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所回忆起的宗书兄

(2009-06-16 13:30:08)
标签:

令尊

令兄

星海

威尔逊云室

宗书

美国

杂谈

分类: 师恩难忘
                             我所回忆起的宗书兄

    哓丽,你好!
    谢谢你寄给我一份关于前同济附中学生怀念令尊的短文。
    我同令尊相识已整整五十年了。那是全国“大跃进”的第二年,1959年秋,令尊来到大学部物理教研组参加魏墨庵老师的超声波科研活动,我初次认识了他。不过我自己个人当时很“霉”,同任何人极少交流,因此跟他交往很浅。
    1981年夏,我全家住进了同济新村,两个孩子需要办理转学。
    一天我带了星海去鞍山中学办理转学高一,接待我们的正是令尊。当时他正在跟一位同事下棋,案上的一个绿色瓦缸里积了厚厚的烟垢,他大口大口地吸着烟,笑道:“我们这里是重点中学,你星海虽然初中毕业后考取了复旦实验中学,不过那是长宁区的重点,我们杨浦区还要考核你一下,你可接受?”星海表示愿意,并约了第二天上午去。
    后来星海考进了鞍山中学,就这样令尊开始了同我的频频接触。
    我们彼此交往的由来,是他对分子碰撞运动中的自由程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他认为传统的公式有待修正。经过几次讨论后,我想起了自己的一位忘年交好友,南京大学的魏荣爵教授,也是国内物理学学科的院士,30年代曾是杨振宁中学时期的启蒙老师。魏在美国撰写博士学位论文的内容跟威尔逊云室(Wilson cloud chamber)相关密切,后者又涉及气体分子运动计算。就这样,令尊通过他的研究课题跟魏荣爵教授成了学术之交。记得令尊在寄投《物理通报》他的一篇论文前,还事前请魏先生帮助审阅。
    几年后,以令尊为首编写的《中学物理手册》出版,他还特地送了一套给我,这本书曾多次帮助我查阅过几个物理参数,至今仍被保存在书柜里。
    1986年令兄继鹤考入我的研究生培养名单,他那非常刻苦的学习精神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而让我最难以忘却的,是在他写学位论文的将近一年里,他把自己关在三楼的实验室里,几乎足不出户。每当我早晨打开实验室的门,看到的是令兄那张疲劳而又憔悴的脸容。令兄的学位论文后来被评为1989年上海青年优秀论文唯一的二等奖(无一等奖)。
    三年后,令兄已到了美国,他的一位师弟王建明告诉我这样一个有趣但却真实的故事。原来在令兄温习功课,准备考研究生的过程中,令尊曾经跟他打过一个善意的“赌”:如果令兄能够被录取,则令尊就戒烟。
   让我想起了一位父亲对儿子那种深深的爱。但同时我也感到一种无奈的悲伤,因为让令尊终受其害的,正是因为他深陷于烟之毒害泥潭而不能自拔。悲夫,宗书吾兄!
    我的第一位在职研究生郑治平是令尊介绍给我的。郑在92年毕业后回厂,不久被派遣去香港南洋烟草公司担任领导,负责技术工作。2009年春,在退了休又继续接受返聘两年后,郑去了澳洲定居。在他给我的信里,他写道:回忆他的研究生生涯,他感到那几年实在是刻骨铭心的。宗书兄九泉有知,足以告慰了。
    我退休后曾经立了一个愿,那就是永不写回忆之类的东西,因为我在同济的53年,其中的1958-1972年是我最不愿意回想的时代。但是宗书兄却是我值得回忆和写的人物。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前一篇:怀念
后一篇:父亲照片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怀念
    后一篇 >父亲照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