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原创】活戒一一渐远的乡村风情之十五

(2013-07-19 15:32:23)
标签:

乡村风情

鬼魂

活戒

故事

阿伟

 据说阳寿已尽之人,阎王爷都要派出“黑白无常”到人间拿人。阳间专门为“黑白无常”带路的人,在我们家乡人称“活戒子”。            

我的二爷(二叔)就是一个“活戒子”。

二爷身高一米七几,国字脸,面色红润,两道浓眉稍稍上翅,眼稍鼓,讲话时突出的喉结上下移动,声音适中,不留胡子,看上去就是一个慈祥的父亲,怎么也和鬼神联系不上。

但乡村的人们对此深信不移,津津乐道。

从小到大,我接受的都是无神论思想的教育。当我得知二爷是“活戒子”时,惊得目瞪口呆。难道这人世间真的有鬼?

“二爷,你真是‘活戒子’吗?”有一天,我忍不住地问。

二爷只是笑笑,没有回答。

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初,翻身的农户都忙着盖新房。二爷的邻居,一户蒯姓人家也忙着盖新房。一天,蒯家男人正在房顶上忙活。二爷说:“忙什么忙哦,还是能吃吃点,能喝喝点,这才是赚的!”蒯家人不解:“你这是什么意思?”二爷再也没有多说。

没几日,蒯家男人去世。人们恍然大悟。二爷说:“阳寿已尽,早就到我这里报了到喽。”

从此,二爷名扬乡间,人们都说他是“活戒子。

二爷家的房子从不开窗,只在高处留几个四四方方的小洞,用以通风。二爷说:“临死之人都来报到,真给他们搞怂得之。”

二爷能看到鬼魂,我不信。问二爷:“可是真的?”

这次二爷给了肯定的回答:“你们看不见,我能看见。有时夜里走在路上,只要有人带着油啊酒的,小鬼在后面手都直伸!”

“那你不怕啊?”

“不怕,他走他的,我走我的。”

后来我听说,不光二爷能看到鬼魂,就是普通人有时也能看到。我的大妈就看到过。

在女人中,大妈的身材算高大的了。伯父在外县公安局工作,夫妻长期分居,独守空房的女人大概胆子要大些。

上个世纪60年代初,生产队建起了公共厕所。一天晚上,大妈一个人上公厕。刚进去便看到已有一女人在里面了。大妈没在意走到跟前,这女人不高兴地说:“真是的,我来上厕所,你也来上!”大妈答:“是的,我也来上。”大妈选择与其相邻的蹲位蹲下,这才向那女人望去。这一望顿时毛骨竦然!刚才还蹲在那的女人不见了,整个女厕并无他人。大妈头发直竖,拎着裤子往家跑去。

我的叔爷(叔叔)也曾在厕所旁看到过妻子(我的婶娘)的魂魄。

叔爷是个党员,国家干部。退休前任职于县政府政策研究室,自信是个无神论者。退休后的一天,叔爷上完厕所在回屋的院子里遇上了妻子正匆匆向厕所走去,两人擦肩而过并没搭话。但叔爷回到房里竟看见妻子正坐在那里,心里不免“咯噔”了一下。

“你刚才不是上厕所了吗?”叔爷问。

“我上什么厕所,我一直在屋里呀。”我的婶娘漫不经心地回答。

传说魂魄出窍的人都将不久于人世,从那起叔爷尽可能地带着我的婶娘到处游玩。

二爷年轻时,有一天起早犁田,牵着牛,扛着犁,走到一处老坟地旁,突然眼前金光一闪,火星直冒,从此二爷“火眼”降低,能看到鬼魂了,这才成了“活戒子”。

二爷从来没有说过,他是怎么为“黑白无常”带路的。但二爷对人的死,的确能末卜先知。二爷家住在马家河口镇上,离老庄子还有二三里路。1976年元月1日,我的奶奶在与鼻咽癌抗争8年后去世。奶奶断气后,二爷及时地赶到。父亲大吃一惊:“还没来得及送信,你怎么就来了?”二爷回答:“哪要送信啊,我还能不晓得?”奶奶是二爷的亲婶娘,为奶奶料理后事是他的责任,但他为什么能及时赶到,我们不得而知。

