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作家贝奇
作家贝奇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52,146
  • 关注人气:22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游久安寨  访弘法寺

(2010-08-31 19:59:59)
标签:

贝奇

游久安寨

访弘法寺

自贡

王朗云

分类: 家乡自贡

                     

                                       游久安寨  访弘法寺

 

                                             

 

      两年前回到家乡自贡,因创作的需要,一直想去自贡周边几个古老寨子、古盐井遗址、庙宇殿堂看看而未能成行。

      家乡自贡以千年盐都、恐龙之乡和南国灯城而著称。作为国家级历史文化名城,自贡古老盐井遗址、明清庙宇、历代文物古迹众多,魅力独具。

      近段,因天热需休养身心保护脑袋,我和先生秀岩便选择在本土旅游休闲。我们趁雨后天晴的机会,将城区的几个清代庙宇如陕西庙、张爷庙、王爷庙以及法藏寺、富顺西湖、仙市老街、自流井老街都游历了一遍。

      前些日子,在新浪博友逍遥四哥的博文爬上九安寨、走进弘法寺(组图) 和柏森先生的博文春游三多寨 中,读到他们游览家乡自贡久安寨和大安寨的文章,这让我想到要与先生秀岩沿着博友们的旅游足迹,去寻访我慕名已久的那几个建于清代咸丰年间的古老寨子——久安寨、大安寨和三多寨。

 

                              

 

      8月28日,雨后天晴,秋高气爽。

      我和先生秀岩在家门口乘坐35路公交车直接前往大安,在燊海井站下车后,原想就地上山,后经热心人指点,往回走,从原机二厂的那条路往前直接上山去久安寨,一心想去山上寻觅一百五十年前的久安寨城堡遗址。

      曾经看过有关资料介绍,久安寨始建于清咸丰十一年(1861)。面积约十余万平方米。现存西寨门遗址、东炮台遗址,各处零星寨墙十多处,以及部分清代至民国时期的民居等。久安寨寨堡由大盐商王余照与当地商人陈南、陈大彰、黄怀献等人集资筑寨。寨堡曾设有上下寨门各一处,东西两面各有炮台二座,其寨墙延绵四周约1.5公里。久安寨至民国时期逐渐颓废,现寨门寨墙大部分湮灭无存。

      尽管如此,我们还是希望能寻找到历经百年风雨后,古老的久安寨遗留下的蛛丝马迹。

      去久安寨寨堡遗址需经过大安区大山铺镇新燕村。我们在山脚边那口酷似我老家高山井的“堰塘”边向右拐,沿着一条相当古老的青石板路上山。

    天气预报原是阴天,但见太阳高高挂在天上。虽然已经不像暑天那么热,但太阳毕竟是太阳,照在人身上依然火辣辣的,幸好带着一把折叠伞遮阳。在大坳口新燕村村民的指引下,我打着伞顺着小道漫步上山,偶尔拍几张照,先生秀岩则用他那北方人的眼光喜看蜀南乡间的花红叶绿,他手中的像机一刻也没有休停。

      呼吸着山间的新鲜空气,眼见满目青山,心中不由得充满喜悦。极目所至,久安寨山上郁郁葱葱,一派田园风光。半山中星星点点散落着一些农家住宅,每一户人家门前都养着一条看家的狗。有人从门前路过,狗便习惯性地狂叫几声。秋日的阳光、广袤的原野、无名的小花、农家的瓦房、屋后的池塘、家猫家狗,此情此景让我不由得回想起几十年前自己十六、七岁在农村插队时的情景。

      从久安寨住户门前悬挂着的各种表箱匣子可以看出,这看似与世隔绝的久安寨山上也通天然气,有电话和闭路,但因为山间没有公路,也没有汽车,人迹罕至,因而显得有些古朴。

      一百多年前的久安寨,曾因自流井盐场商户人家自卫与太平军人马作战而喧哗。今日的久安寨,却显得异常幽静。已经看不到旧寨子的痕迹,山上遍地是青草,不多的散居人家和他们的庄稼。虽曾历经了百年风雨沧桑,但随着岁月的流逝,今人早已远离了久安寨如烟的往事,淡漠了古寨昨日的喧嚣与浮华。

