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原创】天籁——渐远的乡村风情之十二

(2013-06-23 17:22:09)
标签:

人与自然

人与动物

环境

保护

阿伟

在我儿时的记忆中,夏夜的蛙鸣,那是人世间最美妙最动听的音乐,随性、自然、和谐,真个人间天籁!

不通电的乡村夏夜,如果没有月色便漆黑一片。劳作一天的人们,或坐或躺在门前的凉床上乘凉,没有娱乐,没有交谈。燥热、寂静中偶尔传来扇子的拍打声。

呱呱,一只青蛙小心翼翼地试探着,企图引领这场即将上演的合唱。咕咕咕附近传出附和声。一开始三三两两,渐渐地多了起来。不一会儿,成千上万只青蛙加入进来,一场美妙地大合唱,在人们不经意间开始了。

咕咕呱呱咕咕呱呱咕呱咕呱……有的低沉浑厚,有的高吭激昂,有的中音附和。声部天成,错落有致,整个村庄便淹没在一片蛙之中。

于是乡村的夏夜有了生气。人们在蛙声中安然入睡。

这时,你走在田埂上,在你的前面总有青蛙“扑通、扑通”地跳入水中,仿佛是在为你“击水开道”。虽然贫穷,人们对青蛙没有捕杀,没有买卖,他们固执地认为,捕杀青蛙是一种罪过!

众多的青蛙乐坏了它的天敌——蛇。小时候经常在田头塘边看到蛇蛙大战的情景。不经意间,田前地头就会窜出一条蛇来。

我曾被蛇咬过,那是一个夏日的傍晚,我赤脚走在田间小道上,一不留神,脚触碰到了一堆软乎乎的东西,抬脚一看,一条水蛇挂在我的脚踝处。“啊——”我飞一样地向前狂奔,待停下来查看,脚踝处上下两个牙印,已渗出鲜血。好在这是一条无毒水蛇,我只用田里的水洗了一下伤口,又继续上路了。

一次,隔壁叔叔家传来一阵嘈杂声,我跑过去一看,只见一条大蛇缠绕在叔叔家的屋梁上,不紧不慢地向前爬行着。不知是谁拿来一根长竹杆,婶子连忙大喊:“不能打!‘家蛇’打不得!”众人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蛇爬出屋外。

清晨,当人们一觉醒来,蛙声早已消失,取而代之是小鸟的欢唱。与其说小鸟在歌唱,倒不如说它们正在举办一场欢快的聚会。三五成群,五六一组,有的叽叽喳喳,窃窍私语;有的呷呷唧唧,高谈阔论;有的委婉啁啾,互诉衷肠。清脆悦耳之间,南腔北调,好不热闹!不时间,一声委婉起伏且拖着尾音的脆鸣,似乎是在同久违的朋友大声打着招呼,又好像是冲着大伙儿大喊:静一静,静一静……

在小鸟的欢唱中,人们开始一天的劳作。他们无心欣赏小鸟的歌喉,但总希望喜鹊能落在自家门口叫上几声,他们坚信“喜鹊叫,喜事到”。但只要听到乌鸦的叫声,便会冲着乌鸦“呸,呸”地淬上几口,他们认为这样就可以去晦消灾,逢凶化吉了。

最与人亲密无间的是燕子。那时,家家户户的房梁上都有燕子窝,它们的粪便就直接掉在庭堂之内.尽管每天要清理几次,但没有人抱怨。谁家孩子要是出于好奇捅了燕子窝,大人们都要拎着他的耳朵教训几句。人们早已把燕子当成自家的成员,细心地呵护着。晚上关门要看看燕子是否回窝了,白天下地都记着为燕子留门。每年燕子飞走了,窝却为它们保留着,第二年燕子飞回来后,人们都要互相告诉一声:“我家燕子回来了!”

当小鸟们结束清晨的聚会而四处觅食时,太阳把炙热洒向大地,上午的九十点钟,知了开唱了。“吱啦啦吱啦啦……”蝉鸣的声音尖细而悠长,颤抖中带着“嘶嘶”的起伏,有时不紧不慢,有时一阵紧似一阵,有时不知怎的戛然而止。

村庄旁边十几米远处就是国营园艺场的梨园。那里枝繁叶茂,难以计数的知了藏身其中。如同蛙鸣一样,只要一只蝉儿“吱啦”一声,满园的蝉儿便随声附和。顿时整个梨园“叽里啦、叽里啦”叫成一片,此起伏,五花八门,绕有兴趣。

这时,孩子们各自拿着一根长竹杆,杆的一头绑着粘满蜘蛛丝的篾圈,这是他们自制的粘网。蝉鸣中,孩子们仔细地分辩证着那只叫得最响的蝉的位置,然后蹑手蹑脚地靠近,正抬头寻找之际,那蝉好像有所察觉似地突然不叫了。“唉”,孩子们个个垂头丧气。

“快看,这儿有一只!”一个孩子在紧张兴奋中凝神屏气,将竹杆一点一点往上伸,待粘网离蝉的背面只有几厘米时,突然一捂,那蝉就在网上扑腾了。这样的收获很少,大多数时候还没待网伸到蝉的跟前,那蝉便“吱”地一声飞走了。不过,孩子们享受的是粘蝉的过程,蝉对他们来说毫无作用。有用的是蝉衣,可入药,能卖钱。每当梨子摘完,收集蝉衣便成了孩子们最大的乐趣。

傍晚,燕子在庄前宅后来回轻快地穿梭,那是在捕食蚊子。劳作一天的人们三三两两回到家中,洗完澡,又或坐或躺在自家的竹床上摇着芭蕉扇,期待着蛙鸣的开始。

乡村的夏日就这么一天一天地过着。在朴实无华、平淡无奇中演绎着人与动物和谐相处的优美华章。尽管那时的人们,在人与自然的关系上讲不出什么高深的道理,甚至带着浓厚的迷信色彩,但他们对生命的敬畏与尊重,仍然闪烁着理性的光芒,使他们赖以生存的家园,世代山青水秀,鸟语花香。

曾几何时,青蛙、飞鸟、蛇类被摆上了人们的餐桌。据新浪网报道,2013年夏天浙江永康人一天要吃掉五吨知了,某地烧烤摊上的油炸蝉串已卖到几块钱一串。候鸟迁徒途中的那张张大网,使燕子再也无法飞回它们世代生存的农家庭园。

曾是这些动物乐园的乡村田野,现已很难看到它们的踪影了。失去了天敌,人们不得不过多地依赖农药防治虫害,土地和水一步步被污染,这反过来又进一步恶化了动物的生存环境,加速了它们的灭失,同时影响了人类自身的食品安全。

真是造化弄人啊!造物主将人和动物搭配在一起,地球便成了人和动物共同的家园。不管你愿意不愿意,你都必须同豺狼虎豹、蛙鸟鱼虫、蛇蚊蛆蝇生活在一起。假如有一天,与我们朝夕相处的动物们灭绝殆尽,那么人类的末日也就为期不远了!

现在乡村的孩子们,还能听到那美妙的蛙鸣、鸟语、蝉唱吗?“小燕子,穿花衣,年年春天来到这里”,儿歌依旧,但遥望天空,孩子们还能寻觅到燕子那轻快的身影吗?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