军,持节都督扬州诸军事,封为山阳亭侯(王淩死而用诸葛诞,诞亦終于为魏以司马懿之明达,豈不知诞之乃心魏氏哉!大敌在境,帅难其才也)

东吴诸葛恪在东关(安徽省马鞍山市含山县西南)起兵进犯(齐王(邵陵厉公)嘉平四年十二月甲寅十九,25324日),朝廷派诸葛诞统率大军征讨,失利,退还。改任镇南将军。

后来,毋丘俭、文钦反叛,派人来找诸葛诞(时诞都督豫州),让他召收豫州士民参与反叛。诸葛诞将毋丘俭、文钦派来的人杀死,并将毋丘俭、文钦的阴谋公布天下,让人们知道他们的叛逆行为。

大将军司马师东征(高贵乡公正元二年正月戊寅廿五,255218日),派诸葛诞都督豫州诸军,渡安风津(今安徽省阜阳市颖上县南淮河渡口,水经注:淮水东过安丰县东北,又东为安丰津,水南有城,故安丰都尉治,后立霍丘戌。杜知曰:安风津,在寿州霍丘城北。)逼向寿春(安徽省六安市寿县)。毋丘俭、文钦被打败后诸葛诞最先抵达寿春,寿春城中十几万人得知毋丘俭、文钦失败,都害怕被杀,于是纷纷弃城而逃,流亡到山间河泽,或逃窜到东吴。

朝廷认为诸葛诞在淮南任职长久,于是又任命他为镇东大将军、仪同三司,都督扬州(闰正月壬子廿九,255324日)

东吴大将孙峻、吕据、留赞等听说淮南已经叛乱,正逢文钦前往,于是派文钦率领众将直奔寿春(今安徽省六安市寿县)。当时诸葛诞已率军抵达寿春,无法攻城,于是退走。诸葛诞派手下大将蒋班追击,将留赞杀死,将其脑袋传送京都,又没收其印节。

诸葛诞被封为高平侯,食邑三千五百户,又转为征东大将军(七月)

诸葛诞与夏侯玄(传见254年)、邓飏(传见249年)等关系不同寻常,又见王凌(传见251年)、毋丘俭(传见255年)等先后被灭族,感到恐惧不安,于是普施财物以拢络人心,厚养心腹以及扬州侠义之士几千人,为自己效命(魏书曰:诞赏赐过度。有犯死者,亏制以活之。)

甘露元年256年)冬天,东吴打算进攻徐堨(今安徽省马鞍山市含山县西南东)。朝廷知道诸葛诞所统领的兵力足以抵御外侵之兵,但他还是请求朝廷派十万人守寿春(今安徽省六安市寿县)。又求沿淮河修筑城池以备迎敌,其实是想积极保住淮南之地。朝廷也约略知道诸葛诞对朝廷已起疑心,但考虑诸葛诞是老臣,想把他召回来再说。

甘露二年五月(四月甲子廿四,257524日),征召诸葛诞为司空。诸葛诞接到诏书,更加恐惧,于是举兵反叛(五月乙亥初五,25764日),召集各路军队,攻打扬州刺史乐綝(乐进(传见218年)之子),并杀死他(世语曰:司马文王既秉朝政,长史贾充以为宜遣参佐慰劳四征(魏置征东将军屯淮南,征南将军屯襄、沔以备吴;征西将军屯关、陇以备蜀;征北将军屯幽、并以备鮮卑;皆授以重兵。司马昭初当国,故充请慰劳以余其志趣。),于是遣充至寿春。充还启文王:“诞再在扬州,有威名,民望所归。今徵,必不来,祸小事浅;不徵,事迟祸大。”乃以为司空。书至,诞曰:“我作公当在王文舒后,今便为司空!不遣使者,健步赍书,使以兵付乐綝,此必綝所为。”乃将左右数百人至扬州,扬州人欲闭门,诞叱曰:“卿非我故吏邪!”径入,綝逃上楼,就斩之。

