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喻大侠的微博
喻大侠的微博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50,295
  • 关注人气:6,43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幽默的“新交法”

(2007-01-14 17:45:55)
分类: 说长道短

昨天上午,停在路口等红灯,一人骑自行车撞到我车尾。下车看时,见那人委顿于地,自行车摔在一边,我车尾有一道很轻擦痕。我问:“哥们没事吧?”那哥们从地上爬起来说:“没事,不过自行车摔坏了,你得赔点钱。”我说:“哥们,这事情好比我站着不动,你拿拳头打我,手被挫伤了,还要我赔偿医药费,没有这个道理啊?”那家伙说:“那报警,找警察来解决。”

一会儿警察到。警察看过现场,听完经过,对我说:“给点钱走人吧,大家不要浪费时间了。多少钱你们自己协商。”看我有些不解,警察笑着说:“按照‘新交法’的规定,人家是弱势群体,你开这么好的车,应该赔给他。”我也笑说:“我也是弱势群体啊,给老板开车的。家有九十老母,下有嗷嗷待脯的幼儿,全家十八口就我一个全劳力。你看车也给我擦伤了漆,回去老板下了我的岗,全家只有集体加入丐帮了。”警察说:“‘新交法’就是这样规定的,我只是照章办事。”说着就要翻“新交法”的本本给我看。我拦住他,指着路边的一座大厦说:“我开车的与那大厦的开发商比肯定属于弱势吧,是不是我开车去撞了那大厦,那老板也得赔我呢?”警察说:“我不知道,法规上没规定。”

我无语,只好丢下两百元走人。

我知道,自“新交法”实施以来,在祖国的大地上,我所经历的这种荒诞不知每天要发生多少。不过以前都是听人家当笑话讲,今天总算身临其境亲身体验了一把。

 

前不久,请一远方来的朋友吃饭。朋友给我讲过他亲身经历的一次交通事故。

朋友停车在路边停车带,下车买东西。一自行车追尾,骑车人摔断了个手腿骨折。朋友买完东西回来,骑车人已报警。警察调查事故经过,判骑车人负全责,但按照新交法规定,要求朋友送人上医院,支付医药费。朋友心里想就当一次雷锋吧,反正自己的车上了全额保险,最后保险公司埋单。于是一切照办。哪曾想骑车人伤势颇重,花了数万元才治愈出院,而保险公司并不赔付。保险公司拿出保险协议的条款给朋友看,其中写得分明:如果事故责任是朋友的,保险公司理应赔偿;而如今责任在对方,保险公司没有赔付的义务。

朋友一下当了冤大头,找到当初处理事故的警察。警察说,那不是他管的事,他只负责认定双方的责任,如责任认定不清,他负责任,至于赔偿,那得依法办理。哥们哭笑不得,于是请教公司的常年顾问律师。律师出了一主意,让他去找位骑车人协商,让那哥们上法院起诉朋友:由于朋友在倒车过程中撞倒了骑车人,造成骑车人受伤,警察现场处理时没有搞清楚事情的经过,应该由朋友承担事故全责。由于原告和被告观点高度一致,这场官司自然如愿以偿,法院判决朋友在这次交通事故中负有全部责任。由于朋友承担了全部责任,保险公司也顺理成章地替朋友埋了那几万元医药费的单。

 

想起朋友那件事,我不由得安慰自己,我所经历的荒诞只是很小儿科的了。我们本来就生活在一个幽默的国度和一个幽默的时代,我们一定要以平常心来面对所有的荒唐,否则我们不被气杀也要被笑杀。

 

当初“新交法”颁布时就引得舆论大哗,据说最初的版本并不如是,只是递交到咱们最高立法机构全国人大手里时,基于法律要向弱势群体倾斜的原则,做了重大调整。历来有说人大这类机构是橡皮图章,但“新交法”的出台,让我感觉这说法已经过时。但这类机构虽然翅膀变硬了,但如其人员仍然是一些缺乏常识和正常逻辑思维能力并习惯于揣摩上意的年老体衰者,我们的世界仍然搞笑。

其实中国的问题,没有一个根本而彻底的解决的话,无论那部分的局部改观都是无济于事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