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原创]水韵——渐远的乡村风情之一

(2011-08-01 10:23:48)
标签:

阿伟

乡村风情

水韵

情感

回忆

     小时候,家乡到处是水。田间地头,沟渠纵横,流水淙淙。每个村庄或绿水环绕,或塘撒前后,宛如挂着翡翠项链的少女,树为凤冠,竹为霞帔,格外地目清眉秀,水灵动人。

    一眼望去,大片水田秧苗茵茵随风涌动,点点村落仿佛是飘浮在蓝色大海中的绿岛。三三两两骑在牛背上的牧童缓缓移动,更像碧波荡漾中的一叶叶轻舟。夕阳下,满目苍翠之中,水光微泛,温润的晚风送来水的气息,苗的清香,深深吸上一口,你就会陶醉在这难言的乡村水韵之中。

    我们村庄座北朝南,12户人家,村前庄后却散落着4口水塘。

    村南边的水塘像一弯弦月,环抱着半个村庄。中间一条出村的路就像一支搭在弦上的箭。水塘长而不宽,最宽处也不过十多米。水面飘着浮萍和水葫芦,成群的鹅鸭在水上觅食;一种很小的青蛙蹲在水葫芦上悠闲自在。偶而,一条细长的水蛇似舞动的飘带在水面游弋,吓得青蛙“砰”地一声跳入水中。

    村西头的塘,直径三四十米,水不深底平缓,叫“西边塘”。一到盛夏,上午10点过后,孩子们便在塘里扎猛子,打水仗,闹得天翻地覆。塘东埂紧挨着一片竹园,竹根盘错使塘壁坑凹不平,加之夏日有荫,小鱼儿极喜欢靠埂栖歇,只要你耐住性子,张开双手沿塘埂慢慢向中合扰,不经意间就有一条小鱼在你掌心中扭动,那感觉美妙极了!

    村西北角的塘最小,无名,但历史悠久。听大人们说,过去这个塘是一个潭,四周被浓密的竹园和树木包围,即使盛夏也荫气逼人,水凉沏骨。我爷爷38岁那年,就是因为劳作后大汗淋漓,一个猛子扎下去,毛孔急骤收缩,“逼了汗”一病不起,最终去世。在我记事时,潭的周围已浓荫不再。

    村东北角最大的塘,四四方方的,叫“箱塘”。长年清水满塘,人们在里面淘米洗菜,吃水也从里面挑。夏日的清晨,无数“参条”鱼张着嘴浮在水面,有人路过,“忽”地一个激愣,划出无数道孤线沉入水中。说到“箱塘”,七里八乡都会想到我们村庄。那个时候,每个村庄都有自己的“塘名片”,如 “大椒塘”、“王家塘”、“马家水围”等等。

    家乡的水,最鼎盛时期是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叫“一锹放的水”。只要你扛把大锹,随便在一个沟埂上挖一个缺口,水就会流到田里。这得益于淠史杭灌区的建立。

    1964年,一条从龙河口水库(现万佛湖)婉蜒而下数十里的堰沟通到了我们家门口。堰沟第一次来水时,水头翻着浪花奔腾而下,“来水喽!来水喽!”大人们奔走相告,孩子们撵着水头跑,整个乡村沉浸在喜悦之中。

    堰沟与庄子南面的一弯“弦月”擦肩而过,直通“西边塘”,再通过支渠串起了“潭”和“箱塘”,最终流入全队的水田和沟渠。有了这源源不断的补给,家乡的水活了!沟塘堰渠长年清水满满。

    偶然为之的提水灌溉便成了乡村的一道风景线。那时农村没有电,提水用古老的水车,靠人力带动,也叫“车水”。

    水车全木头制成。一条数米长,三四十公分宽的长水箱,两头有轴,轴中间的齿轮带动环形链条,链条上每隔二三十公分便垂直竖起一块与水箱差不多高、宽的长方形木板。将水箱一头伸进塘中,转动时一节节木板将水刮入箱中并向上运行,水便源源不断地被提了上来。

    水车有大小之分。小水车在动力轴两头装上“车水拐子”,靠两个人的臂力一推一拉转动,这一般是妇女们的活;大水车在动力轴两头作了延伸,延伸轴上安上脚踏桩,四个男人扒在固定的横杆上,用力蹬踩脚踏桩,转动提水。

    大车“车水”是项功夫活。就像武打片中走梅花桩一样,步子的快慢、幅度和踩点都要准确无误,稍有闪失便会被吊起或碰着腿儿。如有人不怎么卖力,其他人相对一视,突然加速,“车水车水…哦哦……,车水车水…哦哦……”在急促嘹亮的号子声中,那人毫无防备,仓促应战,硬撑不到几秒便因踩不到点子而被吊起来求绕。每当车水的号子急促嘹亮,妇女们便知道,又有人挨整了!

   1973年我参军入伍,1986年转业回到县城工作。就在这十几年光景中,不知什么时候家乡的水没了,沟平了,塘涸了,美丽少女脖子上的翡翠项链不见了!家家户户都打起“压水井”,靠地下水过日子。为此我心隐隐作痛!如果把地表水比作大地母亲的乳汁,那么,这根根深入地下的井管,吸吮的不是别的,正是大地母亲的血液啊!我多么希望家乡的水依然如故,让大地母亲不再因为缺少乳汁而以自己的鲜血供养自己的孩子!

    转业后,处于高楼大厦、钢筋水泥包围的我回去的次数多了,家乡改革开放后的每一点变化我都深有感受。村村通了水泥路;昔日的土墙草屋被红砖瓦房取代,不少农家还盖起了两层小楼;农产品不再追求单一的水稻,而是结构多样化、区域化。然而,就在为家乡巨大变化而欢欣鼓舞的同时,我也有一种淡淡的惆怅。家乡不再像过去那样的滋润,那样的水灵,那样的富有诗意了。

    水是生命的源泉,水是环境的血液。水不仅赋予人间万物以生命,更赋予人间万物以灵性,使其清新秀美,安详温润,韵味无穷!

    美不美,家乡水,没有水哪有美!当年纵横交错的沟塘堰渠早已废弃损毁,曾给我少年时光带来无限欢乐的水塘,有3口变成了宅基地,只有“箱塘”残存,干枯退缩成一块小小的洼地,犹如大地母亲那张开的干渴的口。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