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南无地藏菩萨南岳作证
南无地藏菩萨南岳作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19,937
  • 关注人气:28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世界十二女杰(1)

(2018-02-05 20:28:26)
标签:

转载

分类: 历史
原文地址:世界十二女杰(1)作者:永志
世界十二女杰(1)
——20世纪初,推动、影响中国女界革命的著作
永志

女侠沙鲁士·格尔垤
夏洛蒂.科黛

       1902年,赵必振翻译日本岩崎阻堂、三上寄凤著的《世界十二女杰》,该书排在第一位的是法国的沙鲁士.格尔至。文章开头就说:
   “读法兰西革命史,无论何人,孰不震撼于沙鲁土·格儿垤之名者。当十八世纪之末叶,德义坠地,冤惨迷夭。唱自由者,亦多出于社会之暴民。堪胸喋血,求牺牲于国中,遂诛其国王路易十六世于断头台上,极前古未有之狼藉。而纤手挥白刃,毙暴魁乌拉于一击之下,从容就死,无纤毫之悔惧,以冀彼等暴徒之反省。如沙鲁土·格儿垤者,苟无记录,曷以为彤管生色,而千载不朽也。”
[转载]世界十二女杰(1)

夏洛蒂.科黛(1768—1793)
   
    沙鲁士·格尔  ,今译夏洛蒂.科黛,女刺客,被刺杀的法兰西国大革命时期的雅科宾派的领导人马拉,也就是上文说的“乌拉”。科黛出生于没落的贵族家庭,在修道院长大和接受教育,她一直对激进的雅各宾派非常反感,而倾向于温和的吉伦特派。1793年5-6月,吉伦特派被排除后,冈城成为反对国民公会“联盟派”的活动中心。由于受吉伦特派,尤其是吉伦特派的逃亡者夏尔·巴巴卢的影响很深,因而自愿去为吉伦特派的事业工作。科黛不是保皇党,她憎恨马拉是因为,她认为,1792年的“九月大屠杀”,总计约一千二百名多数属触犯普通法而被捕的罪犯未经审判便被屠杀,马拉应负主要责任,还有另外几次事变的发生,马拉也是元凶。她还认为,马拉所鼓吹的处决路易十六国王是不必要的,她相信,几乎所有威胁共和国的伟大美德的焦点就都在马拉这个人身上。所以他应该被处死。
[转载]世界十二女杰(1)

马拉(1743—1793)
    1793年7月9日,二十五岁的夏洛特·科黛离开姑母家,带一册普鲁塔克的《希腊罗马名人比较列传》,乘公共马车来到巴黎,在“天意旅馆”的一个房间住下来。她在商店里买了一把小刀,并写好一份《致法律和和平之友的法国人书》,说明她将要付诸的行动,即杀死马拉的动机。她先到了国民议会,来实现她的计划,发现马拉已经不在会议大厅了。她于7月13日午前来到马拉的家,说是要告诉他有关吉伦特派要在冈城暴动的情况,就回去了。当天傍晚她又去了。马拉允许她进他室内,当时马拉正在浴盆里沐浴。于是,科黛向他口述所谓计划暴动的吉伦特派人士的名字。就在马拉一一记下这些名字,并称这些人将被送上断头台的时候,科黛从她的披巾下掏出那把餐刀,砍向他的胸部,刺穿他的肺、动脉和左静脉。马拉喊了一句:“救救我,我亲爱的朋友!”,就死了。
    夏洛特·科黛没有逃跑,于是当场被捕。在“革命法庭”受审时,科黛声称杀马拉是她一个人的单独行动。她的无所畏惧的答辩有这样几句:
    问:“你为什么要刺杀马拉?”
    答:“为了平息法国的暴乱。”
    问:“这件事你计划很久了吗?”
    答:“从5月31日国民代表被处死之后我就有了这种意图。”
    问:“那么你是从报纸上知道马拉是一个无政府主义者吗?”
    答:“是的,我知道他在扰乱法国……”
    接着,她就像罗伯斯比尔要处死路易十六国王时说的,大声说道:
    “我是为了拯救十万人而杀了一个人,我是为了拯救无辜者而杀了大恶人,为了使我的国家安宁而杀了一头野兽,在革命前,我就是共和派,我从来就是精力充沛,无所畏惧的。”
    1793年7月17日,夏洛特·科黛被送上断头台。
    生命权是人的最基本的权利,是人一切其他权利存在的基础,任何人都无权侵犯他人的生命。因此,科黛刺杀马拉是一件犯罪行为。但是,科黛与马拉本无私人仇怨,她不是出于个人报复的动机,而不顾自己最基本的生命权,以牺牲自己为代价,是为了国家的安宁,为了拯救十万个无辜者而杀了一个“大恶人”,因此她的勇敢的行为又无疑会受到人们的尊敬。
[转载]世界十二女杰(1)


油画《马拉之死》  雅克·路易·大卫绘
    刺杀马拉的事件,不仅人们对刺客和被杀害者有截然相反的态度,流传下来的两幅著名油画也体现了画家不同的态度。雅克·路易·大卫的油画《马拉之死》,马拉被塑造成一个崇高的英雄形象,如同殉教的圣徒一般纯洁。画面中的马拉,是宁静安详的,仿佛睡去了一般,带着悲悯的神态,让人怎么也想象不到他圆睁豹眼喊着要砍下路易十六的脑袋的样子。光照在他的额、他的肩上,如大理石般的肃穆。犹如来自米开朗基罗绘画中的英雄般健硕的手臂,无力地垂到地面,手上捏着一支断了羽尾的羽毛笔,“英雄仿佛在紧张工作的时候,累得睡着了”。沾了血的刀掉在地上,锁骨下面有一个不大但致命的刀口,流出的血把浴缸里的水染红了,一种内敛而又震撼人心的悲情油然而生。看到这样的画面,让人感到惋惜,这么一个小小的伤口,就让我们永远失去了一位“大英雄”。在大卫的画笔下,暗杀马拉的刺客并没有出现,至少画家是认为夏洛蒂·科黛有罪。
[转载]世界十二女杰(1)

油画《刺杀马拉后的科黛》 保罗·波德里绘
    保罗·波德里在1861年创作的《刺杀马拉后的科黛》,是画家唯一一幅表现历史题材的作品。波德里无疑是出于对马拉的愤怒和对科黛的崇敬才画这幅画的。他不隐讳科黛杀死马拉是一次谋杀,但他没有像大卫那样,不让科黛出现在画面上。在波德里的画中,科黛就站立在被害人的身旁,双目透露出坚毅的眼神,一脸正气浩然的样子,表现出对自己行为的负责精神,是一位正气凛然的女英雄。
    由女侠夏洛蒂·科黛,我想起了秋瑾,想起了她的诗《对酒》:

    不惜千金买宝刀,貂裘换酒也堪豪。
    一腔热血勤珍重,洒去犹能化碧涛。

[转载]世界十二女杰(1)
秋瑾(1875—1907)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