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原创] 陀螺——渐远的乡村风情之九

(2011-09-05 17:02:53)
标签:

阿伟

回忆

情感

乡村风情

陀螺

    小时候,我们把陀螺称为“滴滴宝”。打“滴滴宝”是我们最喜爱的项目之一。

    “滴滴宝”呈圆椎形,用绳绕上一拉,便在地上旋转起来。然后用鞭子不停地抽打,使其不停地旋转。看谁的“滴滴宝”漂亮,看谁“滴滴宝”转的时间长,我们乐此不疲。

    为了能得到一个匀称美观而又能旋转的“滴滴宝”,我们几乎到了如醉如痴的地步。选一截粗细适中的树干,锯成一段一段的,然后斧砍刀削。为了做的匀称,我们做了废,废了做,不知做了多少次,心想要是能在车床上车一个该多好啊!

    为了让圆椎顶点光滑圆润,转得顺畅持久,我们绞尽脑汁。最得意的是在顶点上钉上图钉或陷上一粒钢珠,但都因工艺不过关,容易脱落而作罢。最好的办法是选用结实细腻的老树干,树心不能空,椎的顶点不能削得太尖,尽可能圆润墩厚一点,然后在铁器上打磨整理,这样做出来的椎点便实在光滑了。

    在装饰上我们也挖空心思。给“滴滴宝”涂色,在圆面上贴花纹纸等。后来我们发现,只要在圆面的直径线上,点上不同颜色的点,“滴滴宝”旋转起来就会呈现出一道道彩色圆环。

    “打克”也是我们也很爱玩的。几个小伙伴在地上画一个正方形方框,中间挖一个垱,每人出一枚一分或两分的角子,放在垱里,轮流用石块击打,谁将角子铲出框外,角子就归谁。

    这有点博彩的味道,但也有是一定技术含量的。为了有一块顺手给力的石块,我们在杭埠河边刨啊选啊,太厚不行,太薄不行,太大不行,太小不行,太重不行,太轻也不行。最好是方形或圆形,如果是八卦图形的一半也行,那个弯出来的尾巴便是合适的抓手了。

    最渴望的还是能得到一块带圆孔方形的铁块,那是用来固定建房大梁螺拴的铁垫片。如果拥有一块,便像宝贝似的时不时拿出来向同伴们炫耀,有时为了能看一看、摸一摸都要追逐打闹一番。

    “打克”需要选好角度,对准打击点,控制好姿式和力度。如果一石块下去能铲出两个角子,高兴劲不亚于现在中了500万大奖!那时一分钱能买一个水果糖,五分钱能买一支冰棒,“打克”输掉三四分钱,心像刀割似的疼!有人忍不住哭起来。“哭什么哎!还给你就是了,麻(以后)不跟你玩了!”

    实际上,角子用于“打克”的价值,远远高于它的货币价值,谁也不会用它去换糖吃。如果没有了角子就意味着不能再“打克”了。结果,每个人手中的角子都被砸得伤痕累累。

    男孩和女孩子还喜欢玩“挑棒子”。春天剪上一些细柳枝,切成一样长的小棒子,棒子上每隔一段去皮使其绿白相间,一道白杠代表100,这样每根棒子根据白扛多少,代表100至1000不等;完全去皮的“白棒”代表5000;不去皮的“青棒”代表10000。每个数字做4根,一付棒大约40多根。

    将棒子握在手中,一端着地后轻轻一放,便随机形成一个相互牵扯的结构。玩时可采用顶、掏、抽、挑等方法,尽可能地多抽出木棒,但不能触动其他木棒。否则由下家接着玩,最后以挑出的木棒分值高低定输赢。

    这有点像打斯诺克台球,不同的是击球变成了挑棒子。“挑棒子”必须胆大心细,对结构要冷静分析。有时脸贴着地,凝神屏气,小心抽动;有时找准机会,沉着冷静,果断一挑。挑出“青棒”时欢呼雀跃,碰到其他棒子时又捶胸顿足。最后计分,谁多谁少,吵吵闹闹,好不热闹!