      行走在久安寨乡间的路上,面对浓郁茂密的树林,眼见路边那些自由生长的树木和被夏日的狂风拦腰折断的梧桐树,穿行于幽深残破的农家庭院,伫立在青草蔓蔓的田野,任凭那长满青苔的铺路石向我们默默诉说着古老寨子的悲凉与凄然。

      我们站在寨子的至高处凭吊一百多年前的久安寨,缅怀先民,追溯古往今来。“萧瑟秋风今又是,换了人间。”

   穿行在山上农家的房前屋后,不时听到护家的狗叫声。路上遇到几位正在劳作或行走的人,顺便问问道路,总是能得到热心的回答或指引。下山之时,我们请问那一对在家门口劳动的老夫妻,如何才能走近道去到山下庙宇。这家老夫妻很热心的关照我们,让我们从她家的房屋中间穿过,老公公还让老婆婆将我们引到她家后门边的小路,一再嘱咐我们小心不要摔倒。我忽然想用多年不曾使用的家乡方言土语向那位年长的婆婆致谢,感谢她的热情和善良,得到的回答是相同的方言土语,婆婆很羞于接受道谢。她用农村话说,不用谢。

    与婆婆用家乡农村方言土语对话的那一刻,我清楚尽管自己外出几十年,但在骨子里我依然还是当年的一个下乡知青,是一个土生土长的自贡人。

 

                              

 

      在逍遥四哥的博客上,我看到他们一行数位朋友到久安寨游玩的照片。午间,他们是在弘法寺吃斋饭。照片中显示弘法寺的斋饭是甑子饭、红烧茄子、干煸四季豆、虎皮辣椒和酸菜豆瓣汤,看得我很动心。我对先生秀岩说,我们也去久安寨看看,也到寺院去吃斋饭。那时,我绝没想到照片上的弘法寺与我小说的主人公王朗云当年所建牛王庙竟然有着非常密切的关系。

      尚未走近弘法寺,远远便听见颂佛的乐声。走到近前,忽然看到门楣上用遒劲的字体写着“财神庙”几个字。我很吃惊。小时候我曾无数次听我的母亲和姐姐提到“财神庙”、“钟菩萨”、“大坟堡”、“杨家冲”这样的字眼。财神庙在我的记忆中应该是一所民国时的小学。冷不丁这几个字出现在我的眼前,令我有些激动。我努力回忆是否我的姐姐熊永芳小时曾经就读财神庙小学?抑或只是上的香炉寺小学?但无论如何,财神庙这几个字,显然于我并不陌生,准确地说,它属于我的儿时记忆。

      我和秀岩在财神庙门前连续拍了几张照片留作纪念,然后进到寺院。

      秋日的阳光下,寺院里静悄悄的,颂佛的乐声也已静止,花圃里只有两只黄色的小花猫,一只在一盆紫色的茉莉树下打瞌睡,另一只猫正用好奇的眼睛和善地打量着我们。

      正诧异间,却见有人从旁边的斋堂走出来和我们打招呼,问午时已过,是否需要吃饭,每人四元钱。我赶紧说,要,我们要在这儿吃饭!

      我想象中今天的斋饭也许不仅有红烧茄子,干煸四季豆,虎皮辣椒和酸菜豆瓣汤,还有豆花可以下饭呢。然而我想错了。这一天并非初一或十五,所以寺院里并没有准备多人的饭菜。人们已经用餐完毕。斋堂的两张桌上还有些饭菜。先生秀岩见此情况,不太乐意放开喉咙吃饭,也不大敢吃桌上的剩菜。而我为了显得自己并不太讲究,一碗饭吃得挺香,饭后还特意喝了半碗很浓的米汤。这米汤这有蒸甑子饭才有。甑子饭,那是每一个上了年纪的自贡人儿时的美好记忆。如今的自贡人,也许只有在寺院的斋堂或讲究的酒楼才能吃到这种喷香的甑子饭。

 

                                 

 

      来到寺院,就应该拜佛敬香。这是我从香火鼎盛之地福建泉州石狮带回来的一个认识或习惯。

      年轻时我曾在福建泉州石狮一带生活和工作多年,受当地风俗习惯的影响,我至今仍保持常年在家供奉观世音菩萨,出门在外则见佛必拜。

      我向饭桌边一位面善的女士询问寺庙内可有香烛出售,回答说有。于是我净手后去买了两套香烛,首先向我崇敬的如来佛祖、观音菩萨及众菩萨神明虔诚敬香叩拜,最后去向我家乡自贡本土古老的财神敬香叩拜。

