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喻大侠的微博
喻大侠的微博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49,588
  • 关注人气:6,42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1984—1988 我的黑夜比白天多(六):末路狂欢(上)

(2006-09-01 10:09:08)
分类: 有趣的生活

关于我大学生活的回忆,我本不想这么快结束,其实还有很多有趣的故事和人多年来一直装在我内心,随时可以呼之即出。由于爆料太多,故事中的同学如今大多混得人模狗样,再写下去,需于面子上不好看,必然恼犯众怒。我们今年“十一”还在母校有一次同学会,弄不好就变成我的个人批判会了,所以我决定写完这一章,草草结束作罢。

 

1988年,我们年级的男男女女,大多沉侵在狂欢的假象中。

那时代的大学生还享受着国家统招统分的政策,按照我校历年分配的惯例,单年毕业的学生分配比较好,双年则比较差。好单位的名额资源稀缺度相对较高,争夺自然加剧。在狂欢的假面下,很多人其实已暗中发力,真正潇洒的是那些家里有背景的、无所欲求的、还有我这种对未来无知所以无畏的。

 

最洒脱的典型是我们班上一哥们。这哥们酷爱中国象棋,四年大学读得最多的就是各种棋谱。无论春夏秋冬,这哥们的常态是卷缩在宿舍的床上,捧一部棋谱,身边的书桌上,摆一副残棋。这哥们的床上用品,从进大学那天起就没换过,一张凉席躺了四年,一张床单盖到毕业。从家里带来过冬的被子原封不动塞在床下,毕业时又原封不动带回家。哥们最大的乐趣就是半夜摆几盘棋,躺在床上和几个同学同时下盲棋。后来学校搞象棋比赛,参赛的有来学校进修的成都军区的中国象棋冠亚军,均败在他手下。不过,哥们也不激动,领来奖金请相好的哥们喝了台酒,照旧过着他半仙式的生活。临毕业前,学校通知去系上填分配自愿,这哥们正一头沉浸一局残棋中,抬头随便找一寝室的哥们请他帮填了。同室的哥们当即吓一跳,说:“这是你终身大事,我怎么敢随便帮你填?”这哥们头都不抬地说:“鸡吧个大事,分到哪里,老子也这样下棋,你随便填个地方就行,只要不填外国都可以,外国人估计搞不懂中国象棋。”

另一个洒脱的典型来自阿坝,他打心眼里认为阿坝是地球上最美丽的地方。而在外人眼里,阿坝不过是贫困、落后的象征,是与西藏五十步笑一百步的地区,所以没有人会和他争阿坝的名额。这哥们是一个独立特行的大哥级人物,他的洒脱源自对人生的洞悉,在我们年级拥有为数不少的粉丝。那时候,他已经在策划未来啸傲林泉的生活了。90年代中期,我曾到阿坝去看过他和另外一位同学,他们都在阿坝的一所大专当老师。他们住的学校,临着岷江的上游,三面环山,只有一条长长的跨江木桥与国道相连,颇有些世外桃源的意境。那时候,这哥们已有一个7岁的女儿,还养了一群鹅,天天敞放在河边,真有超然出尘的感觉。就是这哥们,曾经深刻地指出:“大学生毕业分配制度,是对每一个个体生命的蔑视,把同窗的同学分到了不同的世界,不同的阶层。”

加倍肆无忌惮的是那些单位委培的哥们。80年代各大学都有不少委培生,所谓委培就是委托培养的简称,这些属非计划招生,就是出钱培养他们的不是国家财政,而是一些国家机构或国有企业,他们毕业之后,按规定不得自由择业,必须回出钱的单位服务。这些同学,高考都没能上线,大抵家中都有些背景,所以也能通过这种方式接受四年大学教育并拿到本科文凭。有些委培生,读书时就开始领工资了。这样的好事,可能让现在掏自己父母赚的血汗钱上大学的学生无法想象。我们年级有一位哥们就属于这类学生。他入学前在社会上混过多年,江湖经验丰富,一入学就开始泡MM,基本上手到擒来。后来读了《金瓶梅》,我们才明白他泡妞成功率高的秘诀:这哥们相对属于“潘、驴、邓、小、闲”似的人物。“潘”,指他高大、长相有几分帅气;“驴”呢?没验证,估计差不了哪里去;“邓”,在那个年代他算得上阔气了;“小”,虽然比我们大几岁,也还算年轻阳盛;“闲”,这哥们本没什么追求,也没追求的基础,所以时间极大丰富。这优势,从古至今都非常有效,让我们相信“古人诚不欺我”这句话。最后一年,他泡上外语系85级一系花,估计花了不少心思,下了血本。这哥们绝对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现实主义者,知道这朵鲜花惦记的人太多,毕业后,他人不在,肯定守不住,说不定哪天就被谁接管了,所以完全不遵循环保原则,破坏性开采。那段时间,哥们天天昼伏夜出,彻夜不归,有时白天偶尔与他照面,只见他印堂发黑、眼泡浮肿、颧骨高耸,免不了劝之以古人警句:“色是刮骨钢刀!”这哥们浑然不听,反而变本加厉。