    爱玩是孩子们的天性。我们小时候常玩的游戏五花八门。现在还能见到的有“斗鸡”、“跳橡皮筋”、“踢毽子”、“跳房子”、“放飞机”等;基本失传的有“打宝”、“拷跪”、“拱老猪”、 “踩高翘”、 “滚铁环”等。

    “打宝”,就是用纸迭成四方形、船形、三角形的带有“光面”和“麻面”的“宝”,一个人把“宝”放到地面,一个人用“宝”拍打,谁将“宝”打翻过来,“宝”就归谁,这有点类似于现在的“拍画片”。

    “拷跪”,就是立几块半截砖头,每块砖头代表一个人,不远处划一条横线,大家站在横线上轮流用石头瞄准砖头,谁的砖头被打倒,谁就跪在一旁,直到有人将你的砖头再次击倒,你才可以站起来继续游戏。

    “拱老猪”,就是在地上划一个棋盘,大石子当“老猪”,小石子当“小猪”,老猪可以按规则吃小猪,小猪可以按规则逼老猪。老猪吃光小猪为赢,小猪把老猪逼到特定拐角为赢。

    这些游戏虽然都是就地取材,比不上现在的声光电自动玩具,更比不上如今的电子游戏,但它却给我们带来欢乐的童年,为我们留下许多美好记忆。

    当然,我们很幸运。我们小时候没有学业负担,没有分数压力,没有升学忧虑,整天像小鸟一样自由飞翔,尽情玩耍。社会、学校、家长都给予我们无比的宽容。

    那时候,我们上学可以说“武装到了牙齿”:手里提着鞭子,书包里揣着“滴滴宝”,肩上斜挎着的铁环,口袋里还装有一捆小棒。下课铃一响,校园里打“滴滴宝”的,滚铁环的,“挑棒子”的,人头攒动,到处欢声笑语。

    对此,老师没有制止,家长没有不允,一切都那么随性自然。除去“文革”期间“读书无用论”的影响,主要还是传统文化的使然。古时候虽有“头悬梁,锥刺股”典故,但亦有“儿童散学归来早,忙趁东风放纸鸢”的佳句。“以无为求有为”使我们的祖先崇尚“道法自然”,随遇而安。

    这一点,我特别要感谢我的父亲。老人家读过两年私塾,解放后通过自学成为一名民办老师。他对子女的教育极为重视,在“读书无用论”尘嚣至上的贫穷年代,我们兄妹四人都读到了高中毕业。这在当时是无法再继续读下去的“最高学历”了。

    父亲相信“知识改变命运”,但决不为此反应过度。结果,我们兄妹四人都跳出了“农门”。2004年,我的大女儿考上大专,我十分不满。父亲劝我说“天无绝人之路”,“一颗茅草叶一窝露水珠”,人来到这世界上各有活法,自有饭吃!语言朴实,富有哲理。2008年女儿考上一家银行,似乎验证了父亲的话。

    今年,我的小女儿升入初中。开学那天发了17本书、7本《基础训练》、9本练习簿,书包之沉已容不下“滴滴宝”一类的玩具了!

    一次,女儿买零食时附赠了一个陀螺。那陀螺塑料制成,极为匀称。两个手指一捻,旋转着立在地上如同没转一样。这是我童年梦寐以求的东西!女儿得来却全不费功夫,但女儿快乐吗?

     在“不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的今天,激烈地竞争让传统文化仿佛一夜间出现断层,顺其自然被功利焦躁所代替。在“考山题海”的苦逼下,我们的孩子已不堪重负,逐步成为一只身不由己的陀螺,在社会、学校、家庭的鞭策下,不停地旋转着,旋转着……

    有什么法子,让我们的下一代拥有快乐的童年,烂漫的童真呢?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