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喻大侠的微博
喻大侠的微博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49,452
  • 关注人气:6,41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江湖趣人录》之一:我的山东兄弟

(2006-12-08 15:26:10)
分类: 有趣的生活

 

 

山东人大多比较执着,我的山东兄弟给我讲过一个他自己的故事颇能说明这个特征。前几年,我还不认识他的时候,他在山东老家有一台小面的,每天都停在他家楼下临街的空地上。有一天早上,山东兄弟起床后发现楼下的面的不冀而飞。转天,山东兄弟又去买了辆面的,仍然停在那个位置上。之后一个月时间,山东兄弟都昼伏夜起,每夜通宵达旦坐在临街的窗前对着苍凉的夜空数星星。他几乎快把天上的星星统计清楚的时候,他要等待的人终于出现了。那个人用一根铁丝橇开了山东兄弟那辆新面的车门,正准备联线打火发动汽车的时候,车门被打开,山东兄弟的拳头突然在他眼睛里放大,然后就人事不知了。当他醒来后,老老实实交代了前一部面的也是为他所盗,山东兄弟向他提出了如下要求:1,将原来那辆面的赃款如数交还;2,新面的车款全部由他支付;3,赔偿我山东兄弟这一个月的熬夜加班费若干。在人赃俱获,拳脚相加的前提下,我山东兄弟的合理要求最终得到了100%的满足。

听完这个故事,我的第一感觉是匪夷所思,山东兄弟捉贼的执着和那小偷盗车的执着都到了有些偏狂的地步。我山东兄弟这种捕盗的方法确系其他地域的人想不出来的,而那个上套的盗贼也同样让其他地域的盗贼觉得不可思议。山东人的这种执着,包含了固执、倔犟,认死理等等。山东人这种对事物的执着延伸到对人身上就变成了忠诚、直率、义气等等品格。这也许正是我与山东兄弟成为兄弟的原因。

 

山东兄弟嘴笨,所以不喜欢口语表达,但拳头硬,曾经蝉联过好几届省级拳击冠军。不过,这一对在山东畅行无阻的家伙到武汉却经常无用武之地。他刚到武汉的时候,不熟悉道路,开车出去经常被别的车上的司机骂。武汉的司机骂人极其威猛,目露凶光、口沫横飞,动舆就把被骂者家族里的女性集体发配到娱乐业去工作。山东兄弟每每被骂得还不了口,火冒三丈,跳下车来,对方一看他那184的身板,一踩油门一溜烟跑了。后来终于遇到一个不开眼的,被他很专业的一个直拳砸了个脸骨粉碎性骨裂,躺了大半个月。不过,这一拳的爽快带来了一连串的麻烦,弄得山东兄弟极没兴致。事后,山东兄弟改良了他的对阵策略,在车上装备了一盒摔炮------就是那种一扔就炸的鞭炮,这种鞭炮火药量很小,炸不伤人,但足够吓煞人。他手快,往往人家刚刚目露凶光,口沫未飞,他就一把摔炮扔过去,炸得对方魂飞魄散,落荒而逃。有一次在汉口江边,一出租车别他,正赶上车上的弹药用尽,没有补给。山东兄弟气得牙痒,恰好当时没事,一路上就和这出租车别上了,一直别到发展大道,一个多小时,硬没让那车拉上一趟活儿。最后逼得出租车的司机停车下来,打躬作揖,说:“大哥我错了,你饶了我吧。”这才作罢,扬长而去。

 

山东兄弟出生在好汉的故乡,武松打虎的地方。景阳岗的老虎早被历代的好汉赶净杀绝,豪饮的风气却传下来。山东兄弟好饮啤酒,有时夏夜太热,睡不着,就下楼敲开杂货铺,搬一箱啤酒回屋,一口气喝完,方能安眠。有次,山东兄弟从武汉坐火车回山东老家,由于是过路车,没补上卧铺票,就到餐车去喝啤酒,一瓶接一瓶,喝完第18瓶的时候,餐车服务员死活不再卖他,说:“没见过这么能喝的!再喝说不定喝出事来,赚的两个酒钱还不够帮你买药吃。”结果,我那兄弟生生在餐车上枯坐了一夜,郁闷至极。我平时到酒吧应酬也带山东兄弟,不过每次都给他限量。他在酒吧里喜欢喝青岛或者喜力牌的啤酒,那种易拉罐的,喝完一只就把空罐放到地上往上叠,一只只空罐叠起来就象一座高高的宝塔,当这座宝塔顶到包房的天花板的时候,他当天的限量就到了。山东兄弟也有喝高的时候,一般我不在场,没人给他限量。他喝高后喜欢砸东西,不过,他砸东西与一般的醉鬼不一样,颇有孔孟之乡的遗风。他砸之前,先把老板喊过来,指着要砸的东西问多少钱,如老板说100元,他就掏出200元给老板说,我买了。老板还在莫名其妙地感叹幸福来得太快的时候,他就把他买的东西砸得粉碎。按照目前商业上的说法,这也算先行赔付。

 

山东兄弟是典型的山东大汉,但不是虎背熊腰,年轻、帅气、凹眼高鼻,长相有些北欧风格,属于广大青年女性喜闻乐见那种类型,所以山东兄弟一进夜总会这类娱乐场所,总会遇到一些飞来的艳遇。经常有坐台的小姐和妈咪开玩笑说要包他,每次我就帮他开出天价。那帮娘们听了意见极大,质问他的部分器官是否用贵重金属和贵重石材合成的。我就说人家保持了24年的处男,比什么贵重材料都值钱,再说,人家从小练童子功,裆下挂一只哑铃,冬练三九,夏练三伏,容易吗?那帮娘们盯着山东兄弟的眼神愈发快滴出水来。第二天,必然有妈咪或小姐约山东兄弟吃饭,有时一天好几个。山东兄弟本着“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的原则,从不拒绝,如果同一时间请的人有好几个,就把请客的人集中到一起,整个场面不象吃饭倒像比赛喝醋。山东兄弟住的出租屋没有洗衣机,这些姐姐妹妹中就有人上门去取了洗完送回,有一天早上,突然给我电话找我借衣服,说昨晚跌了一跤,浑身全是污迹,早上起床打开衣柜一看,没有一件可更换的衣服,出不了门。我说你打电话让人给你送回来啊。他说,平时帮他洗衣服的人太多,记不得这次是谁收走了,又不好意思一一去问。这件事之后,山东兄弟搬了家,换了手机号,那架势要和那帮姐姐妹妹玩人间蒸发。我笑话他,说:“淑女的爱情得之易,小姐的爱情得之难。兄弟,这些小姐的爱情很昂贵啊,你怎么能如此轻视啊?”山东兄弟有些无奈地表示,他从来不是一个被动防守型,而是主动攻击型,这帮娘们太主动了,感觉自己很弱势,这样容易摧毁男人那点可怜的自尊啊!最后坚定地说,我还是喜欢来得容易的爱情。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