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原创]茶馆——渐远的乡村风情之八

(2011-09-01 09:35:56)
标签:

阿伟

回忆

情感

乡村风情

茶馆

    茶馆,在家乡人心目中有着不可替代的地位。时至今日,到饭店吃饭仍被称为“下茶馆”。

    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初,离家不远的河口镇上(现马河口镇)便开着两家茶馆,河南、河北各一家。

    自1932年,当时的省会安庆至合肥的安合公路途经河口后,小镇便人气渐旺,最终战胜上下游的渡口集镇——上七里河镇和下七里河镇,成为方圆十几里的中心小镇。

    杭埠河将小镇一分为二,河南是主要的集市区。每天清晨,马路两边摆满了出售蔬菜、家禽等农副产品的小摊子,炸点心的、卖豆腐的,人来人往,熙熙攘攘。

    我家住在杭埠河北岸,因此,我对河北的茶馆印像最深。

    河北的茶馆不知何时就有?听老一辈人说,解放前它叫“李绍兰茶馆”。这让我浮想联翩:当年,老舍笔下“茶馆”中的各色人等,诸如常四爷、秦二爷、刘麻子、李铁嘴等,是否也经常出没其中,演绎着人生悲欢离合,折射出世上人生百态,展示着家乡历史风云呢?

    在我记事时,“李绍兰茶馆”已归集体经营,改名叫“河北茶馆”了。河北茶馆座东朝西,沿马路一排宝顶草房。进门右手是炸点心和淬开水的炉灶,左边摆着七八张“八仙桌”,桌子四边围着长条板凳。桌、凳都有些年头了,呈灰黑色,坑凹不平。条件虽简陋,但茶具却很讲究,清一色的红黄现暗花带盖细瓷茶盏,圆形盏口逐渐外翻,小巧玲珑,招人喜爱。

   “伙计,来碗茶,再加两个点心!”客人口中的点心就是油炸面点。有“狮狮头”、“油条”、“春卷”、“米饺”等。家乡人喝茶讲究边喝边吃,并以此替代早餐,不就着点心喝茶就不叫“喝茶”。

    “好来——”伙计拖长声音,端来早已装好茶叶的盏子,沏上开水。将盏盖半架半盖在盏口上,再用“大窑碟”盛上两个点心,放在客人面前:“请慢用!”

    只见客人曲起左手食指,用大姆指和中指掐着盏口慢慢端起;再用右手揑起盏盖,在茶水上来回荡上两下,摇着头吹开飘在上面的浮叶;将茶盖半架在盏口上,形成一道月芽形缝隙;连盏带盖送到嘴边,乘着扑鼻的香气,对着缝隙处轻轻汲上一小口,叭哒着嘴巴:“嗯,茶不错!”

    然后,环顾四周,和熟人一一点头。碰到亲朋好友,便高声喊道:“伙计,那客人的茶钱记在我账上,等会一块结了!”

    家乡盛产茶叶,最有名的是“小兰花”。

    早在清代以前,就有兰花茶的生产,至今已有200多年的历史了。由于生产上等好茶的需求和对茶品质孜孜追求,看茶、品茶、论茶、喝茶已成为家乡一种特有的文化。

    相传清朝年间,家乡白桑园有一位美丽姑娘名叫兰花,心灵手巧,炒出的茶叶香味突出,形似兰花,茶商十分喜爱,遂出高价包收。于是兰花姑娘日夜炒茶,不幸劳累而亡,乡亲们为纪念她,将此茶取名为“兰花茶”。

    也有人说,“兰花茶”采制时,正值山中兰花盛开,茶叶吸附兰花香气,故而得名。

    无论传说如何,茶在家乡已被活化,成为人们的精神寄托和传统文化的一部分。的确,家乡的“小兰花”,以其外形芽叶相连似兰草,色泽翠绿,冲泡后如兰花开放,枝枝直立于杯中,并具有独特的兰花清香而驰名中外。

    喝茶一直是家乡人一种不解的情结。来了客人要上茶,走亲访友茶叶是上好的馈赠。“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可见茶在家乡人心目中的地位。

    然而,在那连温饱都难以保证的年代,茶叶只能成为奢侈品被平民百姓日常生活所省略。“遍身罗绮者,不是养蚕人!”茶乡人来了客人,竟端着杯子满庄子讨茶叶。

    于是,对于喜茶、爱茶又很难喝上茶的家乡人来说,茶馆便成了一种填补,成为他们精神满足的好去处。难得上一回茶馆,来一盏兰花茶,醇厚回甘,绵绵留香,丝丝沁心,于是乎茅塞顿开:不经风霜雪雨,不经沸水冲沏,哪能溢出生命的清香?人生如茶,有什么可恼?有什么可悲?有什么可叹?有什么可惧?仿佛一切的烦恼与不幸都消失在那绵绵悠长的茶味里了!

    喝着喝着,客人们凑到了一起。此时,食已下肚,茶已三开,就着那份余味,大家在一起谈天说地,张家山长,李家山短,天南海北,神侃一通。于是,各种经验在此交流,各种信息在此传播,各种矛盾在此化解,各种友情在此建立,各种时光在此消磨。茶馆又成了信息、互动、交友、消闲的场所,这大概有点像今天的“网吧”了吧。

    太阳升到一竹杆高,虽然余兴未尽,但客人们纷纷道别,结账时自是一番你结我结的拉扯。

    那时一个点心五分钱,喝一次茶大约一二毛钱。这差不多是庄稼人一天的工分收入了,但仍然有不少人喝茶。图的就是这份潇洒,这份排场!茶后返家路上,遇到人问:“从哪来?”答:“去喝了个茶!”语句中充满着自豪,在别人的羡慕眼神中,自尊便得到了满足!

    不知何时,茶馆不见了!“河北茶馆”那排草房早已消失在历史的烟尘之中。如今的“茶吧”、“茶楼”只是挂羊头卖狗肉,成为“打麻将”、“斗地主”的去处了。

    不过,随着农村经济的发展,农民生活水平的提高,喝茶已极为平常。每年茶季,父亲都要带上庄上人,到山区集镇买茶。父亲对茶极考究,茶好不好?产于家乡什么地方?一上手便能看出个八九不离十,所以庄子上的人都喜欢和他一道购茶。

    今年茶季,邻家二姐带了6000元进山,因为儿子媳妇虽在常州,却恋恋不忘家乡的茶叶;80多岁的姑母100多元一斤的茶叶,买了10斤,这是要送给远在广州的女婿;生产队老队长也买了5斤,全是自家喝的。

    茶买回来后父亲会选个大睛天,用炭火拉一下火。这样装进铁皮桶,一年内茶叶不会变色,过年时拿出来仍然碧绿如新。当然,为庄上人烘茶的任务也就落在了父亲身上。

    每次回去,父亲都要泡上几杯好茶,全家人围坐在一起,边喝边聊。当茶的清香沁入肺腑时,我便情不自禁地想起刘禹锡的诗句:“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

    试想,当喝茶不再奢侈,当信息不再闭塞,当生活不再缓慢,茶馆还会继续存在吗?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