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喻大侠的微博
喻大侠的微博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51,645
  • 关注人气:6,44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没有谁可以剥夺我们“恶搞”的权力!

(2006-11-17 16:30:05)
分类: 人文思索

 

我最早接触的“恶搞”是90年代在美国出差。看到电视上对克林顿绯闻事件的“恶搞”:一个虚拟的克林顿演讲场面,一具漫画的身体嫁接在克林顿真人头像下,克林顿那支闻名全球的“作案工具”不时从裤缝中探头探脑,与克林顿满嘴充满道德说教的演讲词形成强烈的反差,整个场面让人忍俊不住。我当时的反映是:美国确实是地球上最民主和自由的国家,即使现任总统也可以成为大众调笑的对象;没有人因此怀疑美国总统的权力,克林顿不过是美国国家最高权力的暂时代表者。事实上,绯闻事件并没有让克林顿的民众支持率大幅下跌,克林顿还因此赢得了更加广泛的女性支持者,不少寂寞难耐的家庭主妇更是把这位性致勃勃的男人当成了性幻想的偶像。

在国内,我最早从网络上“后舍男孩”对流行歌曲的夸张模仿中感受到“恶搞”的氛围,而真正让“恶搞”成为大众耳熟能详的词汇则是的胡戈的网络电影《馒头》。以后相继出现了“国家一级”诗人赵丽华荣升“诗坛芙蓉姐”和“梨花教主”、陈凯歌荣膺“年度环保人物”、避孕套商标“中央一套”和以歌星爱戴的同音同字冠以“爱戴不戴”广告词的“爱戴牌”的注册,等等一桩接一桩的“恶搞”事件正充盈着我们的耳目,灿烂着我们生活,勿庸置疑,一个“恶搞“的时代正哄然来临。

“恶搞”一词,含义丰富微妙,有调侃、反讽、影射、恶作剧、无厘头、解构等等多重意思,本质上是对权威和经典的颠覆,是因正常途径下大众的话语表达的无力而变异的扬声器。中国的话语渠道历来被官方和官方培植的权威们垄断,而东方文化的传统中,大众历来安于张开耳朵坐在被动的听众席上。偶尔有个别妄想取得发言权的人,要么被权威封口,要么被招安,成为新的权威,所以有了“沉默的大多数”。我们不可以忽略这样一个事实,近几年来,我们言论的获得了较为宽松的环境,而网络的普及,让更多的人取得了发言的渠道。想说就说,是每个人当然的权力,不过人微言轻,作为芸芸众生中的又一个,尽管你有了发言的权力,但是已经习惯于权威的大众耳朵却不是那么轻易的改玄易撤,何况,又有哪一位大人物会俯下高贵的腰身倾听草木的叹息呢?“恶搞”其实是无法“正搞”后的不得已选择。如果胡戈有机会拍一部《无极》,我想他不会选择《馒头》,但他缺乏按部就班成为权威的基因,也就没有一试身手的机遇。

面对“恶搞”,心虚者谁惊慌失措、顾左右而言他,被点中穴位者则满面怒容、恶语相向,从容应对淡然处之者有之,却是寥寥无几。“恶搞”就象一把锋利的手术刀,毫不留情地划破了权威们那张道貌岸然的假面,露出本来的峥嵘。权威们多半在“恶搞”中崩溃,其实不是“恶搞”的力量太大,而是权威与自身质量的反差。比如赵丽华的悲剧,不是因为她写的诗太差,而是她写作的成就与她获得的荣誉和地位反差太大。

民间的智慧在“恶搞”中闪烁着耀眼的火花,“恶搞”使我们看清世界上本无权威,“恶搞”让我们一无所畏。

“恶搞”,是话语权向大众的回归,是大众从权威的阴影中出走,是专制的土壤上结出的自由之花,是封闭的铁屋子凿开的一扇天窗。不在沉默中“恶搞”,就在沉默中灭亡。

没有人可以剥夺我们呼吸的权力,也没有人可以剥夺我们“恶搞”的权力!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