      点烛、敬香、拜佛,这一切在我都非常自然。而先生秀岩只顾照相心无旁骛。我了解先生秀岩,知道他并无心改变自己对马列的信仰。

      敬拜完毕,在寺院义工的热情陪伴下,我来到寺院一角的树下,参与弘法寺主持释慧定法师与香客和信徒们关于弘法寺前身财神庙和牛王庙来历的谈话。 

      过去在自贡政协出的文史资料和相关文学类书籍中,曾读到有关自流井盐场盐商王朗云等人在太平天国时期修筑大安寨和久安寨以自卫这样的文字纪录,在自贡市志上,还有专门对牛王节的叙述。
      回顾历史,当年自贡盐场在没有蒸汽动力前,主要采用牛做动力。当时,用作采卤动力的一般是水牛;在输卤设备马车上用作提卤动力的,主要是骡马;在钻井工程上用作动力的,主要是水牛;驮运煤、米、豆料和短途运输的,则是黄牛。从清光绪三年(1877年)边盐实行官运起,到民国四年(1915年)开办盐运公司(此时开始逐渐采用蒸汽动力采卤)止,共约40年,其间盐产量基本稳定,每年行销盐约421.2万担。按两担卤产一担盐,一头牛每天采卤一担的一般标准计算,采卤用牛约2.34万头;常年新钻和续钻井三四十眼,需用提取工具的牛以每眼20头计,共约700头;在马车上提卤的部分水牛和在运输上使用的黄牛约1000头;共计2.5万头以上,加上各方面的预备牛只,接近3万头,这是整个自贡盐场常年必须保持的牛的总头数。可以说,没有牛做动力,就不可能钻深井,就不可能深井采卤,就不可能有那么高的盐产量,也就没有往日自贡盐场的兴盛繁荣。牛在自贡盐场的地位如此重要,因此,每年农历十月初一牛王的生日,都要举办牛王会。

    据文史记载,自贡盐场的井户在每一年的农历十月初一(牛王的生日)举行祀典。办酒席多达二三十桌。年久成为时尚,在此风影响下,推户和使用黄牛作为运输工具的驮户和车铺也各自组织牛王会,每年祀神,吃喝一次。

    当时富顺县的县官,在每年的立春节,举行迎春大典,把纸糊的“春牛”郊迎回衙。在春牛的腹内,预先放一些用泥捏成的小牛。“春官”头戴黑纸做成的纱帽,口诵春歌,把泥牛带到自流井,分别送到大井户的井上,井户把泥牛供于神龛,据说可以保佑牛只健旺。

    史载,王三畏堂在大安大冲头高山边修建一座庙宇,庙内供奉牛王,、财神和火神。牛王塑像威严、勇猛、脸上筋骨暴露,带黑色,圆瞪着眼睛,坐在蜷伏地面的牛背上,庙内有司香火的和尚,经常费用由总柜房金丰井按月支出。每年十月初一的前夕,张灯结彩,鼓乐喧天,大办牛王会。祀神时,放铁铳和鞭炮,鸣钟击鼓,享以猪羊各一头。由金丰井的掌柜主祀,所属职员依职位序列分别陪祀,跪拜行礼。祀神以后,举行宴会。平常年景,请乐师坐唱“板凳戏”,如遇“槽口清洁”,于正会日期(十月初一)演木偶戏。厂市旺盛的年辰,雇戏班子到庙演戏3-5天。王三畏堂的总理及其所有井、灶、枧、号的掌柜都穿戴翎顶袍褂,坐着轿子前来祀神、看戏、坐席。如果牛疫流行,则请和尚念经,还要请道士来庙里诵经建醮。

      王三畏堂对井牛怀有敬畏感恩思想,井上退役下来的老牛,不直接送汤锅铺宰杀,而是送到牛王庙旁边的空地养起来,直到寿终正寝。

      牛王庙的创始人——王三畏堂的首任总理王朗云于1884年辞世。1933年,王三畏堂在牛王庙创办了财神庙小学。1950年,财神庙小学更名为共和小学。2001年,学校搬出此地,古老的牛王庙被改建为财神庙。2007年,自贡大安区三多寨佛祖寺主持释慧定兼管财神庙,遂将财神庙更名为弘法寺。