魏末传曰:贾充与诞相见,谈说时事,因谓诞曰:“洛中诸贤,皆原禅代,君所知也。君以为云何?”诞厉色曰:“卿非贾豫州子(充父逵,先为豫州而卒,故称之)?世受魏恩,如何负国,欲以魏室输人乎?非吾所忍闻。若洛中有难,吾当死之。”充默然。诞既被徵,请诸牙门置酒饮宴,呼牙门从兵,皆赐酒令醉,谓众人曰:“前作千人铠仗始成,欲以击贼,今当还洛,不复得用,欲蹔出,将见人游戏,须臾还耳;诸君且止。”乃严鼓将士七百人出。乐綝闻之,闭州门。诞历南门宣言曰:“当还洛邑,蹔出游戏,扬州何为闭门见备?”前至东门,东门复闭,乃使兵缘城攻门,州人悉走,因风放火,焚其府库,遂杀綝。诞表曰:“臣受国重任,统兵在东。扬州刺史乐綝专诈,说臣与吴交通,又言被诏当代臣位,无状日久。臣奉国命,以死自立,终无异端。忿綝不忠,辄将步骑七百人,以今月六日讨綝,即日斩首,函头驿马传送。若圣朝明臣,臣即魏臣;不明臣,臣即吴臣。不胜发愤有日,谨拜表陈愚,悲感泣血,哽咽断绝,不知所如,乞朝廷察臣至诚。”

臣松之以为魏末传所言,率皆鄙陋。疑诞表言曲,不至於此也。)

又聚集淮南淮北十几万官兵,扬州新归属的四五万人,储足了有一年的粮食,闭城死守。又派长史吴纲领着小儿子诸葛靓到东吴,请求援助(五月。世语曰:黄初末,吴人发长沙王吴芮冢,以其专於临湘为孙坚立庙。芮容貌如生,衣服不朽。后豫发者见吴纲曰:“君何类长沙王吴芮,但微短耳。”纲瞿然曰;“是先祖也,君何由见之?”见者言所由,纲曰:“更葬否?”答曰:“即更葬矣。”自芮之卒年至冢发,四百馀年,纲,芮之十六世孙矣。)

吴人得信大喜,派将领全怿、全端、唐咨、王祚等人,率兵三万,秘密与文钦一起来接应诸葛诞。并又任诸葛诞为左都护、假节、大司徒骠骑将军、青州刺史、寿春侯。这时,镇南将军王基刚到,率领诸军包围寿春(今安徽省六安市寿县)。还没形成包围之势时,唐咨、文钦从城东北凭借山势(寿春城外他无山唯城北有八公山耳),率众冲进城中。

六月,大军东征,抵达项地(今河南省周口市沈丘县)

大将军司马昭率领二十六万大军,临近淮河征讨。司马昭屯兵于丘头(今河南省周口市沈丘县颖水东南),派王基及安东将军陈骞等四面合围,将寿春城(今安徽省六安市寿县)包围了两重,开挖堑壕、修筑堡垒。又派监军石苞、兖州刺史州泰等人,率精锐部队为机动部队,以便防备东吴部队进攻。文钦等几次想冲出包围,都被击退。吴将朱异又派重兵接应诸葛诞,渡过黎浆水(今安徽省六安市寿县南,都陆北。水经注:芍陂瀆水东注黎浆水,水东迳黎浆亭南,又东注肥水,谓之黎浆水口也。)。州泰等人在此迎战,多次打退东吴军队的进攻。孙綝因为朱异出师不利,一怒之下杀了朱异。