 

 

1988年,紧张无趣的是那些对分配不抱太大希望准备考研的同学。那时候,各地方各单位对大学生的需求还很旺盛,很多老牌国有企业的资深员工还以找新毕业的大学生做女婿为时尚,国家也还没使用扩招研究生来缓解就业压力的必要,考上研究生相当于“进士及第”,是很牛逼的事。所以考研还是一件光荣而艰巨的工作,这帮考研的同学完全像一帮敢死队员,不顾死活将自己淹没在一堆狗屁不通或废话连篇的学术著作中。当然,其中也不乏机会主义者,假借考研的名头,向那些对学生分配有话语权的老师渗透。

 

 

狂躁的势头随着重庆夏天那地球人都知道的热浪汹涌而来。

一些资深浪人加速了行动步骤,校园里太多计划要泡还没来得及泡的MM,他们已经深深感受到时间的紧迫。校园里声色之乐又死灰复燃,冥旗息鼓很长时间的黑灯舞会再度蔓延。著名的“爱情山”反常地萧条,爱情的主战场已经转移到校外街上的出租房,那些即将各奔东西“鸳鸯”们,加快了对可能消失的爱情主体的消费。我们年级那些曾经纯情少年的哥们制定了“处男消灭计划”,决定把青春的第一发子弹发射在大学的最后时光,他们成为黑灯舞会最忠诚最热情的追捧者。各个寝室泡妞战绩彪炳的牛人们对那些终于“想捅”了的兄弟提供了无私的援助,用自己多年来的成功案例和失败教训以及心得体会做鲜活的教材在傍晚来临之前进行传道授业解惑。

我们寝室里一向在音乐中浪费生命的小兄弟,在一天早上突然带着满胸的唇印昂然而归,跌破我们眼界的是他居然搞忘了问那位他从黑舞现场带走,到夏夜江边柔软的沙滩上一起“性福”地晒月亮的MM是哪个系的?芳名如何称呼?在夜色再度来临时,那位MM依约敲响了我们寝室的门,小兄弟打开门后,两人居然彼此尴尬地面面相嘘,叫不出彼此的名字。诸位哥哥不由衷心叹服:后生可畏!

一个沉寂的中午,外语系毕业班一群女生不约而同从午睡的床上跃起,冲到该班的男生寝室,用皮带对着那些躺在床上沉睡的男生狂抽。男生们纷纷钻了床脚,凛然大喊:“说不出来就不出来!”外语系MM的美丽指数一直是校园里的翘楚,成为校园浪人们高度关注的热点。而外语系一直处于阴盛阳衰的状态,外语系的男生多半说话带娘娘腔,走路夹着屁股,面对班上的漂亮MM们只是意淫,不敢下手,近水楼台未得月,结果便宜了外系的浪人们。据说,事发当日,外语系的MM们躺在午睡的床上先是彼此对班上的男生发表怒其不争的语言围剿,越说越发生气,最后演变成暴力事件。

最刺激的是一个下午,一群MM突然端着装满凉水的塑料盆冲进来,对着男生兜头泼来,在我所住的男生宿舍的毕业年级的各个楼层,突然展开了水战。一个没有征兆的泼水节狂欢就这样开始了。男生们在短暂的惊讶中回过神来,纷纷端起水盆反击。一时间水漫金山,楼道里到处飘荡着拖鞋、塑料凉鞋、塑料盆。。。。。。没有心理准备的男生大都赤裸着上身,穿一条湿淋淋的火把短裤,MM们被水淋透的薄纱短裙则紧贴于身,青春的秘密暴露无遗,看得这帮男生两眼发直、热血沸腾。

一个晚上,当系上的头头脑脑和年级的老师关在系上的会议室,对所有学生的去向进行最后的平衡时,我们年级三个喝得醉醺醺的哥们撞了进去,登着红眼指着他们开骂:“平时看你们总觉得你们象我们的父母,今天你们怎么看起来就象一群男盗女娼呢!”骂完扬长而去。留下领导 和老师们面面相嘘。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