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渔樵闲话
渔樵闲话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249,369
  • 关注人气:42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两蛇相斗(公元前680年)

(2014-01-10 22:38:24)
标签:

杂谈

两蛇相斗

厉公入郑

郑君子婴

分类: 闲话历史

八 东周(春秋)- 8.4.2.2 两蛇相斗(公元前680年)

郑国已经十年多没有发出声音了,此时是郑子十四年(同时也是郑厉公二十一年),这时候的郑国是个什么情况呢?首先郑国的中流砥柱,在郑国政治舞台上活跃了62年的祭足于2年前(公元前682年)去世,想必郑子(子婴,字子仪)即位后国事基本交给了祭足。祭足去世后管理国政的应该是叔詹,协助叔詹的可能是原繁。而郑厉公自公元前697年“居栎”已经17年了。

 

《左传•庄公》:“郑厉公自栎侵郑,及大陵,获傅瑕。傅瑕曰:“苟舍我,吾请纳君。”与之盟而赦之。六月甲子,傅瑕杀郑子及其二子而纳厉公。

初,内蛇与外蛇斗于郑南门中,内蛇死。六年而厉公入。公闻之,问于申繻曰:“犹有妖乎?”对曰:“人之所忌,其气焰以取之,妖由人兴也。人无衅焉,妖不自作。人弃常则妖兴,故有妖。”

厉公入,遂杀傅瑕。使谓原繁曰:“傅瑕贰,周有常刑,既伏其罪矣。纳我而无二心者,吾皆许之上大夫之事,吾愿与伯父图之。且寡人出,伯父无里言,入,又不念寡人,寡人憾焉。”对曰:“先君桓公命我先人典司宗祏。社稷有主而外其心,其何贰如之?苟主社稷,国内之民其谁不为臣?臣无二心,天之制也。子仪在位十四年矣,而谋召君者,庸非二乎。庄公之子犹有八人,若皆以官爵行赂劝贰而可以济事,君其若之何?臣闻命矣。”乃缢而死。”

 

“栎”,在今河南许昌市禹州市。

“大陵”,在今河南郑州市的新密市至新郑市之间,有说在今河南省漯河市临颖县东北。

“甫假”,亦书傅瑕,甫瑕。应该是郑国大夫。

“申繻”,鲁国大夫。繻为其名,申或为其氏。鲁桓公六年(公元前706年)九月,其夫人文姜生下长子姬同(后来的鲁庄公),桓公向申繻请教给自己的嫡长子取什么名字(姬同有名)。鲁桓公十八年(公元前694年)春,桓公想和夫人文姜一起到齐国访问,申繻坚决反对,结果“公薨于车”。再就是今年的“两蛇相斗”了,其实申繻是不太相信有妖怪存在的。这一点和孔子类似(子不语怪力乱神),也是儒家对待超自

然现象的一贯态度。“原繁”,郑庄公的庶兄,初为郑国大夫、大将。公元前718年,“郑人侵卫牧,卫人以燕师伐郑。郑祭足、原繁、泄驾以三军军其前,使曼伯与子元潜军军其后。郑二公子以制人败燕师于北制(北制之战)”。公元前694年七月,“齐侯师于首止;子亹会之,高渠弥相。齐人杀子亹而轘高渠弥”,郑国众大臣扶子仪为郑君。子仪为君,命祭足为上大夫、叔詹为中大夫、原繁为下大夫。公元前680年,公子突在齐国大军的帮助下杀回郑城,复位郑君,仍为郑厉公。原繁回府,被自缢身亡。

有说原繁是公子吕(子封,在公元前722年的“克段于鄢”事件中曾劝谏郑庄公)之子。公子吕在春秋初年郑庄公即位时应该是郑国上卿,接班人是祭足,史书没有记载公子吕子孙的情况。

“宗祏”,宗庙中藏神主的石室。亦借指宗庙,宗祠。

“子仪”,郑君子婴。公元前693-公元前680年在位14年,是郑庄公几位出任国君的儿子中在位时间最长的,死后没有谥号。

 