    在今日的弘法寺,我们已经看不到一百多年前的牛王庙的影子。当年的戏楼也早已被拆除。戏楼两边的抱楼拆除后被改建成了财神庙小学的教室。庆幸的是,当年的牛王庙正殿还保存完好,当年修建时的功德碑还在,只是梁柱已经剥蚀严重,屋脊也已弯腰驼背。唯有正殿后的一棵黄桷树、寺中的地面石板和山门前的石梯还是百多年前的旧物。财神庙小学也只留下边门的那块牌匾。

      物是人非,江山更替。曾经雄傲自流井盐场的一代著名盐商王朗云先生生前曾是何等英雄何等气派!

      在自贡地区盐业发展史上,自流井盐商家族王三畏堂是19世纪中叶中国最大的工场手工业资本集团,其发家人正是王朗云。据说,王朗云死后为其后人留下家财万贯,黄金万两。

      而现在,唯一能让今人感觉到王朗云先生的存在的,只剩下这曾经的牛王庙旧址,以及同样被改建为学校才得以留存至今的王氏玉川公祠( 自流井王氏玉川古祠 )。

      站在弘法寺那历经百年风雨依然牢固的青石上,想起古人的一首诗,令人徒生悲鸣——

     “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

 

                                  

 

     弘法寺目前正在扩建中。

      弘法寺主持释慧定,原名刘美苏,自贡荣县龙潭人,1989年5月在四川内江圣水寺礼仁义法师出家,法名释圣殊,法号释慧定,曾在浙江奉化雪窦寺任副当家。1998年11月出任自贡市大安区三多寨佛祖寺主持。2003年受命改建财神庙为弘法寺,为弘法寺创始人。

      弘法寺主持释慧定是一位端庄、谦和、有进取之心的现代僧侣。他热情地带领我们去看正在扩建中的弘法寺前殿和山门。他告诉我们,由于所需扩建经费不菲,筹集巨额资金之路迈得异常艰难。近年来,他动用了自己所有的资源,得到政府的支持和社会各界及佛教界师长同学的襄助,才有了我们今天所见的弘法寺及其扩建工程。

      释慧定法师是一个有信仰有追求的人。他告诉我们,读高中时他选择出家皈依佛门,他父亲坚决不同意,他哭了。但他妈妈很支持他。今天,我们也看到来弘法寺探望释慧定法师的这位慈祥善良的母亲,看到他们母子一往情深,令人感动。

      释慧定法师所做的选择之一,就是首先明白了自己生命的意义。他说他已经将自己整个的生命献给了佛教,至于传宗接代这样的俗世重任,就只好交给他自己的弟弟去完成。

      对释慧定法师所做的选择,我和秀岩不约而同都给予了热情的肯定和赞赏。我对释慧定法师说:“一日劝人以口,百日劝人以书。你每天都在为佛祖为弘法寺的兴盛而努力工作,你每天都在传经布道,劝人以口,教人以善,这就是修慧造福,是功德无量的好事。”

      临离开弘法寺之前,我们和释慧定法师及在座的几位新结识的朋友分别合影留念。

      我想,说不定哪一天,我和先生秀岩还会去到弘法寺,我们还想去看看释慧定法师竭尽所能、竭尽全力去奋斗的一个美好的结果,看到从财神庙到弘法寺的超越和飞升。

      到时,我一定要去给古老的牛王庙再添一炷香!

 

 

 

 

 

 

 

 

 

 

 

 

 

 

                                                    弘法寺现任主持释慧定与张秀岩合影

 

                                                        弘法寺现任主持释慧定与贝奇合影

 

 

 

 

 

更多照片请参见:

2010-08-29 游久安寨访弘法寺(照片) 

2010-08-30 | 游久安寨访弘法寺 (张秀岩)

 

相关博文链接:

2010-08-26 拜谒法藏寺       (张秀岩)

2010-08-21 近观自贡桓侯宫  (张秀岩)

2010-08-06 品茶王爷庙       (张秀岩)

2007-06-14 自流井王氏玉川古祠

2008-05-02 中国历史文化名城自贡市 ——自流井盐业世家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