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Grace
Grace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1,536
  • 关注人气:1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连载:韩版花样男子续 唯一(表草文) (一)

(2009-07-23 21:32:29)
标签:

韩版

花样男子

具俊表

金丝草

分类: 韩花同人「唯一」

(一)

“再叫一次,我的名字!”

“丝草啊!”俊表一把将丝草拥进怀中,眼神中充满了歉意和柔情。

丝草靠在俊表的肩上,安心地笑了,她做到了,她终于找回了那个一直霸道地爱着自己的具俊表,那个不可一世,而在她面前却充满孩子气的具俊表。

“可以站起来吗?”俊表轻轻地扶起丝草。

丝草靠着俊表,还没站稳就一阵头晕,一个踉跄差点倒下。

“丝草,丝草啊!”俊表着急了,“不行,要马上去医院!”说罢立刻吩咐佣人备车。

“具俊表,我没事,不用去医院。”丝草努力地做着挣扎,虽然她知道没什么用。

“不行,必须去医院检查一下。”俊表决定的事谁也改变不了。

 

神话医院内

“俊表少爷请放心,金丝草小姐只是因为落水受了凉,有些感冒,吃了药,休息几天就没事了。”医生小心翼翼地说。

“你确定?她刚刚可是溺水了!”俊表用怀疑的眼神质问。

“是的,只是感冒而已。”医生再次肯定。

“不行,都溺水了,不能大意,今晚住院观察一下。”俊表用命令的口气说。

一旁的丝草坐不住了,“YA具俊表!医生都说没事了,干吗还要住院?到底你是医生还是他是医生啊?”

“少罗嗦!”俊表根本不理会丝草,转而对医生说:“马上安排VIP病房!”

丝草无奈地叹了口气,也是,这才是具俊表风格啊。

 

病房内

医生为丝草安排好一切,对俊表和丝草道了晚安就走出了病房。俊表看着丝草,似乎在想什么,忽然转身准备走出去,想了想,又回头,“金丝草,乖乖躺着等我!”

出了病房的俊表快步追上医生,低头和医生说着什么。

丝草躺在病床上,回想着刚刚发生的一切。几个小时前,在宴会上,优美宣布要和俊表一起去美国的消息,在游泳池边,她绝望地将星月项链扔进泳池,随后又抱着最后一丝希望,赌上性命跳进泳池。她这样做,是因为她知道,没有了具俊表的金丝草,就什么都不是。

正想着,门开了,俊表回来了。

“金丝草!脱衣服!”

“什么?具俊表,你要做什么?”丝草双手抱胸,身子往后靠了靠,猜疑似的问。

俊表一看丝草这种反应,无奈地说:“你脑子里在想什么,把左肩露出来!”

丝草尴尬地笑了笑。

俊表拿出一瓶药,取了一点粘在手上,又擦到了丝草的肩膀上,接着又替丝草按摩了起来。

“医生说这个药配合按摩,可以减缓你肩膀的伤。”俊表不动声色地继续着按摩。

“害你不能游泳,对不起!”此刻的俊表心痛地看着丝草。

“你怎么会知道?”丝草心里一惊,她一直不想告诉俊表这件事,是不想他内疚自责。

“当易正告诉我的时候,我感觉自己都快疯了,我那时才知道你是怀着什么样的心情去澳门找我,而那时的我,却因为巫婆和MONKEY不能对你补偿什么。那种想做又无能为力的心情,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俊表一边说着一边帮丝草穿好衣服。

“丝草啊,从现在开始,我要好好补偿你!”俊表认真地说。

丝草听着俊表的诉说,当时的一幕幕再次浮现,她强忍着泪水,抬起头看着俊表。

“不要抱歉,不要难过,一切都是我自愿的,我从来没有怪过你。金丝草,是永远无法逃离具俊表这颗星球的月亮啊!”

俊表感动极了,看着丝草脸上金丝草的招牌笑容,宠溺地摸了摸丝草的后脑勺。

“具俊表,帮我一个忙吧!”