不知道当时怎么机缘巧合,郑厉公有机会从栎地带兵入侵郑国国都(杜预注曰:厉公以桓十五年(697年)入栎,遂居之。),到达大陵,俘虏了傅瑕。傅瑕说:“如果放了我,我可以使君王回国再登君位。”郑厉公和他盟誓,便把他释放了。六月二十日,傅瑕杀死郑子子仪和他的两个儿子,接纳厉公回国(杜预注曰:郑子,庄四年(690年)称伯,会诸侯。今见杀,不称君,无谥者,微弱,臣子不以君礼成丧告诸侯。)

当初,在郑国国都的南门下面,一条在门里的蛇和一条在门外的蛇相斗,门里的蛇被咬死。过了六年而郑厉公回国。鲁庄公听说这件事,向申繻询问说:“厉公的回国难道与妖蛇有关系吗?”申繻回答说:“一个人是否会遇到他所顾忌的事,是由于他自己的气焰所招致的。妖孽是由于人才起来的(杜预注曰:《尚书·洛诰》:无若火始焰焰。未盛而进退之时,以喻人心不坚正。)。人没有毛病,妖孽自己不能起来。人丢弃正道,妖孽就自己来了,所以才有妖孽。”

郑厉公回国,就杀死了傅瑕。派人对原繁说:“傅瑕对国君有二心(杜预注曰:言有二心於已。),周朝定有惩处这类奸臣的刑罚,现在傅瑕已经得到惩处了。帮助我回国而没有二心的人,我都答应给他上大夫的职位,我愿意跟伯父一起商量(杜预注曰:上大夫,卿也。伯父谓原繁,疑原繁有二心。)。而且我离开国家在外,伯父没有告诉我国内的情况。回国以后,又并不亲附我,我对此感到遗憾。”原繁回答说:“先君桓公命令我的先人管理宗庙列祖列宗的主位,国家有君主而自己的心却在国外,还有比这更大的二心吗?如果主持国家,国内的百姓,又谁不是他的臣下呢?臣下不应该有二心,这是上天的规定。子仪居于君位,十四年了,现在策划召请君王回国的,难道不是二心吗?庄公的儿子还有八个人(杜预注曰:传唯见四人:子忽、子亹、子仪并死,独厉公在。八人名字,记传无闻。)如果都用官爵做贿赂以劝说别人三心二意而又可能成功,君王又怎么办?下臣知道君王的意思了。”原繁说完,就上吊死了。)

 

《史记卷四十二•郑世家》:“故郑亡厉公突在栎者使人诱劫郑大夫甫假,要以求入。假曰:“舍我,我为君杀郑子而入君。”厉公与盟,乃舍之。六月甲子,假杀郑子及其二子而迎厉公突,突自栎复入即位。初,内蛇与外蛇斗于郑南门中,内蛇死。居六年,厉公果复入。入而让其伯父原曰:“我亡国外居,伯父无意入我,亦甚矣。”原曰:“事君无二心,人臣之职也。原知罪矣。”遂自杀。厉公于是谓甫假曰: “子之事君有二心矣。”遂诛之。假曰:“重德不报,诚然哉!””

“原”,姬原,亦书原繁。

(从前随郑厉公突逃亡在栎邑的人派人诱骗动持了大夫甫假,要挟甫帮助厉公回国都复位。甫假说:“赦免我,我替你杀死郑子让你回到国都。”厉公与他订立盟约后,才释放了他。六月甲子(二十),甫假杀死了郑子和他的两个儿子,并迎来厉公突,突从栎又回来即位。当初,在郑都南门城内有一条蛇与城外一条蛇争斗,城内的蛇死去。过了六年,厉公果然又回来了。厉公回到郑都后就责备自己的伯父原说:“我失去了国家到都外居住,伯父却无意接纳我,也太过分了。”原繁说:“事奉国君不能有二心,这是做人臣的本分。我知道罪过了。”说完竟自杀身亡。厉公于是又对甫假说:“你事奉国君有二心。”于是杀死了他。临死甫假后悔地说:“对郑子的大德不去报答而有此下场,实在是应该啊!”)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