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喻大侠的微博
喻大侠的微博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50,295
  • 关注人气:6,43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的教师生涯13:浪漫的美术老师

(2007-03-12 17:05:53)
分类: 真实的谎言
      踩着下课铃声从模特班教室逃出来,我说“逃”,是指我内心的状态,表面上我还是走得很从容。人类大多时候都在装腔作势,装腔作势已经成为人类与其他物种的重要区别,所以我的从容充满欲盖弥彰的意味。我不是一个能够坦然面对诱惑的人,一旦知道诱惑后面的危险成本太高,超越我的理性所能承受的底线,我就只能选择“逃”。整堂课,我都象在感受一冷一热两股交替的真气在体内冲撞的武林高手,虽然是冬天,内衣却被汗水湿透,当我走到教学楼的通道上,一股不知从这栋到处都噱牙漏缝的建筑里哪条缝穴渗透进来的冷风吹得我打了一哆嗦。

我好几天没见到文野了,决定去找文野,我知道今天文野正好在画室给美术班上专业课。美术班的画室在另外一栋楼的一层的一个脚落里,这座楼集中了电教室、钢琴房、舞蹈练功房等所有可以包装这所职业学校的牛逼装备。踏进楼道,就听到文野正朗诵前他两天写的那首新诗《爱情的旗手》,抑扬顿挫朗讼声在空旷的楼道里形成很好的共鸣。转过楼梯间,就看见文野正捧着两页稿纸在身边围着的三位粉丝中间摇头晃脑。这三位粉丝正入神地倾听,对我的到来浑然不觉。其中一位粉丝,自然是燕瘦,尽管她背着我,我还是可以想见她此时眼神的迷离。另外一位是我们教研室那位临近知命之年的老处女谈老师 ------ 据说她从前的情人也是一位诗人,在文革中被消灭了肉体,而他的精神二十多年来却顽固地植根于她内心。谈老师侧对着文野,我正好能够看见她眼睛微微闭着,花白的头发随着文野朗诵的节奏轻轻摇晃。还有一位站在文野的另一侧,是打扫楼道卫生的阿姨,两手杵着一根笤帚,嘴巴微张,显得很白痴。文野看到我进来,迅速结束了朗诵,三位粉丝发出遗憾的叹息。那位阿姨有些不好意思地对我笑起来:“嘿嘿,文老师比电视上的还会表演。”从她咧开的嘴里,我看到一块菜皮正粘在她发黄的牙缝上。

 我跟着文野进了画室。画室四周的墙上挂着文野和学生们的一些习作,画室的讲台上放置着一只陶瓷花瓶和一些石膏做的水果模型,十多个学生在散乱地分布在画室里,正对着讲台上的物品做静物写生。

 文野从口袋里掏出一包三五烟,递我一支,又掏出一只潜水艇形状的防风打火机帮我点上。我一把抓过文野手里那只精致的打火机掂了掂,台湾货,那个时代的奢侈品,抵我两个月工资。我不由得翻着眼睛对文野上下打量了一番,夸张道:“几天不见,鸟枪换炮啊!哥们闷声不响发财了吧?”文野谦虚地说:“地摊货,十块钱一个。”我顺嘴接道:“既然是地摊货,兄弟就不客气了。”说罢,顺手就把打火机放进上衣口袋。文野这下急了,伸手要从我口袋里抢回打火机。我捂着口袋,往后退了两步,说:“从实招来,如果是情人送的,我原物退回。”文野近身压低声音说:“学生家长送的。还有两条三五烟。”我不由瞪圆眼睛说道:“我考!美术班还有这么腐败的家长,谁呀?老子教的班上啷格没得呢!”不等文野回答,我又说:“既然是贿赂,老子就当战利品了。”

 文野有些暧昧地笑着说:“是尖尖妈妈送给我的。”听文野多次提过尖尖是美术班的最出色的小美女,气质绝佳,而且对文野非常崇拜,不过,我一直只是耳闻未曾目睹。我举目向画室里扫了一圈,问文野:“哪个是尖尖?”文野用眼光给我示意了一下,我走近一看,果然是个白皙清秀的女孩子,大约十七、八岁的样子,梳一条长长的马尾巴,正伏首画案上。听到我的脚步声,她抬头望了望,眼睛里荡开一片笑意,轻轻说了声:“老师好。”我退回文野身边,咬着他耳根说道:“这小美女不错,你好好培养培养,干脆让她毕业后给你当老婆算了。”文野嘿嘿轻笑几声,没有反对我的提议。我把打火机从口袋里掏出来,塞到他口袋里,说:“既然是丈母娘送的纪念品,还是还给你吧。”边说着又把那包三五烟顺到我口袋里。文野摆出一副“咱家还多”的神态,宽容地接受了我的“巧取豪夺”。

 文野送我从画室出来,我们说话就没有什么顾忌了。我玩笑道:“你个鸡吧!一个林青霞、一个尖尖、一个燕瘦,够你忙的,到时不要摆不平哟,需要帮忙,给兄弟打声招呼,兄弟一定鞠躬尽瘁,精尽人亡。”文野笑骂着,推了我一掌,说:“老子是韩信点兵,多多益善。”

    我又问:“尖尖父母干什么的?”文野再度浮起他那著名的暧昧微笑:“尖尖是单亲家庭,妈妈是外贸公司的经理,外公解放前是资本家。政府落实政策退还了好大一幢房子给她们。”我立刻表扬文野:“难怪尖尖气质那么好,你狗日有眼光,财色兼收啊!”文野说:“你见到尖尖妈妈才知道什么叫气质好,快四十岁的人看上去不到三十岁,什么叫徐娘半老风韵尤存,什么叫风情万种,你一看就明白了。”

我不由得停下脚步,再次翻起眼上下打量文野,问道:“哥哥,你不会有这样远大的理想,打算老少通吃吧?”

 文野嘿嘿干笑不答。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