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纵横天下
纵横天下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6,101
  • 关注人气:1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囧  宴(刘兴隆)

(2017-11-24 15:15:09)
标签:

囧宴

锅边秀

宴会

pp冲洗器

  宴(刘兴隆)

“锅边秀”是扬州的方言,是指那些足不出户,整天围着灶台转的人。现泛指害羞拘谨,见识小而不善交际人。

本人面腆属于典型的“锅边秀”,见生人脸就红,应酬本来就少,从没和当官的打过交道

领导驾临一般是先“掼蛋”后吃饭,因为三缺一我只好硬着头皮滥竽充数别人打牌靠牌技而我靠运气,一路过关斩将也不知谦让到了饭点半推半就同享盛宴豪华的灯光下,一张16坐的红木圆高端大气中央是旋转的鲜花及各式菜肴,一共7。赴宴不带长,放屁都不响,“官”满坐,与他们推杯换盏真是如坐针毡

因为志不同道不合,别人谈笑风生,而我却正襟危坐。人家喝酒我喝酒,人家吃菜我吃菜,他们饮的是茅台,谈的是腐败。无语,只有傻笑。

酒倒入各自的玻璃小壶,然后再用牛眼小杯细斟慢饮,我不懂酒文化,而是用嘴直接对着小壶饮,倒满酒的玻璃小壶晶莹剔透,芳香四溢,与老白干的味儿截然不同,品正味纯,恨不能一饮而尽。当大家起身敬酒之时,这才发觉大家举的都是杯,而我端的却是壶,惭愧。

大闸蟹上来了,这才是我的最爱,于是将醋倒入容器内尝了一口说,味道像酱油?“它本来就是酱油”服务员边说边用小碟将醋倒好递到我的面前,原来,我不仅将酱油当成了醋,还将烟缸当成了盛醋的碟子。奶奶的,哪见过这么精致的烟缸?不说还真看不出来,一时无地自容。

许多菜的盘子里都点辍有各式各样鲜花,让人垂涎欲滴、食欲大振,上桌的东西当然是用来吃的,于是我悄悄地将一束花夹进嘴里咀嚼起来,可怎么也嚼不烂,于是就偷偷地给吐了出来,也不知大家是真的没看到,还是假装没看倒?反正我觉得欠妥,后悔莫及。

烤鸭是店里的当家菜,还配有一叠“面皮”,我随手揭了一张慢条斯理地吃了起来。与我不同的是大家却用面皮蘸酱裹着烤鸭吃,还示意我试一试、尝一尝。我故作老道地指了指酱掩饰说:“牙痛,怕辣”。于是有人包好递到我嘴边,一口咬下去,酱居然是甜的。甜于嘴,堵于心。

我的脸上开始发烧,手心开始冒汗,起身去盆洗间,可这若大的酒店,水竟然一滴也放不出来,转身打算去责问服务生,忽然发现身后有个小男孩在洗手,我问他水是如何打开的?他说:“只要你手伸过去,水就会自动流出来,是感应。”看着洋洋得意的小男孩,我一声叹息。

重新回到座位,大家都吃过喝过了,桌上除了酒菜几乎没有动,每人用纸不断地擦拭着油光光的嘴。唉!这就是人与人的差别。过去城里人解手擦屁股用纸,而我们用树叶,当我们采用纸擦屁股的时候,他们又用来擦嘴了。自从有了PP自动冲洗器他们就“如厕不带纸--想不开(揩)了”,真是不可思议。

“人以群聚,物以类分”,反正有城里人和高官的宴会我是不会再参加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