丝草伸出左手,摊开,手心里是失而复得的星月项链。

俊表拿起项链,站起来,把头伸到丝草的肩膀后面,为她戴上了项链,同时心里也默默起誓,要让这个小女人永远幸福。

“丝草啊!”为丝草戴好项链的俊表并没有马上离开丝草的肩。

“怎么了?”丝草一转头,眨着的大眼睛正好对上俊表深情的双眼。此刻两人之间的距离只能以毫米来计算。

刹那间,俊表看着丝草诱人的红唇,只感觉自己身上立刻像火烧一样,两人的近距离使他可以自然地感受到丝草呼出的气息。他闭上眼睛,想进一步感受丝草的温柔。

丝草被俊表的动作弄的脸红极了,可心里却期待着。

忽然之间,病房的门开了。

俊表立刻弹了起来,瞬间坐到一旁的椅子上,却因动作过快,用力过猛,使椅子发出“砰”的一声,倒是把进来的F3吓了一跳。

YO!这里怎么有两棵红番茄啊!易正啊,看来我们来的不是时候啊!”宇斌看着眼前的情形,坏笑着。

“就是啊,刚才应该再晚一点进来,说不定能看到更精彩的呢!”易正也跟着附和。

丝草脸红尴尬的恨不得立刻找个洞钻下去。

“啊西!医院怎么不锁门的啊?!”俊表一脸郁闷地低估着,不一会儿又马上大声说:“你们来干吗?谁让你们来的?”

“我们当然是来看丝草的啊!不是来看你的!”宇斌还不忘调侃俊表。

“具俊表,记忆恢复了就马上重色轻友了啊!”易正假装无奈地说。

俊表被他们两个的一唱一和弄得不知说什么好,只能气呼呼地在那边干瞪眼。

“丝草啊!”佳乙从后面蹦了出来。

“佳乙啊!”丝草一见到好姐妹,立马忘了刚才的尴尬。

“丝草啊,你没事吧?”佳乙紧张地问。

“我没事!只是有点感冒,都是具俊表小题大做。”说完瞪了一眼一旁的俊表,。

俊表被丝草瞪了一眼,马上觉得委屈,叫了起来:“我哪有?YA!金丝草!我是怕你溺水有后遗症才来医院的。”

“我溺水还不是因为你。”丝草也不肯示弱。

“什么?谁让你好端端地跳到泳池里面去,害我担心。”

YA!我不这样做,你能恢复记忆吗?早就跟优美去美国了。”丝草说最后一句的时候嘟起嘴,一脸委屈。

俊表看到这样的丝草,知道是自己的错,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

易正走过去拍拍俊表的肩,“俊表啊,这可真是你的错啊!”

“我不是都道过歉了么!”俊表自知理亏,声音越来越轻。

F3看着孩子气的俊表,都笑了。

是啊,这才是具俊表。

“时间不早了,我们回去吧!”一直没有说话的智厚突然开口了。

“那我们先走了,丝草啊,你好好休息!”

丝草笑着和他们告别。

F3和佳乙走后,病房恢复了平静。

俊表似乎还沉浸在刚才的丝草的委屈之中,只是他庆幸自己恢复了记忆,不然他就会失去他最珍贵的东西。

“丝草啊!”俊表突然温柔地说,“答应我!无论以后发生什么事,都不能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

丝草有些感动,她看着眼前这个男人,幸福地笑着:“你也要答应我,再也不可以把我忘记!”

“那么,我们继续刚才没做完的事吧!”俊表的脸上浮现一丝坏笑。

“什么?”

还没反应过来,丝草就被俊表狠狠地吻住。

丝草被突如其来的吻吓了一跳,但很快调整好状态,她的双手轻轻地圈着俊表的脖子,回应着俊表。这久违的熟悉的感觉,让丝草的心好安稳。

今夜,月亮特别圆,皎洁的月光透过窗户洒了进来,平静又安详。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