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出版人傅兴文
出版人傅兴文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8,668
  • 关注人气:8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遥爱界(中篇小说连载之二)

(2008-11-21 14:59:37)
标签:

文化

分类: 小说:文心雕龙

遥爱界(中篇小说连载之二)

傅兴文

    认识他是在半年前从老家到北京的火车上。

    他没有座位,站在我和妹妹侧对面,在车厢过道靠着椅背。瞥见的他第一眼就有一种莫名的亲切感,也许是他长得像我哥哥的缘故吧。高高的,瘦瘦的,戴着眼镜,身上流着一股书卷气。他背着一个电脑包,蓝白牛仔裤,白色休闲T恤衫,像个记者。他起初在看书,后来看了一会儿旁边的旅客打牌。我发现他偶尔会瞅我几眼。

    一个多月后,他用笔告诉我,在站台等车时,就注意到了我。他说,我当时一副孤傲的样子,一个人偏离队伍,静静地望着天边某个点,眉头微蹙,旁若无人。——也许是因为自我封闭太久了,我在别人眼里变得清高,孤傲,好像难以接近。——但在他眼里,我那种特立独行的样子散发出一种独特的气质,深深吸引了他。因此,他上车后特意在我对面停下来。

    不久,我对面的女孩给他让了半个座位,他微笑致意,坐下来。我们这一侧的车厢座位是三人座,我坐在中间,妹妹靠着过道。他要把手中的农夫山泉放在小桌上,桌面有点儿满,我挪了下自己的食品袋,腾出更大一点儿空。我们相视而笑。他的笑容很清爽,我很开心,仿佛夏夜里吹来一阵凉风。

    我打开笔记本,播放一部新上市的电影,把笔记本放在腿上,和妹妹一起看起来。不过,我的心思并没在电影上,而是过一会儿就装作无意地抬头看他两眼。

他看书时的样子很有意思。有时,他一手拿书,或放在膝盖上,或半举在胸前;另一手半握成拳头,大拇指张开,用指肚和虎口垫着下巴,半个拳头放在嘴上,弯成“7”状的食指正好掩住上下嘴唇。有时,他会把书合上,眼睛或下垂,或微微上扬,侧歪着头,眉心形成一个淡淡的沟痕,似乎在凝神想什么。他这种姿态非常自然,不知不觉间就出现了,恐怕连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

    我注意到,他看一阵子,就停下来歇一会儿。那时,他的目光会落到我的附近。有几次,我和他的目光对接上,我心里跳得厉害,但尽量显出很自然的样子冲他微笑一下。有一次,我竟然发现他的脸微微变红了。我很久都没见过会脸红的大男孩了,而他看上去比我还大四五岁呢。

    火车每到一站就上来一些人,渐渐地,过道里都站满了人。

两三个小时后,他把书合上,站起来,活动一下腿、胳膊和脖子。由于人流涌动,他被挤到了我们这排座位旁边。

不久,乘务员推着狭窄的餐车异常艰难地挤了过来。他买了一盒快餐,打算站着吃。

我把笔记本合上装进电脑包,起身示意他坐在我的座位上,好把餐盒放在小桌上进餐。

他笑着一边摇头,一边张嘴说什么,看口形,好像在说“没事,不用不用”。他见我已经离开座位,跨了出来,便不再坚持。看他的口形,他对我说了句“谢谢”。

妹妹要去车厢另一头的洗手间,我便坐在她的位置上,挨着他。

他吃了几口饭,扭头笑着对我说了一句什么。

见到他不久,我就想如果我是个正常女孩该多好啊!但这只能是奢望。我原本打算不和他进行直接交流,两人只用微笑来致意,交个只有一面之缘的朋友,彼此间留个美好的回忆。但现在,他和我说话了,我只能答复他,只能以实相告,于是努力说道:“我听不见。”两年来,除了对身边的亲人和好朋友,我很少发声说话,几乎快忘记怎么说了,所以我不知道当时的音量和音调是否还正常。

他听了我的话,嘴停止咀嚼大约一秒钟,眼睛里微微有点惊讶。接着,他脸上现出一种难以言说的表情,好像既有诧异,又有同情,还有怜惜。一个多月后,他告诉我,当明白我的意思时,他心里猛地一震,简直难以相信,但一听我的音调,他就明白了我说的是事实。他说,我那时的声音很小,好像是从鼻腔发出的,几乎没有圆润的感觉,听上去很生涩。这让他有些心疼,内心一阵感慨:“这么好的一个女孩……”

接下来,我发现他对我笑时,似乎多了一层怜惜与呵护,就像我哥哥有时对我那样。我很喜欢他的笑容,但我不希望他怜悯我。最初丧失听力那两年,我是那么敏感,那么容易受伤。遇见他时,我的心态已经比较平和了,不再过于在乎别人的态度,但我还是希望他尽量把我当做一个正常人。不过,我知道这几乎是不可能的,就如我知道我和他几乎是不可能的一样。

到北京西站后,他帮我们把手提箱从行李架上取下来,然后一起下车,一起随着人流穿过地下隧道。我们要去往不同的出口,快走到检票口了,但他还从未向我问过联系方式。我的心咚咚跳得厉害,想要他的电话,但不敢,希望他能先开口。而他似乎根本没想到这一点。难道我们真的只有一面之缘吗?

算了吧!要了联系方式又能怎么样呢?不切实际的梦罢了!就在我设法打消自己的可笑念头时,他取出手机指了指我,然后递给我。

我明白他的意思,兴奋极了。在他的手机上快速摁了我的号,拨通,挂断,还给他。不到一分钟,我们告别了。那时,我感觉心里有一朵花在盛开。

(待续)

 

北大中文论坛连载地址 http://www.pkucn.com/viewthread.php?tid=229186&extra=page%3D1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