一天,二爷的嫂子,从外面回到家里便疯疯颠颠,手舞足蹈,胡言乱语,怕见生人,一连数日不见好转。家人不知如何是好,便请二爷来看看。二爷说:“人不紧,恐怕是趟(tāng)了邪气。”

他叫人拿来黄标纸,裁成长方形,用毛笔沾着珠砂画了几道符,贴在大门旁。又画了几道符烧成灰,撒在一碗清水里,含上一口,“噗”地喷到嫂子的脸上,刚才还在手舞足蹈的嫂子楞了一下,不一会清醒过来,一声长叹:“累死我了!”

大家问怎么回事,二爷的嫂子说出了一件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那天傍晚,她沿着堰埂往家走,眼看天要黑了,不由得加快了步伐。远远地望见前面有人站在埂边的竹园旁。

走到跟前,那人问:“大姐,你到哪啊?”

“我回家哦!”

“你家在哪啊?”

“哦,我家啊……”因急着赶路,她并没作具体的回答,只是边走边敷衍着。

××队的×××你可认得?我是他的姐姐哎……”

“哦,可是的哎……

“你给我带个信……”对着已经走过去的她,那人喊道。

“好哦,我给你带个信……”带个什么信?那人没说,她也没问。回到家便不知人事了。

趟了“邪”气,这在乡村时有发生,尤其是孩子和中老年妇女,好惹这些东西。于是乡村便有了专门的驱鬼人,“带花姑”、“跳大神”、“算八字”五花八门。

但二爷从来不干,也不以此谋财。亲朋好友出了这等事情,找到他顶多画上几道符,从不收一分钱,更不搞装神弄鬼那一套。我想,二爷作为“活戒子”,可能已经出神入划,不需要什么道场法事,便能有效地沟通阴阳二界,那符也许就是他写给鬼魂“此乃亲朋,请匆打忧!”的告示吧。

我还亲眼目睹过二爷的神奇。那是上个世纪六十年代末一天早上,二爷的亲大哥被两个女儿搀扶着,哭哭啼啼地在房前屋后转悠。原来,昨夜在生产队值夜的他,回到家中发现装在身上的一百多元钱不见了,那是他大女儿的彩礼钱,在当时是一笔巨款。

全家出动,在庄前宅后,通向工棚的路上,来来回回找了无数遍,仍不见钱的踪影。几天过去了,全家已不抱什么希望。

这天,二爷来了。他问了问情况,站在村口四处张望,沉呤片刻,径直朝通向工场路旁的一个不起眼的窖井走去,俯下身子向里望了望,顺手检起一根小竹棍在里面捣了捣,果然,泥土中蹦出一卷“大五块”的纸币来。

“找到了!找到了!”大哥全家喜出望外,接过钱数了数,虽然不足数,但毕竟找回了大部分。

“二爷,你怎么知道钱在那里?”我问。二爷又是笑笑,没有作答。

二爷的确是个传奇人物。

老年的二爷,腿脚不那么利索,不知道是不是为“黑白无常”带路辛劳所致?二爷的离世也很干脆,没受多大痛苦。75岁那年,他自觉身子不舒服,在床上躺了几天,一日起来上了一趟厕所,回来后大叫几声便断了气,没留下任何遗言与交待。

二爷过世十多年了,乡村再也没有听说有谁成了新的“活戒子”,看来二爷后继无人了。有关“活戒子”的传说,现在恐怕很难找到活生生的人证了。

如今科技发达了,乡村有关鬼怪的传说也越来越少。尽管本文所说之事,都是发生在我身边的真实故事。但故事归故事,仅说说而已,吐者为快,听者为乐,并不带什么目的,信不信全由你!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