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同济附中
同济附中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809,668
  • 关注人气:2,71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中秋杂忆

(2019-09-13 18:48:59)
标签:

杂谈

分类: 孙宏彝专栏
                                                    中秋杂忆      孙宏彝
       年年岁岁月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又到中秋佳节,吃着月饼,望着圆月,脑海中不免回忆起以前几十年间中秋节留下的断片印象。
       小时候,总盼着中秋节来临,因为只有到中秋节时,才能吃到月饼。记得父亲下班回来,会带一小纸袋零售散装的月饼,全是苏式月饼(广式月饼价格高,买不起)。那时最小的豆沙月饼是八分钱一个,中月饼一角四分一个。我最喜欢吃百果馅子的月饼。中秋节的晚上,吃吃盐水毛豆和毛芋艿,母亲用刀把每个月饼切成四小块,然后平均分给孩子们。大家都舍不得一下子把月饼吃掉,先捧在手心啃皮,一层一层砸吧着,然后再吃馅,那四分之一块月饼总一点点地慢嚼细咽,在口舌间反复停留,要品尝好长时间呢。
       那时常听稍大一些的人说,中秋节时外面会有斗蟋蟀,赌注就是月饼,俗称“斗月饼”,但我实际没看到过。我也爱玩蟋蟀,有次捉到一只体型较大的,与别人养的蟋蟀打斗,总能获胜,后被人买去,说准备用来斗月饼。而我也蛮开心的,因为卖给他,我得了两毛钱。
       上高三时,开学不久,就逢中秋节。因为住在学校里,不能回家,之前就跟家中约好:父亲到时带着月饼在赤峰路同济大学竹篱笆围墙处等我(我家住在离赤峰路不远的公交新村)。晚自修中间休息时,我从教室下楼,越过同济大学运动场,奔到约好的地方。父亲和妹妹已经候在那里了,夜色中看见我的身影,就忙轻声呼唤我的名字。从篱笆空隙中接过母亲在煤球炉上自己烘烤的月饼,好像有四五个,还有点温热呢。当年父亲和妹妹给我送月饼的情景,几十年后至今回想起,仍记忆犹新、仿佛历历在目。其实我在网上查了查,1965年的中秋节是9月10日,这天是星期五。住校同学星期六下午就可以离校回家的,父母为了能让我在中秋节晚上及时吃到月饼,就特为在晚上给我送来月饼。我家每月的粮食定量是不够吃的,母亲常给邻居手工缝制衣服,做一件棉袄,能换取邻居送可买五六斤米的粮票,因此一般情况下,母亲是不会自己来做月饼的。今年,因为班级同学蔡得明前些天曾送给我可以购买八斤米的粮票,所以家中才去粮店买了几斤面粉,由母亲自己来做豆沙馅子的月饼。父母曾关照我,给寝室同学和蔡得明也分些,让大家品尝品尝,但我知道,自家做的月饼少油、少糖,自然比不上店里卖的月饼,虽然我吃吃感到好吃,但对家境好的同学来说,可能也就不当一回事了,所以我觉得有点拿不出手,也就不好意思分送给同学品尝了。
       多少年过去了,随着生活条件的不断改善,吃月饼已不当一回事了,那鲜肉月饼即使不是在中秋节,平时在店里也可买到。吃过多少中高档的名贵月饼,总觉得只不过如此而已,令我感到怅然的是,记忆中少年和青年时代吃过的月饼味道和那种感受,现在始终再也体味不到了。写到这儿,我不禁想起年轻时在农场,有一次吃到六七分钱一块的鸡蛋糕,那个味道真是好,当时我心中暗暗发下个心愿:有朝一日我有钱了,一定买二十个鸡蛋糕吃个够。但后来虽然有了能实现这个宏伟心愿的实力,但遗憾的是,却没有吃这么多的兴趣和能力了。记忆中的美好,在生活中是很难复制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路遇何老师
后一篇:走近仙居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路遇何老师
    后一篇 >走近仙居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