城中粮食渐渐减缺,外援又不到,无依无靠。将军蒋班、焦彝,都是诸葛诞的亲信部下,这时也舍弃诸葛诞,出寿春城(今安徽省六安市寿县)向司马昭投降(十一月,汉晋春秋曰:蒋班、焦彝言于诸葛诞曰:“硃异等以大众来而不能进,孙綝杀异而归江东,外以发兵为名,而内实坐须成败,其归可见矣。今宜及众心尚固,士卒思用,并力决死,攻其一面,虽不能尽克,犹可有全者。”文钦曰:“江东乘战胜之威久矣,未有难北方者也。况公今举十馀万之众内附,而钦与全端等皆同居死地,父子兄弟尽在江表,就孙綝不欲,主上及其亲戚岂肯听乎?且中国无岁无事,军民并疲,今守我一年,势力已因,异图生心,变故将起,以往准今,可计日而望也。”班、彝固劝之,钦怒,而诞欲杀班。二人惧,且知诞之必败也,十一月,乃相携而降(将军蒋班、焦彝,都是诸葛诞的心腹主谋之人,此时对诸葛诞说:“朱异等人率众多兵力前来而不能进城,孙杀掉朱异而回到江东,表面上是以发救兵为名,内里实际上是要坐等成败,其归可见矣。如今应趁众人之心还能稳定,士卒愿意效力,集中力量拼死命攻其一面,尽管不能获全胜,仍有可能保全部队实力(言石若决死而求生,无为坐守而待毙)。”文钦说:“江东乘战胜之威久矣,未有难北方者也。您如今率领十余万士卒来归附于吴国,而我与全端等人都与您共同居于死地,我们的父兄子弟都在江南,即使孙不想来,而主上及其亲戚又怎么肯听他的呢?而且魏国没有一年是没事的,军民都很疲惫,如今他们围守我们一年,内变就将兴起,为什么我们要舍弃这里而想冒着危险侥幸一战呢?蒋班、焦彝仍坚持劝他,文钦十分恼怒。诸葛诞要杀掉蒋班、焦彝,二人非常害怕,且知诞之必败也,十一月,他们背弃诸葛诞越过城墙来投降。)。),司马昭又使反间计,竟说服全怿等人率众数千人打开城门投降。城中士兵无不震惊恐惧,不知所措。

甘露三年258年)正月,诸葛诞、文钦、唐咨等制造出许多进攻的武器,连续五六天,不分昼夜,强行从南面突围(汉晋春秋曰:文钦曰:“蒋班、焦彝谓我不能出而走,全端、全怿又率众逆降,此敌无备之时也,可以战矣。”诞及唐咨等皆以为然,遂共悉众出攻。)。包围的军队从高处用发石车发射石块,用火箭烧毁攻城器具,箭石如雨,尸首遍野,血流满堑壕。诸葛诞等人只能又退进城去。城内粮食日益短缺,出城投降的人又达几万,文钦想把北方人全都驱赶出去,以便节省粮食,与东吴一起坚守。诸葛诞不接受这个意见,因此两人产生隔阂。文钦本来与诸葛诞就有矛盾。只是因为特殊事宜而聚合,事情越是紧急就越不相信对方(言诞、钦初以诡计苟合,事急愈相猜疑)。文钦见诸葛诞什么事都要策划一番而不满,于是诸葛诞杀掉文钦(正月壬寅初七,258226日)

文钦的儿子文鸯、文虎在小城中领兵(鸯、虎,钦二子也;时寿春盖別有小城),听说父亲被杀,率众赶赴现场,而他们的部下不听使唤。于是文鸯、文虎只好独自逃出城去,投奔司马昭。

军中官兵要求杀死这兄弟二人,司马昭下令说:“文钦之罪不容,他的儿子当然应杀死。但是文鸯、文虎是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投降的,目前城池还未攻下,如果杀了他们俩,那无异于坚定了城中官兵死守的决心。”于是赦免了文鸯、文虎,又让他们率领几百名骑兵到城外巡回呼喊:“文钦的儿子都没有被杀,其他人还怕什么呢?”又表奏任文鸯、文虎为将军,赐关内侯的爵号。

城内官兵既喜且忧。又因为城中的兵士日益饥饿劳顿,诸葛诞、唐咨等人又无计可施,所以司马昭亲自督阵,四面出击,同时击鼓登城,而城内竟无人敢抵抗。

诸葛诞穷途末路,骑马率部下从小城门突围。大将军司马昭的司马胡奋率兵迎击,杀死诸葛诞,将脑袋传到洛阳,灭其三族(高贵乡公甘露三年二月乙酉二十,258410日)

诸葛诞部下有几百人,不投降的都被杀。他们说:“为诸葛公而死,死而无憾。”他如此得人心,可见一斑(干宝晋纪曰:数百人拱手为列,每斩一人,辄降之,竟不变,至尽,时人比之田横。吴将于诠曰:“大丈夫受命其主,以兵救人,既不能克,又束手於敌,吾弗取也。”乃免胄冒陈而死。通鉴胡三省注:史言诸葛诞得人心,人蒙其恩而为之死)。唐咨、王祚及诸将都自己反绑投降,俘虏吴兵万多人,缴获的武器和军用品堆积如山。

当初魏国大军包围寿春(今安徽省六安市寿县)的时候,很多人都想尽早强行攻城。司马昭认为:“城守坚固,强攻伤亡必然很大,如果再有外兵夹击,则内外受敌,这是很危险的。而今三个叛将(谓诸葛诞、文钦、唐咨也)相聚在被重重包围的孤城中,上天提供机遇,也许能将他们同时消灭。我们应当细心策划,可置敌于死地。”诸葛诞在甘露二年五月反叛,三年二月被杀。六军围城,挖深沟、筑宫台,而诸葛诞困守孤城,竟不用强攻而自破(干宝晋纪曰:初,寿春每岁雨潦,淮水溢,常淹城邑。故文王之筑围也,诞笑之曰:“是固不攻而自败也。”及大军之攻,亢旱逾年。城既陷,是日大雨,围垒皆毁。诞子靓,字仲思,吴平还晋。靓子恢,字道明,位至尚书令,追赠左光禄大夫开府。)

等到攻破寿春,很多人又认为淮南仍是叛逆之地,东吴士兵的家室在江南,不能放纵,应当全部活埋。大将军司马昭认为,古来用兵之道,以保全百姓为上策,杀死罪魁祸首就行了(言全其国之人民,止戮其君;所谓诛其君而吊其民也)。凡东吴士兵可以回家,以此向东吴展示中国的宽宏大量。所以魏军没有杀死一个俘虏,而且把靠近三河的郡县(指河南、河东、河内三郡,约当今河北省北部,及山西省东南部。通鉴胡三省注:河南,都也;河东、河內皆近京师)腾出来安顿他们。

唐咨本来是利城人(江苏省连云港市赣榆县西)。黄初年中(文帝黄初六年(225年)),利城郡反叛,叛贼杀死太守徐箕,推举唐咨为首领。魏文帝派兵征讨,唐咨逃到海上,绕道到了东吴。官至左将军,封侯、持节。诸葛诞、文钦被杀,唐咨也被活捉,三个叛将都被杀或被抓。天下拍手称快(傅子曰:宋建椎牛祷赛,终自焚灭。文钦日祠祭事天,斩于人手。诸葛诞夫妇聚会神巫,淫祀求福,伏尸淮南,举族诛夷。此天下所共见,足为明鉴也。)。朝廷任唐咨为安远将军,其余诸将都予任命,吴国人心悦诚服。

东吴感念魏国的作法,也没有诛戮他们的家属。淮南的将士吏民,为诸葛诞所胁迫造反的,只杀首恶,其余赦免。还让文鸯、文虎兄弟收殓文钦尸首,提供车马,归葬祖坟(文钦,谯人也,旧墓在焉。习凿齿曰:自是天下畏威怀德矣。君子谓司马大将军於是役也,可谓能以德攻矣。夫建业者异矣,各有所尚,而不能兼并也。故穷武之雄毙于不仁,存义之国丧于懦退,今一征而禽三叛,大虏吴众,席卷淮浦,俘馘十万,可谓壮矣。而未及安坐,丧王基之功,种惠吴人,结异类之情,鸯葬钦,忘畴昔之隙,不咎诞众,使扬士怀愧,功高而人乐其成,业广而敌怀其德,武昭既敷,文算又洽,推此道也,天下其孰能当之哉?丧王基,语在基传。鸯一名俶。

晋诸公赞曰,俶后为将军,破凉州虏,名闻天下。太康中为东夷校尉、假节。当之职,入辞武帝,帝见而恶之,讬以他事免俶官。东安公繇,诸葛诞外孙,欲杀俶,因诛杨骏,诬俶谋逆,遂夷三族。)。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